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37.◆(三十七)扶貧~我和妹妹舊夢重溫


◆(三十七)扶貧~我和妹妹舊夢重溫

  廣電局的扶貧進行得十分順利,把帶來的東西分發下去。我與項前和妹妹,以及響水村的父老鄉親,把來扶貧的幾個領導送走。我在項前和妹妹的陪同下,到妹妹的宅基地去看一看。回來我們商量,這房子怎樣蓋。

  項前說:「咱們得先備料,紅磚水泥,木材鋼筋,紅瓦玻璃……」

  我一聽頭就大了,說:「項前!我對這事不懂你說也白說,我看你給我推薦一個咱們信得過的人,把這個蓋房子的活全包給他算了。按你們農村的話就是拿笤掃上炕。你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項前說:「大哥,我的連襟是個木匠,咱把這活包給他怎麼樣?」

  我說:「也行,他現在在家嗎?」

  項前說:「他現在在附近包工程呢,明天我打電話把他找回來。」

  我說:「好!讓他先把預算做出來交給我看看。」

  我逗項前說:「你連襟回來你在這方便嗎?」

  項前說:「他回來,我回家住去不就得了。」

  我說:「今天晚上你千萬別累著,明天你的連襟回來,你還得幫我拿主意。你明早打電話他幾點能到家?」

  項前說:「大哥放心吧!已經都好幾年的事了,沒有那麼大的熱情了。他明天接電話就回來,也得下午兩三點鐘到家。」

  我說:「那就等吧!走,到車上幫我把東西拿下來。」

  我和項前到車上,把彩電洗衣機抬了下來。妹妹傻呆呆的站在那裡,眼睛含著感激的淚花。

  我把她摟在懷裡深深的親了一口說:「我的傻妹妹,和孩子把其他東西拿家去,別在這犯傻了。」

  妹妹這才緩過神來,深情的望了我一眼,就和靚雨到車裡去搬東西了。項前到屋裡把插座接上,把彩電打開調著頻道。因為是農村只能收到幾個頻道,效果不算太好。靚雨高興得手舞足蹈,聚精會神的看起來。

  妹妹的眼淚一對一雙的落了下來,像羔羊一樣乖乖的依偎在我的身邊。我把她攬在懷裡,項前看在眼裡知趣的悄悄離開了。

  妹妹不聲不響的從我的懷裡下來,出去了一會。回來向我使了個眼色就和靚雨說:「靚雨你看一會就睡吧!我和舅舅去休息了。」

  靚雨趴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說:「舅舅再見!」

  我說:「靚雨真乖!」

  我和妹妹回到裡屋,妹妹瘋狂的撲到我的身上。長期思念的淚水流了出來,她喃喃的說:「哥哥!妹妹想死你了,哥哥抱緊我,親我。」

  我緊緊的抱著妹妹,瘋狂的親吻著她。我把炙熱的舌尖伸進她的口中,我們的舌尖攪在一起,相互貪婪的吸吮著對方的津液,相互解開對方的紐扣。一對赤裸的男女,像發情的野獸攪在一起。

  我把妹妹扔在她剛剛鋪好的被褥上。我像一隻發情的公狼眼睛冒著慾望的火光,我猛撲到她的身上,撕咬著妹妹的一對漲鼓碩大的乳房,吸吮著那令人垂涎欲滴的紅櫻桃。瞬間在妹妹的潔白的乳峰上,佈滿了深深的牙印。

  妹妹呻吟著尖叫著,身體不斷的扭動著。一桿一桿黏糊糊的淫液,從妹妹的陰道裡流了出來。我的舌尖在妹妹的裸體上耕耘著,探索著。我的舌尖終於來到了妹妹的荒草叢生的丘陵,她微微的抬起頭滿懷深情的望著我,在她的眼光裡流露出期待渴求的神色。

  我跪在妹妹的胯間,扒開她肥厚嬌嫩的屄縫,欣賞瀏覽她那個神聖幽秘的福地洞天,品嚐妹妹的美味佳餚。嘴對嘴的吸吮著,從妹妹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流淌出來的淫液。妹妹把屁股一拱一拱的向上挺著,她渴望更強烈的刺激,渴求哥哥賦予更激烈的愛。

  我起身騎在妹妹身上,把我那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妹妹肥嫩嫩脹鼓鼓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她那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我用力的?狠命的拽。妹妹呻吟著尖叫著,身體不斷的扭動。從她的花芯裡噴湧出的黏糊糊的淫液,潤滑著妹妹的緊窄嬌嫩的陰道。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我拚命的?拽,瘋狂的肏著妹妹的小騷屄。妹妹握力極強的小騷屄,把我擼得實在堅持不住了。

  我趴在妹妹的身上,把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死死的頂住她的小騷屄,身體一陣陣的抽動顫抖。一桿桿的濃濃的精液噴射在妹妹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妹妹炙熱的激情意猶未盡,她緊緊的摟抱著我。她那個肥嫩嫩脹鼓鼓的小騷屄,強有力的夾著我的疲軟的雞巴,不讓我拔出來。妹妹馱著她心愛的哥哥進入夢鄉。

  從精彩幽幻的夢境中驚醒的妹妹,看見我還趴在她的身上,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微笑。我被妹妹微微的蠕動驚醒,連忙從她身上翻下來,把妹妹緊緊的抱在懷裡。

