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53.◆(五十三)我和哥哥最後的攤牌~離婚(下)


◆(五十三)我和哥哥最後的攤牌~離婚(下)

  我從這個家出來,鑽進哥哥的皇冠。我們像一對新婚的戀人,手挽著手肩並著肩。來到市裡賓館,一進房間哥哥就瘋狂的把我抱了起來,把我摁在雙人床上親吻著。兩人像發情的野獸滾在一起,我們的舌尖在一起攪著,相互吸吮著對方的津液。哥哥雙手不停忙碌著,解開我的衣扣拉下了褲帶。

  瞬間丫丫就成了赤裸裸的公主,哥哥他熟練的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束縛,像一隻發情的公狼,從他的眼睛裡放出慾望的光芒。哥哥瘋狂的向我撲來,叼起我的乳頭瘋狂的撕咬著。酸唧唧酥麻麻的電流,刺激得我扭動著身體。我不由自主的呻吟!

  我愉悅的浪叫著:「哥哥!你瘋了?你要把我的咂咂咬下來。丫丫以後都歸你了,你就慢慢玩不好嗎?」

  哥哥說:「丫丫!哥哥想你想了二十年,今天你終於歸我了,說啥我也要好好禍害禍害你!」

  我發賤的說:「哥哥!早就知道你惦記我,丫丫也沒少讓你禍害呀?丫丫的小騷屄你少肏了嗎?」

  哥哥說:「那怎麼一樣,我早就想天天摟著你,天天騎著你。」

  我說:「哥哥!這回丫丫歸你了,我天天馱著你,天天讓你肏!哥哥你把丫丫的乳頭吃了吧!你好好玩我吧!丫丫讓你好好過過癮。」

  哥哥站起身來,拉過我的身體,把我的屁股擔在床邊。我清楚哥哥要干什麼,我下賤的舉起雙腿,向空中劈開,雙手扒開緊窄嬌嫩的屄縫,把哥哥魂牽夢繞的,終於惦記到手了的,丫丫那幅絢麗的精彩畫卷,展現在他的面前。

  哥哥滿含著激動的淚花,喃喃的說:「丫丫!這幅世上最精彩的作品終於歸我了,我要天天欣賞夜夜瀏覽。這盤世上最豐盛的美味佳餚終於歸我獨享了。」

  哥哥跪在我的胯間,滿懷激情的欣賞,已經屬於自己珍貴禮物。望著那盤泥濘不堪,已經氾濫成災的小騷屄,那因發情而充血腫脹的屄縫,像小孩嘴一樣翻翻著,散發著雌性荷爾蒙的幽香。

  哥哥像發情的公狗挺著粗壯堅實的大雞巴,嗅著丫丫荷爾蒙的幽香,伸出他炙熱的舌尖,品嚐著帶著丫丫清馨芳香的美味佳餚。哥哥的牙尖瘋狂的撕咬著,我的珍珠般小巧玲瓏的陰蒂。一股一股酸唧唧酥麻麻的電流,刺激著我的神經。我的身體不停的顫抖,屁股激烈的扭動著。一桿一桿的黏糊糊的淫液,從丫丫的子宮裡噴湧出來。我呻吟著,我舒暢愉悅的淫叫著。

  哥哥不失時機的,嘴對嘴的吸吮著,丫丫的緊窄嬌嫩的陰道。在強大的負壓下,我的黏糊糊的淫液,源源不斷的流進哥哥的口中。我深情的把小屄,一拱一拱的往哥哥的臉上撞。

  哥哥終於吃飽喝足了。他用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漿糊站了起來,扶起他那個蓄勢待發的探海蛟龍,對準我的白嫩嫩漲鼓鼓,因發情而紅腫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鑽進了丫丫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今天因丫丫發情紅腫的小騷屄更加緊窄,我不由自主的唉喲一聲!

  我淫叫著說:「哥哥!丫丫已經挨了你二十多年肏了,今天怎麼會這麼疼呀!」

  哥哥說:「我的小乖乖!你因發情小屄腫脹得不行了,陰道更緊了,肏起來能不疼嗎?」

  我發賤的說:「丫丫的小屄!早就盼望這一天了,它能不激動嗎?能不發情嗎?哥哥你用力肏吧!越疼越好,讓丫丫永遠記住這一天!」

  哥哥激動的發了瘋的肏開了我,頂撞抽插,抽插頂撞。他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像一個巨大的活塞,在我的陰道裡往復運動著。我那充血腫脹的嫩肉被拽得裡出外進,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的悅耳的音符,在我的小騷屄裡奏響。

