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54.◆(五十四)飛回籠中的金絲雀~我和賽虎再續溫情


◆(五十四)飛回籠中的金絲雀~我和賽虎再續溫情

  下午快吃晚飯了,我們開車來到爸爸媽媽的住所。下了車雨嫣抱著姥姥姥爺,委屈的哇哇的大哭,喃喃的說:「姥姥姥爺她這是為什麼呀?她為什麼拋下我的爸爸,跟那個野男人走了。他有什麼好?值得她這麼做嗎?哇……哇……哇。」

  爸爸媽媽向我擺擺手說:「你們走吧!去享你們的福吧,別再氣我的孫女!走!」

  我拉著哥哥離開了爸爸媽媽,進了皇冠我對哥哥歉意的說:「這個雨嫣真不懂事,惹哥哥生氣了吧?」

  他說:「沒關係!小孩子就那樣,以後她還興許離不開我呢!」

  我用眼睛剜他一下說:「我告訴你!你不能打我女兒的主意。」

  哥哥說:「丫丫,你別多心!我得到了你,這一生足矣,再無它所求。」

  我趴在他的懷裡發賤的說:「丫丫有什麼好,值得哥哥這樣?」

  哥哥把我緊緊摟在懷裡說:「哥哥能有今天終生無悔!」

  哥哥把車開得飛快,瞬間離開市區,下了高速路來到我們的別墅。自動門徐徐的開啟,皇冠開進了別墅。那個高大威猛,聰明伶俐的雪地犬。應聲來迎接我們!

  我高興得叫了一聲!「賽虎!」

  賽虎撲到我的身上,親吻著我。在我的身邊蹦來蹦去,搖著它那個蓬鬆大大尾巴,深情的望著,它的女主人。

  哥哥對著賽虎說:「賽虎去看門去吧!」

  賽虎搖搖它蓬鬆的尾巴去了。

  哥哥把我抱在懷裡,深深地親吻了一口。來到那個豪華的臥室,把我扔到了潔白柔軟的天鵝絨床罩上。哥哥瘋狂的撲到了我的身上,把我摁在他的身下親吻著我。我們的舌尖攪在一起,相互吸吮著對方的津液。長時間的熱吻讓我喘不過氣來,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我掙脫他的糾纏,喘著粗氣說:「哥哥!你的新娘子都兩頓沒吃飯了,你還讓我餓著肚子挨肏呀?你就那麼摳門呀?連飯都不給吃!」

  哥哥也喘著氣說:「丫丫!都是哥哥不好光惦記肏你了,忘了你兩頓沒吃東西了,都是哥哥該死!」

  哥哥把我抱了起來,我拾掇拾掇就和哥哥開著皇冠,到了一家高檔酒家。哥哥叫了一桌子可口的酒菜,我陪著哥哥喝了幾杯紅酒。來了個一醉方休!

  哥哥舉杯祝詞說:「願我們百年好合!白頭偕老!」

  我也舉杯說:「哥哥!丫丫今生就是哥哥的人,死是哥哥的鬼。」

  哥哥說:「丫丫!今生我能得一紅顏知己,哥哥這一輩子足矣。」

  人有心事,醉的就快,幾杯之後就不省人事了。哥哥把我抱進了皇冠,開著車回到別墅。把我抱進豪華臥室,輕輕的放在天鵝絨床罩上,小心翼翼的解除我身上的束縛。這一夜再沒有肏我,摟著我共進夢鄉。

  清晨我從睡夢中驚醒,見哥哥還緊緊的摟著我。我受寵若驚連忙輕輕的叫醒哥哥,哥哥醒來問我:「我的乖乖晚上睡得好嗎?」

  我連忙說:「哥哥!丫丫高興喝多了,沒好好伺候哥哥你生氣嗎?」

  哥哥說:「現在讓哥哥肏一下,過過癮!」

  我發賤的說:「不嘛,一會還要上班呢!」

  哥哥說:「哥哥肏完了,你接著睡。明天再上班,今天我叫你董姐,把你的辦公室佈置一下。」

  我極不情願的把雙腿劈開,讓哥哥騎在身上肏了起來。時間不早了哥哥匆匆的射了精,親吻了我一口,下床簡單的收拾一下,吃了口飯就上班去了。我讓哥哥禍害累了,不知不覺的就睡了過去。

