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51.◆(五十一)舅舅帶靚雨步入女人的殿堂


◆(五十一)舅舅帶靚雨步入女人的殿堂

  我回到家裡妹妹高興得不得了,她說:「姐姐你可回來了,你走了家裡快亂了套了,哥哥正等著你回來拿主意呢。我這幾天反應特別厲害,可能是懷上了。靘雪這個月的例假也沒有來,她總想不起吃避孕藥。和舅舅肏屄又特別勤,哥哥又不喜歡戴避孕套。要是懷孕可咋辦吶?」

  我說:「妹妹!你也別著急,天也塌不下來,等明天我帶你和靘雪去檢查一下。你要是懷上了,咱就生出來。要是靘雪懷上了,咱就徵求她的意見看怎麼辦。是做人流還是生下來?今晚她回來咱們商量一下。」

  妹妹說:「姐姐!你餓嗎?我去做飯。」

  我說:「中午我吃過飯回來的,現在不餓。」

  妹妹對我說:「對了姐姐,哥哥給靚雨也開苞了。」

  我說:「那怎麼能行,她那麼小還沒發育成熟。妹妹你怎麼能允許哥哥這麼做,把經過和我說一下。」

  妹妹對我說:「姐姐!在我的一家人走投無路的時候,是你和哥哥挽救了我們。我們娘仨都是哥哥救的,我們沒有什麼回報的,只有還算乾淨的身體,和勉強能用的小騷屄。所以我們都是哥哥的,不論是誰,只要哥哥喜歡,肏誰都可以,怎麼肏都行!自從上次這個小鬼頭,看見咱們在一起肏屄玩,她就總惦記著,總是偷偷的看舅舅和靘雪肏屄。」

  這一天晚上舅舅輔導靘雪做完功課,舅舅把靘雪的衣服脫光,舔她的小騷屄。哥哥舔得正來勁,就沒有注意靚雨是什麼時候進來的。靘雪也正源源不斷的噴出,一桿一桿的黏糊糊的淫液,被舅舅吸吮得神魂顛倒的時候。她正享受在舒暢愉悅的興奮之中,她扭動著身體,輕輕的呻吟著浪叫著。這時候才發現靚雨赤身裸體的走了進來。

  靚雨抱住舅舅問:「舅舅你在幹什麼?」

  哥哥激靈一下愣了不知所措的說:「啊!姐姐的小屄裡淌水了,舅舅幫她舔一舔!」

  小靚雨天真的說:「舅舅!我比姐姐淌得還多呢!你也幫我舔一舔好嗎?」

  靘雪特別懂事,連忙下來說:「舅舅!你看小靚雨的水都淌到大腿上了,你就幫幫她吧!」

  哥哥這時才發現,靚雨的小屄已經氾濫成災了,洪水已經流到了腳踝。舅舅愛憐的把靚雨抱到床上,把她的小屁股蛋擔在床沿上。哥哥跪在靚雨的胯間,雙手舉起她的兩條秀腿向兩邊劈開。小小處女的光溜溜,漲鼓鼓白生生的小騷屄,是獻給舅舅最精美的禮物。

  哥哥滿懷深情的望著,靚雨嬌滴滴緊皺皺的嬌嫩嫩的屄縫。那個宛如一個剛出鍋的白面饅頭被豎著深深的切了一刀,是那樣惹人愛憐!從那緊緊的縫隙中,鑽出的一個尖尖的柔嫩的肉芽。一串串晶瑩透亮的珍珠般的淫液,斷斷續續的滴出。

  舅舅低下頭,滿懷深情的親吻著,靚雨的獻給自己的最豐厚的禮物~處女的小騷屄。他用牙尖輕輕的撕咬著,靚雨嬌滴滴緊皺皺的屄縫上的柔嫩的肉芽。靚雨的裸體激靈一下,小屁股不由自主的扭動著。她輕輕的呻吟著,愉悅的浪叫著。舅舅伸出炙熱的舌尖,舔食著靚雨小騷屄上的,顆顆帶著處女的清馨芳香的露珠~處女滴滴淫液。

