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萌露:012.◆ 第十二回:相親淫母薦郎入女


◆ 第十二回:相親淫母薦郎入女

  詩云:世間奇事務,相親先相母。

  母先把郎上,再薦郎入女。

  話說王景將養一夜,次日令銀兒扮成書僮,於午時前往知縣府上提親。

  未見,便至知縣府宅。

  王景取二兩銀子遞與門倌,門倌欣喜接了,王景詢問府上情形,他叨叨說個不停,知縣乃本地人士,姓李名宗,字開元,進士出身,做了五年知縣,便於此處圈地築了宅院,果有一女,乳名喚玲兒,芳齡十四,花貌月容,亦小有才氣,上門提親的絡繹不絕,似無中意者。

  王景耐著性子聽完,復問:「知縣夫人貴姓?貴庚幾何?」

  門倌奇之,卻見王景銀子大方,他遂答道:「夫人姓林,名宛兒,時年三十有二,老爺是四十歲才續的她,當年夫人才十五歲。」

  王景復拈了幾塊碎銀與他,甩手進了知縣府宅,門倌亦樂顛顛前往稟報。

  公子未及客廳,門倌便轉身來,悄語道:「老爺清晨到省府去了,大約五日方還,夫人叫公子到客廳小坐。」

  王景暗道:「天助我也。」銀兒亦步亦趨,至客廳門口,王景叫她候至申時,若他不出,便自回府去。

  王景雙目瞠瞠,作軒昂狀,挺身踱進客廳,卻見一美貌少婦先已坐定,只見她略施粉黛,杏眼桃膚,絳唇豐潤,眼波閃動間,似有道不完幽怨,說不盡風流。

  王景瞧得怔怔發神,又見她青衣拖裙,雙肩窄滑而圓,酥胸高聳,腰肢略粗。

  王景只覺似曾相識,胯下巨物昂昂而起,慌得他連忙頷首,撩長袖遮住面前醜態,雙手抱著揖了一揖,說道:「夫人在上,生員乃王府單子,名景,時年十有六矣,尚未婚配,似聞夫人自京城來,家慈曾做嚴太師府上門倌,亦有數年,故欲來認個親戚,不知可否?若擾了夫人清靜,萬請夫人見諒。」

  夫人見他其貌不揚,便冷冷道:「公子恐聽錯矣,我乃本地人氏。公子尚無它事,老爺外出未歸,恐不方便,恕我不陪了。」夫人說罷,起身欲入內房。

  王景急得又揖了輯,道:「生員一來認親,二來議親,聞老爺夫人育有一女,芳齡二七,才藝俱佳,貌端品正。生員有一堂兄,貌若潘安,才比李杜,另有特長,久仰小姐,自去年元霄遠睹花容一面,歸家不忘,時時念之,幾致癡呆,為弟不忍英才寂寞,遂斗膽前來議親,乞夫人萬勿輕拒!」

  夫人聽他言辭懇切,復坐,吩咐丫鬟沏茶,且招呼公子打對坐下。

  且說王景俟丫鬟退下,遂長歎著氣,只不言語,夫人一時語塞。

  靜坐片刻,王景咳了一聲,道:「生員剛才之意,不知夫人以為何如?」

  夫人斟酌道:「老爺不在府上,小女亦復苛求,恐我作不了主。」

  王景乃道:「既聞夫人說小姐苛求,願聞其詳。」

  夫人道:「一者要求非讀書郎不可,要有才氣,最好有文稿見示;二者要求根骨要佳;三者亦不是寒門。」

  王景拍手道:「真乃天設地配,想我堂兄才高八斗,富有萬貫,根骨亦佳。

  夫人允了罷。「

  夫人為難道:「公子雖是佳人,但無甚憑?,若有才子文稿,可見示於我,我亦知會文墨。」

  王景托腮思索,須臾,方道:「出門甚急,未帶堂兄文稿,他近日做了─首五言詩,我亦不解其意,今念與夫人聽。」

  王景見夫人點頭,顧盼之間,風流神態備現,乃知機會來矣,他緩緩吟道:「腰懸菠蘿劍,欲入牡丹花,花萼亦知意,迎風自飄灑。」

  且說林夫人聽罷,垂頭默思,臉亦紅了,似欲發作,又無從發作,因王景先說他不知意,發作了反令自家出醜,猶豫之間,心裡卻出生別樣情趣來。聽他情詞,便知乃風流公子,若他果英俊飄灑,善解人意,倒也不妨;若是個催花狂客,便令人生厭了!

