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39.◆(三十九)靘雪的日記~誰為我們生個小弟弟


◆(三十九)靘雪的日記~誰為我們生個小弟弟

  我送爸爸媽媽去療養已經回來快一周了,哥哥也回來了三四天了。爸爸媽媽不再顯得家裡空落落的,我們吃過晚飯後。靘雪收拾完了,哥哥照舊陪靘雪去學習。我百無聊賴,就只好在臥室休息看電視了。有時哥哥回臥室太晚了,我就自己睡下了。

  幾乎每天都是這樣,我漸漸的習慣了。這一天單位沒有事,我回來早一些。回到家各屋轉一下,在靘雪的房間找出她的日記偷看著。一行行激情洋溢的文字記載著哥哥和靘雪一次次激動人心的瞬間。我再抄錄一些供朋友欣賞,望你當笑話看好了。

  ◇  ◇  ◇

  舅舅不在家,我本來就魂不守舍了。再加上今天舅媽送姥姥姥爺去療養了,偌大的房間就剩下我一個人。我簡單得吃了一口飯就回到我的房間學習。拿出學習資料學習一會。可是不知為什麼?總是定不下心來,浮想聯翩,舅舅的影子總是在我的眼前浮動。我是那樣想著舅舅,真的有點離不開了。女兒的心眼怎麼那麼小,只能容下他一個人。舅舅不在我的眼前怎麼就學習不下去了?為什麼??

  ◇  ◇  ◇

  舅媽送姥姥姥爺去療養回來了,給我買來了很多高考學習資料,還有一套很時尚的衣服,舅媽讓我試一下。我當著舅媽的面穿了起來。那個小小的丁字褲剛剛蓋上我肥嫩的屄縫,我那濃密黝黑屄毛,大部分露在外面。

  我羞澀的跟舅媽說:「這個太小了,能穿嗎?」

  她看著我說:「小孩子不大,屄毛挺重!等舅舅回來讓他幫你刮一刮。」

  傍晚舅舅回來,我吃過飯拾掇完。就進我的房間去學習了。舅舅向舅媽匯報後來到我的房間。他坐在我的身邊檢查我這幾天的功課,點點頭基本滿意。他順便看一下舅媽買來的高考資料。

  他說:「這裡面有很多是錯誤的,我先檢查一下你在學習。」

  我用深情的目光看著他說:「謝謝舅舅!」

  這時舅舅才注意到我穿的新衣服。

  他說:「我的靘雪穿上這套衣服真漂亮。」

  他掀起我的超短皮裙看了一下,用手在我的屄毛上輕輕薅了幾下說:「我的靘雪屄毛真重。」

  我和舅舅撒嬌的說:「舅舅!幫靘雪刮一下好嗎?」

  舅舅遲疑的愣了一下說:「好!」

  他到衛生間拿來刮鬍刀、胡刷、水杯,把我抱到床上拉下了我的丁字褲。我盡量抬起頭,望著……

  處女的白嫩嫩漲鼓鼓的小騷屄,在濃密黝黑的屄毛襯托下顯得更加白嫩更加誘人。舅舅欣賞一會,在我的屁股下墊了一張塑料布。我伸直雙腿微微劈開。我用羞澀渴望的目光望著舅舅。舅舅的神色緊張,目光呆滯,面色漲紅,雙手微微顫抖的拿著胡刷,沾著溫涼的皂液,小心翼翼的在我的小騷屄上刷著涼爽濕滑的泡沫,潤滑著處女的濃密黝黑的屄毛。

  舅舅拿著保險刀架,換上新的刀片,顫巍巍的刮了起來。一撮撮黝黑發亮的柔軟的屄毛脫落下來。女兒的光溜溜白嫩嫩漲鼓鼓的小騷屄像被劃了一刀的新出鍋的饅頭令人垂涎欲滴。在那緊緊的屄縫裡,晶瑩透亮的淫液,像一串串珍珠流淌出來。

  舅舅實在忍不住了!他拉過我的雙腿,把我的屁股擔在床沿上,跪在我的胯間,扒開處女緊窄嬌嫩的屄縫。舅舅貪婪的欣賞著女兒的神聖幽秘的府第洞天,他伸出炙熱的舌尖舔著品嚐著處女的美味佳餚。他小心翼翼的在靘雪的屄縫中搜尋著,探索者。

  他耕耘著處女的尚待開墾的土地。舅舅的舌尖在靘雪的小巧玲瓏的因發情而微微漲鼓的陰蒂輕輕的滑過,掠過帶著處女特有的腥臊氣味的、軟嫩的尿道,嘓著兩片柔軟爽滑的小陰唇,貪婪的嘴對嘴的吸吮我的處女膜上的新月形的清泉。帶有處女特有芳香的黏糊糊的淫液,在強大的負壓下源源不斷的流進了舅舅的口中。

  一股股酸唧唧,麻酥酥的電流刺激的我渾身顫抖。我忍不住的呻吟起來!一股一股的黏糊糊的淫液,從靘雪的處女膜的新月形小孔中流淌出來。

  舅舅終於吃飽喝足,他滿意的站起身來,慾火燃燒的舅舅解開褲帶,向靘雪撲來。

  我用羞澀期待的目光,望見舅舅用無奈神色搖搖頭……

  舅舅把我拉起,坐在他的懷裡。他的手撫摸玩弄我的碩大漲鼓的乳房,指頭捏揉靘雪嬌滴滴的乳頭。夾在女兒胯間的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的炙熱東西。突然抖動了一陣,舅舅緊緊的摟著我。從他那裡面噴射出一股股黏糊糊,涼嗖嗖,滑溜溜的液體。糊在靘雪的光溜溜的小騷屄上。

  我用驚奇的目光瞧著舅舅羞澀的問:「舅舅!這是什麼東西?」

  舅舅親暱的告訴我:「這是舅舅的精子,是讓女人生小孩子的。」

  我說:「能讓靘雪給舅舅生個小孩子嗎?」

  舅舅非常認真的說:「不能!舅舅不能那樣做!靘雪也不能那樣想!我們不能為一時痛快而悔恨終生。咱們不是一個輩分,那樣叫亂倫那。」

  我說:「舅舅咱們家只有三個女孩子,你能讓舅媽給我們生小弟弟嗎?」

  舅舅說:「不能!舅媽是個高級領導幹部,要是再生個小孩子那還了得。」

  我說:「舅舅!那你就讓媽媽給我們生一個小弟弟吧!」

  舅舅若有所思的看著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

  ◇  ◇  ◇

  看過她的日記,我也陷入深深的思考。靘雪這孩子就是懂事,她是那樣愛著舅舅。她心甘情願的讓舅舅撫摸玩弄,哪怕是挨肏也在所不惜。她用感恩的心情對待舅舅所做的一切。她已經把自己的一家和我們融入在一起。她認為自己和媽媽已經是舅舅的女人,她想讓自己為舅舅生個孩子。當舅舅闡明其中的利害關係時,她猛然想到媽媽。她知道媽媽和舅舅已是實際上的夫妻關係。

  我已經醋性大發了,但是反過來一想,這一切不都是我一手導演的嗎?只是哥哥超額完成了任務罷了。當靘雪寫到想叫舅舅讓媽媽給我們生個小弟弟時,我的感觸頗深。真的!我家要是再有個男孩子該多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