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23.(廿三)野百合也有春天


(廿三)野百合也有春天

阿賓將敏霓介紹給鈺慧,敏霓很識相的稱呼鈺慧作「學嫂妹妹」,鈺慧就
高興的像什麼似的,那是因為鈺慧原本也有一個學妹,可是才剛開學不久就休
學了。

  淑華則被分配到一個學弟,偏偏這個學弟是個書呆子,一臉蠢樣還戴著深
度眼鏡,淑華嫌他嫌得要死,除了剛開學的時候曾請他吃過一次飯,敷衍了事
之外,平時睬都不睬他,任他自生自滅。這學弟並不抱怨,反正有沒有學姐對
他而言,好像也沒什麼影響,無所謂啦。

  淑華自從和阿輝分手以來,遇過的男孩子也不少,但卻每個都不了了之,
到目前還是孤單一人,所以在她生日那一天,鈺慧就約了幾個同學幫她慶生,
地點找在一家啤酒屋裡,到場的除了阿賓、鈺慧,還有文強、小珠、Cindy,
和Cindy那個當連長的新男朋友,他剛好放假,從屏東上來,Cindy開心極了,
像隻快樂的小鳥。

  幾個人佔據了一張長桌,點了好多小菜,舉杯祝賀淑華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淑華看見別人家都是雙雙對對,而自己身旁卻缺了位白馬王子,覺得有一
點點落寞,但是又再看這麼多同學朋友都來和她歡度過生日,仍然還是很高興
,就拋下了不愉快,和大夥玩鬧成一團。

  席間,大家都送給淑華禮物,阿賓還特別宣布,有一項很別緻的東西要給
淑華,請她閉上眼睛,淑華欣然的合了眼,阿賓口數一二三,淑華睜開眼來,
驚呼一聲,原來她看見一大把鮮花捧在面前,粉紅色的玫瑰散併著兩三枝海芋
,周圍是圓蓬的滿天星,她實在驚喜,更沒想到的是,持著花的竟是她那呆學
弟。

  「生日快樂!學姐。」

  淑華接過來,笑顏逐開,臉蛋兒就像手上盛開的玫瑰:「謝謝你,學弟。

  原來這學弟和阿賓租同棟公寓,就是蓮蓮以前住的那間,阿賓因此和他認
識,知道他是淑華的學弟,所以安排了今天的Surprise。

  「各位學長學姐,我是李明健,淑華學姐的學弟,請多多指教。」

  阿賓讓明健坐到淑華旁邊,要服務生多加一副餐具,自然晚到的要先罰三
杯,明健大口大口的栽著啤酒。淑華現在算有了伴,雖然勉強,也還將就啦,
和大夥兒鬧得更開懷了。啤酒屋裡正播送著「BecauseILoveYou」,連長和
Cindy忍不住就在小小的空間中擁舞起來,大家鼓噪叫好,連鄰桌的客人都幫忙
拍手著。

  終於酒足飯飽,阿賓提議去看電影,可是連長和Cindy想去逛街,文強他們
也另有節目,淑華有一些失望,便說:「那我想先回宿舍。」

  既然各人都有自己的安排,阿賓去付過帳,他要明健送淑華回去,一群人
在啤酒屋門口道過晚安就散了。

  明健騎著一部小機車來的,他請淑華坐上後座。淑華已經醉得走路顛簸,
扶著明健的肩,也不管正穿著的連身單排扣洋裝裙擺又小又窄,大剌剌的跨腳
一坐,一手捧著鮮花,一手抱住明健,明健問她坐好了,才起動駕走。

  回家的路上,明健載著淑華,她已經有點惺忪,因此一直貼著他的背,明
健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背上被學姐豐滿的胸部所壓迫,還隨著機車的跳動而磨擦
著。

  而且明健只要一低下眼睛,就可以看見淑華雪白的大腿,他關心的問:「
學姐,冷不冷?」

  淑華「嗯」了一下,也不曉得到底是冷還是不冷。

  明健騎了一段路,大概是啤酒在作用,忽然覺得尿急。他起先是憋著,又
過了一會兒,卻越來越難過,膀胱發出了嚴重的抗議,他只好跟淑華商量:「
學姐,我……我想找個地方小便……」

  淑華醉著眼,抬起頭問:「很急嗎?」

  明健說:「嗯!有點急。」

  結果淑華故意在他耳邊「噓」起口哨來,明健差一點就尿在褲子上,他尋
到一處沒有人的陰暗圍牆邊,停下來撐好側腳,跟淑華說:「學姐等我一下…
…」

  話還沒說完人已經跑到牆根,掏出小鳥尿起來了。

  他剛開始尿著,卻發現淑華走到旁邊來,一聲不響地撩起裙角,露出白色
蕾絲邊三角褲,那褲子緊貼在她結實的小屁股上,繃出美妙的線條。然後淑華
將三角褲褪到膝蓋彎,白嫩高翹的臀肉更是一覽無遺,她蹲下身來,淅瀝淅瀝
的也尿起來了。

