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55.◆(五十五)哥哥一句玩笑話~驚醒夢中熟睡人


◆(五十五)哥哥一句玩笑話~驚醒夢中熟睡人

  我走出別墅,上了一輛出租車,趕到了爸爸媽媽的家。雨嫣看見我來了,啪的一下!把自己關在自己的臥室裡不再出來了。

  爸爸媽媽對我說:「丫丫!你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呀?雨嫣他爸爸是多麼好的人吶!你為什麼和他離婚,來嫁這麼個東西。難怪雨嫣不理你!」

  我對爸爸媽媽說:「都是丫丫不好,是我欠了他的風流債。我得用身體還他!這輩子我對不起自己的丈夫,但這一切已經不可挽回了。我現在這麼做,也是為了我的雨嫣。可她現在還不理解我!」

  媽媽說:「你好自為之吧!吃飯沒有,我給你做去?」

  我說:「還沒吃呢!」

  媽媽把飯做好端上來,很久沒有吃到媽媽做的飯菜了。

  我和媽媽說:「媽媽!雨嫣聽你的,你好好開導開導她。過一段時間他繼父準備送雨嫣,到美國去,讀哈佛大學預科班。」

  媽媽說:「孩子去那裡能行嗎?跟前又沒有人照顧怎麼行,你淨瞎作吧。」

  ……

  吃過飯,我和爸爸媽媽告別,打的回到了別墅。一進門賽虎就撲到我的懷裡,跟我那個親熱。它搖著蓬鬆的大尾巴,在我身邊轉來轉去。用他那靈敏個鼻子嗅著,我胯間的小騷屄。

  我把它抱在懷裡和它說:「賽虎!不能總惦記姐姐的小騷屄!讓哥哥知道還不殺了你!」

  我點它一下鼻子,我自己也笑了,它能明白嗎?

  賽虎搖搖尾巴,對我汪汪叫了兩聲!趴到門房去了。

  晚上自動門徐徐開啟,哥哥開著他的皇冠回來了。賽虎迎了上去汪汪叫了兩聲!我聽到聲音連忙跑下樓來,發賤的撲到他的懷裡和他親熱著。

  哥哥把我攬在懷裡和我說:「我的小乖乖!想哥哥嗎?」

  我和他撒嬌的說:「想!哥哥也不打個電話回來,人家想死你了。」

  哥哥問我:「小乖乖,咱去吃飯去吧!」

  我說:「哥哥!讓他們給咱送過來好嗎?」

  哥哥說:「好!」就打了個電話說:「喂!給我送四個菜兩碗米飯。」

  哥哥就把我抱了起來,上樓來到了我的豪華臥室。哥哥把我扔在潔白溫柔的天鵝絨床罩上,三兩下就把我脫了個精光,叼起我的乳頭瘋狂的撕咬著,吸吮著。我不由自主的扭動著身體,在雙人床上拚命的和他在一起翻滾著。

