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30.◆(三十)和哥哥臨別前的戰役


◆(三十)和哥哥臨別前的戰役

  這天晚上,我躺在哥哥的懷裡,對他說:「哥哥!爸爸要出院了,我明天要去接他,還要把賬結了,你再辛苦幾天。等爸爸媽媽回來,你就去把那個小丫頭接來。」

  哥哥囑咐我開車注意,一定要休息好!

  哥哥摟著我,用手輕輕的拍著說:「我的小乖乖好好睡吧!」

  一會,我在哥哥溫馨的愛撫下漸漸進入了夢鄉……

  清晨,我在睡夢中醒來,哥哥已經不在我的身邊。

  「哥哥!哥哥!你在做什麼?」

  哥哥連忙跑進來說:「丫丫!有什麼事?」

  我說:「你在做什麼事嗎?」

  哥哥把手伸進被窩裡,撫摸玩弄我的乳房、脂滑如玉的身軀。

  哥哥說:「我在給你做早飯哪!」

  哥哥的手漸漸的向下滑著,越過了黝黑的森林,撫摸我那幽密的小騷屄。

  我用力夾著他的大手,發嗲的說:「哥哥,真舒服,你多摸一會,讓丫丫好過過癮……」

  哥哥掀開被子,把我拉了起來,幫我穿上衣服。

  洗漱完畢後,哥哥已經把早飯預備好,說:「小乖乖,開飯了。」

  我連忙說:「謝謝哥哥!」

  我們在說笑打鬧中用過飯後,簡單的化了妝和哥哥道了別。

  ◇  ◇  ◇

  開著我的寶馬向省城急馳,一路風馳電掣,就在要進入市區時。董姐打來電話問我到了哪裡,我告訴董姐我的具體方位。一會,我看見董姐開著皇冠迎面而來,哥哥下來坐進我的寶馬。

  到了醫院,已是下午二點多了。我們三人和爸爸見了面問了好!就去住院處結帳,一切費用加一起共十三萬多元。董姐把一張支票送了進去!

  辦手續後,哥哥為爸爸媽媽餞行,過後已是傍晚了。爸爸媽媽明白我和哥哥的關係,就催促我回賓館休息。

  董姐和哥哥陪我來到賓館,玩了一會。董姐說:「哥哥,你今晚陪丫丫玩一宿吧!千萬別讓丫丫太累了……我回去了。」

  我挽留著董姐,董姐說:「我和哥哥隨時隨地都能玩,明天,我和哥哥還送你回去!」

  我們送走了董姐剛轉過身來,哥哥就猴急的把我抱了起來,扔在雙人床上,像發情的公狼,撲到他的母獸身上。

  哥哥把他炙熱的舌尖伸進了我的口中,我們的舌尖攪在一起。相互吸吮著對方的津液。

  我們相互解開對方的扣子。一邊扭動著身子,一邊脫掉身上的衣服。兩隻赤裸的發情的野獸在床上翻滾著!

  哥哥的炙熱舌尖耕耘著脂滑如玉的身軀,撕咬著堅挺秀麗的乳房,吸吮著鮮紅的紅櫻桃。深深地牙印留在雪山一樣的乳峰上。哥哥炙熱的舌尖越過柔軟平坦的腹部,穿過茂密黝黑的森林,來到神聖幽密的洞府-哥哥最鍾愛的小騷屄。

  哥哥翻下床拉過我的雙腿,把我的屁股擔在床沿邊,跪在我的胯間。我乖巧的拉過被子墊在背後,使我躺坐在床沿上。雙手扳開雙腿,把我的肉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一覽無餘的展現在哥哥的面前。哥哥欣賞瀏覽著,他永遠稀罕不夠的小寶貝。

  我盡量直起腰來,看著哥哥炙熱的舌尖,在我的嬌嫩的屄縫上輕輕的掠過。

  舔著腥臊的尿道口,嘓著兩片柔嫩爽滑的小陰唇。哥哥瘋狂的撕咬我那個小巧玲瓏的發情的陰蒂,麻酥酥、酸唧唧的電流刺激得我渾身顫抖著。一桿一桿黏乎乎的淫液,從我的花芯裡噴湧而出。

