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59.◆(五十九)出逃的前夜~我和丈夫最後的訣別


◆(五十九)出逃的前夜~我和丈夫最後的訣別

  星期三,我給爸爸媽媽打了的電話說:「趕快給雨嫣她爸打個電話,讓他馬上開車趕過來!告訴他千萬不能耽擱。我今晚上就在家住!」

  媽媽說:「啥事呀!這麼急?」

  我說:「媽媽,我現在沒有辦法說!你馬上給他打電話!回家我再仔細和你說。」

  下午媽媽給我打來電話說:「雨嫣她爸開車趕過來了。」

  我放下電話,開著我的寶馬一路風馳電掣急急忙忙趕回家。見到朝思暮想的哥哥,我不顧一切的撲到了哥哥的懷裡,放聲大哭著!

  跪在他的面前喃喃的說:「哥哥!丫丫對不起你。是丫丫背叛了你!」

  哥哥把我扶了起來說:「丫丫,站起來說話!哥哥不怨你了。你讓哥哥急急火火來到這,有什麼重要的事麼?」

  我起來拉著哥哥進了雨嫣的臥室。我們瘋狂的摟抱在一起,哥哥滿懷深情的親吻著我。我們的舌尖攪在一起,相互吸吮著對方的津液。近似瘋狂的熱吻害的我們嚴重缺氧,我們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解開對方的衣服。

  我們在瞬間就赤裸相見了,哥哥把我抱上雨嫣的雙人床,把我摁在了他的身下。哥哥滿含熱淚的雙眼流淌著哀怨淚珠。他瘋狂的撕咬著我的裸體,在我潔白堅挺得乳峰上,留下了一串串血紅牙印。鑽心的疼痛留在我的身上,深深的思念刻在哥哥的心中。

  哥哥滿懷深情叼著我乳峰上的紅櫻桃,拚命的吸吮著,發洩著多年的思念情感。哥哥用他炙熱的淚珠,清洗著丫丫罪惡的心靈。

  望著痛哭流淚的哥哥~我深愛的丈夫,我滿懷著深深的愧疚,我默默的承受著那切膚的疼痛和撕心裂肺的悔恨。我深深地知道自己犯無法彌補的錯誤了,今生我只能為哥哥祈禱了。

  這一次的會面,也是我和哥哥的最後訣別!

  哥哥的牙印佈滿了丫丫的裸體,哥哥的淚水蕩激著丫丫的心靈。哥哥起身拉過我的雙腿,我深深懂得哥哥的心意。

  我最後一次為哥哥,舉起修長秀麗的雙腿,雙手為哥哥扒開丫丫緊窄嬌嫩的屄縫,打開丫丫絢麗多彩的畫卷,奉獻給哥哥。

  哥哥抹掉含在眼眶中的淚花,跪在我的胯間,無限眷戀的欣賞著丫丫肥嫩的小騷屄。哥哥望著那本應屬於自己的尤物,思緒萬千熱淚奪眶而出。哥哥強忍著悲痛,伸出他炙熱的舌尖,舔著那闊別久遠的,最鍾愛的小騷屄。

  哥哥瘋狂的撕咬著丫丫那小巧玲瓏的陰蒂、柔軟滑爽的小陰唇。我在那強烈的酸唧唧酥麻麻的電流刺激下身體不斷的顫抖抽搐,一股一股的黏糊糊淫液噴湧出來。哥哥就著苦澀的淚水,吞嚥著來自丫丫體內的清馨幽香的淫液。

  望著哥哥滿臉的淚水和黏糊糊的淫液,我的心在流血。多麼溫馨的家庭,毀在我的一時不知深淺的衝動……

  哥哥面目呆滯的站立起來,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和黏糊糊的淫液,手扶著他還沒有雄起的疲軟的小泥鰍,不由自主的搖搖頭,歉意的對我說:「丫丫!都是哥哥不爭氣,它硬不起來了。哥哥沒法肏你了!」

  我實在忍不住了哇的一聲哭出聲來!我翻身下地跪在他的面前,雙手抓過他的小弟弟親吻著!

  我喃喃的說:「都是丫丫不好!連小弟弟也生我氣了。」

  我把哥哥的雞巴含在口中,瘋狂的吸吮著。讓它在我的口中抽插著,我最心愛的小弟弟在我的口中漸漸的有了回應,它恢復了以往的雄姿。我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它的龜頭。舌尖纏繞著他粗壯的桿部,我拚命的擼著哥哥的大雞巴。他的碩大的龜頭頂撞著我的喉嚨,有幾次我險些嘔吐出來。

  哥哥用手抱著我的頭,看見我狼狽的樣子,他喃喃的說:「丫丫這是為什麼呀?你為什麼要禍害自己?這是何苦呢!」

  我沒有辦法回答,只有默默的忍受他激烈的撞擊。

  突然他抱住我的頭,他的大雞巴死死的頂住我的嘴巴,一陣猛烈的抽搐,噴射出的濃濃精液衝進了我的喉嚨被我吞進腹中。哥哥抽出疲軟的雞巴,殘留的精液從我的嘴角流出。哥哥滿懷深情地把我從地上扶起,擦去我嘴角的精液,緊緊的把我摟在懷裡。我們這才互相傾述相思之苦,離別之情。

