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25.(廿五)媽媽的女兒


(廿五)媽媽的女兒

阿賓依照約定在第三天下午,吃過了中飯之後,就往素茵家裡去。素茵幫
他開門的時候,先是只略略打開一條縫,躲在門後看清楚是阿賓,才解下門鍊
,讓他進來。

  阿賓踏入客廳,發現原來素茵穿著一襲粉紅色的薄紗睡衣,短短的只蓋到
屁股,裡面是一套鮮紅色的新潮內衣褲,她快樂的撲到阿賓懷中,像小女生一
樣的跟他撒嬌,阿賓輕易地將她抱起,走向樓上的臥室。

  她們郎有心妾有意,互相愛撫訴情,耳鬢廝磨,然後老師和學生就雲雨起
來。幾番肉搏纏鬥,即使素茵是如狼似虎的年齡,還是被阿賓整治得服服貼貼
,連連求饒。倆人心滿意足之後,躺在床上摟一起,說著甜蜜的話語,不知不
覺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下隱約傳來斷續的鋼琴聲,素茵朦朧地醒過來,看
了看腕錶,下午四點半,記起小美今天要上鋼琴課,聽這聲音應該是小美放學
回家,老師也來了。

  小美的鋼琴老師,是素茵大學同學的丈夫,和他們家也都蠻熟悉的,素茵
望著還沉睡著的阿賓,心想要是被他發現自己偷人就糟了。所以就躲在房間裡
不出去,等他上完課大概很快就會離開,她順手取過床頭的一本書來,隨意的
讀著。

  後來鋼琴聲停下來了,素茵覺得奇怪,看時間最少還有半個小時的課程才
對啊,她又等了幾分鐘,客廳依舊沒有絲毫動靜,她便想出去瞧瞧。

  素茵可不敢穿著那襲薄紗走出臥房,她找出一件不透明的睡袍披在身上,
輕輕打開房門,然後慢慢的走到書房那邊,偷偷往客廳裡鋼琴的角落看去。

  不看還好,一看她差點驚叫出來。

  她看見那鋼琴老師坐在琴椅上,光著屁股,長褲和內褲都脫到腳跟,挺起
一根細細長長的雞巴,小美跪在他面前,張開小巧可愛的嘴唇,將龜頭含住,
吞吞吐吐的在吸吮,她還用雙手握著肉柱,一上一下套動不停。

  小美熟練的樣子,表示他們倆人恐怕已經不是第一次幹這種勾當,今天可
能是以為自己外出不在家,才會大膽的在客廳就搞起來。看著只有十三歲的小
美,嘴兒吃著雞巴,一臉騷媚淫浪的表情,正痴痴的望著她的鋼琴老師,素茵
彷彿看到鏡子裡的自己,不禁搖頭嘆氣。

  「該死,這小賠錢貨!」素茵暗罵著。

  她怕被樓下的倆人發覺,蹲低了身子躲在欄杆邊,注意她們的進展。

  「叔叔。」小美叫她的老師,因為他們兩家相熟,所以小美都叫他叔叔。

  「叔叔,」小美問:「舒不舒服啊?」

  「很舒服,」那叔叔說:「小美真棒,真會舔。」

  小美抬起頭來,雙手繼續的套他的雞巴:「如果媽媽來幫叔叔舔,叔叔一
定會更舒服。」

  素茵聽她忽然扯到自己身上,有點莫名其妙。

  「嗯……」那叔叔也問:「嗯……為什麼呢?」

  「我常偷看到媽媽幫爸爸舔,」小美說:「媽媽很會舔呢,爸爸都一下子
就很喘很喘,然後就噴出那種白色的尿尿,然後媽媽會把那些白白的都吃掉…
…」

  那叔叔聽小美講她父母親熱的事情,雞巴更硬得像鐵棍一樣,素茵看到了
,心頭不免碰碰亂跳。

  「然後呢?」他問。

  「有時候,我看見爸爸會將雞雞插到媽媽的尿尿的地方,」小美說:「然
後一直動來動去,媽媽就會大聲叫,還會叫爸爸是哥哥,呵呵……」

  「死丫頭,以後妳就曉得厲害!」素茵聽她向老師描述自己和老公作愛的
經過,不禁滿臉羞得通紅,心中罵個不停。

  那叔叔向小美詢問素茵的身體特徵,小美常跟媽媽洗澡,就一一告訴他。
乳房有多大啦,乳頭乳暈什麼顏色啦,屁股長怎樣啦,陰毛茂不茂盛啦,小穴
穴是什麼形狀啦,通通說得很清楚。

  「叔叔是不是喜歡媽媽?」小美突然問。

  那叔叔愣了一下,然後點頭承認說:「喜歡。」

  「叔叔想不想插媽媽?」小美又問,那叔叔和素茵都嚇一跳。

  「這騷妮子連媽媽都要出賣?」素茵想。

  那叔叔看著小美將自己雞巴撂的又美又爽,忍不住說:「想……叔叔想插
妳媽媽……想了十幾年了,天天都在想……」

  「那又不敢來插……」素茵埋怨著:「卻去玩我女兒。」

  小美說:「媽媽很可憐,每次都被爸爸插出很多尿尿,然後爸爸就軟軟的
睡覺,媽媽只好用手直在尿尿的地方一直摸啊摸的,……如果叔叔去插她,她
有爸爸和叔叔一起幫忙,一定很舒服……」