  我被哥哥肏的神魂顛倒飄飄欲仙,一桿一桿的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的子宮噴湧出來。活塞缸壁被潤滑了,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的肏屄變奏曲響徹雲霄。我扭動著屁股拱著小騷屄,去迎合哥哥的狂肏。

  他肏我的頻率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猛。突然他抓住我的一對堅挺秀麗的乳房,他的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死死的頂住我的腫脹的小騷屄。哥哥大叫一聲!啊,啊,啊,他那探海蛟龍,在我的陰道裡一陣一陣的抖動。噴射出一桿桿濃濃的精液!丫丫的小屄被哥哥多年的積怨灌滿,丫丫的心被哥哥的濃濃精液所融化……

  哥哥心滿意足的拔出了疲軟的雞巴,把我抱進了浴室,洗去了我們征戰的遺跡。抱我回到臥室,放在那雙人床上,把我摟在懷裡問我:「事辦完了嗎?」

  我說:「離婚協議他簽了!明天我們去辦手續,哥哥!我的後半生可托付給你了,你可要善待我呀!」

  哥哥說:「我會的。」

  我說:「明天我就要把女兒帶著,你有什麼安排?告訴你!不能打她的壞主意!」

  哥哥說:「我哪敢吶!你的女兒不也是我的女兒一樣嗎?讓她在姥姥家先住幾天,過幾天我就讓她到美國,去讀哈佛大學預科班!」

  我說:「謝謝哥哥!」

  我在哥哥的懷裡,和他進入了那夢幻的世界……

  清晨艷陽高照,我從哥哥的懷中醒來。我們宛如初戀的情人手挽著手,肩並著肩來到餐廳,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過後我吻別哥哥,開著哥哥的皇冠,來到原本屬於我的家,用歉疚的目光望著,原本屬於自己的男人。

  我小心翼翼的用商量的口吻和他說:「哥哥走吧!咱們去把手續辦了吧!」

  他搖搖頭,用無可奈何的口吻說:「悲哀呀!走吧!」

  我們各開著自己的車,去了街道辦事處辦理離婚手續。

  辦事人員開導我們一陣,我們對他們說:「辦吧!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沒用了。」

  辦事人員終於把離婚證書,給我們開了出來。看著這張小小的紙張,我思緒萬千,這是我從此解放了,還是從此走向深淵呢?

  我和已經離婚了的男人離開了辦事處,開著自己的車去看我們的女兒。雨嫣出來見了我們,問我們來意。

  我告訴她說:「我和你爸爸離婚了,我要帶你去省城。過幾天你的繼父,要把你送美國去,讀哈佛大學預科班。」

  雨嫣聽了目瞪口呆,抱著爸爸嚎啕大哭,她哭著喊著說:「爸爸媽媽你們這是為什麼呀?我不要什麼狗屁繼父,我要爸爸!我不去美國我也不要讀什麼哈佛!」

  哥哥說:「雨嫣!聽媽媽的話,媽媽是為了讓你有出息。去吧!要學會保護自己!」

  我說:「雨嫣!聽話,媽媽這是為你好!上車!」

  雨嫣從小就聽我的話,她看見我生氣了,只好乖乖的跟我上了車。

  哥哥對我說:「丫丫今後好自為之吧!希望你能夠保護好我們的孩子!」

  我含著眼淚望他最後一眼開車走了。從倒車鏡裡看見還傻呆呆的站在那兒的,一直深愛著的丈夫,心如刀絞,我這是為什麼?難道錢就那麼重要嗎?來到了賓館,高哥哥早就在等待我們。

  他見了雨嫣嘻皮笑臉的說:「這就是雨嫣吧!長得真漂亮,真像媽媽小時候!」

  雨嫣橫眉冷對的看他一眼,沒有理睬他。

  我發賤的說:「雨嫣!看你這孩子,多不懂事,多沒禮貌!爸爸和你說話呢。」

  雨嫣把頭一扭說:「他不是我爸爸,你願意叫你叫!我不認識他。」

  我生氣的說:「看你這孩子!你這是怎麼說話吶?」

  雨嫣用眼睛狠狠的瞪了我,把頭扭了一下。

  我又討好的說:「爸爸還要把你送美國的最好的大學,哈佛大學去學習!你要是這樣不懂事,爸爸就不理你了。」

  雨嫣說:「他沒安好心!他是為了把你,從爸爸身邊拉走討好你,是他拆散了我的家。我不領情!我也不想去。」

  哥哥的臉一陣紅一陣白,連忙打著圓場說:「孩子小,以後就好了!咱們吃飯去吧。」

  我們來到餐廳,哥哥叫了一桌豐盛的飯菜。可雨嫣一口不動任憑我們怎樣相勸也沒用,哥哥自作多情的說:「孩子小眼生,咱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