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74.◆(七十四)哥哥病了~雨嫣和繼父步入婚姻的殿堂(下)


◆(七十四)哥哥病了~雨嫣和繼父步入婚姻的殿堂(下)

  我們在小餐廳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我抱著羞羞對哥哥說:「哥哥!不早了,你和雨嫣早點休息吧。我和羞羞也回去睡覺!」

  哥哥滿懷深情地說:「丫丫!雨嫣是你的女兒,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你過來見證一下我給雨嫣開苞的經過,也好把我的遺產交給你們。」

  哥哥把雨嫣托了起來,來到二樓雨嫣的寬敞豪華洞房,把她輕輕地放在鋪著藏羚羊床罩的沙發床上,用一雙顫抖的手去剝雨嫣身上的潔白通透的婚紗,小心翼翼地解開雨嫣蕾絲乳罩,拉下勒在處女緊窄嬌嫩屄縫的丁字褲。

  女兒的潔白鮮嫩的胴體,跌宕起伏的身軀,高聳傲人的酥胸,聳立著堅挺秀麗乳房。兩顆鮮紅的水嫩的櫻桃點綴在潔白的乳峰上。一顆誘人的女兒亮麗的肚臍,坐落在處女平坦柔軟的腹部……修長筆直的秀腿,呈八字形微微劈開。

  在處女的最神聖幽秘的三岔口地帶,座落著胖乎乎脹鼓鼓的小嫩屄。宛如新出鍋的白面饅頭,被深深地切了一道裂縫。一朵鮮嫩的肉芽,在緊窄嬌嫩的裂縫中微微凸現。一叢稀疏黝黑的屄毛,顯得處女嫩屄更加幽密嫩白。

  哥哥望著朝思暮想夢寐以求的繼女,鮮嫩可餐的處女胴體,眼睛裡冒著公狼般的慾望的火光。他急不可耐的脫掉身上單薄的衣服,露出他那堅實胸膛,和那蓄勢待發的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

  女兒像一隻待宰的羔羊,兩手毫無意義地掩飾著她那堅挺秀麗,潔白柔嫩的乳房和胖乎乎脹鼓鼓的處女神聖的領地~她的小嫩屄。雨嫣面帶羞澀地,怯生生地望著繼父那堅實寬闊的胸膛。已經蓄勢待發的硬邦邦又粗又長得探海蛟龍,嚇得她緊閉雙眼,劈開雙腿靜靜地期待那一時刻的到來。

  已經披掛上陣做好戰鬥準備的哥哥,分開雨嫣礙事的雙手,趴在雨嫣身上,叼起女兒的鮮紅水嫩的乳頭,輕輕撕咬著。瞬間在雨嫣的雪白的乳峰上佈滿了鮮紅的牙印。哥哥的炙熱舌尖,在女兒的裸體上耕耘著。

  繼父拉過女兒的修長的秀腿。雨嫣的裸體不由自主地顫抖一陣。哥哥把女兒拉到床邊,把她的屁股擔在床沿上,劈開雨嫣的雙腿,高高的舉過頭頂。隨後跪在女兒的胯間,近距離地欣賞瀏覽雨嫣那神聖幽秘的福地洞天。

  他的雙手輕輕地扒開女兒那胖乎乎脹鼓鼓的小嫩屄的緊窄嬌嫩的屄縫,探索雨嫣內部結構、女兒精彩絢麗的風景線。

  哥哥滿懷深情地對雨嫣說:「我的寶貝女兒!幫爸爸把小屄扒開,讓我好好稀罕稀罕你的小屄。」

  雨嫣把身子抬了一抬,我連忙把雨嫣的新被褥墊在她的背後。女兒的頭太高了,能方便地看見繼父是怎麼稀罕自己小屄的。她非常乖地扒開自己緊窄嬌嫩的屄縫。把自己最神聖幽秘的福地洞天,向繼父敞開。

  哥哥跪在雨嫣的胯間,欣賞瀏覽著女兒的光彩奪目的內部風景線。在女兒大陰唇的頂端,鑲嵌著珍珠般的陰蒂。兩片薄薄的小陰唇鮮嫩滑爽,一灣柔嫩的尿道口,藏在屄縫深處。象徵女兒純潔的處女膜粉嫩圓滑,那新月般孔隙如一灣清泉,流淌著串串晶瑩透亮的珍珠般的~淫液。

  哥哥興奮不已地伸出炙熱的舌尖,舔著嘓著女兒珍珠般的陰蒂,嘓著撕咬著雨嫣的鮮嫩滑爽的小陰唇。

  雨嫣扭動著身軀,輕輕的呻吟著,高聲淫叫著!雙腿伸直擔在繼父的肩上,頭仰在被褥下。

  品味著散發著淡淡腥臊氣味的柔嫩的尿道口。舔著女兒粉嫩圓滑的處女膜,品嚐著從那灣清泉裡流淌出來的串串晶瑩透亮的珍珠。繼父嘴對嘴吸吮著雨嫣的清泉,在巨大負壓的作用下,帶著女兒特有的芳香的淫液,源源不斷地流到他的口中。