  我在床頭櫃上的挎包裡拿出了五十萬元,鄭重的再次跪在哥哥的面前。哥哥也連忙要扶起我,他見扶不起來我,也就回應著跪在我的面前。

  我雙手捧著這些我用自己的貞潔生命換來的血汗錢,我流淌著熱淚說:「哥哥!丫丫對不起你,這輩子已經無法報答你對我的恩情了。我要走了這輩子再也見不到面了。這五十萬元我帶不走了,就留給妹妹給咱生的孩子吧。對了!妹妹生的是男孩女孩?叫什麼名字?今年也該三歲了吧。」

  哥哥說:「丫丫!妹妹生的是男孩子,名字叫雨晟!都搖那跑了,你見了一定喜歡。丫丫!我怎麼能要你的錢!你自己留著用吧。你這是拿自己的幸福和生命換來的。」

  我說:「哥哥!看我這做大媽的也沒給我們的孩子準備什麼禮物。我要出逃了,有些來不及了。這些錢我帶不走了。就給我們的小雨晟留著上學用吧!今晚我們見最後一面了,也是我們的生死訣別。假如有來生,我還要嫁給你。」

  哥哥說:「丫丫!錢對你就這麼重要嗎?哥哥的親情,不比錢更重要嗎?」

  我說:「哥哥!失掉的才知道珍惜,可是事情終究是發生了,現在已經無法挽回了。我們只能接收現實了!當初我之所以這樣做,都是為了我們的孩子。我和他並沒有結婚,只是在一起同居。我的心永遠屬於哥哥!」

  哥哥說:「就為了我們的孩子,也不至於這樣吧?」

  我說:「哥哥!我的目的就是斂到更多的錢,別人都在貪!我為什麼不能?我的智商並不比別人差,到現在我的目標還沒有實現。錢還在他的掌握之中,我要不惜一切代價把屬於我的錢搞到手。到那時我仍舊是你的妻子,仍舊是你女兒的母親。」

  哥哥說:「丫丫!錢咱家夠花就行,咱不要錢。哥哥只要你!只要有你丫丫在,咱家就有幸福。哥哥不能沒有你!」

  我說:「哥哥!晚了,一切都晚了,我們現在斂的錢都超過億元。不走我就沒命了,哥哥我們只有來生再相見了。」

  哥哥說:「丫丫!咱們不要錢了,哥哥明天帶你去自首。能寬大處理的!」

  我說:「哥哥不行了!他把錢都轉移出去了。我自首就不被判處死刑,也得是無期徒刑。就好的結果也得十幾年徒刑,財產沒收,等我出來已是六七十歲的老太太,那何苦呢?」

  哥哥說:「丫丫!我們的女兒現在咋樣?」

  我說:「哥哥!雨嫣不是經常和你通話嗎?她過年就轉入哈佛大學本科學習了。」

  哥哥說:「她每年的費用挺高吧?我沒出過力很抱歉!」

  我說:「她每年要花費七八千美元,都是他給打錢!」

  哥哥的眉頭皺了一下說:「丫丫!小心我的女兒別讓他給禍害了!」

  我現在還自信自己的能力說:「哥哥!我自信能夠保護自己的女兒!」

  哥哥說:「但願吧!」

  這時媽媽對我們喊著:「女婿、丫丫該吃飯了。」

  我和哥哥連忙穿好衣服,來到了客廳。媽媽已經把可口的飯菜擺在桌子上,我和哥哥在一起吃了晚飯。

  吃過飯我對爸爸媽媽說:「爸爸媽媽!丫丫要出國了,可能很長時間不能回來了。以後就由哥哥來照顧你們了,我走後讓哥哥幫你們把這座房子賣了。以後你們回到哥哥家去住,由哥哥替我照顧你們吧。」

  媽媽說:「你到底有什麼事在瞞著我們吶?」

  我說:「沒什麼!我是正常出差。」

  哥哥和爸爸在嘮著磕,我不忍心再看他們,我獨自悄悄的回到雨嫣的臥室。媽媽也尾隨過來!

  她跟我說:「丫丫!出什麼大事了,不能和媽媽嘮嘮?你要憋死媽媽呀?」

  我把房門插上跪在她的面前說:「媽媽!丫丫不孝,丫丫不能在國內呆了。我和你現在那個女婿斂了上億元,事情要敗露了。我們要出逃外國,爸爸身體不好,不能讓他知道!以後就要靠哥哥來照顧你們。」

  媽媽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傻了呆了喃喃的說:「丫丫!都是我把你慣的,你太任性了。」

  晚上我和哥哥相擁上了雨嫣的雙人床,我枕在哥哥那粗壯有力的胳膊上。哥哥撫摸著我的裸體,我囑托著哥哥。

  我說:「哥哥!爸爸身體不好,我這一走爸爸可能經受不住打擊。如果有個三長兩短,你來把媽媽的這處住房賣掉。把媽媽帶回去和叔叔團聚!」

  哥哥說:「你想得太周到了!你放心走吧,我會照顧爸爸媽媽的!」

  我說:「哥哥來吧!騎到丫丫身上來,這兩天哥哥你盡情肏丫丫吧。以後我們只能在夢中相見了!」

  哥哥騎到我的身上,我們開始了瘋狂的旅程。

  這一夜哥哥把我肏的屄滿盆溢,淫水橫流。

  哥哥也累得精疲力盡,彈盡糧絕……

  清晨我從哥哥的懷裡醒來,我懇求他再陪我一天,最後再愛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