  「啊!」素茵想:「原來是心疼媽媽來的,乖女兒。」

  她聽著女兒說她自慰的情形,禁不住將手摸進睡袍裡面,對著穴兒扣動起
來。她又看向樓下,小美低頭含住雞巴在吃,所以不說話了。那叔叔閉著眼睛
在享受,大概也在幻想如果真的幹上女孩的漂亮母親,會是多爽的事,正微微
的笑著。

  素茵認識這男人也很久了,印象其實不錯,她相信他說想插她是真的,她
所認識的男人有哪一個不想插她的?她正思索著怎樣處理這件事情,樓下已經
傳來他「哦……哦……」的聲音,素茵再看,一股又濃又多的精水正紛紛噴在
小美的臉上、脖子上和衣服上。

  小美抽來幾張面紙,幫自己和老師擦去污漬。

  素茵打好了主意,悄悄的溜回房間,故意弄出一些聲音出來,她相信她們
在客廳一定聽得見。果然不久之後,客廳又傳來鋼琴的音樂聲。

  素茵打開房門,朗聲問:「小美!是妳嗎?」

  「媽,是我!」小美說:「我和叔叔在上課……」

  「慶泉,你來了……」素茵禮貌上跟那叔叔打招呼,又吩咐小美說:「小
美,妳上來一下。」

  小美蹦蹦跳跳的跑上樓梯,素茵在房門口等她,將她拉進臥室裡面。小美
一進來看見床上躺著光溜溜還在睡覺的阿賓,傻傻的看著母親,母親卻板起臉
孔,低聲責問她說:「小美,妳剛才和叔叔在作什麼?」

  小美一下子不曉得要怎樣回答,心慌的低下頭,囁囁不止。

  「妳和叔叔在作壞事,對不對?」

  小美紅著臉,點點頭。

  「小美,」素茵坐到床上,將小美拉到跟前:「妳不乖哦,媽媽要處罰妳
……」

  小美擔心的看著媽媽,素茵又說:「妳看到阿賓哥哥沒有?」

  小美轉頭過去,阿賓正仰天睡著,一根大雞巴正頂天立地,就像打算要去
征服誰一樣。

  「唉呀!」小美掩口說:「阿賓哥哥好大啊!」

  「是啊,我現在要罰妳,像舔叔叔一樣的舔他。」素茵說。

  「可是……他那麼大……」小美說。

  「不管,上床去!」

  小美只好乖乖的爬上床,跪到阿賓身邊,還不時回頭看著媽媽,素茵作了
個手勢要她快吃,她只好彎下小小的身體,雙手捧住阿賓的雞巴,張嘴含著龜
頭。

  小美嘴兒小,只能剛好含到一半,其他的就進不去了。縱使如此,阿賓還
是被爽醒過來,他睜眼看見素茵笑瞇瞇的站在床緣,在為自己舔陽具的,居然
是她的女兒小美,阿賓一時糊塗了。

  「小美乖乖的吃,要舔到阿賓哥哥舒服為止。」素茵命令著。

  小美抬起頭,問:「就是噴出白白的那個?」

  「對!」素茵說,然後她湊嘴到阿賓耳邊告訴他:「讓這丫頭舔妳,別讓
她出房間,等我回來,你也別欺負她,我女兒有什麼差錯唯你是問。」

  阿賓收到詭異的任務,奇怪的看著素茵,她卻笑著開門出去了。

  素茵赤腳走下樓梯,叫了聲:「慶泉。」

  慶泉因為小美被叫上去,就坐在沙發上翻著雜誌,反正他們都是多年的老
朋友,就也不起身,看著素茵走過來,她踱到慶泉旁邊坐下,兩腳交疊,那睡
袍免不了會向兩旁滑開,於是露出雪白的大腿,光滑細緻,渾圓修長,慶泉不
由得多看了兩眼,巴不得能在上面摸一摸。

  「素茵,」他不安的說:「我以為妳不在……小美呢?」

  「在樓上!」素茵說:「慶泉,我有事問你……」

  她說著,並且往前傾了傾身體,手肘架在椅背上,慶泉的眼睛就更不自主
的往那睡袍的交叉領裡面看進去。天啊!她一對又肥又大又白又嫩的乳房,吹
彈得破,正晃攸攸的盪來盪去,他發現她沒穿內衣,甚至可以看到一點點乳暈
所透出來的顏色,紅紅黯黯的,兩乳之間還有一道迷人的可愛乳溝,往下不知
道會伸沿到什麼神秘的地方,他真要暈眩了。

  「什麼事?」他乾澀的吞著口水。

  「我想問你……,我們,認識多久了?」

  「唔?」慶泉沒料到她有此一問,想了想說:「十……十四、五年了吧!

