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萌露:002.◆ 第二回:老綰貪戀租稅銷魂


◆ 第二回:老綰貪戀租稅銷魂

  詩云:世人皆把裙被戀,老綰識味難忘懷;頹兒順便咂復摸,卻道後娘好個奶。

  又道京城不好玩,莫若歸鄉賽神仙;妻妾丫鬟美如花,老兒丟魂赴陽台。

  話說王老綰聽得麗婦要刀,頓時驚得厥根疾疾倒縮,他還以為余娘羞憤,要尋短見。

  又說余娘急切間見老兒退去,那戶內騷癢得天麻地麻,不由惱恨道:「你退甚?快拿刀來!」

  王老綰聽她並無恨意,壯膽相問:「要刀作甚?」

  余娘心道合物,口裡卻蜜如糖餞:「親親漢子,你不是入不進去麼?奴家要刀,是要替你劃個縫兒,好行那事,拿也不拿?」

  她一面嬌言亂語,一面扯他陽物,恨他瞬時短了幾分,待會撓不著花心,豈不可惜!

  「拿!」王老綰聽她言語原是為他著想,心裡歡呼,那硬物趁勢漲了幾分,余娘瞧在眼裡,樂在心上,說在口頭:「乖乖兒,再長,再長!」

  卻說王老綰解下床頭佩劍,心頭激盪,手腕突突亂抖,他瞧著那堆高高迭迭妙肉,暗道:「怎的又高了些?許是水泡漲了吧!」

  「炔!快下手!」余娘見那三尺長劍,便生貪念:「若他有這等寶貝,即使入到心尖兒上,便死了,也是值得的。」

  老綰見那妙物閃閃抖抖,焉敢下手,他唯恐割破皮肉,流出血來,那還了得?

  「快!快!快!老蠢物!」余娘情不能自持,不禁破罵老綰。

  「娘子,老兒不敢!」老綰滿臉惶恐。

  「甚麼不敢!瞧老娘的!」余娘奪過寶劍,右手自右腿內側擠入,探至花心處,上勾二指,撐出空檔,把劍尖往下遂沉。「哎喲!」只聽他驚喊,王老綰驚惶失措,以為佩劍捅破了花房。

  「不妨事!破了皮毛,權當見紅,官人,你就當替奴家破瓜罷!」余娘兩手各出數指,持那下衣裂口往兩邊撕扯,「嘩」的一聲,那紅紅白白肥肥暖暖一堆美物蹦將出來,看得王老綰三魂去了兩魂。從前行房事,黑燈瞎火,亂捕亂射了事,只知有個肉眼,何曾見過這等陣仗?

  「呆子,還不行事?」余娘口裡熱氣騰騰,胯下亦是熱煙騰騰,只見那兩片紫晶油亮的臘肉中間,粉嫩科閃的皺肉中心,圓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媚眼,卻不見眼珠。王老綰知她嫌自家反應遲緩,卻不著惱,他挺槍上前,往那獨眼裡衝刺,「啾」的一聲,余娘盡吞沒了硬物,口中卻還在叫:「還有無?還有無?」

  老綰心存詫異,脫口而問:「每人均只一根,怎會還有?」余娘惱道:「你若長有兩根,那可真是天下至寶了,我問能否再長些?」老綰猛力一挫,算是回答。

  「如是最妙!」余娘欣然暢呼。她知天授此人此物,不會長了,只得自家夾持緊些,聳癲擺扭,多處尋找刺激,堆堆殺殺慾火。

  王老綰只覺裡處熱辣無比,仿若出世之初初沐盆場,自裡至外俱是燙的,俱是舒暢的。初還聽從余娘吩咐,後卻如野馬狂奔,一氣夯了八、九百下,累得他大汗涔涔,喘氣如牛,而肉體似若已不復屬他所有,只管聳了又退,退了又聳。

  「我、我、我快丟了!」王老綰漲的滿面青筋暴跳。

  「快、快、快,抽出來!」余娘跌下高高聳起的胯部,騰出手捏緊老兒那根紫簫般的硬物,只見它頭如蛋卵,亂蹦亂跳,宛若脫兔。余娘知它將洩,便手做環狀套住龜頭冠溝處,意欲迫精退回,再圖酣戰,但老綰心意難收,恨不能連魂兒都洩飛了去,余娘見那龜頭厥然翻身,便知不可止也。

