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34.◆(三十四)拾來的妹妹~久旱逢甘雨下


◆(三十四)拾來的妹妹~久旱逢甘雨下

  面對羞澀的妹妹,我滿懷激情的把她抱起,頭朝裡屁股擔在炕沿放在褥子上。妹妹把兩個枕頭墊在背後,盡量把身子抬高用羞澀興奮的目光望著我。

  我跪在她的胯間,妹妹用雙手扒開她緊窄肥厚的屄縫,把她最神聖的最幽秘的寶貝,奉獻給自己的哥哥,把她的美味佳餚擺在我的面前。我欣賞著瀏覽著。

  妹妹肥嫩漲鼓的小騷屄,在稠密黝黑的屄毛的襯托下更加誘人,肥厚的大陰唇被妹妹的雙手扒開,小巧玲瓏的陰蒂鑲嵌在緊窄屄縫的頂端,一對柔嫩滑爽的小陰唇宛如展翅欲飛的彩蝶。她那柔嫩的尿道還散發著醉人腥臊氣味,妹妹的令人陶醉的緊窄嬌嫩的陰道,流淌出晶瑩黏稠的淫液!

  我貪婪的品嚐著妹妹的美味佳餚。我嘓著妹妹的彩蝶般的小陰唇,用舌尖舔著品嚐著,那散發醉人的腥臊氣味的尿道。我用牙尖輕輕撕咬著,她敏感的小巧玲瓏的陰蒂。

  妹妹不由自主的扭動著身體,把屁股一拱一拱往上挺著,輕輕的呻吟著,一桿一桿黏糊糊的淫液,從妹妹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噴射出來。我連忙嘴對嘴的吸吮著妹妹奉獻的美味佳餚,在巨大的負壓下帶著妹妹特有芳香的黏糊糊淫液流進了我的口中……

  我站起身來,手扶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乖妹妹的肥嫩漲鼓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插進了她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我用力的抽插頂撞起來。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妹妹輕輕的呻吟著喃喃的呼喚著:「哎呀!舒服,哥哥!妹妹好長時間沒有挨肏了……妹妹太苦了……妹妹太想做了……妹妹好難哪!……哥哥!妹妹感謝你!哥哥!燕燕的屄好嗎?……水還多嗎?……你滿意嗎?……你肏的舒服嗎?哥哥!你笑話妹妹嗎?妹妹太淫蕩了吧?」

  妹妹噴射的黏糊糊的淫液,潤滑了她緊窄嬌嫩的陰道,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我肏妹妹的力度越來越猛,頻率越來越快。就在我要射精的時候,我緊緊抱住妹妹的雙腿。用力頂住妹妹的肥嫩漲鼓的小騷屄,一桿一桿濃濃的精液,澆灌在妹妹飢渴的花芯上。

  我趴在妹妹身上休息一會,拔出疲軟的雞巴。

  妹妹起身又打來了盆水,我們簡單的處理一下。就鑽進了被窩,把妹妹摟抱在懷裡。可能我們是第一次做彼此還很陌生所以特別興奮,兩人全無睡意。我們一邊嘮著嗑一邊相互愛撫著。

  我問妹妹:「有人欺負咱嗎?」

  妹妹說:「有幾個看我孤兒寡母,見我有幾分姿色總想佔我便宜。有的仗手裡有幾個臭錢就非禮我。尤其是那個姓馮的土皇上仗著當幾天村長幾次想肏我,有一次把我堵在屋裡。摁在炕上,把我的褲子都扯下來了,正要肏我,多虧女兒靘雪挖野菜回來碰上。連撕帶咬我們才把他趕走。」

  他臨走還罵道:「你個小騷屄我讓你厲害!早晚我把你們娘倆肏了。」

  我說:「這還了得!妹妹以前的事就算了,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咱不能讓別人欺負。明天我不走了,我得把這裡的事擺平。」

