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萌露:019.◆ 第十九回:桃園長廓其樂無窮 (全文完)


◆ 第十九回:桃園長廓其樂無窮

  詩云:情願入陰門,入來且銷魂。

  不願入官門,官門陰森森。

  世人當記與,謹言教子孫。

  且說王景正合八位麗人變著法兒取樂,卻聽門官在外驚道:「主人快來,外有官差求見。」

  王景心道:我只與這女色二字有緣,甚時又勾上甚官差!正欲回絕。

  卻說小姐合夫人乃官家出身,知這官差是推不得的。小姐乃道:「夫君,著衣去見見無妨。若是好事,自然不怕它多!若是麻煩事,我父生前亦有個三朋四友,大不了整些銀子便罷。」

  夫人勸道:「你只顧樂。肯定忘了孝廉郎一事。亡夫定替你報了,且我家裡存著築修孝廉府的地契。今日官差來,恐與此事相關。各位,暫且停歇一陣,各自收拾,若朝庭准了賢婿孝廉郎,那官差當是來報喜的。」眾人聞言,急忙收拾。

  未幾,王景合小姐雙雙迎幾名官差於客堂。那為首的從懷申扯出一封公涵遞上來,且道:「王老爺,此乃首輔廣太師親筆信,他叫我等務必面呈孝廉郎。」

  王景慌慌的接過公涵,不知下面該做甚了。小姐乃精明人,急令丫環奉上等清茶,並給各差官封了十兩喜錢。差官捏銀在手,只覺沉甸甸的,臉上便添了喜色。俱各說幾句賀喜話兒,夫人已著人備來酒菜,差官們歡歡喜喜吃喝完畢,便至縣府去了。

  王景把會函遞與小姐,小姐閱畢,乃道:「太師信中說,他記得你是他昔日門官王老綰的獨子,今日舉為孝廉郎,亦為他嚴府增光,他說,若你有甚心思,可函件與他說,他當替你謀劃席甚事不順,也合他說,他使與你順心,如此如此。」

  王景聽得頭漲欲裂,他道:「我如今事事順心,唯覺不順心的,就是怕不知甚時封個不大不小的官兒,辭它不得,做它無心腸,一來自己不快活,又來拖累大家不快活,這心思可合他說麼?」

  小姐聽他言出至誠,甚喜,且道:「若夫君果是這般心思,這函件便由我遞你回,可否?」

  王景大喜,把小姐窄腰,道:「今日可入你八千,以謝代勞之功。」小姐爛笑如桃花初綻。

  須臾,小姐回了公函,著人送去縣府交給官差不題。

  且說新任知縣見當初首輔親筆書信與孝廉郎,當即驚魂,遂遞個門生帕兒來拜王景,公子勉強應之,知縣道:「明日即著人修府宅與孝廉郎。每年俸祿如數奉上。」等等不題。

  有詩為證:公子無意孝廉郎,太師公涵驚知縣。

  先稱門生再侍俸,只圖太師前美言,一旦踏上青雲路,到時誰看誰的臉。

  且說知縣去了,王景方長長出口濁氣,道:「平白浪費許多時月,今日我才知為官難難為官的苦處,若你得勢,便有若許不沾邊的人來與你好處,他的意思是要想個法兒與他好處。若不得勢了,誰都可踩你一腳。由此可見,還是不為官才好,我快活,便我快活,無人想法兒把這快活與我分了去。且若我真生惡意,我只害你幾人而矣,若是為宜,那便害煞若許人,這為官一事,最是凶險不過。」

  小姐亦道:「為官清正最苦,不僅自己吃苦。還得家人跟著吃苦。若不清正,僅圖片刻歡娛,卻心裡不踏實,一來擔心上峰監察;二來擔心老天報應。故不為官最好。」

  公子道:「做甚麼官,入甚麼仕,哪有我這日子舒心。」

  次日,縣府果然著人築修孝廉府。三月竣工。王景乃著人於府內置了一片桃園,寬約五十餘丈,長約半里。並於中心修了一個大堂,書一匾,上書「快活堂」

  三字。又於四周修了八間閣亭。

  那八間閣亭合大堂組成一朵開得正艷的桃花,及那紅日東昇之時,只見金燦燦紅艷艷一團,及那落日黃昏之時,又見霞光萬道金壁輝煌。真是此景只應天上有。

  王景合眾女商量,每旬頭尾兩日,大家於那快活堂匯合,變著法兒交歡娛樂。

  餘下八日,八位麗人分處幾間閣享,王景自余娘始入,再至金兒亭中,漸次大玉娘、蝶娘、銀兒、蛾娘,最後入小姐合夫人。循環往復拍復一日。

  且說這順序排列並非隨意而為,而是小姐按各人陰器特點羅列研究三日方排定次序。

  余娘戶闊而深,且精於房中術,唯排其首,方令他得享快活。

  金兒戶窄而曲,且適於緩入,輪排第二以減入余娘之辛苦。

  玉娘戶闊而淺,適於左右晃搖,唯入金兒之後,公子器均粗挺逾常,大頭入鬧戶,宜其當也。

  蝶娘戶狹而長,適於大挺大入,故排玉娘之後,不至陽物根部不入戶而萎縮。

  銀兒騷浪,戶平常,任意入之均可,然其性急,必糾纏不休,故列於蛾娘之前,不生隙也!

