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40.◆(四十)爛醉如泥的舅舅給靘雪開了苞


◆(四十)爛醉如泥的舅舅給靘雪開了苞

  今天,我在單位有應酬,很晚才回來。開門進屋見客廳和靘雪房間都沒有人影,很是疑惑。回我的臥室休息好了。當我走到臥室門前,我聽到靘雪的哭聲。怎麼回事?房門虛掩著,從裡面傳來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肏屄的聲音,夾雜著靘雪的抽泣聲,我輕輕的把門推開一個小縫。

  昏暗的燈光下,赤身裸體的哥哥騎在被脫掉短褲的靘雪身上。他那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已經插進了靘雪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已經喝得爛醉如泥的哥哥一改以往的溫柔和體貼的紳士風度,他像一匹發情的公狼瘋狂的騎在靘雪身上?拽著。初經人事的靘雪哪受的了這樣的激烈的頂撞和衝擊!

  她哭喊著尖叫著:「舅舅!不行呀!靘雪的屄疼呀!靘雪的屄讓你撐裂了,我受不了了。靘雪的屄淌血了……」

  看見流著鮮血的靘雪的小騷屄我不免也有點心疼。我想推門進去制止,但猛然間一想,男人在肏屄的時候受到驚嚇會做病的,還是讓初經人事的靘雪遭點罪吧,讓她好好嘗嘗開苞的滋味吧!

  哥哥繼續瘋狂的?拽著,靘雪被肏的像遭受暴風驟雨的花蕾飽受摧殘。當哥哥往出拽時,把靘雪的小騷屄裡的嫩肉高高帶起。滴滴處女的鮮血從靘雪的屁股溝流到嶄新的床單上。靘雪晃動零亂的秀髮流淌著串串淚珠。

  哥哥肏屄的頻率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猛。

  突然哥哥喃喃的說:「燕燕乖,再挺一會!哥哥就要射精了,給哥哥生個兒子。」

  靘雪實在沒有力量掙扎了,她無可奈何的說:「舅舅快一點吧!舅媽要回來了,你快肏吧!」

  就在這時候哥哥趴在靘雪的身上,大雞巴一陣陣的抖動,把他濃濃的精液注入靘雪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靘雪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自然自語的說:「哎呀媽呀,完了。」

  就在這時候我不失時機的衝了進去喊道:「哥哥你在幹什麼?你怎麼能肏靘雪呀!」

  哥哥和靘雪被突如其來的我嚇呆了!爛醉如泥的哥哥一下子醒了酒,連忙拔出插在靘雪白嫩嫩漲鼓鼓的小騷屄裡的疲軟的大雞巴,翻身從靘雪的身上下來,跌坐在地上,面如土色,呆若木雞。靘雪委屈的哇的一聲哭出聲來!下身赤條條的跑回她的臥室。

  哥哥跪在我的面前苦苦的哀求我原諒他。

  他說:「今天喝得太多了,稀里糊塗的把靘雪當成了妹妹。我不是有意要肏靘雪的,沒想到把靘雪強姦了。我真是無地自容,我真是個禽獸我真該死……」

  我並沒有去扶他,也沒有原諒他。他直直跪在那一動也不敢動。我把被他們肏屄污染的床單掀了起來看了一眼。在一片白亮亮的膩糊糊的污跡上點綴著一片片鮮紅的處女血跡,宛如雪中梅花令人愛憐。我小心翼翼的把它折了起來。換上新的床單,這才對哥哥說:「起來吧!」把床單遞給他,「看你幹的好事。」

  我有點心力憔悴,躺在床上思緒萬千,輾轉騰挪。這人就是怪!這一切本來都是我一步一步設計好的,哥哥只是一個執行者,到了真章自己的心裡反而不快。原來我想設計讓丈夫犯點錯我好抓他點把柄,讓自己在他面前能夠抬起頭來。在自己和別的男人肏屄時不至於太內疚。當哥哥真的把靘雪肏了我反而吃醋了。而且很生氣了……