  夫人猛一抬頭,望見對面公子雙眼閃爍,盡相他標緻風流處,遂於心裡罵道:「你小子賴哈蟆一個,亦想吃天鵝肉!若你亦有潘安貌,老娘染指,也是甘願的。」

  若換了正經女人,早已將王景轟出門去,偏那林夫人亦是風流坯子,自嫁與李老爺,新婚燕爾,行樂戲耍,只可惜李老爺器物平常且元陽既虧,教她夜夜不得快樂,加之她剛入虎狼之年,更覺苦寂寞非常,時時哀歎,渡日如年。

  王景幾番試探,便知林夫人性情,乃於桌下撩開衣襟,亮出自家長物,復於桌下猛跌一腳,欲引夫人去瞧。

  夫人聽得腳踏聲,不知何意,本欲去看,又覺不妥,因響聲自那公子腳下傳來。

  王景見他臉色變幻不定,知她心存顧慮,復跺雙腳,並於口中疾喝:「夫人,怎的有鼠?」

  林夫人亦覺吃了一驚,乃慌慌張張低頭去看,這一看,卻看出了一段風流事。

  有詩為證:淫兒挺舉菠羅劍,腳踏口呼有鼠竄;誘得夫人抵頭看,果有巨鼠繫腰間。

  且說林夫人低頭一看,哪裡有鼠,正欲收回目光,卻見一長物自上而下垂吊,顫顫跳跳,幾欲觸地,夫人大驚,忖道:「感情眼花了罷,天地間怎會生此巨物?」

  她揉揉眼,瞥了瞥對面公子,見他正別有情意盯她,她亦紅了臉,止不住好奇,復低頭去看,果見一根烏紅紫亮陽物在那公子腰間上下沉浮,長約尺半,龜頭鼓如蛋卵,挺昂粗壯,果如寶劍。

  林夫人騷騷的想:「想老爺陽物,長約五寸,拇指粗細,與之相比,真是?

  煞人也!「她心裡便有了情意,復乜公子幾眼,直覺他恁順眼了,林夫人心道:」以他之意,究是看上我家女兒!先別管他,且讓我入一入,大是極大,恐久弄不得,亦是好看不好吃。若得實用,再議不遲。「

  且說王景見林夫人不惱他,且拿眼遞萬種風情與他,便益發膽大,竟於桌下挺過陽物,直入林夫人胯下,居然堪堪抵住她陰戶,他嘴裡緩緩呤道:「腰懸菠蘿割,欲入牡丹花。」

  夫人既驚又奇,復喜,乃低頭看那大物在自家陰戶外亂點,亦覺得戶內騷癢難耐,遂把手去握龜頭,竟不能全握,復擼之,捏其莖,堪堪把握,值此,夫人已無一絲一毫羞怯之意,乃大膽謂公子道:「公子之意,奴家領會。現已時至申時,不知公子今晚安歇何處?」

  王景心花怒放,恨不得立即入了她,又恐她家人雜,喜孜孜道:「但憑夫人安置。」

  夫人只覺胯下淫水淋淋,遂捏陽物甚緊,不捨,牽於陰戶,隔衣摩擦。

  公子道:「夫人,若你喜歡,我便送與你。」復低聲央求:「心肝寶貝兒,若你真喜歡我,便賞他個香嘴罷。」

  夫人聽畢,遂低頭噙住龜頭,且咂且吮,不捨吐出,公子聽裡處響起腳步聲,急忙一扯,縮回胯下,覆衣遮物,正襟危坐,夫人亦端杯喝茶。

  果有丫鬟來報,道:「小姐知人議親,欲面試,遣小的稟告主母。」

  林夫人卻道:「非議親者,乃吾娘家親戚,回她不必來罷。」丫鬟乃退。

  王景咂咂嘴,道:「夫人月貌花容,實乃萬中無一,料小姐定有傾國傾城之貌了。」

  夫人睇笑,道:「公子勿貪,若得我喜,它事方便,公子若屬意小姐,我亦不阻攔,只憑物大,終是不行。」

  王景跪而求之:「夫人放心用之,我物乃經久不疲之物,定如你意。然我意在小姐,聽夫人言辭,恐小生無望矣,夫人若撮合此事,你亦可探女省親,時與小婿共效于飛之樂,豈非兩全其美乎?」