  妹妹見我明天不走了發賤的說:「哥哥你真好!今晚咱不睡了,妹妹讓你肏個夠好嗎?」

  我說:「行!」

  說著說著妹妹翻身騎在我的身上,把我已經硬的不行的大雞巴,墩進她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妹妹把我擼的真舒服真過癮,妹妹越擼越來勁。她瘋狂的?拽著。她的黏糊糊的淫液從我們交接的縫隙流出來,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我實在忍不住了,我的濃濃的精液,噴進了妹妹的陰道裡。妹妹的黏糊糊的淫液也噴湧出來,我們氾濫成災的混合液體,流到潔白的褥單上。

  在一陣短暫的休息後。我們新的一輪戰鬥又開始了……

  黎明,精疲力盡彈盡糧絕的兄妹,相擁進入了夢鄉。

  在太陽三桿時我們起來。靘雪已經把飯做好了。我們洗漱完了。妹妹把孩子叫到我跟前,讓她們改口叫我舅舅。

  我們簡單的吃了一口,項前來了向我們問候後,我遞給他一張條子說:「項前;你帶靘雪到這幾個人的家去。晌午把他們請來,就說:『我胡局長找到失散多年的表妹,感謝他們多年對靘雪家的照顧。今天請他們到家做客喝酒,順便讓他們把咱家的借據帶來。』快點回來,我們好去買桶酒。」

  項前高高興興的帶著靘雪出去了,我和妹妹合計著怎樣安排酒席……

  項前和靘雪回來了對我說:「都請到了,領導還有什麼指示?」

  我說:「走和我去買酒去,真的!農村人都喜歡喝什麼酒?得買多少!」

  項前說:「喝什麼酒?散裝酒就不錯了!買十斤就足夠了。」

  我要出去發動我的奧迪,項前說:「我的領導,用不著開車去,我就自己走去了,一會就回來了。你在家和嫂子作準備吧!」

  我對項前說:「回去順便把姍姍叫來幫一下忙好嗎?也讓我認識認識姍姍。」

  項前說:「可以,領導儘管吩咐。」

  一切準備就緒,晌午客人如期到來。

  項前主持宴會說:「市廣電局胡局長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表妹胡燕燕。這是胡家的大事,也是響水村的大事。胡局長為答謝響水村的父老鄉親對胡燕燕的關懷和照顧,特設午宴答謝各位。現請胡局長講話。」

  我站起身來舉起酒杯說:「各位父老鄉親這次我們兄妹喜相逢,感謝響水村的鄉親們平時對我表妹胡燕燕的關心和照顧。請各位舉杯乾了這一杯,我先干為敬了。順便把胡燕燕欠各位的債一一還了,我在這裡也把話說明了!以前的事就翻過去了,以後誰要是對我表妹圖謀不軌,我就廢了他……」

  我又說:「馮村長,我妹妹的住房太不行了,快沒法住了,還得麻煩你批塊宅基地。以後我妹妹,還得仰仗你來多多照顧,我這裡拜託了。」

  吃過飯我和妹妹帶著孩子,項前和小姨子陪著。到山上玩了好一會,眼看太陽要落山了我們才回家。妹妹和兩個孩子到小園子摘了些蔬菜,項前和小姨子與我們告別走了。妹妹又煮了一鍋小米粥,就著鹹鴨蛋沾醬菜甜甜得吃了一頓。靘雪十分懂事收拾利索後,就和我們告別帶著妹妹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妹妹和我嘮了一會向我表示歉意:「哥哥花了你這麼多的錢。讓妹妹怎麼還那,我真不知怎麼報答你?」

  我把她摟在懷裡說:「妹妹!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妹妹花哥哥的錢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我用手捏著她的乳頭說:「我的小乖乖以後咱不說這些好嗎?」

  妹妹抬起頭滿懷深情的望著我說:「哥哥!明天你就要帶靘雪走了,還會想著我嗎?什麼時候還能見到你?」

  含在妹妹眼睛中的淚花又潸然落下,我說:「我的乖妹妹,哥哥怎麼會忘了你。明天我帶靘雪走可能要忙一陣子,我會讓項前經常催促那個姓馮的。趕快把咱的宅基地批下來,咱蓋上三間房和一間門市開個雜貨店。以後生活好了哥哥做主,幫你找個對象我就放心了。」

