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32.◆(三十二)在崎嶇的山路上聽來的故事(下)


◆(三十二)在崎嶇的山路上聽來的故事(下)

  我的奧迪繼續在崎嶇的山路上行駛,項前仍在講他的故事。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就是兩年了。已經懷孕十個月的愛妻就要臨產了,為了確保她們母子平安。我把愛妻送到市裡婦幼保健醫院,大夫為愛妻作了剖腹產。愛妻為我生了個八斤二兩的兒子,一家人笑逐顏開,丈母娘更是喜出望外。和媽媽兩人爭著搶著抱孩子,我和丈母娘在醫院陪護著愛妻,等愛妻拆完線就出院。

  三伏的天氣悶熱而多變。這天下午烏雲密佈,眼看一場大雨就要來了。突然一陣急促手機的鈴聲驚醒了我,原來是鄉里緊急召開防汛會議。我連忙打車趕到鄉里,鄉里佈置各村密切注意防汛。

  開完會鄉里用車把我送到村裡,我召開了全體黨員幹部會議。做好防訊準備工作,佈置一個人專門職守電話,隨時等待鄉里命令。工作佈置好了,支部副書記副村長對我說:「項書記!你愛人生孩子你去忙吧!這裡有我們決不會誤事,有急事我也會給你打電話的。」

  我和他到外面看一看,雖然天色漆黑,但只是雷聲大雨點稀,今天好像沒事了。天又悶又熱我解開衣扣和副書記嘮一會,談了防汛的注意事項。就和他告別分手了,這時我才犯了難。去醫院坐車還要三四個小時,這麼晚了上哪去打車。到村部我才不遭那個罪,回家!這個天賜良機,這麼好的機會不利用我將後悔終生。回去!回家去!

  我信步往家走去,雖然天色陰沉漆黑一片。但那熟悉的路在我的記憶裡,已經根深蒂固,家的黑漆大門已經就在眼前。我用鑰匙輕輕地打開院門,進了院來到房屋前,我小心翼翼的打開了房門。

  進入室內我小心翼翼的拿出手機,藉著微弱的幽藍色的燈光,輕手躡腳地進了臥室。我像一入室盜竊的小偷摸到炕沿邊,用手機照著炕上熟睡的美人~我魂牽夢縈的小姨子孫姍姍,看到赤身裸體的睡美人。

  我的心跳不止,呼吸短促。連忙脫掉束縛身體的衣服,我赤身裸體的爬上火炕。我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已經蓄勢待發,隨時準備參加戰鬥。

  我像一頭發情的公狼就要撲上去,突然我的理智告訴我不能那樣做。那樣做會把女兒肏怕的,從此再不會理我了永遠躲著我。我不能做得不償失的事,我一定要讓她成為我胯下的乖女人。於是一個罪惡的計劃就要實施了……

  我悄悄的躺在她的身邊,把胳膊輕輕的從她的頸下伸進去。猛的把她摟在懷裡,女兒在睡夢中驚醒,高喊著:「哎呀媽呀!你是誰呀?……」

  她拚命的掙扎著,我一邊用力的摟抱著她,不讓她掙脫,一邊說:「姍姍!我是姐夫不要喊叫,不要掙扎讓姐夫褻罕褻罕你。」

  脾氣剛烈的小姨子仍在拚命的掙扎,幾次差點掙脫,我連忙翻身壓在她的身上。兩手抓住她的手腕,死死的摁住她防止她掙脫。

  我說:「姍姍!你聽我說,乖乖的,讓姐夫好好褻罕褻罕你。以後你需要什麼,姐夫都會滿足你。」

  她一邊繼續掙扎一邊哭著喊著:「我什麼都不要,你從我身上下去!」

  我真有些急眼了罵道:「肏你媽的!小騷屄,你別不要臉。你再掙扎。我就強姦了你!」

  小姨子畢竟是一個還沒成年的孩子,她實在沒有力氣了。漸漸的平靜下來,任我肆意的玩弄她,我把炙熱的舌尖伸進了她的嘴裡,她躲閃著拒絕我的親吻。我用手重重的打了她幾下!我罵道:「小騷屄你還不老實,看我不強姦你。把你屄肏爛!」

