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70.◆(七十)我和哥哥出去散心~他認養了一個孫女(上)


◆(七十)我和哥哥出去散心~他認養了一個孫女(上)

  我和哥哥在餐館分手後,我去那家按摩院玩到了黃昏。我終於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我們的別墅,好在哥哥還沒有回來,我暗自慶幸沒有讓哥哥看到自己的狼狽相。要不然我真的很難解釋,我為什麼被搞得那樣疲憊……

  我連忙脫掉身上的衣服,躺在我和哥哥的、鋪著潔白柔軟的、天鵝絨床罩的雙人床上。在身上蓋上了一套單薄的單子,很快的進入了夢鄉……

  很晚了,哥哥才回來。我從香甜的夢鄉中驚醒!看見哥哥拖著極其疲憊的身體,爬上我的床鋪。

  我十分驚奇的問他,說:「哥哥!你是不是去紅燈區玩小姐了,怎麼累成這樣?」

  哥哥疲憊的說:「我去那個地方幹什麼!」

  我說:「那你去什麼地方了,幹什麼累成這樣?」

  哥哥對我說:「丫丫!我和那個餐館老闆去他弟弟開的專門收留幼女的『慈善堂』認養了一個今年五歲的孫女。」

  我說:「哥哥!別逗了,認養的小孩子花點錢也就是了。幹嗎累成這樣?」

  哥哥對我說:「我說你可別生氣呀!」

  我說:「你做善事,我生什麼氣?」

  哥哥說:「那個老闆的弟弟和我說在這個島國,男人現在最時尚的樂趣就是玩雛雞。有地位的男人則認養一個自己喜歡的幼女,什麼時候想玩,什麼時候想肏,就可以去玩去肏。雖然費點錢但是安全,不用擔心得艾滋病。我想他們能玩我就湊湊熱鬧,我就認養了一個。丫丫!你不會生氣吧?」

  我聽了簡直要氣炸了,但我並沒表現出來。

  我仔細的想了一想,不就是肏一個幼女嗎?他有的是錢,就讓他禍害去吧!也省著他老惦記我的女兒,總怏怏讓我把雨嫣叫回來。總對我的寶貝女兒虎視眈眈,要是有這個幼女,供他開心。他要是能把我的女兒忘了那不更好嗎?等雨嫣學業完成,我就偷偷的把她送回國……

  所以我就違心的說:「哥哥!一個四、五歲的孩子有什麼好玩的,什麼都不懂。她會和你配合嗎?滋味有什麼不同。」

  哥哥恬不知恥得意的說:「丫丫!可惜你是個女人,嘗不到那種滋味。破那個幼雛,就像咬一口生瓜蛋子。又苦又澀、又哏又脆,那種滋味那叫爽、那叫舒服、那叫真的過癮!」

  我知道哥哥正在得意之時,不好駁他的面子。就逗他高興說:「哥哥!你就給我說說吧,讓我也高興高興!」

  ◇  ◇  ◇

  哥哥喜形於色的說了起來:

  「那個飯店老闆把我帶到他弟弟開的『慈善堂』走近一看!規模還真不小,我不由自主的琢磨著。一個慈善機構他哪來這麼多錢,看著店堂就夠豪華的了?再說這能有什麼好玩開心的東西?我一邊走,一邊琢磨著,這時迎面走過一個人來!餐館老闆連忙給我們作了介紹……」

  我問慈善堂的老闆說:「你這個慈善機構能有什麼好玩的?能有什麼讓我開心的。」

  他非常神秘的說:「在咱們這個島國,男人最時尚的樂趣,就是玩雛雞。像你一樣有地位的男人,則認養一個自己喜歡的幼女。什麼時候想玩,就什麼時候玩!」

  我說:「到哪去認養呀?」

  他大言不慚的說:「不瞞你老說,我這可有的是,可都是好貨色!」

  我說:「你這裡不是慈善機構嗎?怎麼販賣起人口了。」

  他臉色略為一變說:「這叫做自給自足,自我發展哪。」

  我說:「你可夠損的了,那麼點小孩你讓她們去賣淫?」

  他恬不知恥說:「這可不是賣淫,這是認養!你想用就用,不想用也可以。保證再沒人動她!』

  我好奇的說:「你帶我進去,看看裡頭是什麼樣。」

  他點頭哈腰的帶我進去參觀,我進去一看,一群學齡前女童正在一起玩耍。到了跟前仔細一看,我發現這裡的女童有的是衣著整齊、有的是衣服襤褸。

  我問他說:「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們穿得不一樣。」

  他說:「她們穿得不一樣,吃的也不一樣。有人認養,吃的用的穿的都要好一些。」

  我說:「他們既然認養了女童,就領回家不好嗎?」

  他說:「很多的人,他們都是偷偷認養的,偷偷出來玩的、散心的。所以這些女孩子還住在這裡!」

  他說:「張先生!你不認養一個女童?有機會出來玩一玩。」

  我說:「好罷!我就認養一個做孫女好了。」

  他讓一個很漂亮的女老師,把沒人認養的女童帶領出來。這些小孩子爭先恐後的圍著我,喊著叫著,爺爺!爺爺!……

  我從這一群小女孩裡,挑出一個膚色白淨的,四、五歲的、長得很秀麗的幼女。把她抱在懷裡,女老師提議讓我給孩子起個名字!

