頭帶光環的女人:028.◆(二十八)爸爸做了手術──我和哥哥重敘舊情


◆(二十八)爸爸做了手術──我和哥哥重敘舊情

  這一夜我睡得真香,一夜好像連身都沒翻。也是!這半天一宿讓哥哥肏的精疲力盡,當時在興頭上沒覺得太累!不怪都說久別賽新婚,勁頭就是大。累死都不知道!好在年輕,睡一宿就緩過來了。

  起來後,我簡單的梳洗打扮化上淡妝。就開著寶馬去醫院,爸爸媽媽已經收拾利索了。我們到附近的飯店,吃了一頓簡單的飯菜。

  回到醫院,大夫查房,給爸爸做了詳細的檢查。大夫作了周密的手術方案,手術定在明天上午九點。我在病人家屬欄上簽了字,緊接著就是一系列的術前檢查和準備工作。好在爸爸住的是高干病房,一路綠燈還是忙活到了中午。

  我帶爸爸媽媽到了一處比較高檔的餐廳,要了幾個爸爸順口的菜和紅酒。

  我和媽媽陪著爸爸喝了一點,這是爸爸這一輩子最後一次在大飯店裡消費了。爸爸喝得很高興,我不免有點傷感!

  爸爸說:「今天晚飯就在醫院吃吧,到外面吃太麻煩了,醫院的伙食也不錯。」

  下午,我帶爸爸媽媽到賓館,讓媽媽陪爸爸洗了個澡。

  晚上,我把爸爸媽媽送回醫院,陪爸爸在醫院裡簡單的吃了一頓飯。

  回到賓館,我和丈夫通了電話,我把爸爸的病情向他介紹一下。

  哥哥也告訴我:「女兒已經到學校報到了,她們要軍訓一個月。」

  哥哥囑咐我,「要睡好,要吃好,不要太勞累了。」

  我又給女兒掛了電話,女兒天真活潑的笑聲讓我忘卻了一天的疲憊……

  ◇  ◇  ◇

  「嘀鈴鈴,嘀鈴鈴……」一陣手機的鈴聲,我拿過手機一看,是哥哥打的。

  「喂!丫丫,睡了嗎?」

  「我睡下了,你在哪裡?」

  「我在去賓館的路上。」

  「哎呀!哥哥,你不好好在家陪嫂子,又上我這來幹什麼啦?」

  「哥哥想你嘛!」

  「你還沒禍害夠我呀?哥哥,我太累了!明天爸爸就要做手術了,我不能再做了。」

  哥哥說:「沒關係,明天我和董姐都會來的。」

  是呀!我的哪樣事不都是哥哥跑前跑後,我還有什麼理由拒絕哥哥的到來?既然不能拒絕哥哥的要求,那就不如讓哥哥高高興興的來,滿滿意意的走。

  我連忙把被窩鋪好,放好一對枕頭。脫掉身上的衣服,赤裸裸的躺進被子裡。

  一會,傳來哥哥的開門聲!我連忙從被子裡跑出來,撲到哥哥的懷裡。

  哥哥摟抱著赤身裸體的我回到床前,把我放在床上。他自己幾下就把身子脫個精光,鑽進了我的被窩,把我結結實實的摟在懷裡,翻身把我壓在身下。

  我們的舌尖攪在一起,相互吸吮著對方的津液。哥哥把我的堅挺秀麗的乳頭叼在嘴裡,瘋狂的撕咬,猛烈的吸吮著我的紅櫻桃。

  「吱吱吱……吱吱吱。」

  強大的負壓吸吮著滿是牙印的乳頭,哥哥簡直就要把乳頭的血液吸吮出來,前所未有的酸楚和刺激,害的我不斷的呻吟尖叫。

  哥哥微微的翹起屁股,把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我肉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插進了我已經氾濫成災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哥哥開始一下一下、不慌不忙的抽插頂撞起來。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看起來哥哥是要和我打持久戰了,我只好把雙腿盡量劈開,以逸待勞讓他慢慢的肏吧!

  哥哥拿我的小騷屄當成搗蒜的缽盂,重重的搗,細細的研。一下一下……一下一下一下,下下都重重的杵在我的花芯上。

  酸唧唧、麻酥酥的感覺讓我神魂顛倒,飄飄欲仙,一桿一桿黏糊糊的淫液噴湧而出。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嘰嘰,咕咕嘰嘰……咕咕嘰嘰,咕咕嘰嘰。」

  他仍然一下一下一下的杵著,存我小騷屄裡的淫液,被他的探海蛟龍一桿一桿的擠出來,順著我的屁股溝流淌出來。

  一個小時在他的抽動頂撞下過去了,他漸漸的加快肏我的頻率,頂撞的力度。突然,哥哥緊緊的摟抱著我,雞巴死死的頂住我的小騷屄上,一陣一陣激烈的抽搐顫抖,從他的探海蛟龍裡噴出一桿一桿濃濃精液。