  「呼啦!」黏黏絮狀白物如飛蝗射出,敷了她一個滿麵糊塗。

  洩畢,王老綰歡然而語:「娘子,平生聽那傳官唱」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甚覺迷茫,今日既交,方信其言不假。娘子,老兒若得夜夜享得,你便要做我娘親,我亦是甘願的。」

  余娘本欲再戰方解饞,聽老兒言語,就知他暫無此興,她本欲施那品簫弄笛的技藝,又怕駭退了老綰,只得忍耐,心想:待我入主此屋之後,再顯絕技。

  王老綰元陽大洩,倦倦欲睡,又恐余娘笑話,只得抿茶提神。余娘騷興未盡,胯下淅瀝之物,狀若蛛絲,長長短短,綿綿不絕,老綰初還以手掩面,僅餘指縫窺視,後見余娘坦然,遂貼近蹲下觀摩,深以為怪,不解曰:「奇哉!娘子小便若銀絲,如此進展,一趟小便豈不費半天功夫?」

  余娘掩嘴竊笑曰:「官人少見多怪,此乃明精而非便液也。盲人若不見棄,嗅之若有香氣,嘗之似覺甘甜,奴身還知,常飲此品可駐守元陽,養顏防治。」

  老綰搖頭不言,余娘傾潑余茶,接之,先輟一口,咽之,老綰始信,端杯一飲而盡,絕無異味,甘甜滑膩,餘香滿口。

  余娘見他知趣,便分開玉腿,仰臥床沿,令老綰悉數舔舐。

  老綰羞得抬不起頭來,余娘作色曰:「官人以為妾身何許人也?妾身知你年老,方才元陽大洩,於身有虧,便尋個秘法替你滋補,你倒羞羞答答,奴身真是多操此心了!」

  王老綰慌忙勸止:「娘子息怒,老身枉自多活十歲,不知人倫之樂至此,娘子垂露,老身定當全飲。」

  余娘回喚作喜,依舊仰於床沿,口授舔舐口技,老綰試行,不得其法,余娘騷浪平息,陰戶回復平坦,其左側三分出露劍痕,寸餘長,一分見深,淡紅血水溱流,余娘始覺疼痛,老綰驚道:「果然有傷!當時未覺痛乎?」

  余娘裂嘴嗤笑,道:「浪極之時,只要人操,即便天塌地陷,也無從理會,況區區皮肉外傷。」

  老綰默想,頷首稱是。他見余娘面現桃紅,鮮嫩更勝以前,心頭慾火勃然迸發,陽物兀自提了幾提,他欲再行好事,余娘卻不允,道:「此事有興方為,奴家芳心已蓄,官人若行強弄狠,定會討得不愉快,敗了下回雅興。況私處有傷,須得將息幾月。」

  王老綰默然認可,他自櫃中揀五錠白銀,交付余娘,曰:「先拿些去,添些物什。」

  余娘衣袖一拂,怒言:「官人以為奴家何種人等?若非你要娶我,即使千金萬銀,奴家亦視之若糞土。」

  老綰惶惶道:「老身欲娶娘子,只怕你嫌棄不肯,今兒既然私成夫妻,只要娘子不悔,老身怎會失言!這些銀兩,你先拿去花消,我定會風風光光娶你至家。」

  余娘收了銀兩,整理衣衫,戀戀不捨離開。王老綰送別,甚是依戀,回頭細想,才知今日實在大意,匆忙行樂,竟未來得及解除余娘衣襟,一睹尤物肌膚,至今想起來,心裡便只有那個熱熱乎乎的肉眼含一堆高高聳聳的潔白肉片兒,尚有一床香郁之熱氣,還有用口舐佳人胯下稀物之艷香。

  王老綰天舔舔嘴皮,竟覺出血腥氣,趨於銀鏡前,視之,滿嘴血紅,不禁大驚,細思之,又覺趣妙無比,原來是他拿嘴吃余娘嫩戶時,沾上了私處附近傷痕處的血漿。愈想愈覺覺奇妙,腰下厥物猛然行個鯉魚打挺,硬將起來,無奈余娘遠去,何以洩火?老兒抱住余娘墊背用過的被褥,閉上眼,權當摟緊余娘,胡亂抽插起來。

