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68.◆(六十八)我和哥哥出去散心~我做人乳按摩(上)


◆(六十八)我和哥哥出去散心~我做人乳按摩(上)

  光陰似箭,我和哥哥從祖國叛逃出來,定居在這個島國,轉眼就是一年了。旅遊者都說這裡是人間天堂,可是天堂也有呆膩味的時候。七仙女不也會思凡下界嗎?

  這個只有幾十平方公里的小島國,與其說是個國家,還不如我國的一個縣級城市。全島用三天步行就能走個遍,環境再好呆長了也煩了。一年到頭千篇一律一成不變。

  這裡的人,絕大多數是來去匆匆旅遊玩樂的遊客,當地的土著人很少也很貧窮。島內到處充斥著為旅遊服務的天體浴場,到處是搞色情活動的紅燈區,以及台灣人開的為色情服務的商店酒吧。這裡既無嚴寒又無酷暑,常年籠罩在烈日和風雨之中。

  我和哥哥根本沒有辦法融入這個社會,我們是國際刑警組織通緝的要犯。每天都在提心吊膽地過日子。我們只好深居簡出,每天都在百無聊賴中艱難的度日。

  我和哥哥都不懂英語,當地的電視台放的電視我們聽不懂,也看不明白。哥哥在國內是一個叱吒風雲的人物,現在成了東躲西藏的要犯。在這裡很難和當地的人溝通,好在這裡還有幾個做買賣的台灣商人。不然我們真不知道怎麼生活下去!哥哥意志漸漸的消沉,精神頹廢。

  哥哥每天只好泡在網上炒股,今天下午三點,股市收市了,哥哥今天運氣不錯,賺了很多錢。所以心情略微好了一些,我勸哥哥說出去逛一逛開開心。

  我們戴著深色墨鏡,手拉著手肩並著肩,在繁華的街道上漫步。我們來到一座很有中國特色的餐館,哥哥說這是一個精明的台灣商人經營的。我走進了餐館,老闆慇勤地招待著我們。老闆向我們介紹他們最近推出的招牌菜,正宗的北京烤鴨,他說烤鴨的所有原料都是從北京空運過來的。

  哥哥聽了很高興,立刻要了一隻。能在這裡吃到來自祖國的食品,薄薄的春餅捲著香脆鴨肉香蔥黃醬,雖然味道不是那麼純正。可畢竟是來自家鄉產品,吃起來是那樣的香甜。這一年間難得見哥哥吃得這麼高興!

  吃過飯後我對老闆說:「老闆!最近我哥哥心情不好,有沒有好玩的地方,給哥哥介紹介紹?」

  老闆臉色詭秘地說:「張太太!好玩的地方有的是,可你是不能去的。」

  我說:「我不去沒關係,只要你大哥想去就行。只要讓我哥哥玩得高興就行。」

  哥哥對老闆說:「在這個地方,能有什麼好去處。那些紅燈區我可不去,那些小姐還不如我的太太漂亮呢!又不保險,要是得了艾滋病咋辦?」

  老闆說:「大哥你想哪去了,你的漂亮太太在這。我怎麼能帶你去那個地方?」

  哥哥對我說:「丫丫!你去哪裡玩?」

  我說:「哥哥!我在那邊街口見到一個按摩院,我去做按摩!」

  哥哥說:「早點回家。」

  我和哥哥分手後,信步來到了一家人乳按摩院。這也是一家台灣人經營的,小姐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話慇勤地接待著我。向我詳細地介紹他們的服務項目!

  坐台小姐說:「太太!我們這有普通按摩,異性按摩,人乳按摩。太太想要接受那種服務?」

  我說:「我對你們的人乳按摩感興趣!我想知道你們用的人乳新鮮嗎?有沒有艾滋病或其他傳染病?」

  坐台小姐說:「人乳是現場採集的,按摩師是經過培訓的,國家頒發證件的。是經過國家嚴格檢疫的,絕對保證安全!人員由你自己挑選。」

  我感覺很新奇就說:「好吧!讓我挑一挑乳源。」

  坐台小姐把我帶進一座豪華的大廳,在大廳醒目的一排椅子上,坐著十幾位身強力壯的土著人婦女。

  她告訴我說:「這都是我們的奶源!太太!你相中哪個了?」

  我好奇地問她說:「她們為什麼不把奶,留著餵養自己的孩子?而要把它賣掉呢?」

  坐台小姐說:「她們的家貧窮,有的孩子一生下來就死了。咱這收購乳汁,換些錢來補貼家用。有的乾脆就不給孩子吃,把乳汁賣了來養家餬口。」

  我的心有些發酸地說:「這些人太可憐了,給她們幾個錢,讓她們回去吧!」

  坐台小姐安慰我說:「太太!你大可不必為她們傷心,這地方窮人太多了。誰也可憐不過來!你能買她點乳汁就是成全她們了。她就感謝你了!」

  我一想也是,就指著一個膚色較淺的身體健壯的婦女說:「就要她的吧!」隨手給她兩美元,她連忙站起來給我鞠著躬說:「shanqiou。」

  坐台小姐把她帶到了采奶室,用消毒液給她的乳房消了毒。小姐把負壓采乳器的一對吸頭,扣在那個婦女肥嫩的乳頭上。接通馬達,一股股乳白色黏稠的乳汁,源源不斷地流進了負壓瓶中。

  坐台小姐拿著一杯滿滿的乳汁對我說:「太太!這是按摩師的照片,請您選一位按摩師吧。」

  我看了看指著一很漂亮的小伙子說:「就是這位二號按摩師吧!」

  坐台小姐連忙對裡面休息的按摩師,喊了一聲:「二號按摩師,這位太太有請!」

  「來了!」

  裡面應了一聲,一個二十幾歲的台灣英俊漂亮的小伙子出來。規規矩矩地給我敬了個禮說:「太太您好!很高興,能為太太服務!」

  小伙子從坐台小姐的手裡,接過盛滿人奶的杯子。對我作了標準的一個請進的姿勢說:「太太請進了!」

  我隨著這個小伙子,來到了一間豪華的按摩室,小伙子調整一下按摩椅的角度。恭恭敬敬地走到我的面前,來解我的衣扣。

  我不理解地說:「怎麼還要脫衣服?」

  小伙子風趣地說:「太太!不脫衣服還能用人奶洗衣服呀?」

  我的臉羞得通紅地說:「那就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