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60.◆(六十)我離開家~以後發生的故事(上)


◆(六十)我離開家~以後發生的故事(上)

  清晨,我從哥哥的懷裡醒過來。

  我躺在他的懷抱裡撒嬌說:「哥哥今天是咱們這輩子,最後一天的團聚了,你再陪丫丫一天吧!」

  哥哥說:「丫丫!如可能的話,哥哥願意陪你一輩子。」

  我說:「我今天去單位打一個照,一會就回來。哥哥你在家陪爸爸媽媽說一會話,嘮一會磕。」

  哥哥說:「丫丫你去吧!不要太緊張,自然一些。」

  我親吻他一下說:「哥哥!丫丫永遠是你的人。」

  我們起來和爸爸媽媽吃過飯,我和他們告別後,開著我的寶馬去單位打了個照面。簡單的安排了一下,和我的小秘書說了一聲,就開著車出去了。

  我到了超市買了一堆小孩子吃的、用的和玩的東西,讓售貨員打包,我拿了回來。我急三火四的開車回到家,我把東西遞給了哥哥,對哥哥說:「這是給咱們『小雨博』買的,我這個當大媽的也有兒子了!」

  哥哥接過東西,把我摟在懷裡,相擁走進了雨嫣的臥室,我們沒有更多的語言,一切都在默默的進行。一輩子的默契,一輩子的配合,是那樣的自然,那樣的得體。

  瞬間我們都赤身裸體的,翻滾在雙人床上。哥哥把他多年的思念、多年的怨恨、多年的憐愛、多年的誤會,統統的發洩在丫丫的裸體上。他的眼眶中流淌出的是淚花,在他心裡滴出來的卻是殷紅的鮮血。

  他瘋狂的騎在了我的身上,把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化作利劍,刺向既讓他魂牽夢繞,又讓他絲絲怨恨的丫丫。

  緊窄嬌嫩的陰道被哥哥猛烈的?進,發出了沉悶的噗哧聲!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一震,小騷屄隱隱的一陣疼痛。

  我的心激靈一下感覺到,哥哥並沒有原諒我,我對哥哥心靈的傷害是難以磨滅的,我只有默默的忍受哥哥那帶著怨恨的衝擊。

  噗,噗,噗……噗,噗,噗,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我輕輕的扭動著身體,配合哥哥的?拽,忍不住發出愉悅的呻吟和舒暢的浪叫。

  一股股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的子宮裡噴湧出來。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哥哥猛烈的?拽了一陣,他趴在我的身上緊緊摟著我,他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死死的頂著我的緊窄嬌嫩小騷屄,一陣陣的抽搐噴射出一桿一桿濃濃的精液,哥哥趴在我的身上休息一會,要翻身下去!

  我緊緊摟抱著他說:「哥哥!趴在丫丫身上吧!給我講講家裡的事情。」

  哥哥騎坐在我的身上,他那疲軟的雞巴泡在我的陰道裡。他的雙手一邊玩弄著我的乳房,一邊和我講起,我從出走後家裡出的事情。

  ◇  ◇  ◇

  哥哥說,那天自從你把雨嫣從我的身邊帶走,我傻呆呆的望著你開車遠去的影子,晴天霹靂把我無情擊垮,我真的不知是如何回到家中。我漫無目的的進入我們的臥室,望著那些彷彿還印證著愛妻的身影的熟悉的傢俱。我趴在那柔軟舒適的沙發床上,放聲大哭。彷彿世界末日正步步向我逼近,我是那樣的無助,那樣的無奈。

  妹妹聞聲帶著兩個孩子走了進來,齊刷刷跪在床前。

  滿含著熱淚對我說:「哥哥!都是我們不好,是我們把姐姐逼走了。明天我就帶著孩子回到我們原來的家,你去把姐姐找回來!」

  我翻身下床扶起妹妹和兩個我心愛的孩子,我們擁抱在一起,哭成一團。

  我對妹妹說:「燕燕!丫丫的走,不是你和孩子的過錯。你們不用自責!沒有你們她也要走這一步,今後我們要相依為命了。」

  妹妹看見我止住了哭聲,連忙對靚雨和靘雪說:「你們陪舅舅玩一會,我去做飯!」

  兩個孩子連忙依偎在我的懷裡,靚雨解開褲帶,拉著我的一隻手,送進了她的褲襠裡,靘雪也拉著我的另一隻手,從她的衣服下擺送了進去。

  我望著兩個懂事的孩子,眼淚在眼眶中旋轉著。一隻手指在靚雨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輕輕的攪動,另一隻手指捏著靘雪的鮮嫩飽滿的乳頭。