  且說林夫人聽了王景言語,遂扶他起來,道:「公子跪地,恐巨物觸地而沾灰,甚不雅也。你既求我,我便先送些底細與你,只須不要忘了才好。」

  王景見四下無人,乃遂擁夫人腰,復以手挖其陰戶道:「夫人若不見棄,我當立入庭堂,樂上一樂,再議親事不遲。」

  夫人只覺芳心似醉,陰戶被他五指抓撓幾下,立浸淫水不止。她卻乃穩重之人,急阻道:「公子勿急,我當以內親待公子,下人亦不生疑,且放手,容我和你說小姐事。」

  王景捏她陰唇,只覺豐厚溫潤,如把暖玉,心蓬蓬跳,喜忖:「我之艷福匪淺,所遇之婦個個非凡,恐我乃玉面郎君下凡。」後聽夫人之語,遂出手,嗅之,復舔之,且道:「仙霜花香,似不及耳。」

  夫人整整衣裙,方道:「小女平生自負才高,曾有無數才子議親,俱被她兩幅對聯考退。吾先說與你,你得了下聯,方可議親。」

  王景心內著慌,若論入女,一萬個亦嫌少;若論詩文,一句卻覺多,既欲入她,只得應承才是。他遂道問:「但請夫人指數。」

  夫人道:「一聯上句是:沙沙沙,鐵馬沙場飛沙。

  只此一聯,便不好對,老爺雖進士出身,亦對不出。「

  王景促眉苦想,只覺頭昏腦漲,似如一團亂麻,一個字亦想不出,且把手抹了抹汗津津前額,啞聲又問:「另聯呢?」

  夫人又道:「百朵,千朵,萬朵,丁香花。」

  王景一聽,突覺靈感頓發,遂道:「丁香亦即紅舌也,既然紅舌吐花,恐是被入得快活無比,真有趣也,想小姐亦是知味之人,夫人何不令她共侍小生乎?」

  夫人啐他,道:「公子說笑,雖有別解,恐不合小姐意,我個先說與你,非逼公子立出絕對,你只須記於心上,早晚思之,復求教於高人,亦無不可。久聞公子家白銀積倉,亦可出榜買對無妨,我已把親生骨生私許與你,該怎樣謝我?」

  夫人雙乳暴跳,撞得上衣起伏跌蕩,亦如波濤。

  王景復示大物,一挺,竟抵達夫人頸下,且道:「入得你樂,可否?」

  夫人搖搖欲墜,急喘,嬌語:「公子隨我至廂房。」

  且說林夫人引公子急入廂房,立掩門扉,夫人倚靠門柱,低語:「我恐不能移步,魂既散骨似無乎?」

  王景亦是巨物挺聳,似乎懷抱─巨球耳。入房,他便除卻衣衫,又聽夫人淫語,他便急抱夫人,且道:「夫人且將魂飛何處,說與我,我這大鳥飛去叼回它。」

  夫人拍拍陰戶,語不成聲:「一魂飛天,─魂入地,一魂納於玉盒,公子獨手且長,先攪攪玉盒,打撈它罷。」

  王景拽夫人至牙床,只一扯,使拔下夫人拖裙,復擼她下衣,只見下衣底處淫水已結,似冰若油脂,閃閃亮亮,猶貝母狀。夫人見他發呆,乃喚語:「急君何止乎?非初見乎?」

  王景復擼之,脫至膝處便止,出三指撮其陰戶,戶乃開,夫人又道:「何其短也?焉能洩火?」王景捉長物,塞於陰戶,抵之,不入,夫人復道:「勿以拳撐之,恐破!」王景方道:「此拳乃肉拳也!撐之無憂!」夫人神智似昏,詫道:「拳乃骨之會也,其肉甚少,何系肉拳?公子既欲樂,且入罷。」

