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46.◆(四十六)我們在妹妹家的團聚(下)


◆(四十六)我們在妹妹家的團聚(下)

  哥哥把我禍害夠了,拔出了疲軟的探海蛟龍。從我的嘴角里流淌出了殘餘的精液,一股腥腥的鹹鹹的澀澀的味道,長時間的留在我的口中。我又不好意思表現出來,只好默默的忍受。

  哥哥把我們肏夠了說:「咱們回房間看錄像去吧!」

  靘雪撒嬌的說:「舅舅!靘雪的小屄,讓你肏腫了走不了了。你抱著我!」

  哥哥說:「好!我的小公主,舅舅抱你走。」

  哥哥抱著靘雪,和我們回到了臥室。臥室的火炕很大,睡四五個大人沒問題。妹妹早早就把火炕的爐灶點著了,炕很熱,妹妹新做的炕被又軟又舒服。我和妹妹上了炕,哥哥也把靘雪放在炕上。他去把錄放機插上電源,拿著遙控器爬上炕。

  靘雪發賤的坐在舅舅的懷裡,她非常乖巧的,把舅舅又硬起來的大雞巴,對准她的白嫩漲鼓鼓的小騷屄,猛的一?,坐進了她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她自己在舅舅的身上,輕輕的上下慢慢的?拽著。在他們的交接的地方,不時的發出,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的最動聽的悅耳的音符。

  哥哥不時的用手輕輕的托著,懷抱中的靘雪。讓她動得輕快一些,靘雪越拽越快,越?越有力。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哥哥被靘雪的緊窄嬌嫩陰道擼得,嗤牙咧嘴,不時的和靘雪說:「我的小乖乖!輕點?,慢慢拽,舅舅挺不住了。我要射了!」

  靘雪並不理會舅舅的哀求,繼續在舅舅的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上,猛烈的?拽著。哥哥的身體猛的抽搐了幾下!突然尖叫幾聲:「啊,啊,啊,我要射了。」

  哥哥猛烈的噴射了,一股一股濃濃的精液,從靘雪小騷屄裡倒流出來。

  我和妹妹說:「看看咱們的靘雪多厲害,又給舅舅擼射精了。」

  我和妹妹分別的依偎在他的兩邊,用手玩弄著,從靘雪小騷屄裡流出的,哥哥的濃濃的精液。

  哥哥用遙控器打開了錄放機,在一陣雪花後,高速的移動的風景美麗而又壯觀。畫面裡的湯崗子風景區是那樣的讓人陶醉,千山風景區又是那樣的奇特,讓你不得不讚歎祖國的大好河山。

  我和妹妹隨著哥哥神遊了,湯崗子千山風景區。畫面裡的天漸漸的黑了下來,哥哥和靘雪來到景區賓館。進了臥室,看到哥哥猴急的脫掉靘雪的衣服,瘋狂的親吻著她,吸吮著靘雪的乳房……漸漸的哥哥開始舔靘雪的小屄……哥哥把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插進了靘雪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瘋狂的抽插頂撞著……靘雪陰道裡的嫩肉隨著哥哥的大雞巴拽得裡出外進……

  大家正在聚精會神的看著,靘雪羞澀的依偎在舅舅的懷裡,舅舅的還算硬梆的又粗又長的大雞巴,仍然插在她的小騷屄裡。舅舅的大手在靘雪的乳房上,輕輕的撫摸著。指頭玩弄著,靘雪的乳頭……

  我和妹妹靠在哥哥的身邊,看著靘雪被舅舅肏的那個狼狽樣。我們忍不住的,笑出眼淚來。把靘雪氣得和我們直髮急!

  「媽媽!你好壞呀,人家挨肏你還笑!」

  正在這時候,臥室的門突然被推開。靚雨赤身裸體的披著一條床單,跑進我們的臥室來。我們被突如其來的靚雨,驚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眼前的空氣仿佛凝固了,大家傻呆呆的愣在那裡。

  這時靚雨扔掉披在身上的床單,爬上了火炕,哇的一聲,哭了。不顧一切的撲在我的懷裡,哭泣著,喃喃的說道:「舅媽!媽媽好偏心吶!讓姐姐和你們一起玩,為什麼不叫我和你們在一起?把我自己扔在一邊。為什麼?」她說著說著就大哭起來!

  我和妹妹連忙哄著她說:「姐姐說你睡著了,就沒有叫你。」

  「舅舅為什麼喜歡姐姐,不喜歡我?」

  「舅舅為什麼稀罕姐姐,不稀罕我?」

  靘雪連忙從舅舅身上下來,舅舅的長長的大雞巴,從她的小騷屄裡嗤溜溜拽出來。哥哥連忙把靚雨抱了過來,一邊哄著她,一邊說:「誰說舅舅不喜歡靚雨,不稀罕靚雨了?」一邊把他的那個還不太硬的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夾在小靚雨的胯襠裡。在她那光溜溜漲鼓鼓的小騷屄的緊皺皺的立縫邊挺立著。雙手的指頭捏著,小靚雨的小小的,像小櫻桃似的乳頭。一雙大手撫摸著,靚雨還沒有起盤的乳房。

  哥哥哄著靚雨說:「舅舅稀罕我們的小靚雨,舅舅喜歡你。」

  靚雨說:「舅舅你能像肏姐姐一樣肏我嗎?」

  這時我們才發現,錄放機還在轉。

  哥哥看看妹妹看看我說:「不能!靚雨你太小了,你還沒發育成熟。你的小屄太小了,還沒成熟,舅舅的雞巴會傷害你的。你受不了,會疼死你的!」

  這時我把靚雨抱在懷裡,仔仔細細的打量著,這個不諳世事的,還沒有發育成熟的小毛孩子。我驚異的發現這個孩子長得真漂亮,和妹妹就像從一個模子脫出來的。這一家人他怎麼就那麼漂亮?簡直讓我嫉妒死了!

  這孩子一身潔白脂滑的膚色,跌宕起伏的身軀。在潔白高聳的酥胸上,點綴著兩顆豆一樣的紅櫻桃。孩子的乳房還沒有鼓盤,在她柔嫩平坦的腹部,長著一顆深邃圓潤的肚臍。兩條修長的秀腿那個直呀!在處女的三岔口的地方,突出一盤白嫩嫩漲鼓鼓的小屄。光溜溜暄騰騰惹人愛憐!在那緊乎乎的立縫中,突起一個小小的嫩嫩的肉芽,那是處女的小陰唇!我忍不住用指尖,輕輕捏了一下。

  我抱著她說:「舅舅肏你,會生小孩的。你這麼小,會伺候小孩嗎?」

  靚雨想了想,遙遙頭說:「姐姐為什麼行?」

  我說:「姐姐已經十七歲了,媽媽十七歲就生姐姐了。等你像姐姐那麼大,再讓舅舅肏你了好嗎?」

  靚雨好像明白了,點點頭。

  本來一場好戲就這樣被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