  蛾娘器優,且入法有禮有節,愈入愈覺陽氣旺盛,此乃且入且將蜒養之秘法史小姐器物特異,且入時太久,故令蛾娘壯陽物,方可與小姐久交。

  夫人人時最短,強弩之末即可令其洩矣。

  且說公子依此順序入過幾巡後,果覺小姐見識英明,一深一淺,一闊一窄,一緩一急,一短一長,間雜有序,他入來頗覺順手,余娘、玉娘、玉兒,小姐適於正面抱而入之,而金兒、蝶娘大適於背後跪而入之,這二前二後亦是間錯排列。

  令人久入而不生厭,因其變化多端,姿態萬千也。

  小姐閒了,便將公子與他相親絕對書寫出來,拓於這快活堂的入口和出口。

  口在正東方位,取其陽氣自東方來之意,左右二柱懸的是:右聯:沙沙沙,沙場鐵馬飛沙。

  左聯:盆盆盆,血緣金雞啄盆。

  橫聯:出將入將。

  出口在正西方位,取其陰氣自西方生之意,左右二柱懸的是:右聯:百朵千朵萬朵,丁香花。

  左聯:一滴兩滴三滴,花蔭露。

  橫聯:洩矣謝矣小姐又書一字匾懸於快活堂正中,那匾上寫的是:腰懸菠蘿劍,欲入牡丹花。

  花萼亦知意,迎風自飄灑。

  初時,大家只覺字兒甚會場景,乃至夫人忍不祝將那一段趣事講與眾人聽。

  眾人俱道:「公子憑這二聯一絕,便可搏個狀元,可見這孝廉郎還有此屈才了。」

  王景大笑,道:「做甚麼文狀元武狀元,我只求做個入狀元!又做甚麼孝廉郎,我只圖做個如意郎!」言畢,扯住一女便入,一女洩罷,一女自動接上,入罷兩輪,恐有三萬入數,王景方洩,如此這般,快活有加。

  有詩為證:菠蘿劍直入玉盒,牡丹花綻放沙常說甚麼文武狀元,又道什麼孝廉郎。

  有緣做得入狀元,管讓他花蔭垂容。

  有份做得如意郎,定叫他丁香生花。

  一段蹊蹺趣事,到此卻也圓滿。只那盧道士合余娘有五年之約。

  果然,一日,余娘垂淚謂眾人道:「入士今日來接我矣!我當歸舊房以待。」

  言畢,遂至舊時臥房,將渾身上下擦洗得千乾淨淨,一絲不掛臥於床上,靜待盧鞭前來。

  未幾,眾人聞得空中叮噹作響。余娘房中現出一峨冠紫袍道士,果盧入士也。

  #道士解衣除袍,挺昂揚大物上床,余娘且驚且喜,道:「又長矣,益粗矣。」

  眾人於窗外聞人言語,俱掩嘴竊笑,夫人沾口水於窗紙,窺之,果見那男子長了三條一般粗的腿,只中間那條要短尺許,金娘戶裂如海碗口,紅光閃閃,深不見底,夫人大驚:「果盧鞭也!卻遇一大海峽,亦只能洗洗鞭而矣!」

  小姐卻道:「我們且去吧,人家久別重逢,入死入活,只是他倆的事。」

  公子大聲道:「仙師久住否?弟子當妥善為之!」

  道士且入且道:「徒兒只管去樂,我合他入滿五萬入數,便會升天而去矣。」

  眾人知他異術高明,不以為奇。

  公子乃率眾婦入快活堂而群戲。

  及至次日卯時,忽聽空中「喔喔」幾聲長嘯,復聽空中傳來道土宏亮聲音:「徒兒,我合他去矣。你那對聯甚妙,我將帶至天上去考考眾仙。只須改一改罷!」

  王景望空而拜:「仙師大恩,莫齒難忘,只那對聯怎改,望仙師指教。」只見空中僻叭幾聲響,數縷金光飛向出口廊柱。眾人驚叫,須臾,一切回復如初,萬賴俱靜,王景復喊仙師,無人回答。

  晨,王景合夫人至出口,驚見對聯已改,那右聯是:一朵,二朵,三朵,丁香花;那左聯是:百滴,千滴,萬滴,花蔭露。

  小姐道:「果然改得妙!」

  王景亦道:「仙師境界,弟子恐不及耳。」

  有詩為證:丁香生花不宜多,一二三朵使足矣!

  花蔭滴露何其少,百千萬滴只管流!

  且說王景似覺師父有勸誠之意,默默無語,入房。

  未及五年,夫人、玉娘、蝶娘、蛾娘乃相續無疾而終。只留小姐、金兒、銀兒終生相伴。

  王景謂家人道:「我等出遊,若三年未歸,你等便各自散去,只將財物捐出,周濟貧苦人家。」翌日,他攜三婦出遊。三年未歸。家人便散了財物,各自散了。

  有詩為證:奇且奇來巧復巧,只因奸臣坐廟堂。

  居官必做齷齪事,不若夜夜做淫郎。

  入得女喊入狀元,樂得娘叫如意郎。

  雖然世人多微辭,卻勝為官傷天良。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