  妹妹給我講述了她夢中的情景:夢中她彷彿是一匹漂亮的小母馬,馱著赤身裸體的哥哥,在廣袤的草原上顛簸。一會哥哥變成高大威猛的馬兒,甩著硬梆梆又粗又長的馬鞭,正要爬上他心愛的發情的小母馬。……突然一隻草原狼向她撲來,哥哥拚命的保護她,和草原狼殊死的搏鬥……

  我說:「這都是哥哥不好,讓妹妹馱著好辛苦。」

  妹妹說:「不怪哥哥,是妹妹太沒出息了,太想哥哥了。妹妹這些天都快憋瘋了。」說著說著又掉起眼淚來,我連忙安慰她。

  我突然想起給妹妹買的手機,連忙從衣兜裡拿出來,送給妹妹。在我的懷裡教她如何使用,告訴她靘雪也有了。我讓她試著撥通靘雪的電話,當她聽到女兒的聲音,激動的淚水流了下來。娘倆說著嘮著,妹妹問:「女兒在幹什麼?」

  靘雪說:「在學習!」

  靘雪問:「媽媽在幹什麼?」

  妹妹說:「我在舅舅的懷裡!」

  靘雪說:「媽媽好幸福呀!」

  妹妹對女兒說:「早點休息!」

  靘雪說:「媽媽把手機給舅舅。」

  我們聊了一陣後。

  她說:「舅舅多陪媽媽一會!媽媽好可憐吶。」

  我摟著激情燃燒的妹妹,玩弄她的脹鼓碩大的乳房,撫摸著妹妹漲鼓鼓肥嫩嫩因發情而流著淫液的小騷屄。妹妹被炙熱的情慾燃燒得不能自已,她翻身騎到我的身上,手扶我的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她的肥嫩脹鼓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被吞進妹妹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我和妹妹新的一輪戰鬥又開始了……

  清晨妹妹悄悄起來,在廚房臥了幾個荷包蛋,放到了炕邊上,妹妹用手推醒我說:「哥哥!醒醒。」

  我睜開眼睛望著心愛的妹妹。

  她說:「哥哥!快趁熱吃了吧。」

  我躺在被窩裡說:「謝謝妹妹!」

  妹妹看著我把雞蛋吃完,高高興興的親了我一口,把碗端走了。

  我起來洗漱完畢。我們吃了早飯,靚雨上學去了。我把妹妹又摟在懷裡,和她親熱著親吻著。

  這時項前來了,我才放開妹妹。

  我們又核計著這房子究竟怎麼蓋好,項前對我說:「大哥!鄉里的遠景開發項目,咱們響水村是旅遊開發區,只要政府扶持,咱們這一帶脫貧是沒問題的,所以咱這房子要蓋就要有超前意識。我的意思蓋三節小樓共三百六十平方米,再打一口家庭用機井,大約要三十萬元。二樓三樓開個家庭賓館,由燕燕姐經營。樓下由燕燕嫂子住一半,另一半等你和丫丫姐退休後,夏天回來度假好住。」

  我說:「錢沒問題!就是咱這個地方相對太貧窮,咱們現在就蓋三層樓太扎眼。我看還是先蓋一百二十平方米的平房,按三層樓的標準打基礎。」

  項前說:「大哥!你還是先給丫丫姐打個電話吧,請示一下,看看她是啥意見。」

  我想也是,就打了電話,丫丫告訴我說:「哥哥!就按項前的主意辦。休幾天職工假先別著急回來,把建築圖紙拿出來,把先期用料備好。先把工程隊定下來,一定要把合同簽好。」

  我說:「好吧!就這麼辦吧!」

  下午項前的連襟回來了,他和姍姍抱著一個滿漂亮的小女孩,來到妹妹的家裡。項前把他們一一的給我作了介紹。

  我和項前把我們的意見對項前連襟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項前的連襟何治國根據我們的意見,記了一些數據,說回去先把建築圖紙設計出來,就和媳婦抱著孩子和我們告別回去了。天已經見黑了,妹妹去做飯留項前吃飯。

  項前說:「山裡天黑的快,我得趕快走了。」

  我也沒留他,他就急沖沖的回家了。

  吃過晚飯妹妹很快就收拾完了,我把彩電調好台讓靚雨看上電視。小女孩看上電視就安靜下來,妹妹囑咐她幾句就和我回到裡屋。妹妹依偎在我的懷裡,和我說著嘮著。

  她突然問我姍姍抱的女孩子長得像誰,我回憶一會,就說:「這孩子有點像姍姍,還有點像項前。就是不太像何治國,不過這小女孩子真漂亮。」

  妹妹說:「哥哥的眼力真好,這個孩子就是項前的。」

  我說:「你咋知道的?」

  妹妹說:「是姍姍自己和我說的,項前又給姍姍要了個生育指標。這回又懷上了,據姍姍說是何治國的。」

  我聽了心裡澀澀的,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我把妹妹摟在懷裡,我們相擁著睡下……

  以後幾天看到何治國的建築設計,又讓他做了工程預算,最後簽訂了工程承包合同和材料供應合同。我得回去和丫丫匯報,這裡就留給妹妹和項前照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