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帶光環的女人:076.◆(七十六大結局)哥哥去世了~雨嫣懷上繼父的孩子(下)【全文完】


 ◆(七十六大結局)哥哥去世了~雨嫣懷上繼父的孩子(下)

  哥哥今天騎著他心愛的小母馬,在激烈的顛簸中完成了他生命的傳遞。把他最後的一滴濃濃的精液,噴射在我的緊窄的陰道中。我也馱著他走完了他人生最後的一段路。

  哥哥永遠地離開了我們,按照當地人的風俗,我請了幾個當地著名的祭司,編織了一排由棕櫚枝葉和柏枝花草的筏子,把哥哥的遺體莊嚴地放在棕櫚筏上,在哥哥的身上灑滿了無數我叫不出名的花朵。

  當迎著初升太陽的海流形成的時候,一艘載著哥哥遺體的舢板,駛向了太平洋,在牧師的虔誠禱告結束後,幾名祭司把乘載著哥哥遺體的棕櫚筏子,莊嚴地投進了洶湧澎拜、波濤洶湧海流中。

  載著哥哥遺體的棕櫚筏子,隨著波濤洶湧的海流消失在遙遠的地平線上。青春靚麗亭亭玉立的雨嫣,迎著微微的海風,望著東方的地平線上漸漸消失的,這個具有雙重身份的男人的遺體。

  她欲哭無淚傻呆呆的,長久凝思那已經遠去的記憶……

  我手挽著寶貝女兒的手說:「雨嫣!一切都過去了,讓我們忘掉這一切吧。迎接剛剛開始的新的生活好嗎?」

  雨嫣在沉思中清醒過來,撲在我懷裡放聲大哭著。她無言的向我傾訴著心中的怨恨、心中苦澀、無限的眷戀。

  我們駛回到了島國,答謝過了眾人,我們開始整理了哥哥的遺物。

  我按照哥哥的囑咐,打開了他那個白色的保險箱。

  迎面一堆散亂的藥費收據,記載著這兩個月哥哥為了應付自己三個女人,每三天要打一支人血白蛋白。每天要打一支嗎啡,來控制癌痛。幾乎是每天都要注射雄性荷爾蒙來維持自己的性慾,直至他生命的終結。

  說來,這也是人生的悲哀,哥哥就是為了得到雨嫣的處女,滿足他最後的欲望,把承載著自己的基因的濃濃的精液,注入女兒的未經人事的子宮!

  他不惜以生命為代價,以他的億萬家財為賭注,讓我剛剛成年的女兒,完成他傳宗接代的使命。他是這次交配戰爭的勝利者,帶著他的基因的精子,衝破一切艱難險阻,給雨嫣的卵子受了精,一個嶄新的生命,已經在女兒嬌嫩的子宮裡孕育成長……

  從這一點也證明了雄性動物傳播自己基因的強烈慾望,即使它的生命即將終結,也要積蓄最後的能量,把盛載自己基因的精液噴射出去。

  在他的保險箱裡,我們找到了兩本精裝袖珍記事簿。裡面清清楚楚的記載著我們所有的銀行卡的帳號及所對應的密碼。

  我不由得暗自出了一身冷汗,我們原來都是哥哥棋盤上的一個個棋子,每走一步都是他設計好的,我們只有聽話的份。而且事實證明,如果我們走錯一步,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雨嫣看我驚了一身冷汗,就幸災樂禍地對我說:「媽媽!你以為繼父是等閒之輩,他頭裡的花花道早把我們玩弄在股掌之中了。你當初還讓我吃什麼避孕藥呢,如果我聽你的。咱們娘倆是既賠夫人,又折兵。我挨了肏又得不到錢!」

  我說:「雨嫣!好在一切都過去了,他再也左右不了咱了。咱們也得合計合計今後該咋辦,你身上的孩子咱還留著嗎?」

  雨嫣說:「媽媽!我知道你有幾個相好的男人,繼父就是其中的一個。可雨嫣只經過繼父這一個男人,是他結束了女兒的處女。是他讓雨嫣懷上女人生命中的第一個孩子,我不管他是誰的種,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孩子,我要把他孕育成人。」

  我知道沒有辦法說服她,這也難怪!自己不正經,又有什麼資格去說自己的孩子?難道讓雨嫣也像我一樣隨便讓男人騎、讓男人肏嗎?她已經繼承了繼父的億萬資財,她這輩子再也用不著看別人的臉色生活。也用不著再用自己的身體取悅那些有權有勢的男人。

