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75.◆(七十五)哥哥去世了~雨嫣懷上繼父的孩子(上)


◆(七十五)哥哥去世了~雨嫣懷上繼父的孩子(上)

  我坐在大臥室雨嫣的洞房的沙發上,羞羞像寵物一樣蜷縮在我的懷裡。我既興奮而又內疚的望著哥哥手扶著他那個堅硬似鐵的探海蛟龍,對準寶貝女兒的胖乎乎脹鼓鼓的小嫩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撕破女兒粉紅嬌嫩的象徵著純潔的處女膜。

  雨嫣一聲慘叫:「哎呀媽呀!疼吶,我的屄讓你撕裂了。」

  處女的殷紅的血液流了出來,羞羞嚇得趴在我的懷裡大氣不敢出。

  哥哥把床頭櫃上的兩把保險櫃鑰匙,扔給了我。告訴我開啟每個保險櫃的方法,他選擇了給雨嫣開苞的這個莊嚴時刻來完成了他的財產轉移。

  當我見到哥哥把他濃濃的精液射進了女兒的子宮裡的一瞬間,我的心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

  我的寶貝女兒,也成了她繼父胯下的女人。

  我帶著滿腹的惆悵和無奈抱起羞羞對他說:「哥哥!你和雨嫣休息吧,我和羞羞去睡了。」

  太平洋的島國是那樣安靜,我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我帶著身懷六甲的雨嫣/回到了祖國/見到了祖國明媚的春天/站台那熙熙攘攘人群/來到四季分明的豐富多彩的故鄉/遇到了為我開苞的師傅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似乎攀談了幾句勾起老人那美好的回憶/進了記憶中的家/

  步履蹣跚的媽媽在滿頭銀髮的叔叔攙扶下來迎接我們娘倆/我的丈夫和妹妹抱著小雨博/和我們緊緊的擁抱相互傾訴思念之情/突然丈夫發現已是身懷六甲雨嫣/問我為什麼不把女婿帶回來/我無言以對/倉皇中雨嫣全盤托出繼父給他開苞/她懷上繼父的孩子/丈夫憤怒的指責我/我在一片譴責聲驚醒。

  從隔壁傳來了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哥哥還在肏著雨嫣,我搖搖頭不知這是第幾次了,接著傳來女兒舒暢的呻吟和愉悅的淫叫:「用力肏呀,雨嫣的小屄腫了,木了,沒有感覺了你用力拽呀,使勁?呀。」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那邊的戰鬥終於停止了,海島又恢復了以往的清靜。我又昏昏沉沉的進入夢鄉!

  一覺醒來已是艷陽高照了,我已經梳洗打扮完了。帶著羞羞下去吃過飯,悄悄推開了雨嫣的房門。

  只見哥哥摟抱著雨嫣還在熟睡之中,我不忍叫醒他們悄悄地退了出來。我和羞羞出去轉了一轉,快吃中午飯的時候,我和羞羞抱著一捧野花回來,準備插在雨嫣的花瓶裡。

  我又一次悄悄的推開雨嫣的房門,雨嫣已經起來端坐在床沿上,她見到我,就赤裸的一瘸一拐走過來,撲到我的懷裡,委屈的淚水一對一雙地落了下來。

  望著雨嫣被繼父肏得充血腫脹的小嫩屄,我心疼得把寶貝女兒抱在懷裡,關心地問:「雨嫣疼嗎?」

  雨嫣委屈地說:「媽媽!女兒的屄腫了,真疼呀!」

  我說:「雨嫣!沒關係,到樓上浴室裡泡一泡就好了。」

  我攙扶著雨嫣來到浴室,進了溫熱的池水裡。給我的寶貝女兒輕輕的揉著充血腫脹的小嫩屄。

  雨嫣問:「媽媽!這樣洗,能不能把繼父的精液衝出來?他要我給他懷上孩子的!」

  我說:「沒關係的!他給你射進那麼多,流出一點沒事的。」

  雨嫣放心地點點頭。

  我關心的問:「雨嫣!繼父肏你多少次,舒服嗎?」

  雨嫣的臉紅紅地說:「媽媽!問這個幹嗎?」

  我說:「媽媽不是關心你麻!」

  雨嫣說:「媽媽!我也記不清繼父他肏我幾次了。他根本就沒讓我睡!剛肏完,我想閉眼休息一會,他就又騎上來肏起來了。媽媽!難怪你追隨繼父這麼多年,他可真會肏,他把我肏得那叫舒服。這一宿,他把我肏的神魂顛倒,淫水橫流,飄飄欲仙。媽媽,你也讓他肏得特舒服吧?「