  我想了一想說:「這孩子總是羞答答的,我很喜歡就叫羞羞吧!」

  小女孩特懂事的抱著我的臉親了一口說:「爺爺!我叫羞羞是吧!」

  我說:「對!我的乖孫女。」

  女老師引導我們來到了一間裝潢得相當豪華的房間。隨後把衣著襤褸的羞羞抱在懷裡和藹的說:「羞羞乖!阿姨把你的衣服脫了,讓爺爺給你洗洗澡。洗得乾乾淨淨的,好穿漂亮的新衣服。再讓爺爺給你開了苞,以後就更漂亮了。」

  羞羞特懂事的點點頭說:「謝謝阿姨!謝謝爺爺!」

  女老師非常熟練的把小女孩的衣服脫光,抱上了地中間的一台性交椅。讓她先赤裸的趴在椅子上,並把女童的手腳用皮帶扣上。她把溫水噴頭遞給了我!

  她非常有禮貌的說:「老先生!請你親自給你孫女洗一洗吧。您如果需要我做什麼?請您吩咐!」

  我從皮夾裡取出兩張美元遞給她說:「請幫忙去給我的孫女買兩套衣服,再多買一些糖果給這些孩子分分。」

  女老師接過美元,高高興興的走出去了。我就給羞羞洗了起來,瞬間幼女潔白滑爽赤裸的後背,就被沐浴乳的泡沫所覆蓋了。我用激動顫抖的雙手撫摸揉搓她的後背,我用溫水噴頭仔仔細細的給她衝去身上的泡沫。輕輕的撫摸玩弄她得胖乎乎的小屁股,把指頭伸進羞羞的深邃的三岔口地帶。清洗她那小巧玲瓏的屁眼,漲鼓鼓肉乎乎的小屄。癢得羞羞格格笑個不停……

  一會我把她輕輕的翻了過來,用皮帶輕輕的把她的四肢扣上。我欣賞著、瀏覽著嬌羞柔嫩的羞羞,我仔細從她的嫩嫩的酥胸開始清洗著,羞羞的一對還沒有起盤的小乳房,只能看見到綠豆大的紫紅色乳頭。在女孩平坦柔軟的腹部,鑲嵌著小巧玲瓏的寶石般的深邃的肚臍。

  在羞羞嫩白的跨間的三岔口地帶,聳立著一盤漲鼓鼓白嫩嫩的小饅頭。像被深深地切了一道立縫,在那條緊皺皺縫隙中,隱隱可見一朵柔嫩誘人的肉芽。說實在的要不是看見這盤小屄,真的很難分清她是個女孩子。

  見到羞羞的漂亮誘人的小屄,激起了我的衝動情緒,和強烈的慾望。我的熱血向上湧著,漲紅的眼睛閃出了慾望的火光。我胯間的那條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支起了高高的帳篷。我的雙手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我努力的克制著,我盡量讓我激烈跳動的心臟平靜下來。我好不容易堅持把沐浴乳,均勻的塗抹在羞羞的嫩白脂滑的身上。用溫熱的噴頭給她請洗著!

  這時候女老師回來了,把新衣服給她看了看。放在羞羞的身旁。又把羞羞的一份糖果,放在她的身邊。女老師又把一管潤滑劑遞給了我,隨後對羞羞說了些安慰的話!

  她對我恭恭敬敬的說:「老先生!有什麼吩咐儘管說,我隨時聽您召喚。」

  她隨手關好房門就出去了她走了!我仔細的欣賞瀏覽著,被洗得乾乾淨淨的羞羞。認養的白嫩清秀的孫女,在孩子微微隆起的酥胸上,點綴著兩顆綠豆大的紫紅色乳頭。跌宕起伏的裸體,潔白爽滑一塵不染的肌膚。

  柔軟平坦的腹部那深邃肚臍,宛如一顆閃亮的珍珠。在幼女的胯間聳立著,光溜溜漲鼓鼓白嫩嫩的小屄。像新出鍋的發面饅頭,被深深地切了一道緊皺皺的立縫。在緊緊的縫隙裡,微微露出的那朵嫩嫩的肉芽上,掛著一顆晶瑩透亮的水珠……

