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66.◆(六十六)出逃前夜~我和賽虎最後的溫情


◆(六十六)出逃前夜~我和賽虎最後的溫情

  今天注定是個黑色的星期五,當我從哥哥的懷抱裡醒過來,已是艷陽高照。我簡單梳洗打扮後,我和哥哥吃過媽媽做的早餐,吻別情深意重的哥哥。我滿含著淚花,目送哥哥開著他的雪弗萊回家遠去的身影。我也開著我的寶馬,去單位上班了。

  今天是我在祖國上最後一天班了。到了我的辦公室我的手機響了,是我的情人高廳長,給我打來的電話。他告訴我一切正常,做好出走的準備。他讓我回別墅,整理一下應用物品。把帶不走的東西給爸爸媽媽送去,把賽虎也送給爸爸媽媽。

  我簡單處理一下日常事務,就開著我的寶馬回到別墅。我心愛的賽虎瘋狂地親吻著我。我把一些應用的物品放進了汽車裡,把帶不走的值錢的東西,通通地給爸爸媽媽裝進汽車送過去。

  我在各個房間檢查一遍,來到浴室,看看時間尚早。這兩天瘋狂地和哥哥做愛,身體一定很髒了,我連忙把身上的衣服脫掉,跳進了浴池。在清澈溫熱的池水裡,我正仔仔細細地洗浴著。賽虎蹲在浴池邊向我汪汪地叫了兩聲,伸出它那大舌頭舔著我的光溜溜的裸體。

  我連忙抱著它的頭親吻它一下說:「賽虎!想要姐姐嗎?」

  賽虎對我汪汪地叫兩聲,它那粗糙的舌尖,繼續在我的裸體上,尋找著它熟悉的那種氣味。

  我站起身來,把我的胯間對著賽虎。賽虎貪婪地舔著我那散發著雌性荷爾蒙的小騷屄。舒服,真的好舒服!我滿懷深情地抱住賽虎的頭親吻著它,這是我和賽虎最後的訣別了。

  我懷著依依惜別的心情對賽虎說:「想要姐姐嗎?想肏嗎?」

  賽虎的蓬鬆的大尾巴不停地搖著,它的舌尖深情地,舔著我的緊窄嬌嫩的屄縫,向我汪汪地叫了兩聲!

  我跨出浴池,手扶著浴室裡的條椅,撅在那裡。賽虎連忙過來,伸出它那大大的舌頭,在我的屁股後面舔著我胯間的白生生漲鼓鼓的小騷屄。

  我用手拍拍自己的小騷屄對賽虎說:「上來吧,再肏姐姐一回吧!」

  聰明伶俐的賽虎爬上我的身體,它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狗鞭「哧溜」的一聲,就輕車熟路地鑽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賽虎的狗鞭在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橫衝直撞,瘋狂地抽插頂撞著。它那個尖尖的、硬硬的、火熱的狗鞭不時地鑽進了我的宮頸。那種酸唧唧酥麻麻火燒火燎的感覺,像電流一樣傳遍全身。

  我的身體在不停地顫抖,我舒暢的呻吟著,我愉悅的淫叫著。我扭動著屁股配合賽虎的頂撞。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賽虎在不停地、瘋狂地肏著我。我的黏糊糊的淫液,從子宮裡一桿桿地噴湧出來。我的濕潤滑爽的陰道裡發出了,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的悅耳的音符。

  賽虎突然頂住我的小騷屄不動了,它的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狗鞭後部迅速地膨脹起來。充血膨脹的球體,把我的小屄牢牢地鎖住。

  賽虎翻身從我的身上下來,我們屁股對屁股連在了一起。我緊窄嬌嫩的陰道被賽虎的狗鞭上的球體漲得滿滿登登,被它拽著在浴室裡亂轉。我一邊隨著它倒退著亂爬,一邊舒暢的呻吟著,愉悅的淫叫著。賽虎越來越興奮,它拉著我速度很快。

  我實在受不了了,我哭著哀求賽虎說:「賽虎!別亂轉了,姐姐受不了了。你把姐姐的屄拽壞了!」

  賽虎好像明白了,靜靜地停了下來。它那個硬梆梆又粗又長的狗鞭,在我的陰道裡一陣陣地抽搐顫抖。一股股濃濃的狗精,噴射在我的宮頸裡。它那個充血腫脹的球體消退了,賽虎的狗鞭從我的小騷屄抽了出來。我被解放了!

