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44.◆(四十四)我們在妹妹家的團聚(上)


◆(四十四)我們在妹妹家的團聚(上)

  哥哥帶著靘雪旅遊歸來,家裡一切都恢復正常。靘雪是個絕頂聰明的孩子,在家裡也是最忙的人,即要忙學習,又要做家務。截長補短還要伺候舅舅,和舅舅肏屄,我和哥哥都很喜歡這孩子。一家子其樂融融!

  這一天哥哥接到妹妹的電話,妹妹說:「哥哥你好嗎?妹妹好想你呀!咱們的房子蓋完了,你和嫂子能來嗎?」

  哥哥說:「燕燕!哥哥好想你呀!哥哥太忙!把你累壞了。我和你嫂子商量一下,看看什麼時候去。」

  妹妹免不了要向哥哥訴訴相思之苦!

  哥哥說:「燕燕!哥哥知道你受了許多苦,等哥哥去了好好的犒勞你。」

  哥哥放下電話,和我商量什麼時候去?

  這時候項前也給我打來電話說,房子蓋好了,讓我們去看看滿不滿意,順便把賬算了。

  我和哥哥說:「咱們星期五早點去,星期天下午回來,用不著請假。靘雪也來好幾個月了,也讓她回家去看一看。別忘了把你和靘雪的錄像帶,帶給妹妹看看!」

  今天星期五下午我和哥哥早早的相繼回來了,靘雪也非常想家,下午兩堂自習沒有上,回來也很早。哥哥把單位的4500開了回來,隨便買了好多東西,我又把家裡的用不著的物品裝上車。

  哥哥開著車,我和靘雪在後面坐著嘮著嗑。汽車飛馳在高速路上,望著迎面而來美麗景致,讓人激動不已。感歎著祖國萬里河山的壯觀!我拿出手機給項前打了個電話,讓他在渡口大橋接我們。

  遠遠望去,巍巍壯觀的渡口大橋,越來越近了。橋頭的項前正向我們揮手致意,哥哥把車緩緩的停下。

  我們下了車,和項前寒暄了幾句。項前簡單的向我匯報了一些情況後,他和我說:「姐姐!走先到我家去歇一會,喝點水。爸爸聽說你要來,在家忙了幾天了。你說什麼也得給這個面子!」

  我看看哥哥說:「走不了了!咱遇劫道的了,走吧!看看大叔去。」我對項前說:「上車帶路。」

  在農村的土路上4500發揮了威力,它的底盤高,很適應鄉村的路。汽車在一所高大門樓前停下,村長家就是不一樣三層小樓裝飾豪華一看就很氣派。老村長鶴髮童顏正在門樓下翹首企盼,他聽到我要來興奮得幾天沒睡好。他已經准備好幾天了,非要好好款待我們。

  我們下了車,我和哥哥把老村長摟在一起,老村長抽抽泣泣和我們說:「丫丫!胡記者咱們在一起幾十年了,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丫丫自從你有了權力,咱們江邊村可沒少沾你的光。江邊村的男女老少可都說你好哇!如今你大叔我老了走不動了,可真是想你呀!」

  我問老村長說:「你老今年多大年齡了?」

  他說:「今年六十九了。」

  我說:「不像!哥哥你看看,大叔像快七十歲的人嗎?」

  哥哥說:「沒有!從面相看也就五十多歲。」

  老村長聽了挺高興說:「你們兩口子真會說話。」

  我把哥哥給老村長買的高級隨身聽送給他。

  老村長老淚縱橫的說:「難得你們兩口子還能想著我。」

  他伸出顫抖的雙手,把東西接了過去。

  項前說:「老爸要不是我胡大哥幫忙,我還在村裡窩著。還不謝謝大哥。」

  老村長說:「可不是嗎!你要是不說,我真忘了。咱家要是沒有人,你幹得再好也沒有用!」

  這時江邊村的父老鄉親們,都圍過來問寒問暖。這農村老鄉就是實在,你要是對他們有點好處,總也不會忘記你!……

  就在這時候項大嬸說:「老頭子!你也別光顧著說了,飯菜都好了,你看丫丫和他胡大哥都餓了吧?咱們馬上開飯!」

  項前招呼大家入座,這時我才發現靘雪不見了。我趕快到處去找,最後我問項前的兒子,「看見小姐姐了嗎?」

  他說:「靘雪姐說她回家了。」

  我聽了很著急!

  項前笑著說:「以前靘雪上學經常走這條路,不會出事的。」

  哥哥連忙給妹妹打了電話,妹妹說:「靘雪回來了,讓嫂子放心!」

  哥哥說:「妹妹!不要等我們吃飯了!我們在項前家吃了。」

  妹妹親暱的說:「哥哥!少喝一點。」

  席間我們高舉酒杯,祝願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祝願老村長,長命百歲福壽安康!

