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71.◆(七十一)哥哥病了~他說出了驚天的遺囑


◆(七十一)哥哥病了~他說出了驚天的遺囑

  哥哥講述完了他的「光輝歷程」。

  我說:「你也忍心禍害那麼點小孩,你肏了她多少回,那麼點的小孩怎麼能挺得住?」

  我轉眼一想!這個老色狼總惦記我的雨嫣,這回有這個小孩給她搪了災。我何樂而不為呢?對!就這麼辦。

  我說:「哥哥!你都給羞羞開了苞怎麼還把她放在哪裡呀?把她接家裡來,你玩的不更方便嗎?」

  哥哥說:「丫丫!我不怕你生氣嗎!」

  我說:「哥哥!我是小心眼的人嗎?」

  第二天我和哥哥來到了這家慈善堂,把收養羞羞的手續辦好。又捐給他們一筆錢。

  羞羞見了哥哥就撲了上來喊著:「爺爺!爺爺!」

  哥哥把羞羞抱在懷裡和她說:「快叫,奶奶!」

  羞羞親切的叫著:「奶奶!奶奶!」

  我把孩子接過來,從此羞羞就成了我家的一員。

  自從羞羞來到家裡,給這個家庭帶來了歡樂。哥哥抑鬱的情感得到了舒展,羞羞也漸漸習慣爺爺的蹂躪。哥哥也好像把雨嫣忘了,我正在暗自慶幸的時候。一片烏雲從天際的邊緣,悄悄的向這個家庭襲來。

  這一天,像往常一樣。黑夜如期到來,哥哥很長時間沒有和我做愛了。自從羞羞的到來,哥哥肏我的頻率明顯減少。晚上哥哥把我摟在懷裡,我躺在他的胳膊上說著嘮著。哥哥的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漸漸的又恢復了威武神氣的活力。

  他把我摁在身下,像以往一樣騎到我的身上。哥哥把他的探海蛟龍,對準我白嫩嫩脹鼓鼓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我不由自主的呻吟一聲。哥哥的探海蛟龍,已經插進我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哥哥的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在我的小騷屄裡橫衝直闖。我扭動著身子,配合他激烈的抽插。

  我真的佩服他,已經快七十歲的老人仍然這麼雄壯。他像一個騎兵戰士,跨坐在我的身上。猛烈的?拽著,真是威風不減當年。我也滿懷激情的馱著哥哥,在潔白柔軟的天鵝絨床墊上盡情的顛簸。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我被哥哥肏的舒暢的呻吟著,愉悅的淫叫著……

  從我的子宮裡噴湧出黏乎乎的淫液,潤滑著我的陰道。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奏響了我們交配的樂曲,當我真沉浸在神魂顛倒飄飄欲仙的時候。

  我發現哥哥在我身上不動了,他的臉色鐵青……

  我問他:「哥哥你怎麼了?」

  他說:「我可能吃什麼東西吃不對勁了,從心裡往外湧,好像要吐。」

  他連忙從我的陰道裡拔出了他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雞巴。翻身從我的身體上下來,趴在床邊。

  我赤身裸體的跳下地跑到衛生間。把痰盂給哥哥端來,哥哥「哇」的一聲!吐出了半痰盂的鮮血。

  哥哥已經昏迷過去!

  我嚇得連忙喊著:「哥哥!哥哥!你怎麼了。」

  我急忙叫醒了羞羞,就給急救中心打了電話。

  羞羞抱著爺爺用力搖著,哭著喊著:「爺爺!爺爺!你怎麼了。」

  急救中心的醫生們來啦,幾個護士把哥哥抬上了救護車。我和羞羞也跟著去了醫院,經過醫生的搶救,哥哥總算脫離了危險。住了幾天醫院,進行了什麼核磁共振、什麼組織切片、病理檢驗的一系列的檢查。

  這一天主治醫生把我請到辦公室對我說:「張太太!您先生的病理檢驗的結果出來了,情況很不好。」

  他隨手把化驗單遞給了我!

  我說:「大夫!這東西我也看不懂,您就給我介紹一下我先生的病情吧。」

  他說:「根據核磁共振的影像分析,結合病理切片檢驗。您先生患的是肝癌晚期,已經擴散到淋巴系統。生存期不會超過三個月了,您要早做打算,準備後事。」

  我說:「能不能做肝移植,我們能承擔起費用。」

  主治醫生說:「我何嘗不願意給他做呀?可他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淋巴系統裡了。有多少錢都沒用了!您要有心理準備,您先生如果再犯病,可能就是肝昏迷。再也醒過來了!他有什麼遺囑,要盡量早些講出來,晚了就來不及了。」

  我聽了不由自主跌坐在沙發上,不知如何是好!

