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52.◆(五十二)我和哥哥最後的攤牌~離婚(上)


◆(五十二)我和哥哥最後的攤牌~離婚(上)

  晚上家人相繼回來了,妹妹把晚飯端了上來。一家人共進晚餐。

  哥哥問我:「在外面玩得好嗎?」

  我說:「還可以。」

  哥哥又問:「爸爸媽媽怎麼沒回來?」

  我說:「一個朋友留他們住幾天。」

  哥哥見我不想多說,就不再勉強我了。

  這時我對哥哥說:「聽妹妹說!靘雪這個月的例假沒來,是不是懷孕了?」

  哥哥的臉色變了一下,對靘雪說:「是嗎?」

  靘雪點點頭。

  哥哥看著我說:「怎麼辦?」

  我對靘雪和靚雨說:「你們如果不想讓舅舅身敗名裂,不想丟掉這公主般的生活,不想回到原來那種生活環境,那麼你們就要體諒舅舅,愛護舅舅的身體,愛護舅舅的名譽。今後不能總纏著舅舅辦那種事,以後要有節制。妹妹以後你要掌握點,你是這家的女主人。」

  我接著說:「靘雪!我明天帶媽媽去作檢查,你打算咋辦?」

  靘雪看看舅舅的臉色和我說:「舅媽我聽你的!」

  我看看哥哥說:「靘雪你現在才四十幾天,做人流不著罪。你和靚雨以後不能不顧舅舅的身體,總纏著舅舅肏屄。適當的讓舅舅玩玩,聽媽媽安排,你們明白嗎?」

  靘雪和靚雨異口同聲的說:「舅媽我們知道了。」

  晚上休息了哥哥摟著我說:「丫丫!我怎麼聽你說話,總是話裡有話呀?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呀?」

  我說:「哥哥你多心了,來騎在丫丫身上肏一會吧!」

  哥哥騎在我的身上,把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對準我的白嫩嫩的漲鼓鼓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我不由自主的,唉喲一聲!哥哥就開始抽插起來,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雖然我和哥哥已經分別快一個多月了,可是我們都沒有以往應有的熱情。我們在這一個月都沒有閒著,各有各的配偶,都弄得是精疲力盡,哪還有熱情交配。兩人都心知肚明,只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哥哥終於以完成任務的態度,完成這一輪毫無意義的交配。

  我第一次在同床異夢中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清晨,妹妹早早就做好了早飯。我和哥哥梳洗打扮完了,同妹妹和孩子們吃過飯。

  我說:「靘雪!今天別上學了,你和媽媽在家好好洗一洗。一會我回來帶你們去,市裡婦幼保健醫院。」

  我開著寶馬上班去了,和我的班子見了面後,都向我作了匯報。我主要關心的村村通工程,基本完成了。

  還有一些善後工作要做,我給項前打了電話,我讓他明天來我的辦公室。把工作佈置好,我對秘書說:「我出去辦點事,替我支應著點。」

  小秘書答應一聲。

  我就開車回了家,帶著妹妹她們娘倆。直接去了婦幼保健醫院,婦產科的大夫見到我來了忙說:「劉姐你怎麼這麼閒,有空到我這來?」

  我說:「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在她耳邊嘀咕了了幾句,隨手遞給她一千元錢。

  大夫說:「咱姐倆用得著這個嗎?」

  我說:「給那個小妮子做好一點,別留下後遺症就行了。」

  大夫讓我把她帶進去,上了產床。我在靘雪的耳邊說了幾句,大夫讓她把褲子脫掉。拉掉了內褲,大夫把靘雪的兩條腿劈開放在托架上。大夫拿著一個不銹鋼的陰道擴大器,在新潔爾滅溶液裡消了一下毒,把尖尖的頭部插進靘雪的陰道裡,把她的小屄撐開。一個玻璃罐子接著一根膠管,管頭連著一個玻璃罩。

  大夫把罐子裡的酒精點著後,扣上蓋子。把玻璃罩伸進靘雪的陰道裡,摁在她的宮頸上。強大的負壓把靘雪的胎珠,和一些組織吸了出來。靘雪望著那些來自身體的小生命,默默流下了眼淚。

  大夫說:「好了!休息兩天,以後性交時要注意了。不能再懷孕了,不能總做人流,對身體不好。做的次數太多,以後就不能生孩子了。」

  靘雪臉色羞的漲紅,一言不發。

  妹妹的尿檢呈陽性,我悄悄的祝賀她,讓她以後多加注意保胎。

  我為這個家又做了兩件事,我還能做點什麼嗎?