  哥哥躺在床上如睡針氈,翻來覆去無法入睡,他又不敢再碰我,我們總算挨到了天亮。洗漱完了,看見靘雪早已把早飯做好整齊的擺在桌子上。我和哥哥正要吃飯,我見靘雪還不上來吃飯就到她的房間去叫她。推門進去沒有人在。

  我在屋內看了一下,只見室內的東西擺放整齊,抽屜的錢整整齊齊的摞在一起。在桌面整整齊齊的放著一封信,我拿到手一看連忙出去遞給哥哥說:「看你幹的好事!靘雪走了」,哥哥急忙問我靘雪去哪了?我們把信仔仔細細看了一遍。

  親愛的舅媽:

  真的對不起您,沒有想到我會傷害您!還望您能原諒!

  昨晚,爛醉如泥的舅舅,被單位的同志送了回來。我把舅舅接了過來,來人告別走了。我扶著不省人事的舅舅進了舅媽的房間。舅舅搖搖晃晃趴在我的肩上和我說:「燕燕你什麼時候來的,你想死哥哥了,來讓哥哥好好看看!讓哥哥褻罕褻罕。」

  我知道舅舅是真的想媽媽了,我不敢太掙扎任憑舅舅的撫愛。舅舅把我抱在懷裡,雙手從我的衣服下擺伸了進來,在我的乳罩上撫摸著。我知道舅舅要摸我的乳房,就解開乳罩,處女肥嫩碩大的乳房掙脫了束縛,在舅舅的大手下堅挺漲鼓起來。兩顆水靈靈的紅櫻桃在舅舅的指頭的揉搓玩弄下,激起一陣陣的酸唧唧麻酥酥的電流刺激的我全身發抖。

  我不由自主呻吟起來。我躺在舅舅的懷裡頭往後仰,兩腿伸直用力的攪著。一陣陣黏糊糊涼嗖嗖的淫液從處女的清泉裡流淌出來。女兒的白嫩嫩漲鼓鼓的小騷屄已經氾濫成災,小巧的丁字褲濕透了。窄窄的布條緊緊的勒在我的緊窄嬌嫩的屄縫裡。

  舅舅的大手開始向下耕耘著,他順利的越過女兒柔軟平坦的腹部。女兒水洗布長褲阻礙了舅舅前進的路。我理解舅舅的心思,雙手解開束縛女兒蜂腰皮帶,打開了通向處女神聖幽秘洞府的門戶。舅舅的大手掀開了女兒的丁字褲,向裡面探索著。

  進入處女禁區的大手,肆意的玩弄我的濃密的屄毛。當舅舅的大手劃過靘雪氾濫成災的領地~女兒白生生肥嫩因發情而漲鼓的小騷屄,不由自主得愣了一下,把他的大手覆蓋在靘雪的處女寶地。來自女兒神聖幽秘的清泉帶著處女的信息和芳香,迎接舅舅的光顧。

  處女清涼芳香的黏糊糊的淫液粘在他的大手上,激發了舅舅的性慾。他抽出手來脫掉靘雪的長褲,拉下女兒的褻褲。我赤裸的下體一覽無餘的展現在舅舅的面前。

  被酒精麻醉的舅舅神色恍惚的拉過我的雙腿,粗暴的分開我的雙腿趴在靘雪的胯間,扒開我的白生生肥嫩漲鼓的小騷屄,欣賞瀏覽處女的神聖幽秘的府第洞天。在女兒肥厚水嫩的屄縫頂端鑲嵌著寶石般的、因發情而漲鼓的、小巧玲瓏的陰蒂,帶著處女特有的腥臊氣味的柔弱的尿道藏在兩片肉嫩爽滑的小陰唇中間。粉嫩柔爽的處女膜守護著女兒最後的堡壘。一汪新月似的清泉流淌著黏糊糊白亮亮的淫液,傳遞著處女的芳香的信息。