  這時靘雪過來幫助妹妹,扒開嬌滴滴緊皺皺的屄縫。讓舅舅欣賞瀏覽靚雨的,最絢麗美好的畫卷~小小處女的內部風景線。首先映入舅舅眼簾的,是靚雨那對小巧玲瓏柔嫩滑爽的小陰唇,顯然還沒有發育成熟。

  在那緊皺皺嬌滴滴的屄縫的頂端,鑲嵌著小小的珍珠,那是靚雨的珍貴的陰蒂。散發著處女腥騷氣味的,柔嫩的尿道深藏在處女的屄縫中。讓舅舅魂牽夢繞的靚雨的柔嫩的處女膜上,坐落著一彎新月似的清泉。在那柔嫩的清泉中,源源不斷的流出,帶著處女特有的清馨芳香的淫液。

  舅舅伸出炙熱的舌尖,滿懷深情的舔著靚雨的,那顆鑲嵌在嬌滴滴的屄縫頂端的珍珠般的陰蒂。瘋狂的撕咬著靚雨的,嬌小柔嫩滑爽的小陰唇。一股酸唧唧麻酥酥的電流,刺激得靚雨全身顫抖。一桿一桿黏糊糊清馨芳香的淫液,從靚雨那彎新月似的清泉裡噴湧出來。

  舅舅不失時機的嘴對嘴吸吮起來,強大的負壓,把靚雨憋在陰道裡的,黏糊淫液源源不斷的吸出來。靚雨情不自禁的,把小屄向舅舅的臉上拱去。她輕輕的呻吟著,不由自主的發出舒暢愉悅的淫叫。

  舅舅終於吃飽喝足了,他站起來解除身上的束縛,手扶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靚雨的白生生漲鼓鼓的小騷屄,略微的愣了一下!就見他屁股猛的,向前一用力。就聽噗的一聲!舅舅的大雞巴就給靚雨插了進去。靚雨嗷的一聲哭出聲來,她的處女膜被舅舅捅裂了,從她小屄裡流出來好多血。

  舅舅嚇得說:「靘雪快去叫媽媽,把那脫脂棉拿過來。」

  我慌忙拿著脫脂棉跑了過來,只見哥哥赤身裸體的站在床邊,雙手抱著靚雨的兩條修長的秀腿。哥哥的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剛插進靚雨小屄裡的一半一動不敢動。在靚雨的處女膜的破裂處,流淌著處女的鮮血。我趕忙過去把脫脂棉,摁在靚雨的流血的小屄上。我坐在靚雨的身邊,用手輕輕的按摸她的裸體。

  我對她說:「靚雨!不要大呼小叫的,惹舅舅不高興。女兒開苞哪有不疼的?哪有不出血的?」

  我對哥哥說:「哥哥沒事的!你往裡捅吧,捅開就好了。女孩來例假小屄基本就長成了,就能用了,肏不壞的。」

  哥哥說:「妹妹謝謝你,你不怪罪我吧?」

  我說:「哥哥!我們娘仨都是你的人,你肏誰都行。」

  哥哥說:「小靚雨還是太緊了,把我的雞巴都勒住了。」

  我一邊給靚雨做按摩一邊對她說:「我的靚雨乖!咬咬牙忍著點,讓舅舅給你捅進去!把苞開了,以後就舒服了。」

  我對哥哥說:「捅!用力!」

  只見哥哥的屁股猛的向前用力一頂,就聽噗哧的一聲!小靚雨還是忍不住,嗷的一聲哭了!

  哥哥停了一會,我看靚雨的小屄流的血少了。就對哥哥說:「沒事了,肏吧!」

  哥哥把他的大雞巴向外拉了一段,靚雨緊窄嬌嫩的陰道裡的淫液,隨著流出來。潤滑劑出來了,哥哥放開膽子抽插頂撞起來。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舅舅在靚雨的小屄裡,奏響了肏屄的樂曲。

  小靚雨嘗到了甜頭,身體不停的扭動。她呻吟著,愉悅的浪叫著。舅舅看到靚雨的挨肏的浪勁,隨著靚雨的淫液又一輪噴出,他肏屄的頻率加快了,抽插的力度也加大了。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突然舅舅的大雞巴,頂住靚雨的小騷屄不動了,隨著一陣抽搐就把濃濃的精液射進了靚雨的花芯……

  我聽了不由自主產生一股酸酸的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