  哥哥吃飽喝足了站了起來,手扶著他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探海蛟龍,對準雨嫣的胖乎乎脹鼓鼓的小嫩屄。這時候我抱起羞羞就要離開。

  哥哥說:「丫丫!你先不要走,我現在就把我的遺產,交給你們!」

  他隨手把床頭櫃上的保險櫃鑰匙遞給了我說:「丫丫!這是開那幾個保險櫃的鑰匙,你把它開開。」

  他一邊旁若無人的,把那堅硬如鐵的大雞巴,對準女兒的胖乎乎脹鼓鼓的小嫩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它的巨大龜頭撕破了雨嫣的處女膜。

  「哎呀!媽呀!」雨嫣淒慘的尖叫了一聲!「疼哪!你把我的屄撕裂了,爸爸!你輕點肏呀,我服你了。我再不惹你了!」

  哥哥根本就不理睬女兒的哭喊!他的大雞巴仍在雨嫣緊窄嬌嫩的陰道裡繼續艱難的挺進著。

  他一邊在繼續完成給女兒開苞的使命,一邊和我說:「那只藍色的是你的財產,還有這座別墅的房照。你把鑰匙插進去,密碼旋鈕左旋三下右旋兩下。指針對準8,右旋鑰匙開啟保險櫃的門。」

  門開了,裡面的金條、鑽石、世界各大銀行的銀行卡和一本精裝的房照顯露出來。

  雨嫣的淚水同汗珠一起滾落,繼父仍抱著她的雙腿向女兒的陰道深處挺進。雨嫣的滴滴鮮紅的處女血液,染紅了繼父的那根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

  雨嫣聲嘶力竭地哭喊著,淒慘地哀求著:「哎呀媽呀!疼呀,爸爸!你別插了,疼死我了……」

  羞羞懂事地跑到姑姑的身邊,幫著她擦掉淚水和汗珠。一邊安慰著雨嫣,趴在她的頭上親吻著。

  哥哥說:「那個綠的是雨嫣的,把鑰匙插近鎖孔。密碼旋鈕右旋三下,左旋三下。指針對準6,左鑰匙開啟保險櫃門。記住順序不能錯,錯了就響警報。」

  我按哥哥的的說法,打開了雨嫣的保險櫃。

  裡面裝著同等數量的金條、鑽石、銀行卡,就少一本房照。

  哥哥說:「丫丫!哥哥把所有的財產,都轉移到你和雨嫣手裡了。我已成了徹底的窮光蛋了。那個白色保險櫃裡,只留了我的三個月的零花錢和我的一些紀念品,等我走後你再開啟。現在你要是把我趕出去。我只有跳海了!」

  我說:「哥哥你說哪裡話!你永遠是這個別墅的主人,我們是你的奴僕。」

  雨嫣繼續呻吟著尖叫著:「好痛呀。好漲呀!哎呀媽呀!怎麼這麼酸吶?頂進我的子宮裡了。」

  哥哥已經開始抽插頂撞起來,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雨嫣漸漸適應繼父的抽插頂撞,她開始扭動赤裸的身軀配合著。她輕輕地呻吟著,舒暢的浪叫著。一股一股的黏糊糊的淫液從女兒的子宮裡噴湧出來,兩人的戰鬥在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的樂曲中激烈地展開了!

  雨嫣語無倫次地淫叫著:「啊……啊,酸吶!頂進去了。脹哪!痛吶……」

  哥哥肏雨嫣的頻率越來越快了,力度越來越猛。他突然緊緊的抓住女兒堅挺秀麗的乳房,雞巴死死地頂著雨嫣的胖乎乎脹鼓鼓的小嫩屄。他的那個探海蛟龍一陣陣激烈的顫抖,一桿桿濃濃的精液噴射到雨嫣的子宮裡。

  哥哥趴在女兒身上休息一會,拔出了他那個疲軟的大雞巴。

  我順手把一條淺藍色純棉手帕遞給他說:「哥哥!你和雨嫣休息吧,我帶羞羞去睡覺了。」

  哥哥接過手帕,用手摁在女兒的小嫩屄上,一幅由哥哥白亮亮的精液、處女芬芳閃亮的淫水和處女殷紅的血跡,構成的紅霞映照的雪山風景畫,展現在我們的面前!

  晚間我在睡夢中驚醒,這個太平洋島國的夜晚格外清靜。一陣一陣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的肏屄的戰鬥鼓點,在隔壁敲響。

  雨嫣和繼父的戰鬥又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