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57.◆(五十七)送我寶貝女兒出國(下)


◆(五十七)送我寶貝女兒出國(下)

  第二天,我陪雨嫣上了飛往首都的班機。在兩個小時的飛行中,我和雨嫣講了為人的道理,做女人的難處。

  我說:「不要把繼父想得那麼壞。不是他奪走了媽媽,而是媽媽愛上了他。是媽媽不好拋棄了你的爸爸!媽媽這樣做,也是為了你呀!」

  雨嫣說:「他有什麼好!值得你跟他跑了。他不就是能摟錢嗎?」

  我說:「在當前衡量一個男人,就是看他能不能搞到錢,能不能滿足女人的慾望。這裡的道理你現在還不理解,我這都是為了讓你以後生活得更好,比如你爸爸有能力把你送到美國去嗎?他沒這個能力!而繼父卻能把你送出國門,上世界最好的學校。爸爸有能力一次給你拿十六萬元錢去學習嗎?他也沒這個能力!媽媽之所以離開爸爸,跟繼父來過日子,這也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雨嫣說:「媽媽!錢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嗎?」

  我說:「對媽媽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但是為了你的前程那就比什麼都重要!媽媽這樣做,就是讓你以後生活得更好!」

  飛機穩穩地停靠在首都機場,我帶著雨嫣在附近玩了一會。吃了點飯,目送雨嫣獨自一人通過安檢。

  我滿含著慈母的熱淚,望著雨嫣遠去的身影,思緒萬千,這麼小的女兒遠離祖國,遠離父母。真的值得嗎?以後會有什麼後果呢!我不敢再想下去……

  哥哥開著他的皇冠接我回到了我們的別墅。哥哥看見我哭得眼睛紅腫,就把我摟在懷裡。一邊安慰我,一邊撫摸我讓我開心。

  哥哥問我:「雨嫣上飛機了?」

  我點點頭說:「哥哥我真有點擔心吶!孩子太小,又是個女兒家!」

  哥哥說:「咱們的雨嫣很有主見!我很賞識她,她又讓我看見了你年輕的時候的風采。」

  哥哥看我不開心就說:「我的小乖乖!咱們出去散散步好嗎?」

  我說:「好吧!」

  我們攜手相擁帶著活蹦亂跳的賽虎,走出了豪華的別墅,來到附近的田園。

  看到綠油油的草地上,點綴著萬紫千紅的花卉。蜻蜓陪伴著彩蝶,在花叢中飛舞嬉戲。清清的小溪,流著潺潺的流水。

  賽虎追趕著草叢中飛起的小鳥,我和哥哥肩並肩手挽著手,坐在青翠的田埂上,望著虛無縹緲的遠處的群山,頭頂著漸漸浮動的白雲。我把頭靠在哥哥的身上,想起昨晚的夢境,不由自主地羞紅了臉龐。

  哥哥摟著我說:「我的小乖乖在想什麼?」

  我說:「哥哥!這裡多美呀?」

  哥哥對我說:「咱們要去的地方,比這還要美,咱們要為那個目標攜手努力呀!」

  我發賤的躺在他的懷裡,哥哥深情的把手伸進我的衣服下擺,去撫摸我的堅挺秀麗的乳房。我不由自主的伸直雙腿,直挺挺的躺在哥哥的懷裡。他的另一隻手順著我的腹部緩慢的移動著,我乖巧地解開腰帶的束縛,打開了哥哥前進的道路。

  哥哥的大手覆蓋著我的白嫩嫩漲股股的小騷屄。他的指頭伸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在裡面輕輕地攪動著。我輕輕的呻吟著,愉悅的淫叫著。

