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56.◆(五十六)送我的寶貝女兒出國(上)


◆(五十六)送我的寶貝女兒出國(上)

  上班了,董姐把我的辦公室佈置得井井有條。

  董姐問我:「和他在一起住呢?」

  我點點頭說:「董姐!還和哥哥在一起玩嗎?」

  董姐說:「自從哥哥當上廳長,我也做了辦公室主任,我和他在一起的機會就少了!丫丫我給你配一部豪華皇冠怎麼樣?你看看行不行?」

  我說:「董姐!我有部車就行!」

  董姐把鑰匙給了我,我說:「謝謝董姐!」

  ……

  這一天晚上,我開著我的皇冠,回到了我的豪華別墅。自動門徐徐開啟,我的車開進別墅。賽虎跑到我跟前,搖著他那個蓬鬆的大尾巴。和我親熱著。我摸摸它的頭和它親熱一會,就回到了樓上我的臥室裡,玩一會電腦。

  這時候哥哥高高興興的進來了,把我摟在懷裡說:「丫丫!今天累了吧,咱們出去吃點飯去吧?」

  我說:「哥哥!咱在家裡吃點算了,就咱們兩個人咋的都行。今天我們再來個裸體晚餐好嗎?」

  哥哥說:「行!聽我小乖乖的。」

  哥哥把我的衣服扒了下來,他自己也解除了身上的束縛。一會兩個赤身裸體的野獸,就在豪華雙人床上的,潔白柔軟的天鵝絨床罩上翻滾起來。

  等了一會,賽虎叼著食盒晃晃蕩蕩走上來。放下食盒對著赤身裸體的我們汪汪叫了兩聲!蹲在床下輕輕的舔著我的腳趾。

  我說:「哥哥!賽虎把飯送來了,咱先吃飯吧。」

  我們一邊吃著,一邊嘮著。吃完了飯,哥哥把碗筷收拾好,賽虎叼了出去。

  哥哥說:「對了!咱們雨嫣的去美國,哈佛大學預科班的事辦下來了。」

  他在皮包裡把雨嫣的出國護照,和哈佛大學預科班的通知書拿了出來:「你明天抽空去爸爸媽媽家,給她準備準備。這兩天飛機票買到就走!」

  他又遞給我一張美國花旗銀行的信用卡。對我說:「這裡有兩萬美元夠她三年花費了,如果不夠我再給她往裡打錢,她暫時還對我有敵意,我就不去了。」

  我說:「哥哥!孩子是怨恨你把我從他爸爸的懷中奪走。你不和她溝通,這個結什麼時候能解開。哥哥乖兒!明天陪丫丫一起去!這些東西由你交給她不更好嗎?」

  哥哥說:「可也是!丫丫你的道道就是多!」

  我說:「孩子小不懂事!你別和她一般見識。」

  哥哥說:「哪能呢!」

  我發賤的撲到他的懷裡,狠狠的親了他一口說:「哥哥玩我吧?丫丫來勁了!」

  哥哥說:「丫丫!咱們今天玩點花樣吧?」

  我說:「行!你說咋玩吧?」

  哥哥說:「你撅在床邊,我在你後面肏你。」

  我說:「像小狗起秧子(狗肏屄)一樣肏我?哥哥你不能和我連上吧?」

  哥哥說:「肏!哥哥哪有那個功能!」

  我撅在床沿上,那個胖乎乎白淨淨的小騷屄,夾在我的喧騰騰肥嫩嫩的屁股下面,緊皺皺的屄縫格外誘人。哥哥跪在我的屁股後面,用雙手撥開我那個,散發著雌性荷爾蒙的緊窄嬌嫩屄縫,跪在那欣賞瀏覽丫丫的小騷屄在新的姿態下的風采。

  哥哥像發情的公狗,趴在那仔仔細細的聞了一會,伸出他那個炙熱的舌尖,舔著丫丫豐富多彩的屄縫,品嚐著從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不斷流淌出來的,一串一串像珍珠般的晶瑩透亮的淫液。我被哥哥舔得心曠神怡,心花怒放。我扭動著屁股,不時的發出愉悅舒暢的淫叫。

  哥哥站了起來,手扶著他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對準我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哥哥雙手抱著我的大屁股,他的大雞巴瘋狂的抽插頂撞著。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哥哥施展著他的威力和肏屄的功夫,我扭動著屁股來配合他的衝擊頂撞。我在臥室裡的落地鏡裡,看見他肏我的光輝形象,就聯想到賽虎那次肏我的樣子和神態。那個舒坦的感覺,仍記憶猶新。我不時的發出淫賤的呻吟,和愉悅的浪叫。一股一股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的子宮裡噴湧而出。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哥哥肏我的頻率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猛。突然他緊緊的抱住我的,喧騰騰肥嫩嫩的大屁股。他那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死死的頂住我的白嫩嫩脹鼓鼓的小騷屄。一陣陣的抽搐顫抖,噴射出了一桿一桿濃濃的精液。哥哥趴在我的後背上休息一會,拔出他那個疲軟的大雞巴。

  哥哥把我抱進了浴池,我們簡單的沖洗一下。他把我抱回臥室,我們相擁躺在鋪著潔白柔軟的天鵝絨床罩上。我在哥哥的懷裡進入了那精彩神奇的夢鄉!

  在多彩的夢鄉裡,我懷孕了挺著大肚子。帶著賽虎在別墅附近的田園裡玩耍。遠處的群山身邊的小河,腳下的草原頭頂的藍天,花叢中的飛蝶藍天的白雲,夢中的景致在千變萬化。我在這美麗的草原上瘋著,和賽虎相互追逐著。

  突然我的腹部痛難忍,我生了~是一窩小狗崽子。三隻可愛的小狗崽和賽虎一樣漂亮,他們要吃奶可我只有兩個乳頭,另一個咋辦……哎呀!哥哥不放心來找我,看見我生了一窩狗崽子,火冒三丈大罵賽虎:「你竟敢肏你的女主人,看我不勒死你。」哥哥拿一根繩子套在賽虎的頸部,我傷心的哭著哀求著。

  哥哥雙手搖醒了我說:「丫丫!醒一醒怎麼的了,哥哥在這呢!」

  我從夢中醒了過來,自己還在哥哥的懷抱裡。

  我連忙掩飾著說:「我夢中帶賽虎玩,它掉在水裡了,把我嚇哭了。」

  哥哥說:「我的小乖乖!真的很善良,它會游泳的。」

  哥哥又把我緊緊的摟在懷裡,用手輕輕的拍著我的屁股說:「我的小乖乖,在哥哥的懷裡不用害怕!」

  第二天處理完的手中工作,我給哥哥打了個電話約他出來。一同去爸爸媽媽的家,哥哥把雨嫣的出國護照,美國哈佛大學預科班的通知書,美國花旗銀行的兩萬元的信譽卡,遞給了雨嫣,和她說:「這是你的出國護照,這是通知書,這是兩萬美元你先花著,不夠我再給你匯過去!」

  我見雨嫣還是一聲不吱就說:「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會來事,爸爸為了你的前途操了多少心,費了多少力。也不說聲謝謝?太沒禮貌了!」

  雨嫣頂了我一句說:「誰讓他辦了,媽媽!你把自己都送給他了還不夠嗎?還要把我也搭給他?」

  我氣得伸手要打她,哥哥連忙拉開我說:「孩子還小不懂事!」

  我和媽媽說:「媽媽!給她準備準備,明天的飛機票,我送她走!」

  雨嫣說:「走就走!你和你的野男人好好過吧!」

  我又要打她,媽媽說:「你給我走,別打我孫女!」

  我氣得拉著哥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