  王景乃施欲入先退之法,連扣數下,龜頭撞及陰戶,遂發「盆盆盆」聲響,其情狀宛似金雞玉盆啄米。

  且說王景甚覺有趣,乃復扣之,腦內靈光閃躍,遂問夫人道:「夫人,小姐第一對聯何句?」

  夫人聽他於這緊要處提及它事,心生不悅,且戶內騷熱,唯其長物能至,故只得回他:「沙沙沙,鐵馬沙場飛沙。公子快入罷!如此難事,且思之。」

  王景拍手道:「小姐允我入了,小姐亦允我入了。」

  夫人甚驚,逐問:「公子何有此說?」

  王景得意洋洋,上面搖頭晃腦,下面亦晃腦搖頭,只不久進,於那玉盆邊沿輕啄輕扣,且會其節拍吟道:「盆盆盆,金雞盆沿啄盒。」

  「夫人,我之絕對妙否?」

  夫人聽之,吟之,復言道:「公子真捷才矣,亦異才矣,竟自房樂中悟出佳對,天下第一,奴身佩服至極,小姐有聞,亦合芳心。」

  王景聽得歡喜,遂大力聳挺,這回金雞變烏龍,宜搗而入,夫人心亦驚:「果大至拳,虧我開鑿經年,亦覺隱痛,若是處子,必出血案。」又覺長物長驅而入,一鼓而至花心,那騷癢味兒才勻了些,只覺處處俱騷俱癢,不似未及前只一處癢。復覺全身俱癢,乃自動,且催陽物:「大物快攪!」

  王景卻道:「夫人,你之物兒甚緊,雖覺舒適,但僅八、九寸,余物將之奈何?」

  夫人大驚:「平時唯覺老爺物淺短,公子既入,吾花房充填,心願足矣,亦覺我戶有容乃大,誰知差公子遠矣。」復把手摸,兩手把它,尚餘幾分,遂求公子道:「奴身嘗聞,器物如皮囊,且扯且長,若公子早遇我三年,恐亦撐之長之,今日初度,乞有度爾!」

  王景聽她一番理論,復憶及玉娘怪器,乃悟道:「夫人之言,甚合情理,吾今撐它長一寸,明日復撐長一寸,日復一日,五日撐長五寸,堪堪容我物矣。」

  夫人喜道:「公子真是有心人也,多入一日,恰至尺半,何五日即別。」

  公子驚道:「聞老爺五日而歸,既歸,何處容我?」

  夫人哂道:「你不知內情,老爺五日而歸官府,他必於官宅長睡一日,方歸。」

  公子不解,一面入送,一面問道:「何故?」

  夫人淫笑,道:「老爺器物雖短,卻嗜欲上癮,既至省府,必晝席旦樂,即歸,復交待於我,必於官宅休養以待我也。」

  公子亦笑,他既然欲撐它長一寸,故下下著力,他見夫人受用,不似他人喊叫,遂問:「夫人器短,我亦大入,自覺如撬石壁,何故夫人受之若常?」

  夫人復大笑,俄傾方止,細語細說:「你雖然物大,見識卻也短,你不聞俗話說:」女器若桶,男具若錘。「錘之使法乃甩而擊之,既入桶內,施展不開,只得聳定攪之,若洗錘也。況桶底乃最硬者,你不見底板均以膠黏,而固板僅以竹蔑箍之,更兼老爺僅於桶沿洗錘,若將積垢蓄於底處,故愈積愈淺,今得你之長錘洗之,恐十年老垢,不得一時撬出,此亦吾之器淺之因也。公子徐圖,切忌一掘而就,恐傷了器具,窩工數日,此曰循序漸進,雖緩卻疾,切忌急捅,反令欲速則不達也。」

  有詩為證:一且長物搔撓之,便笑舊物不中意。

  可歎癡男枉用情,不及鐵錘錘幾錘!

  且說王景掏了林夫人二千餘下,直掏得夫人喝喊連天:「入得好,入得好!

  三十年得遇一入,亦不虧耳。「且說且洩了陰精。夫人把帕擦稀物,一面說:」

  自嫁與老爺,每次他入,俱是他洩了完事,我便以為只有男子有洩爾,今遇公子入之,公子久不洩奴家卻先洩了,此實乃今生第一洩也,若以洩與未洩論處女,則妾尚是處子也,今方破與公子,昔日嘗聞騷客書「花蔭滴露」之句,一直未解,今日今時方知此句含義,誠公子之功也!