  這時在一邊玩耍的賽虎跑了過來,向著哥哥汪汪的叫了兩聲。

  哥哥笑著說:「丫丫!你看看咱的賽虎又來幫你啦!」

  我說:「哥哥,你還說呢!賽虎都看你沒正經的,大亮天就在外面摳人家。不怕被別人撞上!」

  哥哥說:「怕什麼!這是咱們的私家草原。」

  我說:「哥哥咱們該吃晚飯了,吃完飯你再摳行不行?你怎麼總不想給我飯吃吧?」

  哥哥說:「我的小乖乖!哥哥光想吃你了,就忘了吃飯。咱們出去吃吧?」

  我說:「哥哥,讓他們把飯菜送到這行嗎?這裡環境多好,咱們在這來個野餐。」

  哥哥到小溪裡洗了一下手,就拿出手機,要了幾個菜兩碗米飯,還要了幾罐啤酒並帶一張檯布來我們野餐。

  過了一會賽虎汪汪叫了幾聲,只見服務員拎著大食盒走了過來。服務員把台布鋪在草地上,把幾個裝滿飯菜的一次性餐盒擺在檯布上。

  服務員走了,哥哥在這風光秀麗的草地上把我抱在懷裡,就著這秀麗的景致一口酒一口菜的餵著我,我的乳頭也成了哥哥下酒的美味佳餚。

  我們忘情地淫樂著,不知不覺我被哥哥灌的酩酊大醉……

  不勝酒力的我,在暈暈乎乎的夢境當中,我覺得被扒的光溜溜的。兩條秀腿被劈開,哥哥在舔我的小騷屄。

  我仍沉醉在夢境之中不肯醒來,哥哥的炙熱的舌尖在丫丫緊窄嬌嫩的屄縫中探索著,品嚐著來自丫丫體內的美味佳餚。爛醉如泥的我,彷彿感覺到哥哥正瘋狂的撕咬我的珍珠般的小巧玲瓏的陰蒂。

  那種酸唧唧的酥麻麻的電擊感覺,讓我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一桿一桿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噴湧出來。那美妙的感覺,只有我們做女人的才能體會的到。

  沉睡的我並沒有清醒過來,我那潔白秀麗的裸體任由哥哥肆意擺佈。他不失時機的嘴對嘴吸吮著,在強大的負壓下,那帶著丫丫清馨幽香的淫液,源源不斷地流進了哥哥的口中。

  做女人有做女人的好處,你只要劈開雙腿挺著!這就足夠了。剩下的男人會去做!

  吃飽喝足的哥哥站了起來,他抱著我的雙腿,把他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對準我的白嫩漲鼓鼓的小騷屄,噗的一下!就插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爛醉如泥的我在劇烈的衝擊下,不由自主的扭動了一下身體。嘴裡喃喃的臆語……

  啊……啊……又……給丫丫……插進來了……舒服……肏吧……肏丫丫的小屄吧……啊……啊……

  哥哥瘋狂肏著我,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哥哥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大雞巴,在丫丫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橫衝直闖……肏呀……哥……哥……狠狠……肏……丫丫的……小騷屄……

  一陣陣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的子宮裡噴湧出來,哥哥似乎受到了丫丫的鼓舞。他肏我的力度更猛烈了,頻率也更快了……

  好……猛……舒服……哥哥……真猛……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哥哥突然緊緊的抱住我的雙腿,大雞巴死死的頂住我的小騷屄。在一陣陣抽搐後噴射出濃濃的精液……灌……進……來了……滿了……

  哥哥拔出他那疲軟的雞巴,把我的小屄擦乾淨,把我摟在懷裡享用,進入了夢鄉。

  清晨我從哥哥的懷抱中醒來,推醒了還在熟睡的哥哥。

  和他撒嬌的說:「哥哥!丫丫又讓你給灌醉了,丫丫咋晚沒有好好伺候你,哥哥你不開心吧?」

  哥哥說:「那裡呀!肏醉酒的丫丫更有情趣!」

  我拿著小拳頭輕輕的捶著哥哥耍賤地說:「哥哥你壞!人家喝醉了你還不放過人家。」

  哥哥說:「我的小乖乖!你喝醉的樣子太美了,哥哥能不動心嗎?」

  我們在說笑打鬧中起了床……

  新的一天又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