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49.◆(四十九)飛進在籠中的金絲雀~丫丫梅開二度


◆(四十九)飛進在籠中的金絲雀~丫丫梅開二度

  艷陽高照我在這豪華的別墅裡,迎來新的一天。我從哥哥的懷抱裡,睜開雙眼,滿懷深情的望著還在熟睡的他,浮想聯翩。昨天還在那個哥哥身上肆意的瘋狂!今日卻在別人的懷裡,我像只發賤的、赤裸的羔羊。搖醒了熟睡中的哥哥!和他說:「哥哥起來嗎!晚上往死禍害人家,早晨不起來,賴在床上。」

  他緊緊的把我抱在懷裡,滿懷激情的親吻著我。撫摸著我潔白柔嫩的肌膚、跌宕起伏的身軀。用他那只溫暖的大手撫摸著、粘著哥哥的殘餘的精液的、白生生漲鼓鼓的小騷屄。哥哥抽出他那只蘸著黏液的大手,給我看著。

  我耍賤的說:「哥哥!昨晚你排得太多了,丫丫的小屄都灌滿了。你努努力在這一個月給丫丫配上,我給你生個孩子。」

  哥哥說:「丫丫!哥哥保證天天都給你的小屄灌滿。能不能生孩子,就看你了。」

  我和哥哥一邊耍著賤一邊說:「哥哥!抱丫丫去洗一洗,咱們好穿上衣服起來呀!」

  哥哥說:「起來幹什麼?我還玩夠呢!」

  我用我的小拳頭輕輕的砸著他說:「不嗎!人家不讓你肏了。」

  哥哥拿過身邊的手機也不知是對誰說:「喂!給我送過來幾碗燕窩粥,在來一碟錦州小菜!放在門裡讓賽虎送過來就行了。」

  隨後哥哥又開始禍害我了。

  這時候,一條黑裡透白的、非常漂亮的雪地犬。叼著一個精彩考究的食盒,晃晃悠悠的走了進來。放在我們的床邊,搖著蓬鬆的尾巴,向我們叫了幾聲。就規規矩矩的蹲坐在床邊!

  我有點害怕的說:「這麼大的東西不會咬人吧?」

  哥哥說:「不會!」接著對雪地犬說:「過來!見過女主人。」

  它非常通人性的把尾巴搖了幾下,向我叫了幾聲,就走了過來,在我的手上舔了幾下!我用手摸摸它的頭,它高興的搖動著蓬鬆的尾巴,蹲坐在床邊。

  我和哥哥說:「它真聰明。」

  哥哥赤身裸體的下了床,把食盒拎了過來。打開盒蓋,取出一個精緻的保溫罐,裡面裝滿潔白的、熱氣騰騰的蓮子冰糖燕窩粥。又從食盒裡取出碗筷、不銹鋼勺子,給我盛出一碗。過來餵我!

  我連忙拒絕說:「哥哥!丫丫又沒有做月子!用你喂作什麼?我下來,自己吃。」

  我隨後也赤身裸體的下了床,走到賽虎的跟前,用手撫摸著它的頭和它親近了一會。賽虎聞著我的身體,在我的胯間舔了幾下。

  我的臉,騰的一下紅了,我羞澀的和哥哥說:「哥哥,你看它在幹什麼?」

  哥哥拿我開心的說:「賽虎也喜歡你那小騷屄的芳香!」

  我氣得拿小拳頭敲著他說:「哥哥!那個狗欺負我,你也欺負我!」

  哥哥說:「你在罵我?」

  我說:「我哪敢那!」

  哥哥說:「乖乖!別鬧了,吃飯吧。」

  哥哥把蓮子冰糖燕窩粥給我盛在碗裡。我們就著鮮鹹的錦州小菜,歡歡樂樂的共進了一頓赤裸裸的早餐,

  一頓簡單並不省錢的早餐,在歡樂的裸體進餐中結束。

  一對赤身裸體男女攜手來到室內游泳池,哥哥翻身跳入清澈見底的、清涼的水中。我從扶梯下來被哥哥抱入水中,我的水性不好勉強會摟個狗泡。好在水並不深,站起來剛好露出我的兩顆紅櫻桃般的乳頭。柔和潔白的水底細紗,不知是怎麼處理的。任你怎樣走動就是不泛混!

  燦爛的陽光透過整體的玻璃天窗,照射在碧波蕩漾的泳池上。條條彩虹纏繞在潔白秀麗的、丫丫的裸體上,宛如夢幻中的仙子,哥哥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瘋狂的撲了過來,把我死死的抱在懷裡。生怕我在他面前消失了,他不會再放走飛進了他籠中的金絲雀。

  哥哥讓我在水中游幾下,我那笨狗式的游泳姿勢。既可笑又可愛,哥哥傻笑了一陣,用手托著我的乳房和小騷屄,在水中學了幾下。一對發情的野獸,哪有時間可以浪費!

  哥哥貪婪的叼著我的小巧玲瓏的乳頭,瘋狂吸吮起來。我在水中漂了起來,抱著哥哥的頭,輕輕的呻吟著、賤賤的浪叫著!哥哥把我馱到池邊,讓我躺坐在大理石池台上。劈開我修長的雙腿,把我的白生生漲鼓鼓的小騷屄拉倒他嘴邊。我非常乖巧的用雙手扒開,緊窄嬌嫩的屄縫。

  丫丫最絢麗的畫卷,在燦爛的陽光下,展現在哥哥的面前。哥哥激動的欣賞著、瀏覽著!伸出炙熱的舌尖,在丫丫的小騷屄裡舔了起來。

  哥哥瘋狂的撕咬著,我的柔嫩滑爽的小陰唇、品嚐著帶著丫丫醒騷氣味的尿道。他的牙尖叼起鑲嵌在屄縫頂端的珍珠。他輕輕的撕咬著、貪婪的吸吮著。一股酸唧唧麻酥酥的電流,刺激著我的全身。

  一桿桿黏糊糊的陰液,從丫丫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噴湧出來。哥哥不失時機的嘴對嘴的吸吮起來,在他強大的負壓下,帶著丫丫的芳香的陰液,源源不斷的流進了哥哥的嘴裡。

  吃飽喝足的哥哥,把我拽入水中緊緊的抱著我,把他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噗嗤的一聲!就插進了我的陰道裡。我藉著水中的浮力,掛在哥哥的大雞巴上。

  我們相互配合在水中肏了起來,一串串晶瑩透亮的氣泡,在我們的交配的地方升起。我黏糊糊的陰液泛在水面上,在一陣陣的激烈的抽動後,哥哥噴射出濃濃的精液。隨著疲軟的雞巴從我的小騷屄裡退出,當精疲力盡的哥哥把我從水中拉出來。一團團潔白的魚絲面,在水飄蕩著。我滿懷深情的躺在哥哥溫暖寬厚的懷抱中。享受著溫暖的陽光、享受著哥哥的愛撫。

  這一日哥哥導演著各式新奇的花樣,我以千奇百怪的姿勢和他交配。直至哥哥精疲力盡、彈盡糧絕的時候。我也從神魂顛倒飄飄欲仙的夢幻中回到了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