  公子聽她滿口艷辭,餘香無窮,亦覺此婦異於從前所御之眾女。他見夫人似欲收兵,乃急道:「夫人何急乎?我興正濃,器物且勇,待我再入─回罷。」

  夫人驚道:「你巳入了一個時辰,已似我從前一旬累積之時也!再入,恐又至─旬。」

  公子益發不解,愕然望之。

  夫人釋道:「老爺每次入我,八百餘下,快是極快,卻無甚滋味;公子入我千餘二百餘下,下下實在,一入抵他敷入,如此算來,從前之入皆不算數矣。」

  公子聽得糊塗,便翹起陽物,塞她上衣裡,頂她乳房,夫人驚道:「大蛇入懷,必孕貴子。」

  王景戲語:「夫人欲孕子乎?」

  夫人殷殷道:「老爺久欲得子,經年死入,終不如願,幾番求我寺廟進香,我拒之,後竟引光頭和尚至室,謂我道:」吾出十金買他─子,節婦當允之入。

  「我亦拒之,若今公子留下一種,乃李家緣份至矣。」說罷席致盈欲跪。

  且說林夫人跪求孕子,王景見她至誠,乃抵陽物至她嘴邊,因著力過猛,竟將夫人上衣撕裂了,那對挺挺玉物便自酥雪也似懷裡蹦出,左右甩拂,真如玉兔竄躍,趣妙無窮。王景見了,更覺淫興大熾,他卻不入,謂夫人道:「你且犒勞犒勞它,我便與你一子,只恐汝不能久受,況汝物乃舊器,不甚緊,欲它洩,恐兩日不歇地入,亦不能洩。」

  夫人聽罷,圓張大嘴,龜頭似長了眼,立即竄了進去,抵她上顎,令她欲張不能,欲合不能,出不得聲。夫人把手取出,一面擼套,一面驚道:「願聞詳情。」

  公子遂道:「因我巳練至上乖御女功交而不洩之法第二層,昨日試法,竟連御五女方洩,且每人數千,累積逾二萬數,若僅入你─人而使之洩,恐甚難也,此乃?中實情,夫人勿疑。」

  夫人聽畢,竟垂淚道:「天欲絕我李家乎?偌大家園,將成荒軍,實悲哉乎?」

  王景嘎嘎的笑,只不語。夫人不悅道:「你我至交,況吾私許女給你,亦是李家半子,何見我悲爾笑?」

  王景乃道:「夫人,我尚未說完,你便哭,要我作甚?」

  夫人知他另有秘法,遂喜,乃捉大物吮吸數下,輕摩龜頭,喚道:「親親我兒,遂我宿願,我遂你心,更以千年老參作謝,助汝既長且壯,實乃東床第一嬌客矣。」

  王景聽她一番言辭,便知此事成與不成,全在夫人,乃以手撓其戶,戶內尚積淫液,沾於公子指端,王景提手懸於唇邊,讓它滴入口中,吞而咽之,一滴、二滴、三滴,只滴落三下,便盡,王景且咽且思:「只得了三滴,三滴!」

  突然,他想起小姐對聯上聯:「百朵,千餘,萬朵,丁香花」,他送拍夫人雙乳道:「有了,又有了!小姐必允我入!」

  夫人聽他又提小姐,雖是母女,卻亦醋道:「怎的恁記住她,嫌我老麼?」

  王景自言自語:「一滴,兩滴,三滴,花蔭露。岳母,此聯妙乎?」

  夫人才知他又得妙對,復吟:「百朵,千朵,萬朵,丁香花。一滴,兩滴,三滴,花蔭露。果然絕對。」遂賀道:「賢婿果是才學過人,根骨最佳,家有萬貫,定合吾女心願。」

  王景欣喜,挺妙物入聳夫人,說道:「岳母,若果欲得子,即可與小姐議親,且於今夜與我入,汝方得願償。」

  夫人被他入得騷興大發,意忘了人間大義,乃樂滋滋道:「願聞其詳。」

  且說王景見夫人竟無不悅之意,遂和盤道出:「小姐定處子,我先入你兩洩,你便拿言辭誘了她來,和我入了她。因她初入,生得緊,故有奇效,入她兩入,我亦將洩,那時,我再入你,定當得子。可否?」

  夫人思之甚久,乃問道:「此次算不算數?」

  王景知他允之,乃暢聲笑道:「僅入得三百來下,權當洗錘耳。」

  夫人自聳自顛,道:「賢婿可大幹,入我洩了,和我尋小姐議親。」

  王景即刻狠命入她,竟有數次盡根而沒,唯覺角頭被甚鉗了一下,復退,竟又如常。夫人只哼哼一下,似苦猶甘,果不多入,僅添三百餘入,她便洩了個滿面桃花。

  夫人整好衣衫,謂公子道:「你只道是我婊侄即可,走罷。」

  有詩為證:若得邪念?胸懷,萬般醜事不覺壞。

  淫婦成心把女害,弱女是否辨明白?

  欲知王景和小姐後事,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