  我正陷入深深的沉思中,雨嫣以為我正在生她的氣,就對我說:「媽媽!干嘛生氣呀,女兒和你說的不都是實情嗎?繼父給雨嫣開苞,女兒雖然有一百個不願意。但為了他這筆財產,女兒付出了貞節也是值得的。說白了雨嫣的處女能值多少錢,女兒要是讓哪個傻小子肏了不也得挺著麼。就是把雨嫣擺在那,天天讓人家肏一輩子也掙不來這麼多錢吶。」

  我說:「你是我的寶貝女兒,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只要你能把這事看得開,我就安心了。以後的路你自己走,媽媽不會干涉。」

  我們接著清理哥哥的遺物。在一個十分考究的珍寶箱裡,規規矩矩放著一本精裝日記本,和幾副血染的手帕。

  其中一副是一條嶄新的淺藍色純面的手帕,是我親手遞給哥哥的那條。記載著我的寶貝女兒雨嫣被繼父開苞的珍貴見證。一幅用女兒處女的鮮血染成的風景畫卷展現在我們的面前。那由繼父濃濃的精液和雨嫣流淌出來的黏糊糊的淫液勾勒出來的兩座雪山,巍峨的聳立在由雨嫣處女鮮血染就的火紅的晚霞中。它真實的再現了女兒被破處的經歷!其它的顯然是年代久遠的歷史見證。

  我順手把這個珍貴的手帕遞給了雨嫣,女兒看了一下對我說:「媽媽!這是什麼呀?」

  我說:「你仔細看看!這是什麼?」

  雨嫣又仔細看了看,不由自主地臉色一紅連忙丟掉說:「媽媽!這玩意留它幹什麼?怪髒的!」

  我鄭重地說:「女兒!這是你處女的見證,來看看這是什麼?」

  雨嫣看了看,指著一些白中泛黃的東西問我說:「媽媽!這是什麼呀?」

  我對她說:「孩子!這是你挨繼父肏時,從你小屄裡流淌的淫液。是潤滑陰道的!」

  雨嫣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這潔白的東西我知道是什麼了!」

  我故意問她說:「是什麼?」

  她不好意思的說:「這是繼父的精液,紅的是女兒的鮮血!」

  我說:「雨嫣!收藏起來吧,將來也是個念性!」

  雨嫣把它收好放在保險櫃裡。我們又翻開了哥哥的日記本!

  日記本一行清秀的字跡,映入眼簾。這是一部哥哥寫的自傳體的小說,它真實的記載了哥哥的一生。

  它客觀的反映了哥哥從一個志願軍小戰士,成長成為一個高級領導幹部。從一個正直善良的功臣,墮落成為人民的罪人。從兩袖清風一塵不染的清官,到貪污受賄身居億萬的貪官的全部歷程!

  啊!在這裡我先給你讀一段,讓你先睹為快。

  美國以聯合國的名義,出兵朝鮮。一場史無前列的抗美援朝戰爭開始了。中國人民志願軍經過艱苦卓絕的浴血奮戰,終於把美國佬趕到三八線以南。就在停戰協議簽定前夕,最後一場惡仗正悄悄的逼近。

  團長把三個小戰士叫到跟前,把一封並不重要的信件交給他們,讓他們抄小路,把信件送回後方。

  一九五三年春,朝鮮新義州,現在已是戰場的大後方了,翻過一座不高的山梁,來到一片河谷地帶。一片尚無灌水的稻田里,一個中年的阿媽妮,帶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十五六歲的姑娘在田間裡勞作。

  雖然已是春天的季節,仍是乍暖還寒春寒料峭。三位志願軍小戰士,在一條蜿蜒曲折的田間小路上。一邊嬉戲打鬧,一邊向前奔去。

  突然一架美國戰機向他們悄悄的襲來,正在嬉戲的小戰士並不知曉,仍在盡情的玩耍,根本就不知道危險正向他們逼近。

  正在水田里勞作的阿媽妮,用不太熟練的中國話拚命的喊叫著。超音速戰機已經來到小戰士的上空,一個低空俯衝,打出了一排排機關炮彈!

  阿媽妮像瘋了一樣,撲倒了其中一位小戰士。另兩位小戰士已經犧牲了,被阿媽妮撲到的小戰士也負傷了。

  好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