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33.◆(三十三)拾來的妹妹~久旱逢甘雨上


◆(三十三)拾來的妹妹~久旱逢甘雨上

  就要到響水村了,項前還在講他那個故事:「和小姨子連續幾天的做愛,姍姍徹底成了我的人。甚至一步也不想離開我,七天就是一轉眼的事。愛妻拆完線就出院回家了,我們的好事就只得放一放了。就在我暗自慶幸的時候,一天晚上一向乾淨利落的愛妻躺在我的懷裡和我嘮嗑,嘮著嘮著。

  愛妻對我說:『項前!你是不是和姍姍有事瞞著我?』

  我連忙辯解說:『哪有呀!我和姍姍能有什麼事啊?』

  愛妻從我的懷裡站了起來,在被櫃裡抽出姍姍鋪的褥單子給我看。眼前的景象,讓我目瞪口呆。對著燈光潔白的褥單像皮影幕布,上面粘著一片奶白色的污跡。在污跡上點綴著星星點點血跡,倒是一幅梅花喜歡漫天雪的景象。我知道已經瞞不住了,只得戰戰兢兢的承認了,任憑她發落就是了。愛妻一邊在抽抽嗒嗒哭泣著,一邊問我用了什麼安全的措施。

  我只好實事求是的說:『沒有啊!什麼都沒有用。』

  愛妻說:『姍姍要是懷孕怎麼辦?』

  我當時自顧玩了沒想那麼多,這時我已遞不上報單了。這一宿愛妻把我晾在一邊,不再理睬我。

  第二天姍姍來了,愛妻也同樣拷問了她。姍姍只好如實坦白,但她把一切過錯都攬到自己身上。愛妻問她要是懷孕咋辦?

  沒想到她說:『要是我懷孕我就出去打工,等孩子生下來我自己養不用姐夫負責。』

  氣的愛妻哭笑不得,愛妻說:『姍姍!你以為撫養個孩子就那麼容易哪?如果你要是懷孕,我就和你姐夫離婚把地方讓給你。』

  姍姍說:『姐姐我已經對不起你了,我那會和你爭姐夫的啊。』

  還好過了二十幾天,姍姍來了例假,眼前的危機總算過去了。以後愛妻托人給姍姍介紹個小木匠,結了婚生了女兒。但我們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的種,只要連襟不在家,我就會去陪珊珊度過一個個不眠之夜……」

  奧迪終於駛進了響水村,在一個偏僻低矮的土房前停下。我和項前進了用柳條編成的很周正的院落裡,從土房裡走出來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婦和項前打著招呼。

  我不免有點驚訝!這不是寒窯裡的七仙女嗎?就在我愣神的時候,項前給我們介紹說:「嫂子!這位就是市裡廣電局的胡局長!她就是靘雪的媽媽,叫胡燕燕。」

  他又拉過小靘雪對我說:「她就是我給你家介紹的,那個孩子小靘雪。」

  小靘雪拉著妹妹靚雨走過來,給我規規矩矩的敬了個禮。叫了一聲:「叔叔好!」

  這時我才發現小靘雪和她的媽媽,像在一個模子裡脫出來的。怎麼一家人都這麼漂亮?真是有點讓我嫉妒。人家的人都是怎麼長的?真是愛死人了!

