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35.◆(三十五)在溫泉浴池裡的靘雪~入浴的維納斯


◆(三十五)在溫泉浴池裡的靘雪~入浴的維納斯

  汽車行駛在顛簸的山路上,哥哥對項前說:「你再去響水村的時候,催促一下那個姓馮的。讓他趕快把你嫂子的宅基地批下來。」

  項前滿口答應。在談話中哥哥聽出,項前好像有什麼事可又不好意思說。

  哥哥說:「項前,咱們是父子兩代朋友,有什麼不好說的。」

  他說:「胡大哥!那我就說了,你也別為難,現在鄉里就要換屆選舉了。是等額選舉只要是候選人就差不多了。候選人由人事局推薦,不知大哥能說上話嗎?」

  哥哥說:「我以為什麼事呢?這不是小菜一碟嗎!包在大哥身上了。」

  車到了江邊村,項前和哥哥告別下了車,望著他遠去的身影,哥哥把奧迪開出了渡口大橋,上了高速路一路急馳,在下午四點多回到家裡。因為是週日我也在家,媽媽把飯端上來,靘雪有點忸怩不好意思,在哥哥多次勸說下勉強吃了一些。

  吃過了飯,喜歡乾淨利落的我,帶著靘雪到了街裡溫泉浴池。看到赤身裸體的靘雪,就像入浴的維娜斯。

  長長的披肩秀髮油黑發亮,跌宕起伏的身軀沒有一點瑕疵。挺拔秀麗的酥胸上,聳立著一對漲鼓碩大的乳峰。一對嬌滴滴的乳頭,像熟透的紅櫻桃點綴在峰尖上。平坦柔嫩的腹部,點綴著寶石般的肚臍。兩條粉嫩的大腿,修長挺拔。

  在那神秘的三岔口地帶,坐落著女兒身最神聖幽秘的府第洞天。在濃密黝黑的屄毛的襯托下,一處白嫩嫩脹鼓鼓的像饅頭似的丘陵就在女兒身的胯間。一道令人垂涎欲滴的緊忽忽嬌滴滴的立縫,在丘陵中間劃過。這個讓男人銷魂讓女人嫉妒的小騷屄,掛著一滴露珠般的淫液。

  看到無可挑剔的靘雪,我暗自感歎哥哥的艷福真是不淺。這樣的絕世佳人在不久的將來,就會成為他胯下的獵物。我讓她在池塘裡徹底的泡透,又讓搓澡的服務員給靘雪全身搓了一遍。經過一番脫胎換骨的洗滌,我給煥然一新的靘雪換上了一套嶄新的衣服,配上一雙高跟鞋。那叫漂亮!真是人是衣服馬是鞍。

  靘雪回來要洗剛剛換下來的才穿了兩天的新衣服,我讓哥哥教靘雪怎樣使用洗衣機。本來衣服也不髒,我就是怕她帶來農村的氣味。哥哥帶她到自己的房間休息。打開電視機教她怎樣調台,又把我給她買的幾套衣服拿了過去。

  就在這時候,哥哥把我們的寶貝女兒接來了。

  雨嫣在姥姥的懷裡撒了一會嬌和我說:「媽媽!聽說咱家來了一個小姐姐,在哪裡?」

  我和她說:「在她自己的房間你去和她玩一會吧!」

  女兒高高興興、蹦蹦跳跳的去找靘雪了。雨嫣鑽進去就不出來了,兩個小女生談得特別投機。好一會女兒出來趴在我的肩上說:「媽媽!今天我在小姐姐的房間睡好嗎?」

  我看看哥哥後點點頭。女兒興高采烈的去了靘雪的房間,我和哥哥也覺得該休息了。

  哥哥到浴室裡簡單的沖洗一下回來,見我已經脫得精光就把我拽到床沿邊。我知道哥哥又要褻罕我的小騷屄,我乖巧的劈開雙腿伸向空中扒開緊窄嬌嫩的屄縫,把枕頭墊在背後直起腰看著哥哥,他輕車熟路的跪在我的跨間。

  我發現哥哥好像在用對比的眼光看著我的小騷屄,我問他一句說:「哥哥!靘雪媽的屄和丫丫一樣嗎?」

  哥哥馬上警覺的回答:「哪跟哪呀?你瞎說什麼啊!」

  我知道問不出什麼也就把話岔開了,哥哥例行公事似的舔了一會,就把他那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插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好像很疲憊的,草草的把精液射進我的陰道裡。哥哥拔出疲軟的雞巴,上床把我摟在懷裡,向我匯報了這次去響水村的經過。

  哥哥說:「靘雪家遠比咱們想像的要艱難得多,吃穿的問題還好解決。咱們送去的東西,能夠解決眼前的問題。幾千元錢把她家的外債總算還上了,當初我把錢給靘雪她媽,她說什麼也不收,後來我想靘雪媽她也姓胡,不如讓她認我當表哥好了,成為一家人事就好辦了,這樣她才勉強收下。就是她家的低矮破舊的小土房,今年冬天如果雪大,恐怕就挺不過去非壓塌不可。」

  我問哥哥:「那你打算怎麼辦,你有什麼設想,有什麼好辦法嗎?」

  哥哥說:「我現在也沒有好主意,不知如何是好?」

  我說:「要不就把她接城裡來吧?總歸成了親戚,你這當哥哥的就有責任照顧自己的妹妹,這樣也方便些不是嗎?」

  哥哥說:「不行,她的脾氣很?!她不想到城裡來,怕給我帶來太大的麻煩。」

  我知道哥哥這時心裡想的什麼,知道他喜歡這個拾來的妹妹。也肯定了他們已經發生了關係,也知道靘雪媽怕影響我們夫妻關係不肯到城裡來。這時不如我大方點要好些!

