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73.◆(七十三)哥哥病了~雨嫣和繼父步入婚姻的殿堂(中)


◆(七十三)哥哥病了~雨嫣和繼父步入婚姻的殿堂(中)

  這些日子因為雨嫣要回來,哥哥特別高興!他特意雇了十幾個工人,把我們的別墅重新裝修了一遍。

  我們的二樓臥室作了重大改造,一間寬敞漂亮大房間是我們共同的臥室。哥哥定作了一張大號的沙發床,用藏羚羊絨編織的床罩價值幾十萬元。今天將作為雨嫣被破處的洞房,被裝飾的喜慶熱烈。

  另外幾間小臥室佈置的典雅舒適,分別是我和雨嫣、羞羞的個人小天地!鮮紅的地毯鋪遍了別墅的每個角落。今天僕人已經在室內外掛起綵燈,貼上了鮮紅的對聯!

  上聯是:郎財富貴父女恩愛喜結連理,

  下聯是:靚女婀娜母女同心共事一夫。

  橫批是:祖孫三代皆夫婦

  我和哥哥在島國機場把亭亭玉立的含苞欲放的雨嫣接了回來。哥哥的淫性大發,急不可耐的要和雨嫣親熱。直率倔強的雨嫣拒絕了繼父的非禮,哥哥鬧了個大長臉。一氣之下抱著羞羞進了羞羞的房間。

  過了一會,羞羞的輕輕呻吟和尖尖的慘叫聲,伴隨著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的肏屄聲斷斷續續的傳了出來……

  雨嫣氣得說:「真不要臉,媽媽!咱回房間睡覺去。」

  我摟著我的寶貝女兒,躺在雨嫣的臥室,滿懷深情的給她講述我為了學到技術,在十七歲的前夜被師父奪去寶貴的處女,在痛苦的撕裂中,步入來女人的行列……

  雨嫣躺在我的懷裡,和我撒著嬌,聽我講自己的故事,講一個女孩子如何做女人的道理。雨嫣漸漸的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隔壁的羞羞低低的呻吟聲越來越弱,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的肏屄的樂曲停了。

  哥哥悄悄地走進來,望著裸體酣睡的女兒,眼睛冒著慾望的淫光,急不可耐的要上床肏雨嫣。

  我好言相勸,苦苦哀求他說:「哥哥!你要想高高興興給雨嫣破處,讓雨嫣懷上你的孩子,你就再忍耐一宿,明天晚上雨嫣讓你可勁肏,雨嫣的性子烈,你今晚和她動強,她非和你拚命不可!何必鬧個大家都不高興!」

  哥哥琢磨是這個道理,只好灰溜溜地回到羞羞的房間。

  我翻身下床插上了房門,摟著我的寶貝女兒進入了夢鄉。

  一覺醒來已是艷陽高照了,繁花似錦花團錦簇的太平洋島國,迎來了風和日麗的好天氣。

  望著熟睡中青春靚麗含苞欲放的寶貝女兒,真的不忍心叫醒她,當她醒來的時候,處女清純溫馨的夢境,將永遠不能再現!今天晚上繼父即將為她破處,她將失去天真爛漫的處女生涯……

  女兒醒來嬌媚的和我說:「媽媽!都這麼晚了,你怎麼不叫醒我?」

  我說:「寶貝女兒!從今晚以後,你就是大人了,就不能再這麼清閒了。」

  雨嫣撒嬌的說:「媽媽說什麼呢?怪難為情的!」

  吃過早飯,哥哥請來了這個島國最著名的律師,同雨嫣簽訂了兩人結婚的法律公證文書。接著又簽訂了雨嫣繼承他的全部遺產的法律公證文書,雙方都在文書上簽了字。

  哥哥如釋重負,他的最後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哥哥為了增強體力和性慾,下午帶著羞羞去醫院,打了一支人血白蛋白和雄性荷爾蒙針劑,又去美容院作了美容,準備晚間一展雄風。

  我也陪著雨嫣在浴室裡幫著女兒洗澡。

  我們在溫熱的池水裡一邊泡著,一邊嘮著嗑。我反覆囑咐著女兒結婚時的注意事項,重點幫她清洗白生生脹鼓鼓的小屄。

  女兒嬉笑耍賤著說:「幹嘛呀!媽媽,專門洗人家那玩意。」

  我嚴肅地說:「雨嫣!你已經答應和繼父結婚的要求,以後就是大人了!今晚繼父要給你開苞,他喜歡舔女人淡淡的腥臊味道。我幫你好好洗一洗小屄,是為了在你繼父舔你小屄時,腥臊味道不至於太重!你明白嗎?」

