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64.◆(六十四)送走了姍姍~我們的兒子有名字了


◆(六十四)送走了姍姍~我們的兒子有名字了

  我摟抱著姍姍坐上了我的雪弗萊,我把車開得飛快,在高速公路上飛馳。很快就到了江邊村,我問姍姍要不要先去姐夫家,姍姍的臉令人難以察覺的紅了一下,輕輕的搖搖頭。

  我的車繼續行駛很快就來到了電視中繼站,見到了那個小站長。

  他見到我連忙站了起來說:「胡書記,您來了!」

  我說:「你們的局長和你說了嗎?」

  他連忙討好地說:「胡書記,就是局長不打電話來,您來也好使!您是咱們的老局長啊!」

  我把姍姍招呼進來說:「他是這裡的站長,你們認識認識。」

  姍姍把手伸了過去,小站長連忙握住姍姍的手,眼睛一亮,露出了色色的眼光。隨後相互通報了姓名。

  他說:「胡書記!我看就叫姍姍姐做勤雜工吧!一周上五天班。衛生收拾好可以回家,工資應該是四百元,咱老局長來了就多給一百元。給五百吧!您看行嗎?」

  我看看姍姍說:「你看咋樣?」

  姍姍點點頭。

  站長說:「明天上班可以嗎?」

  姍姍說:「行!」

  我說:「小伙子你叫什麼名字?」

  他說:「我叫趙鈺。」

  我說:「我們走了!明天你姍姍姐來上班,你可要照顧一下。」

  他說:「一定一定!胡書記再見。」

  姍姍坐上我的雪弗萊,我說:「姍姍!咱們到你姐夫家去?」

  姍姍說:「大哥!咱們先去我家呆一會。」

  我說:「走吧!」

  瞬間我的車就到了姍姍家,我們攜手進了她的家門。

  姍姍一下子就撲到我的身上說:「大哥!姍姍還想要!」

  我說:「姍姍,時間不早了,你撅在炕沿邊,哥哥在你後邊肏你一會!」

  姍姍把褲子解開,褪了下來,露出了白亮亮的大屁股。她把雙腿微微劈開,在她屁股下的胯間,一盤胖乎乎脹鼓鼓的的小騷屄,因發情而紅腫。一串串珍珠般的晶瑩透亮的淫液流淌著,不時的散發著雌性荷爾蒙陣陣的幽香。

  我已經顧不上欣賞瀏覽姍姍胯間的小騷屄,我把褲子也褪了下來,手扶著我的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對準姍姍的充血紅腫的胖乎乎脹鼓鼓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姍姍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她不由自主地扭動了一下身體。

  輕輕的「唉喲」一聲淫叫,我就猛烈的肏了起來!

  噗-噗-噗-哧-哧-哧,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我瘋狂的肏著她。我已經不顧她的感受,在姍姍的屄裡橫衝直闖。直到我把濃濃的精液,噴射到姍姍的陰道裡。

  我拔出了疲軟的雞巴,她遞給我一張衛生紙,我把她的小騷屄擦乾淨。

  我們穿好褲子,她耍著賤躺在我的懷裡。我叼著姍姍的紫紅色的乳頭,她用手指輕輕的捏著碩大肥嫩的乳房,我輕輕的吸吮著,仔仔細細的品味著那沁人肺腑的沁馨甘甜。瞬間姍姍的兩個乳房被我吸空!

  姍姍站起身來歉意的說:「哥哥!對不起,時間太匆忙了,沒有來得及讓你舔姍姍的小屄。」

  我說:「沒有關係,來日方長,只要心裡有大哥,機會多著哩!你先把頭髮整理一下,別讓你姐夫看出來我肏你了。朋友妻不可欺嘛!」

  姍姍說:「我又不是他的妻子!」

  我從手提袋裡拿出一千元錢遞給她說:「姍姍!大哥出來沒有多帶就這些,先解決你的燃眉之急。」

  姍姍說:「大哥!我怎麼能要你的錢呢?這不顯著外道了嗎?」

  我說:「姍姍!你別往別處想,是你有困難大哥才給你的。你要是心裡有大哥,就截長補短的讓大哥肏幾回。大哥太喜歡你了!」

  姍姍說:「大哥只要你看得起姍姍,今後姍姍就是你的了。我的小騷屄你隨便肏。」

  我把姍姍抱進了我的雪弗萊,我一邊和她嘮著一邊開著車。

  我說:「姍姍,今年多大了?幾個孩子了?」

  姍姍說:「我今年二十二歲了,兩個孩子。大孩子是女兒四歲了,小孩子是兒子一週歲。」

  我說:「你結婚可夠早的了。」

  姍姍含著眼淚心事重重地說:「嗨!都是我命苦呀!在我十七歲那年我姐姐生孩子,我給他們看家。誰知半夜姐夫回來了,不由分說就把我肏了。姐夫給我開了苞,我也給姐夫懷了孩子。隨後我嫁給了治國,去年生我的寶貝兒子。是治國的,姐姐看不上治國總讓我和她離婚。其實治國沒什麼毛病,就是干了活,錢要不回來。這也不是他的事,他一個小老百姓有什麼辦法?當初我懷了姐夫的孩子,是治國不嫌棄娶了我。我結婚後,姐夫也沒有斷了肏我。治國也裝聾作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予干涉。姐夫總想要包我做二奶,好肏著方便……」