  哥哥連忙嘴對嘴的在我的陰道上吸吮起來,在巨大的負壓下,我的美味佳餚流進了哥哥的口中。沾在哥哥的臉上,宛如糊上了一層漿糊。

  我輕輕呻吟著、尖叫著……

  他終於吃飽喝足了,站起身來。我看著哥哥手扶著硬梆梆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對準我的肉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插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哥哥用力的肏了起來。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由於我的躺坐姿勢,能清楚的看到哥哥的硬梆梆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在我的肉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裡頂進拽出。

  所以,我特別興奮,屁股輕輕的扭動著,小騷屄輕輕的向上弓著。配合哥哥強有力的衝擊,花芯裡不斷噴出的黏糊糊的淫液潤滑著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哥哥把我肏的神魂顛倒,飄飄欲仙,我呻吟著、尖叫著。

  哥哥肏我的力度越來越猛,頻率越來越快。他突然緊緊的抱住我的雙腿,他那硬梆梆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死死的頂在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噴出的一桿一桿濃濃精液,澆灌在我的花芯裡。

  他休息了一會,拔出他那個疲軟的大雞巴。

  我說:「哥哥!抱我去沖洗一下吧,你的臉和我的小騷屄都沾滿了漿糊。」

  哥哥把我抱進溫熱的池水中,沖洗一會。潔淨的水面上浮起一層白亮亮的油花。

  哥哥又把我抱回雙人床上,我躺在哥哥的懷裡,說:「哥哥!丫丫不能花你的錢,我已經把錢帶來了。」

  哥哥緊緊的摟著我說:「丫丫!哥哥這一輩子最對不起你,你把最珍貴、最美好的貞操都獻給了哥哥。可是,從你十七歲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了,你沒花過我一分錢。這次老爸病了,哥哥也算他半個女婿吧!就算哥哥盡點孝心吧……」

  我不再說什麼了,緊緊的摟著哥哥,睡在他的寬厚的懷中。

  ◇  ◇  ◇

  清晨,我離開他的粗壯的胳膊,哥哥也在睡夢中驚醒。

  我洗漱完畢,化好妝,和哥哥到餐廳用了早餐。董姐也開車過來了。

  到了醫院,董姐從車裡抱出鮮花,送給了爸爸說:「祝賀老伯身體康復!」

  我們和大夫護士告別後,爸爸媽媽坐進了我的寶馬,由董姐開著。我和哥哥開著哥哥的皇冠,一路急行。用了三、四個小時,就要進入市區了。

  董姐、哥哥停下車來,我們相互道別,哥哥摟著我和董姐灑淚話別……

  我揮淚送別遠去的哥哥!回身上了我的寶馬,瞬間到了家。

  ◇  ◇  ◇

  洗去臉上的淚痕,和爸爸媽媽說了一會話,休息了一會。

  媽媽說:「丫丫!去把爸爸的小孫女-雨嫣接回來,我現在就做飯,咱們大家慶祝一下。」

  我給丈夫打了個電話,約他一起到學校接女兒。

  女兒聽說姥姥姥爺回來了,手舞足蹈的跑到老師那請了假,高高興興的跟我們回到了家。

  媽媽已經做好了一桌飯菜。一家人團團圍坐在爸爸的身邊,共祝爸爸徹底康復,長命百歲!祖孫三代,喜氣洋洋,共享著天倫之樂。

  我和媽媽說,我打算到農村去請個小保姆,讓媽媽找出家裡不再穿的衣服和舊鞋。媽媽問找那些東西幹什麼?

  我說:「你的女婿去農村,順便把這些咱家用不著的東西給農村的困難戶送去,幫助一下貧困農民!」

  女兒一聽,立刻來了熱情,把她能穿不能穿的衣服鞋子找出一大堆。

  哥哥用紙箱裝好,放進奧迪的後備廂裡。我又叮囑他到糧店,買一袋大米、一袋白面、一桶色拉油。買些熟食,多帶些錢。

  晚上,我躺在丈夫的懷裡,兩人商量明天讓他去接小保姆的注意事項。

  哥哥擔心的說:「丫丫!這個女孩子能行嗎?才十七歲能會什麼家務啊?」

  我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嘛!你明天去看一看,就知道具體怎麼樣了。如果行,相中了就帶回來,不行就算咱們去扶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