  安定好一會我喃喃的說:「大夫!這叫我怎麼對他講呀?」

  這一天哥哥的精神很好,我抱著羞羞陪著哥哥在醫院的草坪上散步。

  哥哥問我:「丫丫!我得的是什麼病,什麼時候出院?」

  我說:「沒什麼大病,再穩定穩定咱就出院。」

  哥哥看看我的臉色,說:「丫丫!哥哥不是糊塗人,我得的是癌症。我不怕死,我還能生存多長時間?」

  我對他說:「哥哥!你真的沒有什麼大病,再過兩天咱就回家。」

  說實在的哥哥是什麼人?那是個叱吒風雲的廳長啊,什麼不明白?我越瞞他,他就越懷疑。

  哥哥乾脆直接去找大夫,去問自己患得什麼病。主治醫生一五一十的把他的病情和他交待清楚。

  哥哥不愧是個高級幹部,他坦然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哥哥回到病房就和我說:「丫丫!收拾,收拾。咱們回家!」

  我們在哥哥的堅持下,辦理了出院手續。回到家裡休息了幾天,這一天哥哥的精神很好,他把我摟在懷裡。我躺在他的胳膊上!

  哥哥語重心長的對我說:「丫丫!算來你和哥哥交往快三十年了。這回哥哥就要永遠的離開了你!說真的你恨哥哥嗎?」

  我安慰他說:「哥哥!你好好的,胡說些什麼呀?我十幾歲就跟著你,我一直是你的人。要不是你有妻子,我們早就生活在一起了。你一直像爸爸一樣溺愛我,像哥哥一樣關愛我,像丈夫一樣寵愛我。我為什麼要恨你!」

  哥哥說:「丫丫!你不要再瞞我了,大夫已經都和我說了。我最多還能生存三個月,而且說我再犯病就醒不過來了。所以我必須抓緊把我的後事辦完,第一件把我們的財產分成兩份。一份歸你。一份我打算留給我們的雨嫣。你盡快把她叫過來,我要抓緊立遺囑。」

  我望著他灰濛濛陰沉的臉,說:「哥哥!你把遺產留給雨嫣,是不是有條件的?」

  哥哥點點頭說:「當然!」

  我真的很生氣可是又不敢發作的說:「哥哥!你到底要把雨嫣怎麼樣?」

  哥哥說:「丫丫!你知道咱們的財產的一半是多少嗎?雨嫣憑什麼能繼承我的財產嗎?」

  我說:「哥哥!我不知道咱們有多少財產!我跟著你不是為了錢,我只想得到你的疼愛,每天都能夠接受你暴風驟雨般的衝擊。只要你每天都能肏我就滿足了,我一心一意的陪伴著你。你還不滿足嗎?你為什麼還要打我的雨嫣的主意,你真要把我的女兒肏了才罷休嗎?」

  哥哥說:「丫丫!哥哥知道你是真心愛著我,所以我才敢和你說心裡話。我知道這輩子我對不起你,當初只想能經常肏著你就滿足了,根本就不敢想娶你為妻!你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座女神,能得到你的肉體我就是我的福分了。根本就不敢有那個奢望!所以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是,沒有讓你身披婚紗和我步入那莊嚴的殿堂。沒有能讓你為我生個屬於我們的孩子!

  現在我的心願只有讓我們的雨嫣替你完成了。我們的財產大約有兩億五千萬元,有一半是屬於你的。另一半我打算留給雨嫣,她是你的女兒,但必定不是我做的!所以我是有條件的。她必須和我結婚,為我生個遺傳著我們兩人基因的孩子。」

  我說:「哥哥!你不就是要肏我的雨嫣嗎?要得到雨嫣的處女嗎?你又何必那麼興師動眾、大張旗鼓的呢?讓我的雨嫣剛挨了肏就成為寡婦!這不太殘忍了嗎?再說你都是快七十歲的人了,這又得了重病,你怎麼就能夠保證,在這一段時間裡,就給雨嫣配上呢?萬一雨嫣懷不上你的孩子,又該怎麼辦?這個你想過嗎?」

  哥哥說:「雖然我得了重病,就要不久人世了。可我的性慾還是旺盛的,我可以做到每天肏雨嫣四次。我相信我的能力,在一個月裡給雨嫣配上!如果配不上我也不會反悔,只要我給雨嫣插進去,我的財產就全部是她的了。

  至於為什麼要大張旗鼓的舉行結婚儀式,你要知道我的遺產可能有很多人惦記。如果雨嫣成為我的遺孀,我會立下遺囑把我的財產留給我的遺孀。並且允許雨嫣再嫁,那麼任何人也無能力來爭奪這筆財產了。」

  我說:「哥哥!真拿你沒辦法,我這輩子是該你的!羞羞,怎麼辦!……」

  哥哥說:「丫丫!我不難為你,如果雨嫣同意和我結婚,為我生個孩子。這筆遺產就是她的,如果她不同意,我就把這筆遺產留給羞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