  我也不好說什麼,清官難斷家務事。

  到了項前家已是中午了,項前正在家中。

  姍姍兒子見到媽媽,就步履蹣跚地撲了上去。姍姍把兒子緊緊地抱在懷裡,把她的奶頭塞進了兒子的口中。

  項前見我送姍姍回來就說:「大哥!你咋把姍姍送回來了。」

  我批評他說:「姍姍的孩子才這麼點,怎麼能給他忌奶呀!項前你真讓我失望啊,我還想讓你來接我的班呢。沒想到你這麼自私!」

  項前滿頭霧水的說道:「大哥!你委屈我了,給孩子忌奶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孩子雖然是治國的,但他也是姍姍的,姍姍是我最疼愛的女人,我怎麼能委屈她呢?「

  麗麗連忙上來打著圓場說:「大哥!項前不知道這事,是姍姍想去幹活,才想給孩子忌奶的。我是想治國也掙不來錢,不如離婚算了,讓姍姍和我們在一起過。」

  我說:「我給姍姍找到了工作,以後不許給孩子忌奶了!」

  他們不約而同的望了姍姍一眼。

  姍姍說:「大哥在我們村子,給我找到活了。在電視中繼站,做勤雜工。」

  項前說:「大哥!看我就是沒用,總是讓大哥操心。」

  我說:「過幾天組織部就要找你談話了,目光遠一點,別光顧眼前的利益,把你妹夫找來,讓我看看人咋樣。」

  項前馬上給他妹夫打了電話,隨後對麗麗說:「大哥還沒吃飯呢!你和姍姍趕快飯菜端上來,我和大哥喝幾杯。」

  我說:「扯什麼扯,我還要開車呢!喝哪輩子酒呀?有飯吃就行了!」

  項前說:「不喝就不喝,上飯菜!」

  我們吃完了飯,項前的妹夫也來了。

  我們在一起嘮了一陣,我心裡也有了底。

  我對他們說:「在這裡等組織部找你們談話吧!姍姍,告訴治國到勞動監察大隊去一趟。就說是我讓去的!」

  我告別眾人回到我的辦公室後,把我要辦的事情一一辦完後,已經到了下班時間。我急不可耐的回到了家。

  我看見到了妹妹正在往小碗裡擠奶,我連忙走進了去問妹妹說:「燕燕!你在幹嘛?」

  妹妹說:「哥哥!你回來了,把妹妹漲死了。咱們兒子太小吃不多少,奶水在我的乳房裡憋著可難受了。哥哥你回來得正好,幫我嘓一嘓,咱家自己的奶水還吃不了,你還吃人家姍姍的奶水!」

  我說:「妹妹!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幹嘛讓姍姍來陪我睡覺?你隨後又吃醋!」

  妹妹說:「哥哥!人家還不是心疼你,讓姍姍陪你一宿,也叫你嘗嘗鮮。哥哥說真的!姍姍的小屄的滋味咋樣?比燕燕的強嗎?」

  我說:「一般般吧!不比你強多少,比我們的靘雪靚雨差遠了,還是我的靚雨的小屄鮮。」

  妹妹說:「不羞吧?咱們靚雨,那叫幼女,也就哥哥你有這福分,又吃又肏吧!」

  我說:「妹妹!哥哥今晚陪你睡吧?」

  妹妹說:「哥哥!妹妹知道你心疼我!我生孩子又不能玩。靘雪來例假了,今晚讓靚雨陪你吧!昨晚你肏姍姍,這小妮子就不高興了,氣得直翻翻了。」

  我躺在床上,妹妹把她的紫紅色的大葡萄塞進了我的口中。我開始仔仔細細的品嚐著這人間美味,瞬間就把一個乳房吸空,妹妹又把另一個送到我的嘴邊。

  我說:「不吃了!還得給我兒子留著呢。」

  妹妹說:「你吃吧!月窠的孩子能吃多少?再說等兒子醒了,奶子又能生出來很多!」

  這時候靘雪回來了,進了媽媽的臥室來看小弟弟。看見小弟弟還在睡,就趴在臉上親吻了了一陣。

  她和我打著招呼說:「舅舅回來了,咱們吃點啥飯,我去做!」

  我說:「舅舅和你一起做。」

  靘雪說:「不用你!你陪媽媽嘮會嗑吧。」

  這時候小靚雨蹦蹦跳跳進來,拉過小弟弟又是親又是啃。

  媽媽說:「弟弟還沒醒,你禍害他幹嗎?他要是哭了,你就躲遠遠的了。」

  小靚雨噘著小嘴,趴在我的身上耍著賤說:「舅舅!媽媽偏向啊,她看不上我。」

  我把手伸進她的褲子摸著她的小屁股說:「誰看不上我的小靚雨了,舅舅不打死她。」

  她說:「是媽媽看不上我,你管不管?」

  我說:「管!去把媽媽的褲子扒下來,我打她。」

  我們說笑打鬧著,靘雪把飯做好了。我們吃過飯後,靘雪和靚雨到書房去學習。我陪妹妹一邊看電視一邊嘮著嗑。

  孩子睡醒了,妹妹把奶頭塞進兒子嘴裡對我說:「哥哥!還沒給咱兒子起名字呢?」

  我說:「起好了,叫『雨博』好嗎?」

  妹妹抱著小雨博,高高興興地說:「我們的兒子有名字了,雨博!雨博真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