  明健睜大眼睛看著這難以置信的一幕,雞巴因為美麗學姐的撩人動作所刺
激,突然在瞬間充血挺硬,才撒了一半的尿活生生被阻斷,真的酸死他了。

  他連忙專心再尿,好不容易,他又將小便擠出來,淑華卻轉過頭看著他笑。

  明健幾時遇過一個手抱鮮花,面帶微笑的漂亮女孩,蹲在身邊尿尿的事,
當下雞巴又跳了兩跳,尿又停了,這一次差點連牙都酸斷了。

  淑華瞇著眼看那雞巴,說:「學弟,了不起哦……」

  原來明健的陰莖雖然不長,硬起來卻很粗,淑華仗著酒膽伸手去拿,可真
要害死明健,那尿馬上又再一次斷掉了,淑華還有一下沒一下的套動起來,讓
明健覺得全身痠軟,只單單剩下雞巴是硬的。

  淑華尿完了,她找出衛生紙,厥起屁股擦著,明健真是看癡了,呆呆的愣
在那裡。淑華穿好內褲拉好裙子站起來,發現明健只是挺著雞巴瞧她,於是又
伸手去玩他的老二,笑著說:「你在看什麼?」

  淑華才套不到二下,雞巴一陣猛跳,沒再尿尿,卻噴出精液來了。

  明健雖然平時也會自慰,卻哪裡有淑華弄出來的這麼舒服,受不了從淑華
手上傳來的美感,週身連起了幾輪冷顫,淑華更笑得迷人,繼續將他的餘精都
捋完了才說:「傻孩子,這麼不濟事。」

  說完她就轉身回到機車旁,背對著不再看他,明健才有時間將尿撒完。他
拉回拉鍊,走到淑華後面,吶吶地報告說:「學姐……我尿好了。」

  淑華回頭睨了他一眼,笑說:「那走吧!」

  明健騎上車,淑華這次像個淑女般乖乖的側坐,她抱著明健的腰說:「學
弟,我還不想回宿舍。」

  「那,去哪裡呢?」

  「到你那裡去坐一坐,」淑華說:「歡不歡迎?」

  明健沒口的連說歡迎,往公寓騎去。

  快到巷口的時候,有人在烤小卷賣,淑華嘴饞,要明健停下來,跑去買了
兩隻。

  他們來到明健的房間外,明健說:「對不起,請學姐脫鞋。」

  淑華將鞋脫在門口,進去一看,哇,整理得比女生的房間都要乾淨,所有
東西擺置整整齊齊,還加上一些細心的小裝飾,淑華不由得對這個看起來好像
沒什麼品味的學弟另眼相看了。

