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50.◆(五十)飛進在籠中的金絲雀~丫丫和賽虎鏈在一起


◆(五十)飛進在籠中的金絲雀~丫丫和賽虎鏈在一起

  每天和哥哥肏屄就是不覺得厭煩,而是越肏越來勁、越肏越來癮。一晃十幾天就過去了,哥哥把碗端過來,在床上喂完了我蓮子冰糖燕窩粥。和我親吻了一會,在我的小騷屄聞了一陣、舔了一會。又叼著我的乳頭,猛的吸吮了一陣子。還是戀戀不捨的不肯走!

  我說:「哥哥!親也親了,舔也舔了,吃也吃了走吧!晚上不還回來嗎?丫丫的人給留著,小屄也給你留著,不放心那?我沒地方去!」

  哥哥說:「那裡!人家不是捨不了你嗎?」

  我說:「哥哥乖!別那麼沒出息了,到班上打個電話過來!」

  我又香他一下,哥哥走了。

  哥哥走了,我躺在床上睡不著。起來玩一會電腦,偶而在一個網頁上,看見一個美女正和一條大黑狗肏屄。我琢磨這要是我們的賽虎,一定比它聰明多了。

  想著想著,我不由自主的走到門廳,喊了一聲:「賽虎!」

  這一條黑裡透白漂亮的雪地犬,尤其是那雙大眼睛炯炯有神,他高高興興的跑了進來。它那蓬鬆的大尾巴擺來擺去,向我「汪汪」的叫了幾聲!就在我的身邊穿來穿去親吻著我。最後在我的胯間輕輕的舔著,我帶它來到沙發跟前。也是合該出事!

  這時候,哥哥來了電話說:「丫丫!哥哥中午有應酬,不能回去了,你自己吃吧!」

  我說:「哥哥!晚上早點回來。」

  這時我的兩條腿正劈開著,賽虎蹲坐在我的胯間,在我的小騷屄有滋有味舔著。它那個尖尖的、紅紅的、硬硬的大雞巴伸了出來,在不停的抖動。我有意的把腿劈的開開的,賽虎高興的搖著尾巴舔著我的屄縫。

  我為了試試它的智慧,我趴在沙發上,故意把屁股撅在地下。用手拍拍我的小騷屄,賽虎搖著尾巴在我的小屄上聞著了幾下。猛的抬起前腿,爬上我赤條條的身體。把它那個尖尖的大雞巴,直溜溜的向我的小屄裡鑽了進去。

  它在我的小騷屄周圍轉了幾圈,找不著進去的地方。急得它「汪汪」直叫,我用手把它送了進去。它開始猛烈的抽動、激烈的頂撞起來。我細細的品味著,這狗和人有什麼不同?賽虎的大雞巴好像沒有哥哥的粗,可是的確比哥哥的長。而且那個尖尖的頭在不停的亂鑽,好像在尋找什麼,突然它那個尖尖頭,好像鑽進了我的宮頸裡。

  賽虎在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猛烈的抽動著,噗噗噗,哧哧哧……噗噗噗,哧哧哧。把我肏的酸唧唧酥麻麻那叫舒服,一股股電流刺激的我身體發軟。

  賽虎正肏的來勁的時候突然不動了,在它雞巴根部的一段迅速膨脹把我的小騷屄緊緊的鎖住。這時候它是從我背後翻下來,我們的屁股對著屁股,賽虎拉著我在地上劃著圈。它的大雞巴緊緊扣著我的陰道,我只好隨著它向後退著爬。我被拽的輕輕的呻吟著、浪叫著。

  我想起兒時鄰居家的小母狗,被公狗拽得嗷嗷直叫。今天我才知道,那不是痛苦的慘叫!而是愉悅的淫叫。直到賽虎把它的精液,射進了我的子宮裡。那段膨脹體消退了,賽虎的大雞巴被它收了回去。我才被解放了,賽虎回過頭舔著我有些發腫的小騷屄。

  我起來拍拍它的腦袋說:「賽虎快出去看門,不能讓你的主人知道!」

  它似乎明白了,搖搖它那蓬鬆的尾巴就出去了。

  這時我還真有點害怕,別搞不好給賽虎下一窩小狗崽子。那就壞了!我連忙打開電腦,查了一下才知道人和狗的基因不同,只能白肏不能繁殖後代!這我才把心放下。

  以後只要中午哥哥不回來吃飯,我就讓賽虎肏一陣。在地上轉幾圈過過癮!賽虎就是個義犬,它明白我也是它不在編的妻子。對我忠心耿耿,在我出逃後。因長期見不到我,絕食自盡了。

  日月如梭,轉眼就快到一個月了,今天我對哥哥說:「一個月馬上就到了,我得把爸爸媽媽去接回來了。」

  哥哥說:「丫丫!爸爸媽媽回來,不能回你原來的家了。我給他們買了一處房子,一百二十平方米,地址還不錯。咱們去看看吧!」

  我說:「可也是,我都不和人家過了,那能還讓爸爸媽媽去那住呢?」

  下午哥哥開著車,帶著我去看了房子。房子還真很好,又寬敞又漂亮。哥哥為爸爸媽媽又花了六十多萬元,我心裡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我。我已經是沒有後退的路了!只好跟他走了。

  緊接著我和哥哥去興城療養院,把爸爸媽媽接了回來。哥哥在二老面前恭恭敬敬的敬了個禮,叫了聲爸爸媽媽。二老不知所措的應付著!媽媽偷偷的把我叫到外面,問這是怎麼回事!

  我說:「媽媽,我已經決定和你的原來的女婿離婚了,來這裡和高哥哥過日子。他就是今後的女婿了,你們就不再回去了。哥哥已經在省城給你們買好房子了!」

  媽媽問:「這是怎麼回事?這是為什麼?是怨女婿嗎?」

  我說:「不怨他!是我自己做的決定。我欠老高的太多了,只好用身體來還了!」

  媽媽說:「我的外孫女咋辦!」

  我說:「我把她帶過來,暫時和你們住!」

  媽媽說:「我真拿你沒辦法,你早晚把自己毀了。」

  把爸爸媽媽安排妥當後,一個月的假期馬上就到了,今晚我和哥哥又進行肏屄大戰。殊死的戰鬥了足足進行一整宿。就在我們嚴重體力透支的時候,早晨的太陽又照進了我的臥室,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和他共進了裸體早餐。

  午後我開著寶馬上路了,我和哥哥相約,等我的工程完了。只要哥哥的調令到了,我就離婚來和他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