  小姨子害怕了連忙哭著說:「姐夫別打我了,我讓你褻罕還不行嗎?我讓你玩了還不行嗎?」

  我說:「姍姍!乖乖的,聽姐夫的話。讓姐夫好好地玩一會,我不會為難你的。」

  我起身把電燈打開,不滿十七歲的小姨子的裸體,在明亮的燈光下一覽無餘地展現在我的面前。

  我望著朝思暮想的尤物,欣賞著瀏覽著,姍姍的潔白柔嫩跌宕起伏的赤裸的身軀。清秀的臉龐,睜著一雙水汪汪勾魂的大眼睛,彎月似的小嘴襯托著兩顆深深的酒窩。

  一對堅挺秀麗的乳峰,聳立在嫩白脂滑的酥胸上,兩顆鮮嫩誘人的紅櫻桃點綴在峰尖上。平坦無瑕的腹部座落著一寶石般的肚臍,一對修長秀腿微微劈開。在她胯間的那白嫩嫩脹鼓鼓的小騷屄,宛如新出鍋的饅頭,被深深地切了一道口兒。在稀疏柔嫩的屄毛,襯托下格外誘人。從緊窄嬌嫩的屄縫裡,流淌出的甘露晶瑩透亮……

  我愛憐的把她抱在懷裡,親吻著她!把我炙熱的舌尖伸進了她的口中,和她的舌尖攪在一起。我貪婪地吸吮著她清爽甘甜的津液,我的舌尖在姍姍的酥胸上耕耘著探索著。我攀登上處女的乳峰,叼著處女的鮮嫩的乳頭。貪婪地吸吮著撕咬著,品嚐著處女特有的芳香。尚未經人事的姍姍哪經過這種陣勢,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輕輕地扭動著身體,嘴裡喃喃地呼喊……

  我在姍姍的堅挺秀麗的乳峰上,留下了密麻麻深深的牙印。舌尖繼續向下探索著,經過處女平坦柔嫩的腹部。來到處女最神聖的最幽密的堡壘,我夢寐以求朝思暮想的~小姨子的寶貴領地就展現在我的面前。

  我迫不及待的跪在姍姍的胯間,扒開她緊窄肥厚的屄縫。欣賞著瀏覽著處女的內部結構,品嚐姍姍的美味佳餚。我用炙熱的舌尖舔著,用牙尖輕輕撕咬著,用嘴嘓著她那個微微漲鼓的小巧玲瓏的陰蒂。嘓著她那兩片柔嫩滑爽的小陰唇,舔著帶著女兒特有腥臊氣味的尿道。

  嘴對嘴的吸吮著姍姍的最寶貴潔白柔弱的處女印證~處女膜上的泉眼,巨大的負壓把處女的芬芳甘甜的淫液源源不斷地吸了出來。我貪婪地品嚐著,這來自處女最神聖最幽密的洞府的美味佳餚。姍姍輕輕地扭動著身軀把屁股一拱一拱地向上挺著,起身爬到她嬌嫩的裸身上!

  她用恐懼羞澀的目光望看著我。怯生生和我說:「姐夫你真要肏我嗎?」

  我點點頭,她說:「很痛嗎?」

  我說:「不會太疼一會就過去了。」

  她乖乖的閉上眼睛等待著……

  我把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姍姍的白嫩嫩脹鼓鼓的小騷屄。輕輕的向裡推進,我的龜頭受到處女膜的堅決抵抗。姍姍的雙手用力的推我,聲嘶力竭的喊叫著:「姐夫,姍姍的屄疼,你輕一點吧!我受不了了。」

  我緊緊的抱著她說:「姍姍!乖,你別緊張身體放鬆,一咬牙就過去了。」

  我趁她不注意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撕裂了她的嬌嫩的處女膜,擠進了她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哎呀媽呀!疼啊,我的屄讓你撕裂了呀。姐夫你太狠了,你要把我肏死了呀。」

  姍姍流著淚花,在聲嘶力竭的哀鳴中結束了他處女生涯。我趴在她的身上不敢再動,姍姍漸漸的平靜下來。

  我溫柔的說:「姍姍還疼嗎?可以動了嗎?」

  她點點頭說:「好一點了,裡面又漲又酸又麻。」

  我開始抽插頂撞起來,處女的鮮血隨著擠出的淫液流到了褥子上。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姍姍漸漸的適應了我的抽插頂撞,她輕輕的呻吟著。輕輕扭動著身體,屁股一拱一拱地向上挺和我配合著。

  她好像越來越舒服越來越愉悅,陰道裡的水越來越多越來越濕滑。我也越肏越來勁,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就在她高潮迭起的時候,我也就把濃濃的精液澆灌在姍姍的花心上。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一會拔出疲軟的雞巴,一股一股黏糊糊的混合液體,帶著滴滴處女的鮮血流淌出來。我把她摟在懷裡,她流下的淚珠滴在我的胸膛。就在我的雞巴再一次雄起的時候,我們又一輪戰鬥在隆隆的雷聲裡開始了……

  清晨我放下在懷中熟睡的姍姍,洗漱完畢作好早飯才把她叫醒。她連忙洗漱完畫上妝吃了一點點飯,就上學去了,她突然回過頭問我:「姐夫!今晚還回來嗎?」我點點頭,她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就跑了。想到今晚還會有幾場惡戰,我露出了滿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