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61.◆(六十一)我離開家~以後發生的故事(下)


◆(六十一)我離開家~以後發生的故事(下)

  靚雨柔嫩爽滑的小屄,散發著淡淡的幼女腥臊氣味,滴著清馨芳香的珍珠般的,串串的晶瑩透亮的淫液,把我從沉沉的昏迷中拉了回來。

  我望著靚雨那個誘人的光溜溜胖乎乎的小屄,和從靚雨那個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流淌出來的清馨芳香的串串珍珠,我忍不住的伸出炙熱的舌尖,貪婪的舔著每一滴那晶瑩透亮淫液。

  嘴對嘴的吸吮著靚雨的緊窄嬌嫩的陰道,在強大的負壓下,幼女的清馨芳香的淫液,源源不斷的流進了我的口中。

  靚雨發現我清醒過來,高興的大呼小叫起來。

  她從我的頭上跨下來,連蹦帶跳喊叫著:「媽媽!舅舅醒過來了。姐姐!咱舅舅死不了了。噢,噢,噢,來嘍,來嘍,來嘍。」

  妹妹連忙抱起我的頭,激動的流出了一串一串的熱淚。滿懷深情的說:「哥哥!你可算醒過來了,都三天了,嚇死我們娘幾個了。哎呀!哥哥你三天沒吃東西了,我去給你做飯去!」

  妹妹對靘雪說:「靘雪你和靚雨再陪舅舅玩一會!我給你們做飯去。」

  我摟著兩個孩子躺在床上。玩弄著靘雪的白嫩碩大的乳房,撫摸著靚雨光溜溜漲鼓鼓的小嫩屄。

  這時候妹妹把一盆水端到我的面前,要我先洗洗手,洗洗沾滿漿糊的臉。隨後把煮的稀稀的小米粥和小鹹菜,給我端了上來。

  我要起來,妹妹連忙說:「哥哥你就躺在這吃吧,來!靘雪靚雨來陪舅舅吃飯!」

  兩個孩子爭先恐後的圍著我的身邊一邊餵著我,一邊陪我說話。

  妹妹一邊給我盛飯,一邊掉著激動的淚水,其實她也陪著我三天沒吃飯了。她看著我吃的是那樣香甜,比她自己吃還高興……

  我終於從你出走的陰影中解脫出來,幾個月後妹妹就要臨產了。咋辦!沒人陪著能行嗎?對了我把項前的老婆、小姨子請來幫忙。

  我連忙給項前打了電話對他說了,燕燕要生孩子了。請他家的兩個女人,過來幫個忙。

  項前答應了一聲!就開著自己的汽車,帶著他的兩個女人趕來了。

  項前開著汽車帶著老婆、小姨子,從響水村趕來了。我開著我的雪弗萊,妹妹在兩個孩子的攙扶下,坐在後座上,很快就趕到了市裡婦幼保健醫院!

  婦產科大夫看見我進來連忙說:「胡書記!你怎麼有工夫到我這裡來?我劉姐怎麼沒有來?」

  我說:「你劉姐出國了,我妹妹要臨產了。你劉姐又不在家,我只好自己來求你了!」

  大夫說:「快把病人送進來檢查一下!」

  我叫幾個女人把妹妹扶進產房的產床上。大夫到了妹妹跟前,把著聽診器伸到妹妹的肚皮上。

  大夫看了妹妹一眼說:「上次劉姐帶你來摘的節育環對嗎?」

  妹妹點點頭臉紅了一下。

  一會大夫出來對我說:「胡書記!你妹妹是個高齡產婦,可能有一定的危險。她的宮口已經開了四指了,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她是高齡產婦,你進來給你妹妹助助威,她自己有了信心就好辦了。」

  我說:「我進去好嗎?」

  大夫說:「哪有那麼多說道!快進去吧。還是高干呢?」

  她把我推進去,我跟著大夫進去換上了一件白大褂,進了產房。項前的老婆和小姨子,在跟前鼓勵著妹妹。

  我到妹妹跟前拉著她的手,我對她說:「妹妹!要是太疼你就喊幾聲。千萬別挺著!」

  妹妹說:「哥哥!妹妹沒事,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我看見妹妹的額頭上淌著豆大的汗珠,手緊緊的握著我的大手。妹妹的小屄被孩子撐得像一隻裂口的大皮球。烏黑的孩子的頭皮,已經從妹妹的裂口的小屄裡漏出來。

  大夫用手指伸進妹妹的小屄裡,撬著緊緊箍著孩子頭的陰道。嘴裡大聲鼓勵著妹妹說:「拉,拉,用力拉!」

  這時候我看見妹妹咬著下嘴唇,頭上的汗水越流越多。眼睛裡流淌著幸福的淚花,我滿懷深情望著妹妹,給她擦拭著流淌的汗水,不知不覺我的眼睛中也充滿了感激的淚水。

  孩子巨大的頭顱,終於擠出妹妹的小屄。大夫扳正孩子的頭大聲叫著,拉,用力拉。只見妹妹憋了一口氣,猛的一用力,孩子就突擼一下,滑出了妹妹的小屄。

  大夫倒提著孩子,在他的小屁股上拍了幾下。孩子終於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大家提著的心,終於放下來。