  這時靘雪的媽媽說:「胡局長你幸苦了,路不好走吧?進屋坐吧!」

  這時我才知道自己失態了。

  進了室內我環顧四周,可以說徒窮四壁。火炕上的蓆子破了幾塊,用白布糊上的。雖然破但一塵不染,一對舊座櫃擦的斑駁潔淨。

  靘雪媽說:「胡局長你們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們做飯去。」

  我對項前說:「別說我真有點餓了,你和孩子到車裡把東西拿進來。」

  項前和兩個孩子高高興興的去拿東西了,胡燕燕說:「胡局長咱家沒甚好吃的,真不好意思。」

  我說:「你別忙了,東西我都帶來了。你們響水的小米不是挺出名嗎?咱就做點小米粥就行了。」

  一會項前就把我帶來的東西都倒騰進來了,衣服擺了一炕,白面、大米和豆油都放在地上,熟食擺了一地桌。

  靘雪媽激動得不知說什麼好了,眼淚在眼眶裡轉。手忙腳亂的說:「我去做小米粥。」

  靘雪過來說:「媽!你和叔叔們說話吧,我去做飯。」

  靘雪媽對她說:「把鹹鴨蛋撈出來給叔叔煮吃。」

  靘雪答應著出去了。一會兒飯就好了。靘雪和靚雨在小院裡摘來了很多的小菜。叨來自家下的大醬,端上一盤子切開的鹹鴨蛋。靘雪媽切了幾盤熟食,金燦燦的小米粥是那樣的誘人。

  我問項前:「喝酒嗎?」

  他說:「不喝了!」

  我說:「我帶來了好酒咱們喝一點。」

  我和項前不客氣的吃喝了起來,我吃著吃著發現,她們娘仨還沒上桌子。

  我說:「你們都過來上桌子一起吃呀!」

  靘雪媽說:「我們不忙,你們倆先吃吧!」

  項前說:「嫂子你外道什麼,胡局長又不是外人。讓孩子一起都來吃吧!胡局長喜歡熱鬧。」

  靘雪媽說:「都來吃吧!」

  孩子們都上來一起吃了。其樂融融,說真的這一頓飯那叫真香,絕對都是綠色食品……

  山溝裡的太陽落山特別快,吃過了飯天色已經黑下來。

  項前說:「我得走了,明天我再過來……」

  我說:「項前!你挑兩套衣服給姍姍捎過去,也給你的連襟也挑一套工作服打打進步!」

  靘雪媽幫助項前挑了幾套,項前高高興興的拿著幾套衣服走了去姍姍家了。

  靘雪媽一邊和我說著話,一邊安置著東西,我招呼兩個孩子,讓她們自己各挑一套衣服。靘雪媽把屋裡拾掇利索了,就對兩個孩子說:「去你們的房間把衣服換上,回來讓叔叔看看。」

  一會兩個孩子穿著新衣服,蹦蹦跳跳得進來,人是衣服馬是鞍,兩個孩子更漂亮了。

  靘雪媽對靘雪說:「帶妹妹去睡覺吧!」

  兩個孩子高高興興的,回房間去睡了。孩子走後靘雪媽把門插上,我們在火炕上的炕桌兩邊坐下。我仔仔細細的聽著,她說家裡的事情。聽著聽著我發現她家裡的情況,要比我想像的要艱難得多。

  靘雪媽被巨額外債壓得喘不過氣來,她賣掉了三間瓦房。賣掉所有值一點錢的東西,甚至把唯一的口糧田抵押出去。就這樣還欠別人五千元錢,靘雪媽欲哭無淚的情形徹底的感動著我。

  我從手提袋裡,拿出我隨手帶出來的八千元錢,送到靘雪媽的面前說:「這是八千元錢,明天先把欠債還了。剩下的買一些家裡必需的用品,給孩子把學費交了。」

  靘雪媽用手又把錢推了回來說:「胡局長我不能用你的錢,你買了那麼多的東西。已經用你不少錢了,我已經相當感謝了。」

  我們用手來回推著,一不小心我的手偶爾放在了她的手上,但她並沒把手拿開,任我握著她的手。用滿懷深情的目光望著我,我知道我必須想一個辦法,打消她的顧慮。讓她愉快的接受我!

  我說:「燕燕!你娘家已經沒有什麼人了,我和你一樣也沒有哥、兄弟、姐和妹了。如果我不高攀的話,你能認我這個哥哥嗎?」

  她先略微愣了一下,連忙滿懷激情的喊了一聲:「哥哥!」

  隨手把炕桌推到一邊,跪在炕上給我磕了幾個頭。不顧一切的撲到了我的懷裡,放聲大哭起來。把她多年的委屈,多年的苦水,對著自己的哥哥傾訴出來。

  我把她緊緊的摟在懷裡說:「妹妹!哭吧!把心中苦水倒出來吧!」

  妹妹在我懷裡委屈得哭著,我在不經意之中,碰到了她的乳房。我正要把手抽走,妹妹連忙把她的手摁在我的手上。她用渴望的目光,怯生生的望著我,這時候我才想到,妹妹不只是經濟的匱乏,生活的艱辛還有性的飢渴。

  我輕輕愛撫著妹妹的乳房。妹妹還在抽抽嗒嗒的哭泣著,我一邊輕輕揉搓著她的乳房,一邊滿懷深情地說:「燕燕!哥哥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這回哥哥來了。再也不能讓妹妹受一點苦了,以後妹妹就是我的親人。」

  我的另一隻手,在妹妹柔嫩脂滑的肌膚上疼愛的撫摸著,炙熱的手掌漸漸的向下滑動著,在柔軟平坦的腹部受到了阻礙,妹妹知道我在疼愛她。滿懷深情的解除褲帶的束縛,我的手順利的伸了進去。她漸漸的止住了微弱哭聲,妹妹抬起頭用期待的目光,望著她的哥哥。我瘋狂的親吻著她,把我炙熱的舌尖伸進了她的口中。我們的舌尖攪在一起,相互吸吮著對方的津液。

  妹妹解開衣扣,把兩隻肥嫩的乳房露了出來。我叼著她的鮮嫩的乳頭,貪婪的吸吮著撕咬著。指頭伸進她的肥嫩漲鼓的小騷屄裡,在緊窄嬌嫩的陰道裡輕輕的攪動著。

  妹妹輕輕的呻吟著,滿懷深情的喃喃的傾述著:「哥哥!妹妹人雖然窮但身子是乾淨的,自從死鬼死了沒讓任何人碰過我。哥哥你想要我嗎?想肏我嗎?」

  我點點頭!

  妹妹從我懷裡站了起來。掀開座櫃把多年珍藏的被褥拿了出來,給我鋪好並排放上兩個枕頭。又找出結婚時才用過一次的大燈泡,讓我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