  在那七彩的夢鄉裡,我和哥哥在那廣袤的草原上嬉戲著。我們相互追逐著,盡情的享受著。我躺在柔軟的草地上,眼望空中輕輕劃過的白雲,那真叫心曠神怡。哥哥躺在我的身邊,我們擁抱著相互親吻著。突然哥哥趴在我的胯間,伸出他那炙熱的舌尖,在我的小騷屄舔著。我犯賤的說:「哥哥你不是剛肏完嗎?怎麼又來勁了。」他不理睬我,越舔越來勁。

  突然我激靈一下醒了過來,原來是賽虎在舔我的小騷屄。我驚訝的坐了起來,抱住它的頭吻了一下,對它說:「賽虎想姐姐了?」

  賽虎對我汪汪的叫了兩聲!我已經走了快倆月了,狗通人氣,它對我的情意還是那麼熱烈。它可能還記著和我連襠的事?以後上班了可就沒有這樣機會了!我要試試它還想和我連嗎?

  我翻身下了床,赤裸裸的跪在沙發下面。雙手拄著沙發,撅在那裡。賽虎高高興興的,搖著他那蓬鬆的大尾巴。伸出長長的舌頭,在我的胯襠處猛舔。它那粗糙的舌面刮得癢酥酥酸唧唧,把我刮得心曠神怡心花怒放。

  我對賽虎說:「賽虎上來吧!給姐姐插裡。」

  賽虎汪汪的對我叫了兩聲,就一下子竄上我的身體,把它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狗鞭,對著我的白嫩嫩脹鼓鼓的小騷屄亂插著,一時找不著眼,急得汪汪直叫。我只好用手指拿著它那個雞子頭,引導著鑽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它的雞子頭在我陰道裡亂鑽一陣後,就猛烈的抽插頂撞起來。噗,噗,噗……哧,哧,哧……

  賽虎的尖尖的雞子頭,時不時的鑽進我的宮頸裡。那種酸唧唧麻酥酥的感覺,是溢於言表的。我的身體一陣陣的顫抖抽搐,從我子宮裡不斷的噴湧出黏糊糊的淫液。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賽虎突然不動了,在它雞子的後面一段。不斷的膨脹,膨脹,膨脹。它牢牢地鎖住我的陰道,把我的小屄脹得滿滿的。賽虎翻身下來,我和它的屁股連在一起。賽虎空前的興奮,它拉著我到處轉圈,我隨著它向後爬著。我不由自主的呻吟著,發出舒暢愉悅的淫叫著。

  「賽虎!姐姐受不了了,別拽了!要把姐姐小屄拽出來了。」

  賽虎好像明白了,它不再亂動了。它的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隨著一陣陣的顫抖抽搐,噴射出一桿桿濃濃的精液,賽虎膨脹的球體消退了,賽虎的疲軟的狗鞭從我的陰道滑了出來。可是帶出來的精液並不多,原來它直接射進我的宮頸裡。賽虎轉過身來深情的舔著我的小騷屄。我實在是累了,趴在沙發上休息一會,抱著賽虎的頭吻著對它說:「快出去看門吧,讓你的主人知道那還了得。」

  賽虎似乎明白了,搖搖尾巴向我汪汪兩聲,高高興的出去了。

  我緊忙跑到浴池裡,泡在溫熱的清水中,不停的用手指在陰道裡攪動,揉搓被賽虎肏腫的小騷屄,直到狗精液被溫熱的清水沖出來,漂浮在水面上。充血腫脹的小騷屄漸漸消腫了,我才擦乾身體回到臥室。穿好衣服,這時我才想起該到爸爸媽媽的家,去看看我的寶貝女兒~雨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