  賽虎回過頭在我的充血腫脹的小騷屄舔了一陣。我連忙又跳進清澈溫熱的池水裡,讓溫熱的水流浸泡我腫脹的小騷屄。我把手指伸進我緊窄嬌嫩的陰道裡,用力攪動著,讓清澈溫熱的水流衝進宮腔裡。

  賽虎的狗精隨著水流出來,一團團白亮亮黏糊糊的狗精液,在清澈溫熱的池水裡遊蕩。我忍不住捧起來舔了一下,腥腥的澀澀的味道。

  我洗浴完了穿好衣服,把賽虎的脖套戴好。上了車回到爸爸媽媽的家,叫賽虎認識了新主人。賽虎搖著它那蓬鬆的大尾巴,舔著爸爸媽媽的手表示友好。我和爸爸媽媽把車上的東西搬進來,和爸爸媽媽共進了,最後的一次媽媽親手做的午餐。

  我滿懷愧疚的心情對爸爸媽媽說:「我要出國了,可能要呆很長時間。等我走後讓我的丈夫,你們的女婿,過來把房子賣了,回咱老家去。我的哥哥會照顧你們的!」

  爸爸說:「丫丫!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為什麼,連你媽媽也不對我說實話?」

  我連忙說:「爸爸你多心了,你好好養病別操那麼多的心。」

  媽媽愛憐地望著我,淚水在悄悄地流淌著,默默不語輕輕地搖著頭。用百感交集的眼光,望著一輩子沒讓她操過心的乖女兒。她不知該怎樣說,說些什麼。

  我總算把午飯吃完了,休息一會,和爸爸媽媽告別。爸爸媽媽抱著我放聲痛哭著,我不知該怎麼安慰他們。我只好狠下心來,向屋外走去。這時就聽一聲慘叫,賽虎掙扎著,向我發出淒慘的哀鳴。我連忙跑過去,抱住賽虎的頭親吻著。賽虎流淌淚水,伸出炙熱的舌尖舔著我的臉,搖著它那蓬鬆的大尾巴。

  我滿懷深情地對它說:「賽虎乖!聽姐姐話,好好看家,要聽媽媽的話。」

  賽虎趴在地上,默默地看著我離去。

  我的寶馬在機場高速路上飛馳。進入機場,把車開進了停車場。來的了候機樓,見到哥哥早已經到了。我連忙跑過去撲在他的懷裡,他滿懷深情地把我摟在懷裡親吻著。我們手挽著手肩並著肩,通過安檢上了飛往首都的飛機。

  三個小時後,我們登上了飛往美國的班機,我們終於逃出了國門。在美國紐約機場,哥哥正和一個神秘的人物接頭。我的寶貝女兒也專程來迎接我,我摟著雨嫣問長問短。

  女兒也問我家裡的事,問她爸爸姥姥姥爺的事。我們正嘮的熱烈,哥哥回來了,他用色色的眼光打量著我的女兒雨嫣。

  他皮笑肉不笑的對雨嫣說:「這不是我們的雨嫣嗎?長成大姑娘了。真是越長越漂亮了!」

  雨嫣用鄙視的眼光望著他說:「你把媽媽都搶過來三年了,我還能不長?」

  他大言不慚地說:「這孩子!怎麼是我把你媽媽搶過來的?是你媽媽愛上了我!」

  我只好打著圓場的說:「你們爺倆別鬥嘴了,說說咱們還到哪裡去?」

  哥哥對我說:「咱們不能在這呆,美國和咱們中國簽訂了引渡條約。咱們如果被警方發現了,就了不得了。好在朋友都給咱們安排好了。咱們等候飛往XXXXX島國的班機,他給咱們拿到了台灣的護照。那是台灣用金錢扶植的國家,咱們到那裡很安全。」

  他隨後對雨嫣說:「千萬不能和別人說見到了我們!」

  雨嫣點點頭說:「我知道了!」

  過了一會飛往XXXXX島國的班機就要起飛了,我抱著女兒雨嫣囑咐她幾句。

  我和哥哥通過安檢登上飛機。飛機在太平洋上飛行,通過機艙的玻璃窗向腳下瞭望,時而是碧藍藍的水天一色,時而是連綿起伏的小山似的白雲。

  我思緒萬千百感交集,如果我們不是出逃,而是出來旅遊,那該是多麼的愜意!我這樣做真的值嗎?我背叛了祖國,背叛了魂牽夢縈的丈夫。撇下了年邁的爸爸媽媽,撇下了我的親人,為了這一輩子花不完的金錢。跟著他過逃犯生活。

  身邊的哥哥把我摟在懷裡對我說:「丫丫在想什麼?和哥哥出來後悔了嗎?咱們就要過那神仙般的生活了,今後才是我們倆人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