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48.◆(四十八)豪華別墅裡的陰謀~我走進了深淵


◆(四十八)豪華別墅裡的陰謀~我走進了深淵

  我心已經飛到了那個哥哥的身邊,寶馬自然跑得飛快,簡直可以說是飆車了。十七歲就學開車的我,這根本就不算什麼!我打通哥哥的手機!

  我發賤的說:「哥哥!想丫丫嗎?丫丫來了!」

  哥哥說:「丫丫!你在哪裡?你想死我!」

  我說:「我這不來了嗎!我在高速公路上。」

  哥哥說:「咱們在進城收費站見,不見不散。」

  收費站已經向我靠近,遠遠望去見哥哥在向我招手。寶馬剛剛停穩,我就撲到哥哥的懷裡。我們瘋狂的擁抱著,哥哥親吻著我!

  一陣激情過後,哥哥在我耳邊說:「親愛的!走,到咱的別墅去。」

  我們進了寶馬,哥哥把車開出高速公路。一路風馳電掣駛進入了一座壯觀、漂亮的別墅。寶馬通過自動門,停在廣場上,哥哥打開車門把我抱出來。我發賤的摟著他的脖子,哥哥抱著我,飛快的通過長長的廊道。爬上了室內的古典式樓梯,進了宮殿般的臥室。

  哥哥輕輕的把我放在寬大的沙發床上。瘋狂的脫掉我的衣服,扯下我的蕾絲乳罩、真絲網紋內褲。嫩白爽滑的丫丫,赤身裸體的躺在,潔白柔軟的天鵝絨床罩上。

  哥哥迅速的解除身上的束縛,挺著威風凜凜的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撲到我的身上,我們像一對發狂的、發情的野獸滾在一起。相互擁抱著、瘋狂的親吻著。我們的舌尖攪在一起,相互吸吮著對方的津液。令人窒息的、長時間的熱吻過後。我們都長長的喘了一口氣,空氣是那樣清爽、是那樣的甘甜!

  滿含熱淚的哥哥說:「丫丫!你想死我了。我買來這這座別墅,就等它的女主人來入住了!」

  我說:「哥哥,我也想你呀!丫丫無時無刻不在想你,每當我的丈夫肏我的時候,我都會想到你在我身上顛簸。哥哥這回我給你帶來了,你最鍾愛的,丫丫的身體。和你永遠稀罕不夠的,丫丫的小騷屄。也把丫丫的一顆心給你帶來了,哥哥,你可要珍惜她呀!」

  哥哥跪在我的面前發誓說:「丫丫!你從小,哥哥就肏了你,但我只得到你的肉體,從來沒得到你的芳心。我要用生命來保護你!我要用愛的乳汁來澆灌你。」

  我滿懷深情的扶著他說:「哥哥!丫丫從今以後就是你的羔羊,就是你的愛妻!你來用心呵護她吧!」

  我乖乖的躺回天鵝絨床罩上,淫蕩地劈開兩條修長的秀腿,說:「哥哥!來吧!盡情的享受你的愛妻吧!」

  哥哥貪婪的欣賞著已經屬於他的,丫丫赤裸的身體。丫丫跌宕起伏的身軀、潔白脂滑的膚色,是他夢寐以求多年的渴望!在那潔白柔嫩的酥胸上,聳立著兩座堅挺秀麗的乳峰。點綴在峰尖上的紅櫻桃,是哥哥的最愛。哥哥深情的叼起那柔嫩多汁的紅櫻桃,貪婪的吸吮著、瘋狂的撕咬著。瞬間在丫丫潔白的乳峰上,留下了排排深深地牙印。