  我說:「雨嫣!你已經是大人了,已經嘗到這種挨肏滋味了。媽媽會無緣無故地追隨他嗎?現在還疼嗎?」

  雨嫣說:「現在差不多了。」

  我說:「多泡一會,好好揉一揉。晚上還要用呢!洗完去吃點飯。」

  雨嫣說:「媽媽!繼父還沒起來,他昨晚太累了。他既要肏我,還要射精,給他吃點什麼?」

  我說:「我的女兒剛開苞,就知道心疼男人了。」

  雨嫣說:「媽媽!說什麼吶!他晚上還要肏你女兒,不吃點什麼怎麼行!」

  我說:「我的寶貝女兒,我會安排好的。」

  轉眼之間一個月就過去了,這一天我們在一起正吃晚飯。

  女兒對我說:「媽媽!我這個月的例假沒有來,是不是爸爸給我配上了。我要是真的懷了孕,就不能再讓爸爸搓磨我了。你和羞羞過來一起住吧,也好替替我。」

  哥哥把雨嫣摟在懷裡說:「我們的女兒就是乖,就是懂事。你不吃媽媽的醋嗎?」

  雨嫣躺在繼父的懷裡輕輕地搖搖頭。

  我接著說:「哥哥!你也注意點身體。別太累了!」

  當天我和羞羞就搬到大房間。和雨嫣一起伺候哥哥,一晃又過了兩個月。哥哥以為他的身體沒問題了,每天都要把我們輪一遍。

  這一天雨嫣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是尿檢呈陽性。女兒懷孕了,這個好消息讓哥哥興奮不已,他的心願終於實現了,全家沉浸在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之中。

  哥哥特高興!又在那家餐館辦了一桌豐盛的酒席,慶祝他和雨嫣交配成功,使他的基因得以延續。席間雨嫣始終被繼父摟在懷裡,不肯放開。哥哥喝了很多紅酒,他終於如願以償,完成了生命傳遞。

  他隨手又把我也攬到身邊,一隻手伸進雨嫣的短裙裡,愛撫著女兒的那個胖乎乎脹鼓鼓接受了他的基因的小嫩屄。

  哥哥滿懷深情地對我說:「丫丫!你是我的愛妻,雖然你沒有能給我生個孩子。可是你卻給我生了個妻子!我沒得到你的處女,卻得到了雨嫣的處女。這回女兒懷上的孩子,遺傳了我的二分之一的基因,也遺傳了你的四分之一的基因。我們的雨嫣真棒,這麼快就為我懷上了孩子。我要感謝你,使我的願望終於實現了,這輩子我知足了!我終於可以瞑目了。」

  雨嫣在繼父的懷裡發賤地說:「爸爸!你也夠真夠棒的,你把雨嫣連肏了一個月。不懷上就怪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哥哥特高興從提包裡拿出一把保險櫃鑰匙,遞給了我說:「丫丫!這是我的那個白色保險櫃的鑰匙,裡面沒有一點財產。裡面有我的一本記錄我一生的日記,幾塊我珍藏的手帕,兩本記事簿。藍的是你的,綠的是雨嫣的。裡面記載的是那些銀行卡的帳號和對應銀行密碼。它和那些卡一樣重要,要分開保存!」

  接著又對懷中的耍賤的雨嫣說:「我的小乖乖!你的身體裡已經孕育了爸爸的孩子,我感謝你!我希望你能把孩子生下來,撫育成人。爸爸走了以後,你如果遇到意中人,不要放過機會。把孩子讓媽媽替你照看,不要因為孩子影響你的幸福!」

