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38.◆(三十八)送爸爸療養~我和哥哥再續溫情


◆(三十八)送爸爸療養~我和哥哥再續溫情

  哥哥去了響水村,我在單位正忙著。突然手機響了,我一看是我的老情人打來的,我連忙接通說:「是哥哥嗎?」

  那邊說:「丫丫!是哥哥。你想我嗎?」

  我說:「哥哥我都想死你了!」

  那邊說:「丫丫!我的小乖乖,哥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哥哥現在是交通廳廳長了。你高興嗎?」

  我說:「哥哥我好高興啊,祝賀你呀!要丫丫送什麼禮物?」

  那邊說:「丫丫不就是哥哥的最好禮物嗎?」

  我說:「哥哥不和你玩了,淨拿丫丫開心。」

  那邊說:「丫丫!咱爸媽好嗎?爸爸的病咋樣?」

  我說:「爸媽都好!爸爸的病基本還穩定!」

  那邊又說:「丫丫!我給咱爸媽要了個療養名額,是去興城溫泉療養院的。明天你把爸爸媽媽送來好嗎?」

  我說:「謝謝哥哥!還這麼關心咱爸媽。」

  那邊說:「哥哥也是爸媽的半個姑爺嘛!應該的!」

  我說:「哥哥明天見,見面再親你!掛了。」

  隨後我給爸爸媽媽打了電話,讓媽媽準備一下。好在明天是週末,也用不著請假了。

  今天吃過早飯我對靘雪說:「我送姥姥姥爺去療養,明天晚上回來。在家好好學習,吃飯別對付。」

  靘雪答應著,就和姥姥姥爺告別。

  姥爺說:「靘雪看好家!讓姥姥姥爺給你買什麼禮物?」

  靘雪說:「謝謝姥姥姥爺!我什麼都不要,你們玩好,休息好。」

  爸爸媽媽坐上我的寶馬,車開了,靘雪和我們告別後,看著我們的車遠去。

  一路急行上了高速,風馳電掣。在接近省城時,遠遠看見董姐和哥哥在路邊接我們。

  我下車抱著哥哥親了一下,趴在他耳邊說:「哥哥,妹妹祝賀你!晚上丫丫好好的伺候你。」

  哥哥和爸爸媽媽打過招呼,我進了哥哥的汽車,董姐開著我的寶馬向興城溫泉療養院疾駛而去。一路我和哥哥談笑風聲打情罵俏,在下午兩點就到了興城。哥哥帶我們到飯店,吃了一頓豐盛的海鮮酒席。

  我們到了療養院,董姐辦完手續,看看天色尚早,哥哥提議去看看大海。媽媽帶著爸爸到沙灘休息。董姐到海濱浴場租了三套泳衣,在海邊玩起來。

  反正我是免不了被哥哥禍害,到了水裡我索性脫掉泳衣讓哥哥隨便玩弄。董姐看見海水中有一塊大石頭上還沒人去玩,就把我們叫上去。看看四周無人注意這,哥哥和董姐也把泳衣脫了,找個大石頭把泳衣壓上。我們三人在一起翻滾打鬧,哥哥一會騎在我身上猛?狠拽,一會又讓董姐撅在那哥哥像狗一樣操她。

  玩得高興,不知不覺就夕陽西下了。我們趕快穿好泳衣跑到車跟前,看見爸爸媽媽躺在車裡睡著了。哥哥連忙向二老道歉,爸爸媽媽說:「你們還年輕,多玩一會沒關係。」

  我們把二老送回療養院把他們安排好,到餐廳簡單的吃了一口,我們就和爸爸媽媽告別說:「在這安心療養別惦記家,等療養結束我來接你們。」

  哥哥帶我和董姐來到一家溫泉賓館住下,一進房間哥哥就急不可耐的把我抱了起來,把我的衣服脫掉。一會三個赤身裸體的的野獸就滾在一起。

  哥哥把我摁在床上就要肏,我說:「哥哥忙什麼,今晚一宿我們姐倆還不夠你肏的嗎?咱們先在溫泉浴池裡泡一會解解乏,你再肏不是也有力氣。」

  哥哥氣的罵道:「就是你小妮子事多!」

  我們進了鹹茲茲的池水裡,舒舒服服的泡了一陣。難怪都說溫泉養人,這一泡就是舒坦。

  可好景不長,哥哥養足精神,就開始禍害我們姐倆。他把我的兩條腿分開,把我的白嫩嫩漲鼓鼓的小騷屄拉到他的嘴邊。我把雙腿分開擔在哥哥的肩上,把他最喜歡的丫丫的白嫩嫩漲鼓鼓的小騷屄展現在哥哥的面前。