  「咦!」王景溜進來,看到父親臥於床上,抱著被褥翻滾,甚是驚訝。

  王老綰聽得小兒驚叫,只得堪堪止住,又怕王景見那根硬物,便曲身拋膝,坐於床上。口裡乾渴至極,疾呼王景倒茶。

  「咦!父親,你剛剛吃甚麼?」王景見父親嘴唇桃紅,便以為他背著吃好東西,大為不滿。

  「沒吃!」那等事怎能講出口,王老綰拿定心思不講。王景不依,湊上前來看,大驚:「生肉味兒,胭脂味兒,香味兒,對了,父親一定吃了那女人。」

  「胡說!」王老綰佯怒,眼角卻堆出無限笑意。王景大嚷:「味道如何?和我說說。」

  「好吃至極!香噴噴的,熱燙燙的,甜津津的,總之,普天之下無出右者。」

  王老綰迷戀不矣。

  「我也要吃!」王景甚感遺憾。

  有詩為證:巧婦佯言驅鼠,老夫提起陽物。

  三爪兩手扒褲,硬物瞄著妙物。

  唐突難行好事,洩得威風全無。

  騷婦浪動恁大,哄得老兒口酥。

  稚子喚得妙咪,放言也要觸觸。

  且說王老綰與余娘交歡之後,頓覺豁然開朗,眼界為之發亮,念念不忘余娘妙處,打熬不住,俄頃備上禮物至媒婆家?了此事。余娘雖然閉屋不出,卻時時瞅那窗外動靜,此時億及那幾櫃白亮亮勾人魂魄黃白之物,心目突突跳個不停,心道:「那老兒行貸雖不差,卻如初生幼兒不懂技法,待我嫁了他,盡心教化教化,他樂,我亦樂。」

  當日傍晚,媒婆上門提家,三詞兩語,你倩我願,即刻擇了黃道吉日,拜作夫妻入洞房。

  某人鬧笑,是晚送他夫妻一幅對聯:橫聯:整舊入新莊聯:兩套舊象佩你凹我凸不配也配萬般配,右聯:一對新夫妻你情我願睡了又睡都是睡。

  王老綰得遂心願,不禁多飲幾杯,臉紅心跳,走起路來搖擺不定,他東倒西歪入了洞房,卻見余娘端坐床沿,遮著頭巾。

  他嘻喜笑道:「娘子,此刻只我二人,還做什麼戲?扯掉罷,我早就熱不得了!」老綰─面亂說,一面搶過去抱緊余娘。

  余娘紋絲未動,沉聲道:「相公,奴家雖是殘花弱柳,今兒卻是明媒正娶的。

  聖人云:男主外而女主內,奴家亦是家主母身份,你宜將家中之物全?予我,使我名符其實。「

  王老綰只求于飛之樂,指著枕邊一小匣,道:「我家中無甚要緊物,只有幾櫃銀子而已,鑰匙俱在此處,夫人若喜歡,便取了去。」

  余娘見他言辭坦蕩,料想不假,心中大喜,掀掉蓋頭,露出一張俏生生紅撲撲的臉兒,一雙杏眼流露出無限春意。今日她特地收拾裝扮,著了一件花團錦簇的對襟長裙,穿了一雙鮮艷奪目的紅緞繡鞋,一對玉乳聳疊而起,頂端圓物隱隱可見,細腰兒窄可把握,豐臀兒滾圓豐滿,王老綰醉眼看佳人,暗道:「恁樣撩人,今兒摟著天仙般妙人兒行樂,縱是死他九遍也是樂意的。」

  老綰低語:「娘子,上次匆忙,顧不上品你妙味兒,今夜當讓為夫一飽眼福。」

  余娘見他有趣味,心頭亦喜,垂首低語:「從令往後,奴家便是你的了,你想怎麼樂,就怎麼樂,奴家安敢推辭!」

  老綰強壓心頭慾火,但腰中陽物突突跳將起來,蹭在余娘柔軟溫暖的大腿側邊,幾欲抽動,余娘伸手抓入手中,慢揉輕搓,喃喃哄道:「乖乖小漢子,不要慌張,待會管他。」

  老綰伸手解除余娘對襟布扣,六個倒有四個早已解開,余娘羞語:「親親漢子,奴家怕你─時解不脫,便先卸了。」老綰心有感激,輕柔卸下長裙,溜圓滑膩的粉肩兒,鮮藕般的玉臂,粉紅色的胸衣,平坦的小腹,渾圓的臍眼,萬般妙處呈現出來,老綰看得心神俱蕩,一般慾火自丹田處升騰而起,瞬時遍及全身,他三五幾把扯脫自家外衣,坦露他平常身坯,只是那陽物卻如掄圓甩忽的鋼鞭,亦如頭戴紅盔的將軍,威風凜凜,怒氣勃勃,他自家亦覺奇怪:「今日這物怎的恁般雄壯?八成是物逢其主了罷!」

