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58.◆(五十八)我的第一筆權錢交易~受賄


◆(五十八)我的第一筆權錢交易~受賄

  轉眼就是幾個月過去了,這一天,我正在我的辦公室處理一下公務。門鈴響了。

  我應聲喊了一句:「請進!」

  我的小秘書進來說:「劉處!新組建的高速公路收費管理站的張站長,請您批個文件。」

  我說:「請他進來吧!」

  我的小秘書應聲出去了,張站長進來。

  我說了一聲:「請坐!」

  我接著忙開了。說實在的我自己都不知在忙什麼,過了好一陣子,我才抬起頭。

  我對他說:「張站長,你的隊伍組建的怎麼樣了?」

  他說:「劉處,我正為這事找你批示!」

  他把拿來的資料恭恭敬敬的放在我的辦公桌子上。我粗略的看了一下!這些考試卷答得不錯呀。

  我說:「張站長!這卷子怎麼答得都一樣,是抄的吧?這一百個人的編制太大了,先把這些材料放在這,我們先研究研究。還要在全處平衡一下,看看別的科室還有什麼要求。過幾天我再給你答覆!」

  張站長連忙把一個手提袋,放在我的辦公桌上。

  我問他說:「這是什麼?」

  他說:「這是下面送給您的土特產!」

  我用手摸了一下問他:「這是多少?」

  他連忙說:「一百!」

  我把手提袋放入抽屜裡,拿過簽字筆,在文件上寫下了批示後,把我的小秘書叫了進來。

  我和她說:「把這些文件送給廳長,請他簽署意見!」她拿著文件走了。

  我對張站長說:「我給你開個收條吧!」

  他說:「劉處!你說哪裡話,是不是罵我不會辦事吧?」

  過了一會小秘書把文件批完拿了回來。

  我說:「替我送一下張站長!」

  晚上,我和哥哥相繼回到我們的別墅。

  我把一百萬元遞給了哥哥說:「我真的很害怕!這些錢怎麼處理?要是出事咋辦?這可是受賄呀!」

  哥哥把我攬在懷裡對我說:「你給他們打收條了嗎?」

  我躺在他的懷裡說:「沒有呀!」

  哥哥用手捏著我的小鼻尖說:「丫丫!你太善良了,在當前只要是一個當官的,不論大小都在摟。張站長他們可能貪得更多,現在失業的年輕人,有多少你知道嗎?很多家長都不惜花重金為孩子找工作,他們為了能得到這樣的一個工作機會,不止花一、兩萬元錢。花五萬十萬能把工作搞到手,就相當不錯了,總算沒白花。那些花了錢,又找不到門路的有多少?你知道嗎?」

  我說:「管它呢!有人給咱就收。」

  哥哥說:「丫丫走!咱們出去,慶祝慶祝!」

  哥哥把我抱進了他的皇冠,賽虎也跳進了後座趴在我的身邊。我用手撫摸著賽虎的頭。哥哥把車開得飛快,在一家豪華的飯店停下,我和哥哥手挽著手肩並肩的帶著我們的賽虎。

  門童引導我們走進了一間豪華單間。哥哥點了一桌豐盛的酒席,服務員小姐為我們打開了一瓶XO。

  哥哥舉杯說:「來我的小乖乖!為你今天第一次出馬臨敵乾杯。」

  我迎合著哥哥說:「為哥哥的偉業乾杯!」

  賽虎蹲坐在我的身邊,汪汪叫了兩聲。

  它那個尖尖的紅紅的雞子頭伸了出來,一滴珍珠般的液體掛在雞子頭上晶瑩透亮。我夾了一隻鮑魚遞給它,它搖搖蓬鬆的大尾巴吃了。今天我也犯壞,千方百計的灌哥哥。

  在我們酒足飯飽的時候,哥哥已經是酩酊大醉了,不省人事了。門童把哥哥扶進皇冠,我開著車一路風馳電掣回到了我們的別墅。

  好不容易把爛醉如泥的哥哥扶進臥室。把他的衣服脫掉,給他蓋好被子。這些天總算讓我有了自由!我也解除了身上的束縛,去浴室去洗一洗輕鬆輕鬆。

  這是我才注意到賽虎在我的身旁,興奮地搖著它蓬鬆的大尾巴,不時的在我身上嗅著。可能是我的白嫩嫩漲鼓鼓的小騷屄,又散發出了雌性荷爾蒙的幽香。

  我連忙跑回臥室,看看哥哥睡得正香,回來把浴室的門插上,我躺在水磨石的地面上,劈開兩條修長的秀腿,用雙手扒開緊窄嬌嫩的屄縫。聰明透頂的賽虎馬上跑過來,在我的胯間仔仔細細的聞著,在我的屄縫裡津津有味的舔著。