  沒想到我的話卻傷害了妹妹,她又抽抽嗒嗒的哭著說:「哥哥!妹妹知道你嫌棄我了,妹妹是結過婚生過孩子的女人。配不上哥哥,妹妹理解你。」

  我摟著她,一隻手撫摸那個肥嫩漲鼓的小騷屄說:「妹妹這哪跟哪呀?誰說哥哥不喜歡你來著,哥哥這不是為你好嗎?」

  想不到妹妹會說出更離譜的話:「哥哥!我知道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明天你就要帶靘雪回去。以後她就是你的人,如果你喜歡她。就給她開了苞,讓她伺候你一輩子。」

  我說:「妹妹你說哪去了,哥哥是那樣人嗎?以後靘雪就是我的親外甥女,我怎麼能那樣做。到家我要讓她上學上大學,妹妹!哥哥真正喜歡的人是你,你明白嗎?」

  妹妹發賤的說:「哥哥是我錯了,以後妹妹就是你的人,今後任何人都得不到我。哥哥!還想肏嗎?還要吃咱們的小寶貝嗎?」

  我點點頭。

  妹妹到炕上把被褥鋪好,拿褥單給我看說:「哥哥看!這是什麼?」

  我一看褥單上大圈套小圈,全是我們戰鬥的污垢。

  我看著上面的污垢故意說:「這是什麼呀?亂七八糟的。」

  妹妹羞澀的說:「這是妹妹的淫液,這是哥哥的精斑。」

  我說:「多髒!等我走了你好好洗一洗吧!」

  妹妹說:「不嗎!人家還留著呢。這是哥哥第一次肏妹妹留下的紀念,我還要珍藏起來呢!」

  她真的十分愛惜的,放進她那個座櫃裡。她就下地又去打了一盆溫水,蹲在盆邊洗著她的小寶貝。

  我跳下地蹲在妹妹的面前說:「妹妹!哥哥來洗咱的小寶貝。」

  妹妹把腿劈開,我沾著溫熱的清水,洗著妹妹的肉乎乎漲鼓鼓的小騷屄。那種心曠神怡的感覺溢於言表,我那挺在跨間的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已經蓄勢待發就要參加戰鬥。

  我猛的把她抱了起來扔在炕上,我跳上炕跪在她的胯間。拉起妹妹的雙腿,把她倒抱起來。褻罕了一陣把她放下,就趴在她的身上。把我的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插進她的肥嫩漲鼓的小騷屄。抽插頂撞起來,妹妹流淌著感激和幸福的淚水。用瘋狂的激情,回報哥哥給她的愛……

  我為了打消妹妹的疑慮,用更猛烈的衝擊和頂撞來肏妹妹的小騷屄。妹妹也滿懷激情的回應著哥哥對她的愛。

  當我把濃濃的精液,澆灌在妹妹的花芯時,她緊緊的摟著我發賤的說:「哥哥!妹妹謝謝你給我的愛,妹妹太舒暢了太幸福了。」

  就在我要拔出疲軟的大雞巴時,妹妹緊緊的摟著我說:「哥哥不要下來,好嗎?妹妹要馱著你嗎……」

  清晨我在妹妹的身上醒來,看著妹妹睡夢中的笑容。我真有點不忍驚醒她,聽到屋外靘雪做飯傳來的聲音。趕忙從妹妹身上下來,妹妹也驚醒了。我們起來洗漱完畢吃完了早飯,妹妹叫靘雪和靚雨到小院子摘些蔬菜。她給我裝了滿滿一袋子小米,又叨了一罐子大醬。還有鹹鴨蛋,我在一邊看著也不阻攔。這時項前來了把東西送上車,和妹妹告別!

  妹妹和靚雨抱著我哭著,我抱起靚雨摟著妹妹安慰著他們。妹妹把靘雪叫到一邊,嘀嘀咕咕囑咐了一陣。

  我的奧迪已經開出了村子,妹妹和靚雨還在地平線上招手。望著妹妹的遠去的身影,我思緒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