  哥哥的大手撫摸丫丫柔嫩平坦的腹部,愛撫的揉搓那深邃圓潤的肚臍。向下滑摸的大手在我已經氾濫成災的、白嫩嫩漲鼓鼓的小騷屄上停下。

  哥哥取笑的問:「丫丫!小屄咋啦!怎麼這麼濕呀?」

  我說:「哥哥!你好壞呀!人家來勁了,你還去笑人家。不和你玩了!」

  我接著說:「哥哥!快來幫幫丫丫吧,我挺不住了。」

  哥哥跪在我的胯間,把我倒抱起來。我劈開雙腿,用雙手扒開緊窄嬌嫩的屄縫。丫丫最珍貴的、最絢麗的畫卷,一覽無餘的展現在哥哥面前。哥哥激動的欣賞著來之不易的、丫丫的小騷屄。他把炙熱的舌尖伸進丫丫嬌嫩的屄縫,貪婪的舔著鑲嵌在頂端的、因發情而漲鼓的、小巧玲瓏的陰蒂。腥臊柔弱的尿道,嘓著柔嫩爽滑的小陰唇。哥哥瘋狂撕咬著、貪婪的吸吮著丫丫的小騷屄。

  我呻吟著、浪叫著,一桿桿黏糊糊的陰液,從我的子宮裡噴出來。哥哥不失時機的嘴對嘴的吸吮著我緊窄嬌嫩的陰道。在強大的負壓下,帶著丫丫特有的芳香的、黏糊糊的陰液。源源不斷的流進了哥哥口中。

  哥哥終於心滿意足的把我放下來,把丫丫平展展放在潔白柔軟天鵝絨的床罩上。又一次非常莊重的跪在我的身旁和我鄭重的說:

  「丫丫!你不會後悔吧?我們只能維持目前這種關係。我們暫時不能走入結婚的殿堂,我需要你來幫助我。作我的高速公路處處長,這個撈錢的肥缺我交給別人我不放心。在表面我們是上下級的關係,在暗地裡我們是夫妻。等過了四五年我有了足夠的錢,我們就遠走高飛到美國去定居。我們再補辦婚禮,好嗎?」

  我說:「哥哥!騎在丫丫的身上來吧,咱們慢慢說好了。」

  哥哥心事重重地爬上我的身體,騎在了我的身上。把他那個硬邦邦的、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我白嫩嫩漲鼓鼓的小騷屄。猛的向下一?,就聽噗哧一聲!就重重的插進了我緊窄嬌嫩的陰道裡。但他並沒有動做,騎在我身上靜靜的等待著我的回答。

  我說:「哥哥!你要我就是為你貪污、索賄、受賄、對吧?你的錢還不夠多嗎?」

  哥哥說:「丫丫!現在的貪官還少嗎?別人能貪,我為什麼不能貪。」

  我說:「哥哥!你別光顧說話,你慢慢的?幾下吧!丫丫等著挨肏呢。」

  哥哥抽動起來,噗哧,噗哧,噗哧……

  我說:「哥哥你真的鐵了心了,貪污那麼多的錢,要是走不脫,是要掉腦袋的。」

  哥哥說:「我已經把後路安排好了,你搞到的錢,我會一筆一筆匯到外國銀行。我先把出國護照搞定,一有風吹草動,我們馬上就遠走高飛。」

  我說:「我可捨不了我的寶貝女兒,跟你跑!」

  哥哥說:「你的女兒,也是我的女兒。你走到哪,咱就帶到哪!不就是多一張護照的事嗎?」

  我說:「我女兒是要上清華北大的。」

  哥哥說:「她想上學還不容易?我把她送進哈佛大學不就得了。」

  我說:「你可不能打我女兒主意!」

  哥哥說:「哪能呢!」

  我說:「那就這麼定吧!別心事重重的了,今晚把丫丫的小騷屄肏爛吧!」

  哥哥聽我答應下來,馬上就來了情緒。他開始瘋狂?拽起來,我馱著他在潔白柔軟的天鵝絨床罩上顛簸起來。哥哥像威武雄壯的騎士,駕馭著他心愛的小母馬,向他的未來馳騁而去。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的交配樂曲,奏響在豪華的別墅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