  大夫從妹妹的陰道裡,掏出了孩子的胎盤。

  護士把孩子放在台秤上對大家說:「是個男孩子,重八斤二兩。」

  她把孩子包好,放在妹妹的身旁。妹妹羞答答望著我,眼眶裡轉著幸福的淚花,她對我會意的笑了。

  母子平安,我問大夫:「用觀察幾天嗎?」

  大夫說:「不用了!回家休息更好。」

  我又問妹妹:「妹妹!回家行嗎?」

  妹妹點點頭說:「回家吧?」

  這時我才注意到靘雪摟著靚雨蜷縮在角落裡,聚精會神的看著媽媽生著小弟弟。

  我給了大夫一筆數目可觀的錢!

  大夫說:「胡書記!這是幹什麼呀?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我拍拍她的肩說:「這些都是給大伙吃飯的,你劉姐在家也會給的!我以後還會求你的。」

  大夫說:「胡書記這說哪裡話,咱們誰跟誰呀?」

  大夫招呼了幾個小護士,七手八腳的把妹妹抬到了我的雪弗萊後座上。靘雪靚雨陪著媽媽,孫姍姍抱著我的兒子。

  我開車一路急行回到家,把妹妹安置好了。麗麗給妹妹煮了一鍋小米粥,拌上紅糖,剝了一碗紅皮雞蛋,端給了妹妹。

  妹妹太累了太餓了。一會就把戰場清理完畢。

  妹妹嘴巴一抹不好意思的說:「哥哥!我吃的太多了,快餓死我了。」

  我憐惜的趴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妹妹臉被羞得緋紅。眼眶中轉著幸福的淚水,她滿懷深情的望著我。

  我對妹妹說:「妹妹!你幸苦了,哥哥永遠愛你。」

  孫姍姍把懷中的孩子,遞給了妹妹說:「嫂子!快給你的兒子吃一口吧。」

  妹妹接過孩子,掏出她那碩大肥嫩的乳房,把那顆紫紅色的葡萄,送進來兒子的小嘴裡。孩子的生存本能,促使他有力的吸吮著母親的乳汁。無疑兒子的到來,給我們的家庭注入了新的血液。

  從醫院回來,我們大家光顧高興了,還都沒有吃飯。麗麗、姍姍、靘雪連忙到廚房去做飯,好在家裡的冰箱什麼吃的都有。一會的功夫一桌子可口的飯菜就端上來。

  我和項前打開了一瓶五糧液對飲起來。

  這時最活躍的就是小靚雨,又說又笑,做出各種惡作劇,搞得大家開懷的哈哈大笑!

  大家吃過了晚飯,項前說:「胡大哥!我們該回去了。」

  我說:「忙什麼!再陪大哥多嘮一會!大哥今天高興,高興……」

  項前說:「今天太晚了,我還得送姍姍回家。」

  我說:「別蒙大哥了,這麼好的機會你還能放過姍姍,姍姍你說是嗎?」

  姍姍說:「可不是,今晚我和姐姐又該遭罪了。」

  我問項前:「你還想在你那當土皇上呀?就不想趁大哥有權挪挪地方!」

  項前說:「大哥不怕你笑話,我就是捨不了姍姍!」

  麗麗說:「看你這個德行!大哥拉幫你,你還坐坡!(東北土話,不上進)姍姍也是還跟治國過啥勁呀?乾脆離了算了。」

  姍姍說:「姐姐!不就差這個孩子嗎?」

  麗麗說:「給他扔下算了,想要個男孩叫姐夫再給你作一個!」

  姍姍說:「我才不想要了,我和姐夫有一個女兒,我就知足了!」

  我問姍姍:「治國現在的活多嗎?現在還經常不在家嗎?能掙著錢嗎?」

  姍姍說:「經常不在家,活到是不少,就是掙不到錢。要不是丫丫姐給他點生活費,他就揭不開鍋了。」

  我對項前說:「現在農委主任退休了,你想不想幹!你捨不了姍姍,就一起帶過來嗎,就苦了姍姍沒有名分!」

  姍姍說:「只要和姐夫在一起就行,我要名分幹嗎?」

  我說:「項前!那我就給你走動了。」

  項前說:「大哥我淨麻煩你了!」

  我說:「我不安排我的心腹,安排誰?你也把接班人安排好!」

  項前說:「哥哥讓你操心了。」

  他又對兩個女人說:「你們誰留下伺候燕燕嫂子幾天!」

  我和妹妹說:「不用了!」

  麗麗拿了一千元給了燕燕說:「嫂子這是給孩子下奶的!姍姍你沒啥事,就留下吧!孩子我經管!」

  姍姍高高興興的答應了,項前和麗麗開車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