  我怕時間長出事,連忙用手拍拍我的小屄對賽虎說:「來!想姐姐了吧,上來吧!」

  賽虎連忙小心翼翼地爬上我的身體,用它那硬邦邦又粗又長的狗鞭,對著我的小騷屄上下亂鑽,我只好用手去引導它鑽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賽虎興奮異常,瘋狂的在我的陰道裡頂撞著,猛烈的衝擊著。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它的狗鞭特長,頭尖尖的,有幾次都鑽進了我的宮頸。那種酸唧唧麻酥酥的電流,刺激的我身體不斷的顫抖。一桿一桿的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的子宮裡噴湧出來。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賽虎好像興奮的不得了,它用更猛烈的力度肏著,用更瘋狂的頻率抽插著。我正洋溢在無比的舒暢之中,我的身體不斷的扭動著,我不斷的呻吟著。

  突然,賽虎不再動了,它的狗鞭後段不斷地膨脹,我的小騷屄被它緊緊的鎖住,陰道被撐的漲滿滿的。

  賽虎翻身從我的身上下來,後面緊緊鏈著我的小騷屄。它是那樣的興奮異常的拉著我,我只好撇來著雙腿讓它拽著到處亂轉。

  把我疼得實在受不了了,我哀求著賽虎:「賽虎!姐姐實在受不了了,屄讓你拽得太疼了。你別轉了!」

  賽虎好像明白了停下來,回過身來,伸出它的炙熱的舌頭舔著我們的交接的部位。這時候在我陰道裡面的狗鞭,一陣一陣的抽搐顫抖。它把那濃濃的狗精,噴進了我的陰道裡。賽虎那個膨脹的球體消退了,我終於被解放出來了。一下子我的小騷屄空落落的,賽虎緊忙回過頭來,深情的舔著我的小騷屄。

  我緩過神來說:「賽虎快出去吧!一會你的主人知道了,可就了不得了。」

  賽虎搖著它蓬鬆的大尾巴,乖乖的出去了。

  我趕忙跳進了浴池,把手指伸進了陰道裡輕輕的攪動著。把溫熱的水流灌進我的陰道裡,盡量把裡面的狗精衝了出來漂浮在溫熱的水中。我輕輕的用手揉著腫脹的小騷屄,紅腫漸漸消退了,我回到哥哥的身旁,香甜的進入了夢鄉!

  光陰似箭,轉眼就過去了三年多了,我和哥哥把近億元斂入了懷中。

  錢斂得多了,我們的擔心也隨著多了。我開始提心吊膽的過日子,一有風吹草動,就惶惶不可終日。

  這一天哥哥有個應酬,在酒桌上一個高檢的朋友在無意之中透露出,和我經常打交道的高速路承包商郭總被高檢立案偵察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哥哥回來時對我說:「丫丫!出事了,郭總被立案偵察了。咱們得趕快作打算!」

  我說:「咱們的錢有很大一部分,是郭總賄賂的。他要是出事咱就完了!」

  哥哥說:「咱們存在外國的錢,夠咱們花幾輩子了。咱們趁還沒出事趕快出走吧!」

  我說:「哥哥你打算咋辦!」

  哥哥說:「今天是星期二,我明天去定兩張星期六飛往紐約的機票,星期五下午咱們乘飛往北京的飛機。你這兩天去爸爸媽媽家安排一下,對了把咱的賽虎給他們送去!」

  我說:「這座別墅咋辦?」

  哥哥說:「這是郭總借咱們住的!咱們一走了之。我這還有幾十萬元咱們沒法帶走了,你給爸爸媽媽帶去三十萬。剩下的給我兒子送去!」

  我說:「是不是給董姐留十萬元,讓她給咱們打打埋伏。」

  哥哥說:「不了!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明天你就在爸爸家住兩天,星期五下午咱們機場見面。」

  我趴在他的懷裡說:「哥哥咱們就這樣走了?」

  哥哥用手指捏著我的乳頭歎了口氣說:「不走,等著挨抓呀。」

  我問哥哥說:「這兩天班還上嗎?」

  哥哥說:「班還要上!不能讓任何人看出來。」

  我問:「車咋辦!」

  哥哥說:「咱們上飛機,把車放在停車場!」

  哥哥把我摟在懷裡,心事重重的睡在一起。這是我們難得的一次沒有性生活的一宿覺,各揣各的心事,輾轉熬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