  轉眼又過了個把月,村村通工程全部完工了。領導剪了彩,各個帳目也都捋順了。我從中得了三十萬好處,妹妹的房子是項前從鄉里出的建材,他連襟的工程隊白出工建成的。房照也辦下來了,寫的是靚雨的名字,我的心總算放下了。

  我掏出手機,給省城的哥哥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我這的工作完成了,可以進行下一步棋了。哥哥明白怎麼回事,寒暄了幾句就掛機了。又過了幾天,省城的哥哥告訴我,調令發過去了。這幾天我簡直是度日如年,坐臥不安,真有點百抓撓心的滋味。

  這一天,我的辦公室的電話響了。

  小秘書說:「劉局長找你的!」

  接過來一聽是組織部讓我去,有事情面談。

  我對小秘書說:「我到組織部去!」

  她答應一聲,我就出去了。一進門組織部長就開門見山的和我談:「省交通廳調你去,當高速公路管理處處長,你有什麼意見?如果你不想去,市裡正準備提拔你做人大主席。你拿個主意?」

  我說:「我去省交通廳!」

  組織部長把我的組織關係,和人事檔案給我辦好了,問我是自己帶著還是郵寄。

  我說:「我帶著。」

  他和我握手告別。

  回到局裡,我把幾個副局長和他們談談心,交換一下意見。

  我說:「這些年主持局裡的工作,自己的水平不高。全憑各位同志的幫助,才沒給局裡造成重大損失。好在這些都過去了,我就要告別各位同志,到新的崗位去學習。今天把各位請來,就徵求同志們對我的意見,和以後的改進目標。」

  大家對我的突然離開感到很驚訝,也很不理解。大家嘮了一會沒什麼新東西了。

  我說:「趙局長你留下和我交接工作,其他同志就回去工作吧!」

  我們把當前的工作交代一下,把以往的有關事宜都理清了,我們一直忙了兩天。局裡開完了歡送宴會,我給省裡的哥哥打了電話。

  我和他說:「哥哥我的交接工作已經結束了,今天你開車過來市裡賓館,定好房間等我。」

  哥哥說:「今天晚飯前,我就能趕到。」

  我說:「好吧!等我電話。晚上好好愛我!掛了。」

  我回到家裡。

  妹妹感到很奇怪問我:「姐姐!你的汽車呢?」

  我說:「交回局裡了。」

  我對妹妹說:「來咱姐倆嘮一會。」

  妹妹坐在我的跟前,我意味深長的和她嘮了起來。

  我說:「妹妹!姐姐要走了,要和哥哥離婚了。以後你就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哥哥就拜託你來照顧了。你要體貼哥哥,你們娘仨和哥哥交配要有節制。過勤哥哥的身體就要垮掉了,以後你要安排好!」

  妹妹連忙給我跪下說:「姐姐!是我們娘仨的原因嗎?如果是我們的原因!我們明天就回去!」

  我扶起她說:「不是的!你們能來這家,都是我的主意。你一定替我把這個家管好!」

  妹妹說:「姐姐!你把事和我說明白呀?要不我會憋屈死的!」

  我給妹妹跪下說:「妹妹!我也捨不得丟下哥哥呀!都是姐姐不好欠下了一筆風流債,今後只好用身體償還他了。你千萬把哥哥照顧好,我這裡拜託了。」

  隨後我拿出了錢遞給了妹妹說:「這是三十萬元,在我走後,你和哥哥偷偷的把它,多用幾個名字存在不同的銀行裡。咱家裡一下子多了四口人,靠哥哥一人的工資以後很難維持。這三十萬元是你們的過河錢!」

  晚上哥哥回來了!一家人陸續的都回來了。妹妹把晚飯端上來,大家在一起共進了一頓最後的晚餐。

  吃過飯哥哥問我:「丫丫!你的車怎麼沒開回來?」

  我說:「交上去了!」

  哥哥說:「丫丫!你辭職了?」

  我說:「我調走了!調到交通廳高速公路管理處。」

  哥哥說:「丫丫!那咱們不又分居了嗎?」

  我拿出離婚協議給他,說:「哥哥!咱們離婚吧?」

  哥哥看見離婚協議驚呆了,傻傻呆呆的站在那。突然他直挺挺的給我跪下了,痛哭著。妹妹和靘雪靚雨,也齊刷刷的跪在我的面前,嗚嗚滔滔的哭了起來。我也跪在哥哥的面前把他們一一扶起來。

  哥哥哭著說:「丫丫這是為什麼吶?爸爸媽媽回來咋辦?」

  我對哥哥說:「爸爸媽媽不回來了,我都安排好了。哥哥我真的捨不了你,可沒有別的辦法了,哥哥就接受這個事實吧!」

  哥哥說:「丫丫!咱家哪有那麼多的錢給你呀?」

  我說:「哥哥!你就簽了吧!我不會管你要錢的!」

  妹妹說:「哥哥!姐姐給你留下三十萬元,讓你日後有危難時應急用!」

  哥哥哭著說:「丫丫!你這究竟是為什麼呀?你是不是要嫁給那個姓高的人?」

  我說:「是!」

  哥哥說:「他有什麼好,值得你這樣嗎?你愛他什麼呀?」

  我說:「我愛他大把大把的摟錢,我愛他像流水一樣的花錢,我愛他像暴風驟雨一樣對我的衝擊。哥哥你就認了吧?簽字吧!」

  哥哥說:「你把咱的女兒帶走我不放心,我怕讓那個畜生給糟蹋了。」

  我說:「我相信自己能夠保護自己的女兒!」

  哥哥說:「我簽!」

  我對哥哥說:「明天我們去辦手續!」

  哥哥說:「好吧!」

  我起身和妹妹告別,妹妹說:「姐姐這麼晚了你到哪裡去呀?」

  我說:「他在外面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