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47.◆(四十七)村村通工程順利的開工了


◆(四十七)村村通工程順利的開工了

  我和哥哥在妹妹家住了兩天兩宿,在星期日下午我們帶著妹妹和靚雨,回到了我們家,當晚哥哥摟著我和妹妹睡在我的臥室,當然我們少不了被折騰幾次了。靘雪和靚雨睡在靘雪的房間,沒辦法房間不少沒人去住,都願意往一塊擠。

  第二天上班後,我叫小秘書讓公路設計科的科長,帶著市區地圖過來。等了一會有人敲門!

  我說:「請進!」

  設計科長拿著地圖進來問:「劉局長你找我有事?」

  我說:「市裡村村通工程,決定從江邊渡口大橋修到響水村,直線距離是十公里。你今天帶著設計人員,去江邊村找鄉長項前,盡量尊重他們的要求。三天的時間把圖紙工程預算拿出來,沒問題吧?」

  他說:「沒問題,我去了。」

  我點點頭!

  過了一會我對我的小秘書說:「一會我出去一趟,你給我好好的看著。」

  我開著我的寶馬,回到家,帶著妹妹去了市立婦幼保健院。我找到婦科主任,悄悄的求她,請她把妹妹的節育環摘下來。

  婦科主任說:「劉局長!這可是要犯錯誤的。」

  我說:「得了吧!咱們姐妹,你就幫這一次忙吧。」

  我順手塞給她五百元錢。

  她說:「咱們姐妹還用得著這個嗎?」

  我說:「請助手吃頓飯!沒別的意思。」

  妹妹的節育環順利的取下來,這幾天為了避免哥哥的騷擾,妹妹到媽媽的房間去住了。為了不影響靘雪學習,妹妹把靚雨也帶了過去。當然也給哥哥帶來了方便,舅舅輔導完靘雪學習,又能不失時機的肏靘雪的小屄了。

  哥哥也到一個初中給靚雨聯繫了個學校,明天也去上學了。晚上我躺在哥哥的懷裡,和他說著嘮著。

  我和哥哥說:「哥哥!今天我把妹妹的節育環摘了,這幾天你先忍一忍。把環摘出來子宮會有創傷,過幾天長好了你再肏她。你努努力抓緊時間給妹妹配上,讓她給咱家添個兒子。」

  哥哥說:「那行嗎?這是要犯錯誤的,」

  我說:「瞅你那傻樣!他現在又不是你媳婦。她不說,誰知道是你肏的。」

  哥哥說:「丫丫!就你鬼點子多,我真服了你了。」

  我說:「房子的錢我都想好了,材料由項前他們鄉里出。勞務費加在土方工程裡,這幾天把工程定下來就開工。等妹妹長好了能用了,我去看看爸爸媽媽。可能要多去幾天,你抓緊給妹妹配上。你可千萬別肏靚雨,她可是個幼女呀!」

  我一邊和哥哥嘮嗑,一邊玩弄他那個探海蛟龍。它長得真快。一會就威風凜凜的站立起來!我猛的一翻身騎上哥哥的身體,把我的白生生漲鼓鼓的小騷屄,對準哥哥的雄赳赳氣昂昂的探海蛟龍。猛的向下一?!就聽噗哧一聲!哥哥的大雞巴就鑽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我瘋狂的在哥哥的身上?拽起來,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我緊窄嬌嫩的陰道,把哥哥擼得嗷嗷直叫!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也把我頂撞得酸唧唧,麻酥酥,脹乎乎。

  一陣陣的電流,把我刺激的無比的舒暢。一桿桿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的子宮噴湧出來。淫液隨著我的?拽流了出來,在我們交接的地方,形成陣陣的白亮亮的泡沫。發出了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的交配奏鳴曲!

  突然哥哥喊了一聲:「丫丫!停一會,我要射了。」

  我根本就不理睬他,仍然在瘋狂的?拽著。ku~ku~ku的肏屄的聲音,是靜靜的夜晚的最悅耳的音符。

  啊,啊,啊,哥哥的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一陣猛烈的抽動,激烈的顫抖。一桿一桿濃濃的精液噴射出來,哥哥的大雞巴疲軟了。噴出的精液,從我的陰道裡流出來。堆積在哥哥的肚皮上,我趴在哥哥的身上,品味著那涼颼颼黏糊糊的快感。

  哥哥緊緊的摟抱著我。

  他親暱的問我:「丫丫!你從來不喜歡和我口交,那天你為什麼含我的雞巴呢?」

  我說:「那天我是給妹妹和靘雪做個樣子,以後好讓她們用同樣的方法伺候你。你以後就能記著我!我就知足了。」

  哥哥說:「丫丫!你怎麼回事,這些日子總是怪怪的。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我連忙說:「沒有啊,你別多心。」

  我們相擁進入了夢鄉!第二天清晨,妹妹早早就起來,把早飯準備好了。我們吃過飯,相繼做自己的事了。

  幾天後設計科把圖紙,和工程預算拿了出來。我又把項前請了來,在我的辦公室,我把圖紙拿出來。按照圖紙的標注分析一下,是不是按照我的意思設計的。結果我和項前基本滿意,就這麼定下了。

  隨後我和項前說:「這個村村通工程,是國家支持,各鄉自己要負擔一部分經費。我考慮你們這兩個村子不太富裕,我適當的給你們減免一些。你們鄉可以把我蓋的房子的材料,算在這次修路工程用料上。這座房子就先做工程指揮部,等路修完了我妹妹再搬回去。你聽明白了嗎?」

  項前說:「丫丫姐!我明白,這些材料就算鄉里支援這個工程的。」

  我說:「你把你的連襟他們的工程隊組織起來,聽指揮部的安排。具體施工費他們和你談!」

  事情很順利的談妥了,我長長的出了口氣。

  公路順利的開工了,一切都走向正常。轉眼就是兩個月過去了,工程馬上就要結束了。

  我和哥哥說:「哥哥!我得去看看爸爸媽媽了,順便再旅遊幾天。可能時間要長一些,你爭取在這一段時間給妹妹配上。」

  哥哥說:「你要注意安全。」

  今天我告別哥哥妹妹,開著我的寶馬,向省城的方向駛去。一路風馳電掣,我的心已經飛到,那個哥哥的身邊。後來才知道這是我走向那苦難深淵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