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67.◆(六十七)逃離了我的祖國~哥哥在我的身上說出他的心願


◆(六十七)逃離了我的祖國~哥哥在我的身上說出他的心願

  我隨著哥哥狼狽而又匆忙逃離了我的祖國,來到這個太平洋島國。哥哥在祖國時利用手中的權力,把我們聚斂的錢財,分期分批存入美國花旗銀行。

  飛機降落在這陌生的國度。我迷茫地望著,那燈紅酒綠的世界,哪裡是我的家,誰是我的親人?

  哥哥是現在我唯一能夠依靠的人了,我們只有相依為命了。哥哥委託我們住的酒店老闆,給我們物色一座帶私人海濱浴場的別墅。我們添置了一些傢俱,總算安頓下來了。

  三層豪華的獨立的小洋樓古樸典雅,在高高的圍牆內椰樹參天。叫不上名字的花草樹木,點綴著私家園林。自動開啟的院門莊嚴氣派,鵝卵石鋪成的羊腸小路曲徑通幽。

  上了高高的台階,迎面的落地防彈玻璃門自動開啟。寬敞豪華的客廳,更顯示了主人的尊貴富裕。通過古典歐式樓梯,迎面是主人的三套寬敞的書房,三樓是我們的三套臥室和浴室衛生間,我和哥哥的臥室正對著我們的海濱浴場。

  放眼望去碧海藍天渾然一色,成群軍艦鳥相互追逐嬉戲。我的心豁然開朗,拋開多日的煩惱。

  傍晚撲到哥哥的懷裡耍賤說:「哥哥!這些日子心太煩了,陪我去海濱裡玩一會嗎?」

  哥哥摟著我說:「我的小乖乖!哥哥知道你不開心,來哥哥給你脫掉衣服,咱們去游泳。」

  哥哥把懷中的我脫了個精光。隨後,也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束縛。把我抱了起來,向我們的海濱浴場走去。哥哥赤身裸體地踏步在金黃色的沙灘上,雙手托著他心愛的赤裸的羔羊。碧藍海水漸漸地向我們湧來,我嚇的不由自主地緊緊地摟著哥哥,清澈涼爽的海水漸漸地沒過了我的裸體。

  哥哥輕輕地把我放在淺淺海水中,開始撫摸玩弄我的兩顆堅挺秀麗的乳房。就著鹹滋滋的海水叼著我的兩顆紅櫻桃,他的雞子已經硬得不成樣子。我們已經有十天沒有做了,哥哥從我的後面插了進去。

  我回過頭來親吻著他,耍著賤說:「哥哥!才幾天沒肏丫丫,就想丫丫小屄了。哥哥再忍一會,讓丫丫把小騷屄好好洗一洗。咱們到那個大礁石上去,丫丫早就想挨哥哥大雞巴肏了。」

  哥哥說:「我的小乖乖!來哥哥給你洗。」

  哥哥把我抱到大礁石上,讓我舒舒服服地仰面躺在滑溜溜礁石上。哥哥拉過我的兩條修長的秀腿,我劈開雙腿,高高地舉起,把我的小騷屄展現在哥哥的面前。任由哥哥就著湧向礁石的海浪,給我清洗著散發著雌性荷爾蒙陣陣的幽香的小騷屄。

  哥哥把他的手指,伸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就著鹹滋滋的海水在裡面輕輕地攪動著,清澈涼爽的海水進入我的宮腔,清涼滑爽舒服極了。殘留在裡面的丈夫的精液,賽虎的狗精隨著流動的海水……

  哥哥滿懷深情望著他最鍾愛的,他永遠稀罕不夠的,丫丫的最絢麗精彩的內部風景線。在清涼的海水激盪下更加誘人!哥哥貪婪地欣賞著瀏覽著。

  海浪激起的浪花濺落在我的裸體上,無數顆晶瑩透亮的珍珠,撒落在我的黝黑發亮的屄毛上。在赤道的烈日照耀下,閃耀著七彩的光芒。哥哥貪婪的伸出他炙熱的舌尖,舔食著丫丫屄毛叢中的,顆顆鹹滋滋清涼涼的珍珠。

  我用雙手扒開我的緊窄嬌嫩的屄縫,迎接哥哥的炙熱的舌尖的耕耘。哥哥貪婪地深情嘓著,我的柔軟滑爽的兩片小陰唇。他炙熱的舌尖就著清涼的海水,舔著我的腥騷的尿道。

  哥哥把舌尖伸進了我緊窄嬌嫩的陰道裡,輕輕地攪動。海浪撞擊著礁石,浪花散落在我的小騷屄上。哥哥就著鹹滋滋,舔食著我的散發著,濃郁的雌性荷爾蒙,帶著丫丫特有芳香的淫液。

  我們正玩得高興,全然沒有注意海水已經開始漲潮。海水沒過我的裸體我才發現!

