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62.◆(六十二)姍姍留下伺候燕燕~哥哥和姍姍交配


◆(六十二)姍姍留下伺候燕燕~哥哥和姍姍交配

  項前和孫麗麗開著車走了。

  望著消失在黑暗的夜空裡的4500,姍姍挽著我的胳膊對我說:「大哥!他們去遠了,咱們回去吧!」

  我受寵若驚的說:「姍姍!麻煩你了。」

  我現在還沒敢有那個非分之想!

  姍姍回來坐在燕燕的床邊,兩個往年的無話不談的朋友在一起的話特別多。我又插不上嘴,就到靘雪和靚雨學習的書房,輔導她們學習。

  一會兒姍姍進來脫得很露和我說:「大哥!我要洗洗澡,你給我兌一下水好嗎?」

  我看她很開放的穿著,心裡不由自主的跳了幾下,就和她出去了,給她把水兌好。

  我還沒有出去,姍姍已經把上衣脫掉了。她那兩隻碩大肥嫩的乳房,已經展現在我的面前。我連忙出去,把門帶上。

  裡面嘩嘩的流水聲,吸引著我的好奇。我不由自主的,從虛開的門縫向裡望去。

  只見赤身裸體的姍姍,挺著兩隻碩大肥嫩的乳房。亭亭玉立的身材,模特般的三圍。宛如水霧下的一座大理石維納斯,那可愛的胖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在那一撮烏黑油亮的屄毛襯托下格外動人。

  姍姍手拿著噴頭,在她的週身上噴淋著。溫熱清澈的水流,順著姍姍的屄毛流下來。

  這時候姍姍好像知道我在門外,她把臉朝著房門。一手拿著噴頭,一手揉著兩個碩大肥嫩的乳房。溫熱的水流經過姍姍的兩顆水嫩的紅葡萄粒,向下流著。

  姍姍劈開兩條修長的秀腿,一手拿著噴頭對著那胖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一手扒開她那緊窄嬌嫩的屄縫,溫熱清澈的水流從姍姍鮮紅的屄縫裡流下來。

  我快堅持不住了,胯間的探海蛟龍直挺挺的立了起來。我怕忍不住衝進去,趕快跑回我的臥室,鑽進了被子裡。翻來覆去的遐想,和姍姍意淫著。

  就在這時候,我的臥室門「吱拗」的響了一聲!姍姍赤身裸體的進來了,掀開我的被子鑽進來。

  我再也堅持不住了,摟住姍姍堅挺秀麗的身材,撫摸著她柔嫩脂滑的皮膚。玩弄著姍姍肥嫩碩大的乳房,手指捏著她那堅挺水嫩的紅葡萄。

  我們瘋狂的親吻著,我們的舌尖攪在一起,相互吸吮著對方的津液。

  在一陣忘我的親熱過後!我用手向外輕輕的推著她說:「哎呀!姍姍你怎麼進來了,讓你嫂子知道我怎麼做人吶。再說朋友妻不可欺呀!快回你的房間睡去吧!大哥要是肏你對不起項前吶!」

  姍姍緊緊的摟著我說:「哥哥!是嫂子讓我來陪你的,嫂子說你性慾太強,不發洩出來會憋壞的,她求我幫幫你。姍姍又不是姐夫的妻子,哥哥你別不好意思,今晚姍姍是你的!」

  我又不是聖人,摟到懷裡的女人幹嗎不肏?我翻身騎到姍姍的身上,剛要肏她!姍姍說:「哥哥!你先別急,燕燕嫂子說你喜歡舔女人的盤子。我把小屄洗乾淨,等你品嚐呢!」

  我連忙跳下地把門插好,掀開姍姍身上的被子,拉過她兩條修長的秀腿,把她的屁股擔在床沿上。

  她把雙腿高高舉起成V字形,雙手扒開了緊窄嬌嫩的屄縫。姍姍把自己的最絢麗的美麗的畫卷,展現在我的面前。把她最鮮美的美味佳餚,擺在我的面前。她說:「哥哥!你把枕頭給我墊在後背下,我看看你是怎麼舔我的盤子的。」

  我站起身來把兩個大枕頭,墊在姍姍的後背。使她能夠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小騷屄。我滿懷深情的跪在姍姍的肥嫩的胯間。欣賞瀏覽著姍姍那個胖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黝黑發亮的濃密的屄毛。