  我跟他耍賤的說:「哥哥你瘋了!你要拿丫丫當飯吃呀!」

  哥哥說:「還是我的丫丫的肉又香又嫩又抗餓,今晚飯不吃了咱吃人了。」

  我說:「哥哥!你吃吧,丫丫在這躺著呢!你想先吃哪裡吧!」

  哥哥用手一指我的小騷屄說:「咱們就吃這吧!」

  我把雙腿劈開,把小騷屄向上拱著說:「哥哥!吃吧!」

  就在這時賽虎叼著大食盒,晃晃悠悠的走了進來,放在我們面前。看見哥哥在欺負我,就對哥哥汪汪叫了幾聲。

  哥哥說:「丫丫看!賽虎都向著你了。」

  我說:「賽虎都看你沒有正經的,要吃飯了還禍害人家。」

  哥哥說:「好吧先放你一會,先吃飯!」

  我說:「對嘛!還能肏著人家的屄,還不管人家飯吶?還想讓人家餓著肚子挨肏!哥哥真摳門!」

  哥哥說:「丫丫!你就埋汰我吧,看吃完飯我不肏死你?」

  我說:「啊!好容易管人家一頓飽飯,你往人家身上一騎再把飯壓出來。好餵狗呀!」

  我們在說笑打鬧中吃完了飯,剩下的都給賽虎吃了。哥哥收拾到食盒裡,讓賽虎叼了出去。

  哥哥說:「丫丫!來吧,哥哥等不及了。」

  我乖乖的躺在天鵝絨床罩上,把兩條修長的秀腿微微的劈開。

  我說:「哥哥!賽虎吃飽了,你還真要把丫丫吃進去的,壓出來呀。」

  哥哥說:「丫丫!你可別懸了,我騎在大腿上又不騎在你肚皮上,你就挺著吧!哥哥來了。」

  哥哥翻身騎在我的身上,手扶他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對準我的白嫩嫩脹鼓鼓的小騷屄,猛的向下一?。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我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我不由自主的,唉呦一聲!對他說:「哥哥!丫丫以後就是你的了,你把我肏壞了不心疼呀!」

  哥哥說:「丫丫的小屄!鍛煉出來了,抗肏了!丫丫算一算有多少人肏你了。」

  我聽到他說的玩笑話,嚇得我激靈打了個冷戰說:「你說什麼?」

  我真的生氣了,他把我的自尊傷害了。我為了他拋棄了自己心愛的丈夫,可他從來就沒有傷害過我。我這是為了什麼呀?

  我猛的一用力把他翻了下去說:「你想知道呀!肏我的人有一個排!你管得著嗎?」我放聲大哭起來。

  哥哥一看我真的生氣了,連忙向我道歉說:「丫丫!都是哥哥不好!我是和你開玩笑,你別當真吶!」

  我一邊哭著一邊說:「我為了你拋棄了我心愛的丈夫,我和你搞到一起!我的傻丈夫都沒有懷疑過我,從來都沒有傷害過我。我剛到你這來,你就開始懷疑我了。以後還能在一起生活嗎?反正還沒報到,我明天就回去!咱們是有緣無分。」我放聲大哭著。

  哥哥嚇得翻下床,赤條條跪在地板上。他那個探海蛟龍,疲軟的像一條小泥鰍在他的胯間耷拉著。他嘴裡不停的說:「丫丫!你就饒哥哥這一次吧,哥哥不是有意傷害你的!」

  我轉念一考慮事已至此,還能怎樣,以後多留個心眼就得了。這一步已經走出來了,沒有辦法再彌補了。認命吧!

  我也翻身下來,跪在他的面前說:「哥哥!丫丫為了你走了這一步,我以後只有依靠你了,你可要善待丫丫呀!」

  哥哥看見事情有了轉機,就連忙站了起來,把我抱在懷裡,一邊親吻著我一邊對我說:「丫丫!哥哥一句無心的話把你傷害了,哥哥真該死!」

  我連忙摀住他的嘴說:「哥哥!你死我咋辦?上床吧!哥哥來肏丫丫吧!」

  哥哥把我放在雙人床的天鵝絨床罩上,翻身上了床。驚魂未定的哥哥騎在我的身上,把他那的還沒有站立的小泥鰍,對準我的白嫩嫩脹鼓鼓的小騷屄。猛的向下一?,就聽叭嘰一聲沒有插進去。

  哥哥說:「丫丫!哥哥叫你嚇壞了,小弟弟沒硬起來,」

  我說:「哥哥!丫丫不怪你了,你放心往裡插吧!」

  哥哥的探海蛟龍,又威武雄壯的挺立了起來。重新對準我的白嫩嫩脹鼓鼓的小騷屄,猛的往下一?。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哥哥猛烈的肏起來,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我的小騷屄在我這麼一鬧,早就沒有了情緒,陰道裡幹幹的澀澀的。哥哥拽起來把我陰道裡的嫩肉高高的拉起來,?下去嫩肉又隨著?進去。我呻吟著淫叫著,哥哥已經急不可耐了,不顧一切的肏著我。好在我的心態漸漸的轉變過來,一股股的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的子宮裡噴湧出來。

  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得到了潤滑,哥哥拽得更猛了?得更狠了。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哥哥肏我的頻率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猛。突然哥哥雙手抓住我的一對堅挺秀麗的乳房,他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死死的頂住我的小騷屄,在陰道裡一陣陣的顫抖臭搐,噴射出一桿一桿濃濃的精液。哥哥趴在我的身上休息一會,拔出疲軟的大雞巴。

  哥哥緊緊的摟著我,彷彿是怕我出他懷裡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