  這時候妹妹進來問我:「哥哥!做點啥菜?」

  我說:「隨便吧。」

  妹妹走出去回頭對兩個孩子說:「陪舅舅好好玩!」

  靚雨跟我發賤說:「舅舅!想吃靚雨小屄嗎?」

  我沒有說話,點點頭。

  靘雪說:「靚雨該吃飯了!舅舅下午還要上班。等晚上咱們再陪舅舅玩吧?現在讓舅舅摸一會,咱們就洗手吃飯了。」

  靚雨撅著小嘴說:「你就知道吃!」

  我說:「靚雨!姐姐說的對!走,咱們吃飯去!」

  晚上我下班開車回到家來,勉強吃了點飯,心情不爽,頭暈暈沉沉。我早早的睡下,不知不覺突然發起燒來。

  迷迷糊糊不斷的說著胡話,……丫丫!你怎麼能拋下哥哥……跟那個野男人走了!……哥哥不甘心那……你帶走咱們雨嫣……我不放心……別讓那個畜生給肏了……哥哥一定把你奪回來……哥哥要死了……你就不來看看哥哥……

  這時候我彷彿聽到……舅舅舅舅的喊聲……哥哥哥哥的叫聲……

  我說……你們別喊……我在和丫丫說話……

  這時我聽到哇哇的哭聲……丫丫、哥哥死了嗎……你們這樣哭……

  後來妹妹說我一直昏迷了三天,水米未進,找了幾個大夫都不見好轉。

  妹妹急得哭著說:「哥哥!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燕燕就不活了,陪你一起走!」

  兩個孩子也跪在我的身邊,哭著喊著:「舅舅!醒過來呀!你不要我們了?我是你稀罕的靚雨呀!我是你喜歡的靘雪呀!」

  我繼續在深度的昏迷之中……你們在傻哭什麼……我和丫丫說話……丫丫你別走……你不要拋下我……孩子……救救我們的孩子……他要肏咱們雨嫣呀……

  這時靘雪對媽媽和靚雨說:「舅舅還對舅媽抱著刻骨銘心的懷念,咱們只有想辦法,讓舅舅在那可怕的夢境中清醒過來。」

  媽媽說:「靘雪!你有辦法救舅舅,就趕快說出來!可急死媽媽了。」

  靘雪說:「靚雨!舅舅最喜歡你了,你趕快把衣服脫了。去把你的小屄去洗乾淨回來,媽媽咱們把舅舅的衣服脫了。」

  媽媽知道靘雪的鬼點子多,就和靘雪動手把我脫個精光。

  這時我還在昏迷中,只有任她們擺佈。靚雨把小屄洗乾淨回來了,站在靘雪面前問姐姐咋辦?

  靘雪說:「靚雨!舅舅最褻罕你,你蹲在舅舅的臉上,把你的小屄往舅舅的鼻子上蹭。媽媽咱倆用嘴擼舅舅的雞巴,把舅舅的雞巴擼硬,擼射精。他就能清醒過來!」

  媽媽說:「那就動手吧。」

  靚雨劈開她那稚嫩的小胯子,蹲在我的臉上,雙手把自己的小屄扒開,把自己的屄縫和緊窄嬌嫩的陰道,往我的鼻子上撞著蹭著。

  一會的功夫靚雨就來了勁,從她的嬌嫩的陰道裡流淌出了一桿一桿黏糊湖的淫液,一滴一滴,滴進了我的嘴裡。

  媽媽和靘雪雙管齊下,擼著我的雞巴和嘓著我的卵袋。

  ……

  我在昏昏沉沉的冥聆之中,彷彿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我的鼻子上蹭。柔柔的、軟軟的、滑滑的、爽爽的,真是舒暢極了!

  一股股沁人肺腑的,那種我既熟悉又迷戀的,只有幼女才有的淡淡的腥臊氣味,隨著我的呼吸進入我的肺和五臟六腑。

  一滴一滴滑爽清馨,帶著女兒特有芳香的黏糊糊的淫液,流進了我的口中。

  我被這熟悉而又迷戀的氣味拉回到了現實!被這滴滴清馨爽滑的,來自幼女體內的美味佳餚吸引回來!

  我睜開雙眼見到了,我最疼愛的小靚雨,正劈著她那稚嫩的小胯子,蹲在我的臉上,雙手扒著她的小屄,在我的鼻子上撞著蹭著,她那宛如珍珠般的,串串晶瑩透亮的淫液滴滴落下。

  我忍不住伸出炙熱的舌尖,舔著靚雨的小屄。

  靚雨發現我醒了連忙對媽媽說:「媽媽、姐姐!舅舅醒了。」

  妹妹聚攏過來摟著我哭著說:「哥哥你可醒了!嚇死燕燕了。你都三天沒吃飯了,妹妹給你去做飯。」

  靘雪和靚雨也抱著我,耍賤的說:「舅舅!你死不了了吧?」

  妹妹去做飯了,兩個孩子赤條條的摟著我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