  舅舅的炙熱的舌尖在靘雪的肥嫩的屄縫上探索著,品嚐著處女的清爽和芳香汁液。他一邊喃喃的說:「燕燕,哥哥想死你了,你怎麼才來呀?」一邊撕咬著處女的白生生肥嫩漲鼓小騷屄,撕咬著我的小巧玲瓏陰蒂,舔著女兒腥騷的尿道,嘓著柔嫩滑爽的小陰唇,舅舅嘴對嘴的吸吮著靘雪的清泉裡流淌出來的黏糊糊的帶著處女芳香的淫液。

  爛醉如泥的舅舅突然百思不得其解的問:「燕燕!你的這層膜,怎麼還這麼完好啊!是哥哥好長時間沒肏你又長上了吧?來哥哥再給你捅開!」

  舅舅起身像一匹發情的公狼,眼睛裡冒著慾望的火光。他脫光衣服,赤身裸體的騎在我的身上,手扶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靘雪的白生生肥嫩漲鼓的小騷屄猛的一?,就聽噗哧一聲就撕開了陪伴靘雪十七年的寶貴純潔處女膜,生生擠進了我緊窄嬌嫩的處女的陰道。

  撕心裂肺的疼痛向我襲來,靘雪不由自主的流出了痛苦的淚水。處女的滴滴鮮血伴隨著被擠出的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的屁股溝流到床單上,從此舅舅結束了靘雪處女生涯。

  我呼喊著慘叫著:「哎呀媽呀疼呀,舅舅你輕一點肏呀!靘雪的屄讓你撕裂了,疼死我了。靘雪的小屄淌血了,我實在受不了了……」

  我用手往下推著舅舅,可不爭氣的小騷屄卻緊緊的箍著舅舅的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舅舅仍然瘋狂的?拽著。舅舅的炙熱的火棍在靘雪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橫衝直撞。女兒的子宮在身體裡左右躲閃著,我陰道裡的贅肉被拽著上下翻飛,撕心裂肺的疼痛,緊窄嬌嫩的陰道被異物的侵入擠撐。一陣陣酸唧唧麻酥酥漲鼓鼓的感覺一齊向我襲來。

  那種複雜的滋味溢於言表,既痛苦又興奮。當我被舅舅肏的神魂顛倒飄飄欲仙的時候,舅舅突然趴在我的身上緊緊的摟著我。他的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在靘雪的緊窄腳嫩的陰道裡一陣陣的抽搐,把他濃濃的精液噴射在我的子宮上……

  舅媽!我知道靘雪深深地傷害了你。這是不能原諒的,這是不能饒恕的罪行!我深深地向您懺悔,我不怨恨舅舅。舅舅是個好人,他忍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性慾。如果換一個人靘雪早已經挨肏了。舅媽您是心地善良的好人,是我誘惑了舅舅,世上哪個女人能夠容忍自己的丈夫去肏別的女孩子?

  我深深地感激您。是您和舅舅挽救了我們一家人,從媽媽深情囑咐開始我就是舅舅的女人,我沒有任何理由拒絕舅舅的要求。可是在不知不覺中,我又傷害了我另外一個恩人。我陷入兩難之中,我只好選擇逃避。

  當舅舅把他的濃濃的精液注入靘雪的緊窄嬌嫩的陰道的那一刻,我就下決心為舅舅生個孩子。這一夜我仰面睡在床上一動不敢動,生怕舅舅的精液從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流出來。

  親愛的舅舅舅媽:「靘雪走了,如果我有幸懷上舅舅的孩子,靘雪就一定把孩子生下來,帶著孩子遠離我熟悉的人群,把孩子撫養成人!我不會再給舅舅添麻煩……」

  您們的外女靘雪於深夜

  我看了一下手錶對哥哥說:「還愣著幹什麼?趕快去開車上長途汽車站!去追呀。」

  哥哥把他的奧迪開了出來一路狂飆。來到長途車站的候車室,遠遠望去靘雪滿含委屈的淚花傻呆呆的坐在那裡,思緒萬千的神態惹人愛憐!

  我和哥哥不約而同的喊了一聲:「靘雪!」

  靘雪看見我和舅舅,撲到我的懷裡。哇的一聲哭出聲來!

  和我說:「舅媽都是靘雪不好讓您們操心了」

  我摟著她說:「好孩子不哭,走!咱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