  我們仍舊緊緊的摟抱著。

  我用力夾著逐漸疲軟的雞巴,和他說:「哥哥累嗎?趴在丫丫的身上多休息一會吧!」

  哥哥說:「丫丫,你不累嗎?」

  我說:「丫丫馱著哥哥就不覺得累了……」

  在不知不覺中,我馱著哥哥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  ◇  ◇

  清晨,我在睡夢中醒來,推推睡在身上的哥哥。

  他連忙拔出插在小騷屄裡的雞巴,翻身下來,把我緊緊的摟在懷裡,歉意的說:「我的小乖乖!馱哥哥一宿累嗎?哥哥肏的舒服嗎?」

  我咬了他一口,耍嗲的說:「壞哥哥,不說嘛!……」

  我們起來梳洗打扮後,到餐廳簡單的吃了一點。

  董姐給我打電話問我在哪裡?我說:「這就出去了。」

  我和哥哥、董姐各開一輛車,一路急馳到了醫院。

  爸爸因為要手術沒有吃飯,媽媽上火也沒吃多少。

  九點,爸爸被準時推進了手術室。

  我們依次和爸爸握手,祝願爸爸早日康復。

  時間簡直是停滯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媽媽不停的哭著,我們也是熬得精疲力盡了。

  手術室的門終於開了,護士推著昏睡著的爸爸走出來,輕聲的說:「手術成功了。」大家這才鬆了一口氣。

  哥哥馬上張羅宴請大夫,護士,說:「已經到飯時了,咱們到附近去隨便吃一點吧。」

  我們各開自己的車來到一家大酒店,宴請了手術相關的人員。這一頓又用了哥哥幾千元,我跟哥哥說:「等爸爸出院後,咱們再算吧。」

  哥哥把我摟在懷裡,說:「咱們還分你我嗎?」

  我說:「哥哥!今晚不能陪你了,我和媽媽要照顧爸爸,不能陪你了。」

  哥哥深情的親吻我一下,說:「我再要一張床好了,你要保重!在醫院陪你爸幾天吧。」

  護士又送過來一張床,我和媽媽輪流看護爸爸。

  今天,哥哥又給爸爸送來許多營養品。

  ◇  ◇  ◇

  一轉眼就過了六天,媽媽看爸爸沒有什麼事了,就跟我說:「丫丫!明天就七天,也該拆線了,你也該回家上班了,已經來了十多天了。我再陪你爸爸做半個月化療,你再來接我。今天你也不用在這熬心血了,讓哥哥陪你早點回賓館。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也該回家了吧。」

  爸爸也說:「丫丫!這幾天你也太累了,早點去休息。明天就回家去吧!」

  我和哥哥回到賓館。

  在醫院一個星期了,身體很髒,哥哥給我好好洗了個澡。

  為了明天開車安全,哥哥不想讓我太過勞累。哥哥把我抱上了床,我們相擁鑽進了被窩。

  我們在一起回憶著往事!述說著我們第一次交配的情景和難以忘懷的感受。

  說著說著,哥哥忍不住了,又爬上我的身上,把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插進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哥哥抽插頂撞起來。

  我細心的體驗著、回味著,我們還能找回那時的感覺嗎?

  沒有!真的沒有了,時光流逝再也無法挽回了(朋友珍惜你的青春吧!失去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年輕的激情已不再,回到現實來吧。

  哥哥為了不讓我太勞累,就加快抽插頂撞的頻率和肏我的力度。就在我的高潮來到時,哥哥也噴射出濃濃的精液。

  哥哥趴在我身上休息一會就要下來,我死死的抱住他說:「肏吧!哥哥肏丫丫吧!珍惜每次機會吧!……」

  哥哥泡在陰道裡的疲軟的雞巴漸漸的硬了起來,哥哥又動起來……

  清晨,我在哥哥的懷抱裡醒來,到浴室裡沖一下,洗去小騷屄上的精斑。回到臥室,梳理我的秀髮化好妝。

  哥哥起來洗漱完畢,把我攬在懷裡,親吻了幾下,說:「丫丫!吃飯去。」

  我們到了餐廳,簡單的吃了一口。

  哥哥說:「丫丫!你昨天太累了,我今天送你回去。」

  他給董姐打了個電話,讓董姐開車過來。

  一會,董姐開著哥哥的皇冠到來了!

  哥哥和董姐說:「丫丫昨晚太累了,咱們送她回去。」

  董姐說:「你呀!就是太不知心疼人了,知道丫丫今天要回家,你還往死禍害人家。」

  我說:「董姐!不怪哥哥,是丫丫自己願意的。」

  董姐說:「嗨!沒辦法,咱姐倆就是上輩子欠哥哥的。」

  我們到了醫院,和爸爸媽媽告別,媽媽和爸爸囑咐我一陣。

  ◇  ◇  ◇

  哥哥讓我躺在後座,他開車一路疾駛。董姐開著皇冠在後面緊跟著。

  當汽車就要進入市區的時候,哥哥把我叫醒,把我抱在他的懷裡,一邊撫摸著我,一邊和我惜惜道別。

  我和哥哥纏綿了一會,出了車門,董姐把我們抱在一起。互祝珍重!灑淚而別。

  我望著遠去的哥哥,思緒萬千,人生的酸甜苦辣交織在一起,何時能理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