  在席間我對項前說:「老弟你好好幹!丫丫姐姐準備送給你一個大禮物。以後你的工作就好干多了。」

  項前說:「丫丫姐!你要給我甚麼禮物。」

  哥哥也說:「丫丫!你就別賣關子了,看把項前急得。」

  我說:「市裡有項村村通計劃,我準備從江邊渡口大橋修到響水村。是二級柏油路,你向鄉親們透露透露,要支持我的工作。佔到誰家的房子土地,市裡會給補償。你那個宏偉計劃就容易實現了吧!你們只能讓這兩個村子知道不能傳到別處去你明白嗎?」

  項前說:「丫丫姐我明白,這真是太好了!這條路要是修好了,我們這兩個村子脫貧就有希望了。」

  哥哥也湊熱鬧說:「你丫丫姐把路給你修好了,我就把電視閉路給你接過來。」

  這一下子可給項前樂壞了!

  他舉起酒杯說:「我代表全鄉父老鄉親,謝謝你們!」

  一場家宴在歡樂聲中結束了,我們告別了村長大叔。囑咐項前明天早點過去,我們的4500向響水村駛去,望著老村長一家人遠去的身影。回想當年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師傅騎在我的身上,隆隆的雷聲為我們敲響交戰的鼓點……

  4500這種汽車越野性能好,速度挺快,在傍晚太陽落山前我就到了響水村了。

  在汽車的前方遠遠望見,黃昏中的妹妹和靘雪、靚雨,在大道邊企盼、等待著我們。就在我和哥哥下車的時候,妹妹帶著兩個孩子齊刷刷得給我們跪下。我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嚇懵了,連忙跑了幾步!

  把妹妹扶了起來說:「妹妹,你這是做什麼!快叫孩子都起來,咱們都是一家人不興這個。」

  妹妹說:「嫂子,你和哥哥,是我們全家的恩人。是你們救了我的全家,叫我怎麼感謝你們。」

  哥哥把妹妹摟到懷裡親吻一下說:「燕燕乖!你別鬧了,過來跟嫂子見見面。」

  燕燕走到我跟前規規矩矩的行了個禮叫了一聲:「嫂子。」就撲到我懷裡,哽咽的抽泣起來!

  我摟著他安慰著,「好了!好了!咱不哭,乖!」

  妹妹止住哭聲,隨後把孩子叫到我的跟前。

  靘雪和靚雨給我規規矩矩的敬了個禮叫一聲:「舅媽!」

  哥哥把妹妹和我摟在一起說:「走回家去!」

  我拉著妹妹進了汽車,倆個孩子也相繼鑽進車廂。哥哥開著4500,靘雪坐在前面指指點點,很快一座嶄新的,三層豪華小樓出現在面前。

  靘雪說:「舅舅、舅媽!咱到家了。」

  哥哥把車停了下來,我們七手八腳的,把帶來的東西搬進了屋裡。一家人各個房間都轉了一轉,在客廳休息一會,嘮了一會嗑。天不早了,哥哥到浴室,打開太陽能熱水器的閥門!把溫度調好。

  對我和妹妹說:「丫丫!你和燕燕先洗一下,解解乏,你們洗完後我要衝一下。」

  我悄悄的和哥哥說:「哥哥你先幫靚雨把電視調好,再回來把咱們臥室的那個錄像接上。讓妹妹看看。我和妹妹說一會話!」

  哥哥答應一聲,就帶兩個孩子出去了。

  我把妹妹摟在懷裡說:「妹妹!咱們應該改改稱呼了。」

  妹妹愣愣的看著我沒有說話!

  我說:「從今天起咱們就是姐妹,你不能再叫我嫂子。我比你大幾歲,你就叫我姐姐吧!咱們共同伺候哥哥,咱們不能爭風吃醋,哥哥願意肏誰就肏誰!你要是同意就叫我一聲姐姐。」

  妹妹傻傻呆呆的愣了一會,翻身跪在我的面前,叫了一聲:「姐姐!」就抱著我痛哭起來說:「姐姐你是我和孩子的救命恩人,我怎麼敢和你爭哥哥呢?能讓我伺候你們一輩子,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和她語重心長的說:「妹妹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後天跟我們一起回去,把你戴的避孕環摘去。你再給哥哥和生個兒子。咱們就真正成一家人了!」

  我說:「就是苦了妹妹!在外面你沒有名分。」

  妹妹在我的懷裡說:「姐姐,我不要什麼名分!只要我能給你和哥哥做點什麼,我就知足了。姐姐我知道你是好人,我今後聽你的。」

  這時候哥哥回來了說:「我把靚雨安置好了,一會靘雪也過來。」

  哥哥幫助我和妹妹把衣服脫掉,他也脫得精光。到了浴室裡哥哥幫我們沖洗著!這個太陽能熱水器真的不錯,水量溫度都很好,妹妹在浴室裡放了一把長條木椅子。我和妹妹坐上面,哥哥手拿著移動噴頭,給為我們姐倆沖洗著。就在這時候靘雪也赤身裸體的進來了,我們把她拉到中間。靘雪用胳膊摟著我和媽媽,哥哥又重新給我們沖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