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29.◆(二十九)在丈夫身下的懺悔


◆(二十九)在丈夫身下的懺悔

  回到我的寶馬裡,給我的丈夫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我回來了,等一會我就到了家。不知為什麼有點陌生感覺,這十幾天和哥哥玩得太投入了。想一想可能有點樂不思蜀了吧!

  我急忙進了浴室,在噴頭下仔仔細細的清洗著身上的污垢。裡裡外外翻洗著小騷屄殘留的哥哥的精斑。想洗去殘留在頭腦裡哥哥的影子。

  丈夫回來了才想起來,我還沒有做飯。

  媽媽不在家,我真的不知所措了。不知道這日子應該怎樣過,我呆呆的說:「哥哥,我還沒有做飯,咱們到外面去吃吧?」

  哥哥說:「丫丫!你累了,今天哥哥來做幾道好菜。咱們喝幾杯,吃完後去看看咱們的寶貝女兒。」

  吃過飯後,我和哥哥去學校去看女兒。

  見到身穿軍裝,肩帶大隊長臂章女兵-我們的寶貝女兒。女兒問過姥爺姥姥的情況,我也摟著女兒問長問短。

  我和女兒說:「雨嫣!媽媽去和老師說說,給你請幾天假。回家玩幾天,可不可以?」

  女兒連忙反對說:「媽媽!女兒現在是大隊長了,怎麼能隨便請假回家去玩呢?那別人怎麼辦?爸爸、媽媽,你們回去吧。你們放心好了!我也該去學習了……」

  ◇  ◇  ◇

  和女兒告別後,我們回到了家裡。

  哥哥對我說:「丫丫!你也累了,去洗一洗早點休息吧。」

  我說:「哥哥!丫丫剛剛已經洗過了,你去洗吧。我鋪好被子等著哥哥。」

  哥哥沖洗回來,我已經在被窩裡睡著了。

  當他鑽進被子裡,我在睡夢中驚醒,連忙向哥哥道歉的說:「對不起哥哥,這些日子丫丫太累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哥哥連忙把我摟在懷裡說:「我的小乖乖!這些日子太辛苦了,今晚咱們就不做了!你好好休息吧。」

  我連忙和他撒嬌的(違心的)說:「不嘛!丫丫就要做嘛!人家想哥哥,想它了嘛(我用手攥著哥哥的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

  哥哥連忙爬到我的身上,把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我的肉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哥哥猛烈的抽插頂撞起來,「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哥哥近似瘋狂的肏著我,我也扭動著身子盡量的配合著他……

  曾幾何時,這個娟秀挺拔的身體馱著另一個男人,在情慾的荒漠中馳騁著、顛簸著。本屬於丈夫的神聖幽密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被另一個男人的精液肆意的澆灌著。

  我在激情洋溢的哥哥身下,愧疚和懺悔的心情難於言表。我對不起自己的丈夫,甚至不敢面對丈夫的憐愛的目光。

  哥哥繼續瘋狂的肏著我,堅實有力的抽插頂撞,下下觸動我的花芯。一股一股黏乎乎的淫液噴湧出來,濕潤滑爽的陰道發出「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聲。

  我的身體扭動著,屁股一弓一弓的迎接著他的頂撞。我要想個辦法,改變目前尷尬的狀態。

  突然,一個讓我自己都感到害怕的念頭,在我的頭腦中一閃而過。

  哥哥突然緊緊的抱住我,屁股死死的頂著我的陰道。一桿桿濃濃的精液,澆灌在我的花芯裡。

  我一邊緊緊的摟著哥哥,不讓他下來,一邊和他說:「哥哥,咱們請個保姆吧!爸爸病了,媽媽一人要照顧他。再說,媽媽的歲數也大了,你看行嗎?」

  哥哥說:「行呀!咱們到勞務市場,請個老太太幫助咱們料理一下家務。」

  我說:「不行!不能請老年人,現在有幾個像媽媽一樣乾淨利落的。還是請個年紀輕點的吧!」

  哥哥說:「可以!你看著辦吧。」

  說著嘮著,我馱著哥哥不知不覺的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  ◇  ◇

  清晨,我從哥哥的懷抱裡醒來,起來梳洗打扮,化上淡妝。

  哥哥也已經在廚房忙活開了,雖然是相當簡單的飯菜,但還是讓我感到特別得溫馨,吃得特別的香甜。

  我必須實施我的計劃,得抓緊尋找合適的保姆,這種尷尬的局面不能繼續下去了。

  吃過飯,我和哥哥相互道別後,開著我的寶馬上班去了。

  我告訴秘書,通知各部門負責人和幾個副局長,到我的辦公室開會。

  會後,我給江邊鄉鄉長(在第六章裡的江邊大隊隊長的兒子)打了個電話。把我的意思告訴他,讓他給我物色一個小保姆。他滿口答應。

  過了幾天,他給我打來電話說:「劉局長!你讓我物色的人,找到了。」

  他向我具體的介紹了這女孩的身世和家庭境況,我謝過後掛上了電話。

  ◇  ◇  ◇

  回到家裡,哥哥已經把晚飯做好了,我們高高興興的吃過了飯。

  我依偎在哥哥的懷裡,看了一會電視。

  哥哥把手放在我的乳房上撫摸一會,說:「我的小乖乖,天不早了,咱們去沖洗沖洗,早點休息吧!」

  哥哥脫掉我的衣服,抱著我進了浴室,我們在嬉笑打鬧中沖洗完畢。

  哥哥把我放在炕上,跪在我的胯間褻玩著他最鍾愛的小寶貝,品嚐我的美味佳餚。哥哥知道這些日子我太累了,就不再禍害我了,起身騎在我的身上,猛烈的?拽起來。

  看著哥哥威武神氣的樣子,想起另一個哥哥採用同樣的姿勢,肏的是同一個小騷屄,自己覺的有些尷尬,好在丈夫還不知情!

  就在我走神的時候,哥哥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哥哥翻身下來,把我摟在懷裡,說:「丫丫有什麼心事嗎?今天為什麼這麼不投入?」

  哎呀!哥哥察覺到我的細微變化了。

  我連忙應付說:「我正在想找保姆的事,不知怎麼和你說呢?」

  哥哥說:「丫丫!你物色的保姆有眉目了?」

  我說:「有一個小姑娘,今年十七歲了,可能叫瑞雪,據說人長的秀麗端莊聰明賢惠。家住江邊鄉響水河村,家裡只有媽媽帶著兩個女兒。爸爸原是鄉里唯一能教中學的代課教師,去年因癌症晚期病逝。

  原本就沒有積蓄的家庭,因爸爸治病而債台高築。爸爸去世了,家裡失去唯一的經濟來源,已經中學一年級的聰明好學的孩子,輟學在家幹點力所能及的農活。」

  哥哥說:「丫丫!這個女孩子怪可憐的,才十七歲輟學太可惜了。那麼點能會什麼家務啊?」

  我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嘛!等爸爸回來後你去一次看一看。如果行就帶回來。在咱家也好讓她上學,給她家多帶些錢,幫她們把外債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