  我滿懷著激動的心情望著,姍姍雙手扒開的緊窄嬌嫩的鮮紅的屄縫,那張女人最精彩的最絢麗的美麗畫卷,我已經不能自己。

  我貪婪的伸出了炙熱的舌尖,去品嚐姍姍奉獻的那最豐盛的美味佳餚。我瘋狂的撕咬著姍姍那對肥嫩爽滑的小陰唇,和鑲嵌在肥厚屄縫頂端的,珍珠般的陰蒂。

  姍姍不由自主的扭動著身體,輕輕的呻吟著,舒暢的淫叫著,一串串的晶瑩透亮的淫液,從姍姍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流淌出來。

  我的舌尖舔著姍姍的柔嫩軟滑的尿道,品嚐著姍姍那濃烈的腥臊的汁液,舔著那一串串的帶著姍姍清馨芳香的散發著強烈的雌性荷爾蒙的淫液。她的淫液越排越多,我不失時機的嘴對嘴的吸吮著,姍姍的緊窄嬌嫩的陰道。在巨大的負壓作用下,姍姍的清鮮可口的淫液,源源不斷的流進了我的口中。

  姍姍的屁股一拱一拱的往我的臉上撞,嘴裡發出陣陣的淫叫聲!

  我終於吃飽喝足了。

  從她的胯間站立起來,手扶著我那怒髮衝冠的探海蛟龍,對著姍姍那個胖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她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姍姍「唉喲」的淫叫一聲!「媽呀,哥哥!你的『小弟弟』太大了太粗了。姍姍的小屄屄放不下它呀!給姍姍撐破了吧?」

  我根本就不理睬她,這樣的女人就該猛肏。我開始瘋狂的抽插,激烈的衝撞起來。把姍姍小騷屄裡的嫩肉拽的裡出外進,吞吞吐吐。

  姍姍舒暢的呻吟著,高聲淫叫著,屁股不停的扭動著。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姍姍的黏糊湖的淫液,不斷的噴湧出來。激起我更猛烈的動作。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我肏姍姍的力度越來越猛,肏姍姍的頻率越來越快。我終於堅持不住了,我的雙手抓住她的兩顆碩大肥嫩的乳房,把那根探海蛟龍死死的頂住姍姍的胖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

  在一陣陣的抽搐顫抖,我在姍姍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噴射出濃濃的精液。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一會,拔出了疲軟的雞巴。鬆開了抓著她那碩大肥嫩乳房的雙手,兩隻手上沾滿黏糊糊奶湯。

  我問:「姍姍!這是怎麼回事?是什麼黏糊糊的。」

  姍姍說:「哥哥!你用的力太大了,給人家的奶水都擠出來了。」

  我說:「姍姍!你怎麼還有奶水?」

  姍姍說:「我兒子正在斷奶,你這一用力抓,就把姍姍的奶水擠出來了。來吧!哥哥幫姍姍嘓嘓吧!把我漲得好難受。」

  我們重新上了床,我躺在那裡。姍姍伏在我的頭上,用手掐著乳房,把她那個紫紅的葡萄粒,塞進了我的口中。姍姍擠出來的奶水,滴在我的嘴裡。那沁人肺腑的甘甜,讓我瘋狂的吸吮起來。

  我把姍姍的兩個乳房,吸吮得乾乾淨淨。

  把她摟在懷裡滿懷深情的和她說:「姍姍!你的奶水還這麼足,怎麼就不給孩子吃了呢?有什麼難處吧?」

  姍姍說:「哥哥!我們治國,一年到頭在外面奔波,到頭來卻拿不回來錢。要不是丫丫姐給他點活掙了點錢,家裡真的揭不開鍋了。老靠姐夫接濟,也不是長遠之事。我想把孩子的奶斷了,出去幹點活!」

  我說:「你姐姐說讓你和治國離婚是真的嗎?你和治國就沒有感情了嗎?」

  姍姍說:「姐姐就是看不上治國!讓我和他離婚給姐夫做二奶!治國的人還不錯,我和姐夫的事他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讓人家咋樣?還能當著人家的面,叫姐夫肏我?」

  我說:「姍姍!今天你把身體給了哥哥,哥哥以後就得管你。你回去不要再給孩子斷奶了,我在你們村給你找點活,一個月三四百元是沒問題的。拖欠治國工資的事,我過問一下!盡量把工資要回來。」

  姍姍滿含著熱淚又把她的奶頭,送進了我的口中。喃喃的說:「哥哥!姍姍謝謝你,以後哥哥要是想要姍姍。我一定好好伺候哥哥!」

  我一邊摸著姍姍的胖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一邊吸吮著姍姍的清馨甘甜的乳汁。姍姍像一只溫柔的羔羊依偎在我的懷裡,漸漸的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