  哥哥欣賞瀏覽過後,伸出他炙熱的舌尖舔著我小巧玲瓏的因發情而微微漲鼓的陰蒂,帶著女人腥臊氣味的柔嫩的尿道。哥哥用嘴嘓著我嬌嫩滑爽的兩片小陰唇,貪婪的撕咬著丫丫的陰蒂。

  一陣陣酸唧唧麻酥酥的電流,把我刺激的全身顫抖。一桿一桿的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噴射出來。我呻吟著尖叫著,身體不斷的扭動,屁股一拱一拱的往哥哥的臉上撞。

  他連忙嘴對嘴的吸吮著,從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噴射出來的黏糊糊的淫液,帶著丫丫特有清香的淫液,混合著鹹茲茲的溫泉水流進了哥哥的嘴裡。溫熱的泉水上,飄起一團一團乳白色的黏糊糊的淫液。

  哥哥終於把我放開,拉過董姐分開她的雙腿,把她的跨間拉到哥哥的嘴邊。董姐的雙腿擔在哥哥的肩上,用力夾著哥哥的頭,哥哥又在品嚐著董姐的美味佳餚。

  他終於吃飽喝足了,洗去臉上的漿糊,把我們姐倆抱回臥室,三個發情的狼赤條條的在一起翻滾著。

  哥哥把我和董姐擺在一起,董姐起來說:「哥哥,咱倆一天總在一起形影不離,而丫丫妹妹一年才能見你一面。今晚你讓妹妹好好過過癮,我就別在這攪和了!丫丫,姐進裡屋睡覺去了,你把哥哥伺候好。」

  哥哥把我摁在床上跨上我的身體,用手扶著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對準我的白生生漲鼓鼓的小騷屄,就聽「噗哧」一聲!猛的?了進去。

  我尖叫一聲:「哥哥!你輕一點呀!怎麼這麼疼啊?你怎麼不對準就往裡?呀。」

  哥哥正在勁頭上,他就像一隻發情的公狼,面對他身下的母獸,哪還有一點憐憫。他用力的?猛勁的拽,「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哥哥滿懷激情肏著我。

  我配合哥哥的抽插頂撞,不停的扭動著身體,屁股一拱一拱的向上挺著。一桿一桿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的花芯裡噴出來,潤滑著我緊窄嬌嫩的陰道。「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我用輕輕呻吟著的聲音,鼓舞著哥哥的鬥志。哥哥越戰越勇,越肏越來勁。

  突然哥哥趴到我的身上,緊緊的摟著我,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死死的頂在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一陣一陣的抽動,就噴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哥哥休息一會,拔出了他那疲軟的大雞巴,翻下身來,把我摟在懷裡。我們說著嘮著,哥哥問我:「丫丫!哥哥當廳長了,你不想到我這來嗎?我讓你負責高速公路的建設。」

  我說:「哥哥謝謝你!我文化水平低,好在大家都是多年的朋友,大家都維護我。我要是到省城來,只能靠你一個人,工作不好做。下一屆我可能競選人大副主任,基本是個閒職很自在。」

  哥哥說:「丫丫!有什麼事用得著哥哥的。」

  我說:「我沒少用哥哥呀!咱爸得病花了那麼多錢,還不是哥哥給花的錢。這次咱爸媽又來療養還不是哥哥的力量嗎?」

  說著說著哥哥又爬上我的身體,又一輪戰鬥開始了。

  在艷陽高照的清晨,董姐把我從哥哥的懷裡叫醒。我們悄悄的梳洗打扮,本想讓他多睡一會的,董姐一不小心把木梳碰落驚醒了哥哥。他連忙起來。洗漱完了,就帶我們到餐廳吃了早飯。我們開車出城上了高速,一路風馳電掣,回到了省城。

  來到哥哥的辦公室,休息了一會,我和哥哥董姐告別說:「我該走了,你們就不用送我了。家裡沒人,就一個小孩子在家不行。」

  哥哥留我。

  董姐說:「丫丫!哥哥捨不得讓你走,你再讓哥哥玩一會!」

  我把褲子褪下來,雙手扶著桌子撅在那裡和哥哥說:「乖哥哥別那樣,來肏丫丫一會。丫丫過些日子不還來嗎?」

  他站在我的身後,掏出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插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一陣猛肏。

  我和他說:「哥哥你別著急,一下一下慢慢肏!你過了癮丫丫再走。」

  哥哥射了精,拔出他那個疲軟的大雞巴。我用衛生紙簡單的擦了擦小騷屄,提上褲子。

  我抱著哥哥親吻著他說:「哥哥!來日方長,你肏丫丫的機會有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