  明健搬出一張鋸短了腳的小桌子,架放到床上,淑華將烤小卷放上去,把
花擺在床頭,倆人一人坐在小桌的一邊,淑華說:「真舒適。」

  明健客氣的說:「歡迎學姐常來。」

  淑華這就有些慚愧了,她還是今晚才知道明健住這裡,明健沖了兩杯即溶
咖啡,淑華將包著小卷的紙袋撕開,拔了一條腳塞進嘴裡,說:「好吃。」

  明健也喜歡吃腳,馬上拔起另一隻,淑華卻阻止他說:「不行,不行,腳
要留給我!」

  明健只好放下來,無辜的看著淑華,她笑嘻嘻的一根根吃下去。

  淑華說:「你別那種表情,孔融讓梨你們老師沒教嗎?」

  大概是有教吧!明健取了一大塊肚肉用力的啃著。淑華吃到剩最後一條長
鬚,看見明健悲傷的眼神,不禁笑出來,說:「好啦,一半分你。」

  明健聽了很高興,淑華將那長鬚的一頭用牙齒咬住,端起另一頭說:「哪
!你吃這邊。」

  明健懷疑的將這頭咬住,淑華說:「我喊一二三才能開始……一二三!」

  她已經狠狠地咬進一大口,明健見到落後,趕忙也唇齒並用,一截截的吃
進來。

  這到底是聰明或愚蠢的建議?不用多久,倆人就在所剩不多的小卷腳上拔
河,明健眼看學姐迷人的香唇越來越靠近,不敢再動,淑華卻貪心的繼續吃著
,直到倆人四唇相印。

  如果不去管那條該死的小卷,那麼她們就是在Kiss了。

  明健心頭萬馬奔騰,淑華卻還在吮著那隻鬚,明健本來已經吃進嘴裡的部
分,都慢慢被她吸回去,淑華終於還是將一整條都吃掉了。

  淑華牙齒嚼著,嘴唇還和明健相黏在一起,明健一動不動,聽任淑華親他。

  淑華放開嘴,生氣的說:「喂!你真是呆子嗎?」

  明健才恍然驚醒,原來是美麗的學姐在索吻,連忙伸出雙手托起她的下顎
,用力的吻上去。

  「啊呀!」淑華痛呼一生,原來是中間的小桌子作怪,明健連忙將它放到
床下,淑華直著腰屈起腿,盤坐在床上斜頭看著他,明健跪在她面前,緩緩的
將嘴巴印上她的唇。

  淑華將口中的小卷吞嚥下去,主動伸出舌頭到明健的嘴裡,讓他吸著,明
健第一次和女孩子接吻,吃到黏黏膩膩軟軟滑滑的舌頭,心中強烈的悸動,不
久前才射過精的雞巴又猛然豎直起來。

  淑華攀住明健的脖子,往後仰倒躺到床上,明健隨著她的動作壓在她左側
身上,淑華馬上就感覺到大腿上被他的硬雞巴貼著。

  明健不停的和淑華舌戰,淑華覺得動情起來,拉著明健的右手,放到自己
胸前,說:「摸我!」

  明健的手掌有生以來,第一次接觸到女性溫柔的乳房,一直發顫,五指不
自主的將那團軟肉握緊,然後就僵在那裡,不過他還記得說:「學姐,好大啊
!」

  淑華自己將胸部往他手上挺,嬌聲說:「幫人家揉一揉嘛!」

  他笨手笨腳的去揉她,學姐的奶子好像充飽氣的皮球,又圓又有彈性,明
健作夢也想不到居然可以親手握住。他雖然摸得自己很興奮,卻把握不到重點
,無頭蒼蠅橫衝直撞,搞得淑華更加的騷浪,直是心慌難忍,鬱燥不堪。

  淑華沒有耐心再等,她動手解開洋裝上身的三顆鈕扣,並鬆掉胸罩前扣,
讓雪白堅挺的雙峰完全呈現,她舉手將左乳捧起,指點著明健說:「摸這裡
……」

  明健虔誠的將右手手掌貼放在那隻乳房上面,感覺到乳尖突突地頂在掌心
,有無限的搔癢,他像撮麵粉糰一樣的揉來揉去,那乳房就一下子扁一下子圓
,果然比剛才摸的好過多了,可是淑華還是不能滿意,她又提出要求說:「吃
我的奶奶……」

  明健求之不得,只是他不願移走手掌,便將手指張開,學姐的小乳頭便顫
巍巍的從中指和無名指間突然出現,他慢慢的讓乳頭磨過中指、食指,最後停
在虎口當中,以令人敬畏的姿態站立著,明健低下頭,張嘴輕輕含住,說也奇
怪,這時毋須教導,他就懂得吸吮起來。

  「嗯……嗯……」淑華終於略為覺得有搔到癢處,呻吟著表達出快樂:「
嗯……好……好……」

  明健小力的囓硬那乳頭,用舌端逗個不停,手掌還不忘有節奏的按摩整顆
肉球,淑華抱住他的頭,合上雙眼,笑得嫵媚動人。

  「學弟真乖……姐姐疼你……嗯……嗯……很好……哦……學弟……換這
邊……換這邊……」

  明健的嘴依她的指示吃到她的另一邊,那粒還半軟半挺的乳尖在他的唇間
逐漸硬化結實,他的手則留在原位不動,食指指尖替代了舌頭,不住的繞著乳
頭劃圓圈。

  「啊……學弟……明健……很舒服……姐姐很舒服……哦……」

  淑華覺得越來越好,也越來越需要,左手撈到明健的胯間,找著了堅硬的
雞巴,輕輕的撩上撩下,那雞巴在褲子裡面可能被束縛得難受,跳動抗議著。
淑華拉下明健的拉鍊,伸進內褲,找到膨漲的龜頭,用指尖挑逗馬眼,並將那
上面流出來的腺液抹散在週圍。

  明健下腹不自主的收縮不停,忘了嘴上手上的動作,淑華就抽出手來,張
開雙臂,說:「喂……,幫我把衣服脫掉。」

  明健聽話的將她外衣扣子全解開,胸罩脫下,於是淑華美麗的身軀呈現在
眼前,只剩下三角褲還穿著。那一小塊白色的箭頭,早就因為潮濕而透明,所
以底下是擋不住黑色的陰影,明健激動極了,忽然兇狠的將它用力拉下,淑華
曲起左腿,將臀部和大腿的曲線呈現的更完美。