  我實在忍不住了,放平了性交椅。跪在羞羞的跨間,伸出炙熱的舌尖,雙手扒開幼女的緊皺皺的屄縫。孩子的陰部顯然還沒有發育好,那小巧玲瓏的陰蒂只是一個小點點。羞羞的一對小陰唇又薄又嫩,深深地藏在緊皺皺的屄縫裡。幼女粉嫩滑爽的處女膜上,點綴著一汪宛如新月般的微孔。那……

  我輕輕的舔著羞羞的,那還沒成熟的小屄。輕輕的嘓著羞羞的,柔嫩滑爽的小陰唇。品嚐著幼女散發著那淡淡的、腥臊氣味的尿道。嘴對嘴的吸吮著羞羞的處女膜上的新月般微孔。必定孩子太小,根本就沒有什麼淫液,像一個生瓜蛋子有股苦澀的滋味。

  我覺得沒有意思,就站起身來把褲子褪下來,手扶著我的已經硬得不成樣子的,怒髮衝冠的探海蛟龍。對準羞羞的白嫩嫩脹鼓鼓光溜溜的小屄,猛一用力!就聽羞羞哇的一聲慘叫,羞羞大哭起來。小孩的屄實在是太緊了,我的龜頭根本就沒插進去。

  女老師聽見羞羞的哭聲連忙走進來,看見我的雞巴還沒插進羞羞的小屄裡。就過來把那管潤滑劑,擠進了羞羞的乾澀小屄裡。

  她來到了羞羞的跟前對她說:「羞羞乖!不哭,堅強點。讓爺爺插進去,以後羞羞就更漂亮了。」

  她一邊和羞羞說著話,一邊揉搓著羞羞的小屄,對我說:「老先生!你先用手指給羞羞鬆一鬆,再往裡面插就順利了。」

  我連忙把手指塗上潤滑劑,輕輕的插進了羞羞的處女膜的孔隙裡。在裡面攪動著,一圈一圈的擴展著。羞羞的身體蠕動著,輕輕的呻吟著:「爺爺!疼。」

  但好像她還能夠忍受,我把兩個指頭插進處女膜中擴展著。她不由自主慘叫了一聲:「爺爺!疼。」

  女老師給我使個眼色,做了個手勢。我明白她的用意,就把我的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偷偷的對準羞羞的光溜溜脹鼓鼓的小屄,猛的用力。就聽羞羞哇的一聲慘叫!羞羞的嬌嫩處女膜被我無情的撕裂。

  處女的血液像箭一樣噴射出來,我腹部沾滿了羞羞的鮮血。我巨大的龜頭已經插進了羞羞的幼小嬌嫩的陰道裡。

  羞羞疼的哭著喊著:「爺爺!疼呀。」

  我插在羞羞陰道裡的龜頭,只好停留在羞羞邊上。血不再流了,女老師用雙手輕輕的按著羞羞。向我點點頭,我又猛的向前猛衝,我大雞巴已經進去了一多半。顯然羞羞的陰道已經到頭了,如果再往裡插,就進羞羞的幼小嬌嫩的子宮裡了。羞羞哭著喊著哀求著!

  我真有點不在忍心繼續了下去了,可是我的大雞巴還有很大一截沒有進去。太緊了!羞羞的緊窄幼小的陰道緊緊的勒著我,每前進一步都要費好大力氣。羞羞的苞已經被我開了,已經是事實了,乾脆進行到底!

  我又猛的一用力,羞羞又一聲慘叫!哭了起來,就插進了羞羞幼小的子宮。當羞羞的哭聲停止的時候,我把大雞巴抽了出一部分,把潤滑劑擠在上面。又輕輕的、慢慢的送了進去,潤滑劑起了作用。

  我已經能夠在羞羞的陰道裡,輕輕的、慢慢的抽動起來。羞羞的小屄雖然不是那麼太疼了,可每當我插進她宮頸裡的時候,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一陣。她輕輕的呻吟著,女老師輕輕的摁著羞羞。不斷的鼓勵著她,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突然我知道要射了,我抱住羞羞的小屁股。在一陣激烈的抽搐之後,我把濃濃精液射進了羞羞的幼小嬌嫩的子宮裡。但我真的還沒有過癮,只好把疲軟大雞巴泡在羞羞的小屄。當它又重新得硬起來時,我又重新得抽插、頂撞起來……羞羞的小生瓜終於被我破了!

  我終於心滿意足的從羞羞幼小嬌嫩的陰道裡拔出疲軟個的大雞巴。從皮夾裡抽出兩張美元,遞給了女老師說:「謝謝你!替我照顧好羞羞。」

  她給我鞠了一躬說:「老先生您放心吧!我會照顧她的。」

  ◇  ◇  ◇

  我說:「哥哥!到底肏羞羞幾回呀?那麼點的小孩,你也忍心禍害!」

  哥哥說:「我也記不住肏她幾回了!也沒什麼忍不忍心的,你不肏,還有人肏……哎呀!羞羞的小屄那叫緊,把我擼的那叫舒服,那叫過癮,那叫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