  對,就這樣說:「哥哥要不就這樣吧?你家裡也沒什麼人,認個妹妹咱家不也多個親戚嗎?現在妹妹遇到困難,當哥哥的有責任伸出手來幫她解決困難。我看咱們先拿出十萬元在響水村給妹妹蓋幾間房子,以後咱們不也有個串門的地方嗎?」

  哥哥聽到我說的話,激動的說不出話來。趴在我的懷裡哭了哽咽的說:「丫丫謝謝你!哥哥沒想到你能這麼通情達理,當時我也是沒辦法她又是那麼困難,不採取這個辦法,她肯定不接受這筆錢。」

  我說:「哥哥!丫丫是那種小心眼的人嗎?哥哥的事不就是丫丫的事嗎!」

  哥哥摟著我滿懷深情的撫摸著我,胯間的大雞巴漸漸的恢復了威武的雄風。哥哥滿懷激情的騎上了我的身體,把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我的白嫩嫩脹鼓鼓的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騎在我身上的哥哥威風凜凜的?拽起來,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我呻吟著尖叫著,哥哥用力呀!真舒服呀!哥哥!我和燕燕妹妹誰的屄好,誰的屄緊……

  哥哥在我的呼喚下瘋狂的?拽著,用力的頂撞著。

  我扭動著身體迎合著哥哥賦予我的愛,就在我噴出一桿一桿黏糊糊的淫液的時候,哥哥在一陣一陣的抽搐顫抖中,把他濃濃的精液澆灌在我的花芯上……

  我在哥哥的懷裡進入了夢鄉。

  清晨我起來的時候,靘雪和媽媽已經從菜市場買菜回來。媽媽在廚房裡耐心的教著靘雪,如何使用這些現代化的廚具。在我們洗漱打扮完後,大家聚在一起吃著早飯,靘雪還在廚房裡忙著,雨嫣跑出去把她拽了進來。

  在吃的時候女兒對我說:「媽媽!別讓小姐姐在家幹活了,她學習那麼好不上學太可惜了。我以後少花點錢,讓小姐姐去上學吧!好媽媽!我求求你了。」

  我說:「我的乖女兒!媽媽和爸爸已經商量好了,我今天就去找學校。不過你以後花錢可不能大手大腳的了。」

  雨嫣說:「媽媽,女兒知道了。」

  吃過飯我對哥哥說:「咱倆分工,你去人事局,我去找學校先把這兩件大事辦了。」

  哥哥順便把女兒送回學校。

  雨嫣趴在靘雪的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就告別走了。

  我到了全市一所最好的高中,逕直到校長辦公室我敲門進去。

  她見我連忙打招呼說:「劉姐!怎麼有空到我這裡來?」

  我說:「無事不登三寶殿那!姐姐今天有事來求你。」

  我就把靘雪的事原原本本對她講述了一遍。

  她說:「現在學校十分緊張,很難安排新生,你資助的學生不知道學習怎樣?先讓她做個插班生吧,如果三個月她能跟下來,我再給她辦學籍。下午你把學生帶來,到高一三班報道。」

  中午吃過飯我和靘雪說:「簡單收拾一下算了,下午咱們到學校去。」

  靘雪說:「舅媽我不能去上學,我本來就是來打工的,舅舅為我家已經花了很多很多的錢,我不能再花舅舅的錢了。」

  我說:「傻孩子,你要聽舅舅的話,舅舅希望你上學、上大學。盼望你以後有出息,舅舅不想讓你沉淪下去。你只有好好學習,才是對舅舅的最好的報答,你懂嗎?」

  我拿出一套學生裝讓她換上,就帶她到學校高一三班。見到那個年齡不算大的女老師,她對我說:「這裡正常上八節課,每天還要補兩節課。(每節四十五分鐘要交十元錢的補課費)兩節二十元,現在就要交一百二十元的課本費。」

  我滿口答應了從挎包裡拿出錢遞給老師,我讓靘雪在學校先熟悉熟悉環境,我和老師告別上班去了。

  我走後靘雪就和老師哭著說:「我本來是阿姨雇來的小保姆,是阿姨看我學習還行輟學太可惜了,就拿出錢讓我繼續上學,我想如果我不補課,我多少還能幫阿姨幹點活。來報答阿姨的恩情!」

  老師說:「你的基礎很差,如果不補課就更跟不上了。校長只給你三個月的時間,如果跟不上就不給你辦學藉。」

  靘雪說:「老師你能讓我試一試嗎?我會加倍努力的,如果老師能把補課的提綱給我。有不懂的地方,我問問舅舅就可以了。」

  老師終於讓靘雪感動了,滿足了她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