  明健痴痴的打量淑華全身,她現在除了腳上一雙藍白相間的短綿襪之外,
已經一絲不掛,她還儘量擺出最誘人的姿態,讓明健看個夠。

  明健抱上去吻她,她將他推開,指了指他的衣服。明健連忙脫去自己的衣
褲,一會兒,兩人都變成赤條條的,相擁吻在一起。

  淑華的手掌在明健的胸膛上游移著,玩他的小乳頭,明健按奈不住,翻身
壓在她身上,淑華配合的張開雙腿,明健的雞巴到處亂闖亂撞,找不到到出入
口,淑華猜他沒有經驗,就挪動屁股幫忙他,讓龜頭觸在穴兒口上,那裡早就
浪水氾濫,淑華用腳跟將明的屁股一勾,雞巴免不了全根皆沒。

  「噢……」淑華滿足的叫起來。

  真粗,真舒服,多日以來的寂寞,終於獲得排除。

  明健更爽得糟糕,他第一次插進女人的身體,淑華偏偏又騷又緊,他被夾
在穴兒裡面實在過癮,淑華還搖著屁股催他動,他就學A片上男女作愛的樣子
扭動起來,剛開始還有點生疏,沒多久就找到竅門了,和淑華一插一挺,搭配
的完美無缺。

  「哦……學弟……哦……明健……你作得真好……我很舒服……啊……啊
……對啊……好深……好粗……漲得我……好充實……啊……」

  明健被學姐稱讚,幹得更賣力。

  「好弟弟……好哥哥……啊……妹妹好好啊……哥哥……唉呦……明健…
…我漂不漂亮……?」

  「漂亮……好漂亮……嗯……」明健捧著她的臉,和她親嘴起來。

  「嗯……」淑華和他吻著,屁股忘情的迎湊。

  明健的雞巴實在是粗,淑華的陰道被撐得滿滿的,穴兒口翻出紅紅的嫩肉
,但是她一點兒也沒覺得難過,寧願他再粗一些也沒關係。

  明健趴在充滿青春彈性的胴體上,這還是自己心中仰慕的美貌學姐,一心
只盼望能作得讓她高興,博取她的歡心,真是任勞任怨埋頭苦幹。他的雞巴插
在肥腴的陰戶裡,有力的抽動,當他盡底時還會受到淑華大腿肉的反彈,真是
奇妙的經驗,沒想到作愛居然是著麼快樂的事。

  淑華一直給他鼓勵,告訴他她有多舒服。

  「親學弟……親哥……你插得……真好……姐姐應該……啊……早一點跟
你……哦……要好……你……好粗啊……磨得好爽啊……哦……再快一點……
啊……姐姐會被你……嗯……插上天……啊……啊……」

  明健沒聽過女人浪叫,淑華的聲音直催得他頭皮發麻,他用力抱緊淑華,
狂風暴雨似的摧殘她起來,沒想倒這更投了淑華所好,叫的愈發肉緊。

  「健……好老公……弄死老婆了……啊……啊……幹死我沒關係……我要
……噢……對……像這樣……還要……不能停哦……啊……啊……別停……嗯
……再快……再快……啊……啊……」

  她快要高潮了,雙手緊鎖著明健的頸子,渾身亂顫,屁股挺到老高,讓雞
巴可以插得更深入點。

  「哥……快插……啊……快插……我快要來了……啊……啊……天啊……
要命……哦……完了完了……啊……啊……」

  她下身一陣狂噴,把明健的床都弄濕了,明健並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意義,
仍舊拼命的抽插不停。

  「哦……哦……健……你真的是……我的……啊……好哥哥……嗯……哎
呀……這麼好……啊……啊……我又一次……哦……又……啊……來了……呃
……」

  她又一次高潮,陰道膣肉壓得更緊,所以同時也將快樂感染給明健,他被
不停收縮的子宮吮得難以忍受,終於雞巴急速膨脹,噗吱射出陽精。

  「啊……學姐……學姐……」

  他們軟弱無力抱在一起,滿身大汗。淑華滿意的親他的頰,明健抬起頭來
,細細的看著淑華的臉。從她的額,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到她的唇,淑
華的一切一切,都美麗極了。

  「學姐!」他喚她。

  「什麼學姐,」淑華撫著他的頭髮:「我沒有名字的嗎?」

  「淑……淑華……」

  「嗯。」

  「淑華……」明健問:「我……是不是要娶妳?」

  淑華看著愣頭愣腦的明健,笑說:「你想娶嗎?」

  「想!想!可是……,」明健說:「一定還有很多人追妳。」

  「所以你害怕嗎?」淑華問。

  「不怕,」明健推一推眼鏡,勇氣十足的說:「我也要追,我會打敗他們
的。」

  淑華張臂將他抱住:「好,那要努力哦。」

  明健低頭去吻她,淑華抬起下顎,張開櫻唇,迎接他的吻。

  這時在房間外,阿賓和鈺慧剛回來,他門上到樓梯口,看見明健門口有淑
華小巧可愛的鞋,兩人對望了一眼,發出會心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