  雨嫣抱著繼父流下了傷心的淚水說:「爸爸你不會死!雨嫣只要你,你是那麼強壯那麼威風。怎麼會死呢?」

  哥哥見雨嫣哭了,怕她動了胎氣,就安慰女兒說:「我的小乖乖!爸爸逗你玩呢。不哭,不哭。」

  接著又把手伸進雨嫣的胯間,撫摸著雨嫣的小嫩屄,又把頭低下來,把女兒的乳頭叼在嘴裡,輕輕地嘓著,把雨嫣癢的咯咯地笑了起來。

  哥哥把女兒哄好後,又對我說:「丫丫!我走後要善待羞羞,這孩子太可憐了。你要供她上學,她長大後不要讓她再淪落為窮人。」

  我對哥哥說:「你就放心吧!我會把羞羞安排好的。」

  哥哥把該說的話都說了,心情豁然開朗就又喝了幾杯,他終於醉了。

  爛醉如泥的哥哥回到家把羞羞騎在胯下說:「羞羞!爺爺也給你配上,你也給爺爺生一個。」

  一個四五歲的孩子懂什麼?

  看著羞羞那個狼狽樣,我說:「哥哥!羞羞還是個孩子,能懂什麼?你有能耐,今天也給丫丫配上!」

  哥哥說:「好,丫丫!你真好。哥哥今天也給你配上!」

  我把爛醉如泥的哥哥拉到懷裡,讓他騎在我的身上……

  自從雨嫣的身體裡孕育了一個新的生命,哥哥再也不敢肏女兒。

  這一天哥哥忍不住又把雨嫣摟在懷裡,在女兒的屁股後輕輕的拱。雨嫣看繼父那可憐巴巴的樣子,於心不忍,再說幾天沒挨肏了也有點想。就頭朝裡躺在床上,把屁股擔在床沿上。劈開雙腿高高舉了起來,雙手扒開緊窄嬌嫩的屄縫,把通往女兒那神聖幽深洞府的大門向繼父敞開。

  她發賤地說:「爸爸,來肏吧!你不壓女兒肚子就行。小心把你的兒子擠出來!」

  哥哥緊忙跪在女兒的胯間,輕輕地舔著雨嫣的小嫩屄,品嚐著女兒淡淡的腥臊氣味和清馨芳香的淫液。

  哥哥站了起來,一改往日的風格,手扶著他那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小心翼翼地插進了雨嫣因為懷孕而充血腫脹的緊窄嬌嫩的陰道裡。

  雖然哥哥今天的動作很溫柔,但雨嫣畢竟是開苞不久,而且又懷了孕。女兒的小嫩屄顯得很緊,腫脹的嫩肉隨著繼父的抽插裡外翻飛。雨嫣不由自主地呻吟著,不時地發出愉悅的淫叫。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女兒扭動著屁股,極力配合著繼父小心翼翼地抽插頂撞。可哥哥畢竟是身經百戰的情場老手,像這樣縮手縮腳的肏屄顯得很不習慣。

  雨嫣看著繼父可憐巴巴的樣子,就對我說:「媽媽!你快來替我一會吧,你看看爸爸那個狼狽相。想肏屄又不敢用力,生怕把他兒子擠出來。他這麼一點點的拽,得什麼時候把他的精子擼出來呀?」

  哥哥也自覺得不盡興,就從雨嫣的小嫩屄裡拔出了他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爬上了大床騎到我的身上,把他那個硬邦邦又粗又長的探海蛟龍,對准我的小騷屄,猛的一用力,就聽噗哧一聲!就插進了我的緊窄的陰道裡。我不由自主地輕輕的呻吟一聲,哥哥就在我的身上瘋狂的抽插?拽起來。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噗噗哧哧。

  哥哥在我的身上盡情的顛簸著,我盡量的扭動身軀配合著他的?拽。一股股的黏糊糊的淫液,從我的子宮裡噴射出來。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咕咕唧唧。

  我馱著哥哥盡情的顛簸著,哥哥在我的陰道裡瘋狂的?拽著。正當我激烈的戰鬥的時候,我發現哥哥的動作明顯的減慢。他的臉色鐵青,呼吸急促。

  我連忙問他說:「哥哥,哥哥!你咋的了?」

  哥哥癱軟地趴在我的身上,他的大雞巴在我的陰道裡一陣陣的抽搐,隨後噴射出他那生命中最後的一桿濃濃的精液。

  哥哥已經昏迷了,我連忙把他推下去,叫醒雨嫣、羞羞幫哥哥穿好衣服,打通島國急救中心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