  雨嫣說:「媽媽!我明白了,他舔過你的嗎?」

  我用手打了她一下說:「沒大沒小!嗨!算來他已經舔我有三十年了,真舒服。今天晚上,你就會體驗到了!」

  雨嫣說:「媽媽!你好壞呀!又拿人家開心。」

  在說笑打鬧中幫雨嫣洗完了,我又帶她去美發店作了頭型。

  婚禮定在下午五點,在這個風景如畫的島國的唯一教堂裡舉行。

  當高大雄偉的教堂尖尖鐘樓響起五點鐘聲,哥哥和雨嫣的婚禮如期舉行,教堂牧師主持婚禮儀式。

  哥哥身著黑色筆挺的西裝,斑白的頭髮經過焗油染色,散發著一股股賊光。他為了和雨嫣舉行婚禮,特地到醫院打了一針人血白蛋白和雄性荷爾蒙,所以顯得炯炯有神,神采奕奕。在他的胯間的西褲,被他那個硬邦邦又粗有長的探海蛟龍高高的支起。

  從外表看來老當益壯的哥哥,手挽著滿臉稚氣的剛剛成年的、亭亭玉立含苞欲放的雨嫣,身披著潔白真絲的婚紗,踏著鮮紅的地毯,伴隨著婚禮進行曲,婀娜的步入教堂大廳。

  教堂響起經久不息的掌聲,牧師宣佈結婚儀式開始。哥哥挽著嬌嫩的雨嫣,站在莊嚴的耶穌的受難畫像下。

  首先由島國最著名律師,宣讀哥哥和雨嫣結婚的法律公證文書。

  牧師高聲朗誦讚美詞,祈禱主的祝福……

  牧師問道:「這位先生!尊敬的長者,你願意和這位如花似玉、含苞欲放的小姐長相廝守,娶她為妻嗎?」

  哥哥興高彩烈地說:「我願意!」

  牧師問道:「這位小姐!如花似玉的妙齡少女,你願意嫁給這位風流倜儻的紳士,結為百年之好嗎?」

  雨嫣面無表情地說:「我願意!」

  牧師說:「現在由新郎為新娘戴上象徵著永恆的鑽戒!」

  哥哥滿心歡喜,他單腿跪地,給雨嫣戴上了閃耀著七彩光芒的十幾克拉的鑽戒。緊緊地擁抱著雨嫣,親吻著他朝思暮想的繼女,他夢寐以求的新娘……

  牧師說:「現在由島國最著名的律師,宣讀由張先生的嬌妻胡雨嫣小姐繼承其全部遺產的法律公證文書。」

  律師宣讀完法律公證文書,儀式結束。

  哥哥抱著亭亭玉立、含苞欲放的新娘~雨嫣。登上了豪華敞篷加長林肯,兩人並肩站在敞篷汽車上。

  迎著海島落日的餘輝繞島一周,和煦的海風輕撫著雨嫣的長長飄逸的潔白婚紗。由羞羞和另一女孩牽著長長的婚紗,晚霞映照在雨嫣的身上光彩奪目。宛如一束就要綻放的花蕾,插在一堆爛狗屎上極不協調。

  回到別墅已是華燈初放了,室內外的綵燈閃耀著七彩的光芒。賓客和眾多的僕人,已經在別墅道路兩旁等候。在一片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的熱烈氣氛中,異常興奮的哥哥把雨嫣抱下林肯,踏著鮮紅的地毯走上別墅的歐式樓梯,來到我們二樓雨嫣破處的大洞房,把她放在鋪著藏羚羊絨的床罩的大號沙發床上。

  他親吻女兒一下說:「我的雨嫣乖!讓媽媽陪你一會,我下去答謝一下各位賓客。」

  哥哥下去了,我悄悄地和雨嫣說:「雨嫣!吃兩片毓婷吧。」

  雨嫣好奇的問我:「為什麼要吃藥?」

  我說:「雨嫣!你現在正是受孕期,今晚繼父給你破處。你有可能懷上繼父的孩子,他正處在重病之中,他的精液質量能高嗎?懷的孩子質量能好嗎?」

  雨嫣用憤怒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說:「媽媽!你怎麼這麼勢利?繼父把他的那麼多財產,贈送給我。我滿足他這麼一個小小的遺願,難道不應該嗎?我不管他精液質量高不高,只要能給我配上就行。「

  哥哥回來了問:「你們娘倆嘮什麼呢?這麼高興。」

  我說:「那些人都打發走了?」

  哥哥說:「每個人都發了紅包,咱們也該吃點什麼吧?咱們雨嫣都快餓一天了。」

  我說:「哥哥!幹什麼啊?你和女兒還沒入洞房呢,就偏向了。我也沒吃飯吶!」

  哥哥把我抱過來說:「丫丫!沒羞,現在就和女兒爭風吃醋了。」

  我說:「哥哥!你哪輩子修來的福,讓我們娘倆伺候你。今晚給雨嫣開苞,你可溫柔點。」

  雨嫣羞得臉通紅說:「媽媽!你說什麼吶?怪難為情的!」

  一會僕人把餐館送過來的飯菜端到我們的小餐廳,上來請我們過去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