  我連忙對哥哥說:「哥哥不好了,漲潮了。要把丫丫淹死了!」

  哥哥連忙把我托起向岸邊走去。

  我對已經累得精疲力盡的哥哥說:「哥哥累死你了!你還肏嗎?咱回家吧!」

  哥哥說:「哥哥不累!我太想了,都十多天沒肏我的小乖乖了。把哥哥憋壞了!」

  我跟哥哥發賤地說:「哥哥咱回房間去吧,丫丫也想挨哥哥肏了!」

  哥哥把我抱回三樓,來到浴室裡,打開噴頭,把我的裸體仔仔細細淋了一遍。

  我問哥哥說:「哥哥!丫丫剛在海裡洗過,怎麼還要洗呀?」

  哥哥說:「我的小乖乖!洗過海水澡都要用清水沖一下,把身上掛的鹽鹵沖掉。明白嗎?」

  我耍著賤說:「哥哥知道得真多!」

  我們沖洗完了,哥哥就把我抱回了臥室,放在鋪著潔白的天鵝絨床罩的雙人床上。我乖乖地仰面躺在那裡,滿懷深情地望著挺著硬梆梆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的哥哥。

  我微微地劈開兩條修長的秀腿,靜靜地等待著。哥哥翻身上了雙人床,爬上了我的身體。把他那個,我正期待的硬梆梆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對準我的白嫩嫩漲鼓鼓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我的小騷屄雖然經過千錘百煉,但忍不住輕輕地呻吟一聲。哥哥就開始猛烈地抽插起來,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哥哥瘋狂地肏我一陣,趴在我的身上休息一會和我嘮著磕。

  哥哥趴在我的身上滿懷深情地說:「丫丫舒服嗎?還過癮嗎?」

  我發賤地說:「舒服過癮!哥哥你用力肏吧。」

  哥哥趴在我的身上若有所思地說:「丫丫!給哥哥生個孩子吧!」

  我說:「哥哥!丫丫何嘗不想給你生個孩子呀?我二十歲時,哥哥就肏我。那暫哥哥要是沒有家,丫丫就嫁給你了。這二十幾年要不是計劃生育,丫丫也一定能給哥哥生個孩子。現在沒人管了!丫丫又歲數大了,例假都沒了,哪還能生出孩子呀。嗨!我們沒有這個緣分那!」

  哥哥吞吞吐吐的好像要說什麼。

  我說:「哥哥你要說什麼?別吞吞吐吐的。」

  哥哥沉思一會鼓足勇氣說:「丫丫!等咱們雨嫣學成後,讓她給咱們生個孩子好嗎?」

  我生氣地說:「哥哥!你可答應過我,不打我女兒的主意!」

  哥哥怕我把他翻下去,緊緊地抱著我說:「丫丫!我們一轉眼就老了!你的例假都沒了,我也快七十歲的人了。咱們不想把遺產傳下去嗎?我們倆人掙來的錢不容易,你不想把遺產留給帶著我們倆人的基因的孩子嗎?你已經絕經了不可能生孩子了,只有雨嫣能完成我們的心願了。我這一輩最大的遺憾,一是沒有得到你的處女,二是你沒能給我生個孩子。這兩個心願只好由雨嫣替你完成了!我也能把自己的遺產傳下去。」

  我無可奈何地說:「哥哥!你的心思我還不知道!丫丫老了,你已經玩夠我了。你是千方百計想得到我女兒的處女,想肏我的雨嫣。」

  哥哥說:「天地良心!丫丫我從來沒有感覺你老了,從來沒有嫌棄過你。你永遠是我的小乖乖!讓雨嫣給我們生個孩子,只是想讓她繼承咱們的財產!」

  我憤憤地說:「你淨撿好聽的說,你不肏她,她怎麼生孩子?要是雨嫣給你生了孩子,以後咱們之間該怎麼稱呼?你是管我叫丈母娘,還是叫媳婦。」

  哥哥恬不知恥地說:「現在闊佬肏自己乾女兒,肏自己養女,肏自己親女兒的都不在少數。我只不過是肏自己的養女,這算什麼呢?至於怎麼稱呼那還不隨便。」

  我知道哥哥一向是說一不二的,看起來我女兒挨他的肏是不可避免的了。如果不是為了錢,為了他那份遺產。我就叫女兒趕快回國算了!可是……

  我漸漸的對他失去興趣,我對趴在我的身上他說:「快射精吧!我煩了。」

  哥哥知道我生氣了,在我的小騷屄裡一頓猛拽。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作為女人也有好處,不高興了,把腿劈開。任他肏就是了。哥哥自覺的沒什麼意思,草草地射出了他那濃濃的精液。

  我們第一次同床異夢的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