  老綰慌忙朝余娘私處望去,今兒不見那彆扭的下衣,老綰心甚奇怪,又聽余娘迎道:「自上次官人弄罷,奴家便不著下衣矣!恐官人不方便,奴身萬請夫君勿笑。」

  「豈敢!豈敢!」王老綰又喜又愛,雙手不知所措,呆立片刻,他才提起余娘胸衣向上翻捲,一對圓潤挺拔的玉乳躍然跳出,渾圓如御用白瓷碗,豐挺如長腰冬瓜,有風時抖,無風時顫,嫩閃閃,白燦燦。王老綰歡欣若狂,用力把手接了又掛,唯恐自家老手蹭破了那層嫩皮兒,當他輕輕握著那妙物,他竟不知自家身處何處了,口裡喃喃祈禱:「娘娘勿怪老兒粗野,實乃情不自禁也。」他低頭輕輕噙那亮亮乳頭兒,那小點瞬然漲大挺長,亦如嵌在玉器上的寶石,一處妙而通體妙。

  「娘子,想我粗皮糙肉,怎配你細皮嫩肉!」老綰自報慚愧。

  余娘不斷拉扯他陽物,大不以為然:「只要小漢子賣力,夫復可刺。」

  王老綰又往下看,燭光搖拽,陰影正迭,閃爍難辨,唯見一撮黝黑毛叢,老綰大驚:「娘子,幾天不見,怎的生出?子來?」

  余娘哂笑,對答:「上次並非沒有,而是夫君專寵仙洞,況衣裙未解,毛髮不現而已。若夫君不喜它,便剪了它罷!」余娘想必思念許久,明戶洞開,紅唇外翻,白白亮亮液體汨汨流出,順著大腿向腳跟流去。

  老綰細看,只見毛叢下端生有黃豆般大小鳥紅之物,他童心不泯,竟伸拇指頭左右搖弄,甚覺有趣,說道:「今日方有大發現!娘子亦生小陰莖!」余娘只覺他撥弄一下,心裡便動彈一下,仿?心臟全納於小物之內,那東西亦如陰莖般愈撥愈硬愈長,宛若李核尖尖硬盈。老綰玩弄不止,余娘五內俱熱俱麻俱酥,似無從忍,卻又捨不得喚老兒停手。

  更有奇者,余娘陰戶中仿若塞有一丸,外面尖圓之物動搖,戶內隱丸亦彈,余娘甚覺受用,竟然把持不住,陰戶憑空起來,面紅兒躁,口內囈語不斷,銷魂蝕骨,莫過於此。

  余娘陰戶奇癢難忍,遂捉住老綰陽物往裡塞,老胡綰只得停下手上動作,進進出出抽將起來。只一下,他便覺自家陽物沾滿油滑的黏液,即如酥餅上裹滿了甜漿,抽送起來特別順暢,外緊內闊,好似開著小門的大廳,豎著身子出入,裡面倒可以橫著打滾。

  余娘直挺挺一聳,肉體僵硬,呈硬弓狀,動也不動,口裡氣若游絲,王老綰哪裡知她明精將洩,只管急速抽送,擠得液漿汨汨漸射,狀若飛絮,此乃老綰平生未見之大奇觀。

  猛地,余娘「啊」一聲喚,似從酣夢裡才醒來,只見她縱身挺腰,抱緊老綰,再也不動,春宮裡卻是天翻地覆,翻江倒海般,呈現萬千變化。老綰只覺一陣熱雨劈頭蓋臉潑將下來,潑了一遭又一遭,澆得他陽器閃閃跳動,一團熱氣呈箭射之勢,從丹田處向外湧出,眩暈得感覺捏住他的身心,他明白自家洩了。

  他倆擁成一團,昏沉睡去不提。

  有詩為證:舊人新房花燭夜,輕車熟路郎探莖。

  偶然摸著櫻桃兒,萬般奇妙法歸宗。

  麗人可心郎賣力,雙雙對洩擁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