  素茵望了他一會兒,突然問:「你喜歡我,對不對?」

  慶泉狼狽極了,一時間倉惶失措,無言以對。

  「你剛才在看我的胸部?」素茵挺起胸問。

  慶泉不敢否認,也不敢承認。

  素茵慢慢將領口打開,直到兩顆乳房都完全裸現,慶全看得都呆了。

  「好看嗎?」素茵問。

  「好看!」慶全說。

  「好看你還在等什麼?」素茵生氣的說:「你這沒用的男人,我都這樣子
了你還愣在那裡,難道要等我來強姦你嗎?」

  慶泉一下子回神領悟過來了,惡虎撲羊的將素茵抓住,素茵「咯咯」的浪
笑起來。他將素茵的睡袍用力一扯,才發現,原來素茵不只是沒穿內衣,她是
裡面根本什麼東西都沒有穿。

  那睡袍掉落在地上,素茵大方的斜靠在沙發上,對慶泉說:「美嗎?」

  慶泉點點頭,素茵又說:「舔我!」

  慶泉伏過來要吃她奶頭,她阻止說:「不是這裡……」

  她指一指底下,說:「這裡。」

  慶泉沒想到她居然要得這麼直接,不過他當然也很樂意。他曲膝一跪,將
頭埋在她的腿間,張嘴吻到她的陰戶,為她舔舐起來了。素茵和阿賓作完愛之
後並沒有洗澡,所以那地方自然百味雜陳,慶泉不知道其中尚有典故,仍然像
狗一樣的吐長舌頭,很興奮很有趣的吃著。

  「嗯……嗯……真好……」素茵說:「死男人……偷愛人家……啊……啊
……不敢說……用心點……哦……我要……啊……幫我女兒報仇……啊……舔
用力一些,嗯……吃在小豆子上……哦……對……啊……」

  慶泉聽她的浪語才終於恍然大悟,原來她是看到也聽到他和小美的事情,
怪不得浪勁大發,跑來勾引自己。既然一切都明白了,彼此也無需再客套或假
裝,他便放膽的把舌頭深深的穿進素茵的陰道,再狠狠的將浪水掏出來,他雙
手也伸上來摸她的大乳房,並且有規律的揉著。

  「啊……啊……上來……上來……」素茵忍不住了:「我要……」

  慶泉當然知道她要什麼,馬上站起來匆忙的脫去所有衣物,然後壓到素茵
身上,素茵伸手握住他的雞巴,說:「哇!好硬啊!」

  她將雞巴移正位置,慶泉感到龜頭一陣溫暖,知道已經就緒,屁股一沉,
肉棍順利的滑進穴裡,哇!這穴那麼濕那麼緊,果然是天生尤物,這一插可說
是償了十數年來的心願。他立刻抽送起來,素茵摟著他的腰,還挺動粉臀來幫
忙迎湊,讓他可以服務得更澈底一些。

  「天哪!我夢想這天已經夢想好久了!」他感嘆說。

  「嗯……嗯……真的嗎……真的是暗戀我嗎……什麼時候……啊……就…
…喜歡我……開始想要……幹我啊……嗯……嗯……好舒服……」

  「從認識妳的第一天……」

  「哦……哦……」她笑得好動人:「那為什麼……哦……不敢來啊……啊
……嗯……我也……對你不錯啊……」

  「妳……妳有老公啊!」

  「我現在……啊……啊……仍然有老公啊……哦……」素茵說。

  「現在……不管了,騷貨,不管了,……」慶泉蠻橫的插著。

  「啊……啊……好慶泉……好深啊……很美啊……你……好硬啊……真舒
服……啊……比我老公……啊……舒服……啊……我愛你……哦……哦……對
……不要管……別管他……插我……插我……」

  慶泉聽到她的讚美,真是心花怒放,更插得汗流浹背。

  「啊……慶泉……啊……我美不美啊……啊……」

  「很美,妳很美!」他說。

  「嗯……比……麗香美嗎……?」她問,麗香就是她的同學,慶泉的老婆

  「美,美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他也很諂媚。

  「啊……啊……」素茵十分滿意:「哥哥……愛死你了……啊……再插…
…哦……哦……我……啊……好舒服……啊……妹妹天天都陪你……和你好…
…啊……啊……真好啊……你真硬……啊……」

  慶泉低頭咬住她的乳頭,用力的吮著。

  「啊……啊……對……對……是這樣……哦……哦……美死了……爽死了
……啊……啊……不行……不行……要來了……慶泉……好哥哥……再快點…
…妹妹要來了……啊……快一點……」

  慶泉第一天當上她的哥哥,當然努力的要做好表現,幾乎是拼了命在幹。

  「啊……啊……對了……插那裡……哎呀……哎呀……要飛了……要飛了
……哥哥啊……哥……飛了……啊……啊……」

  素茵洩了,慶泉被她喊得心旌動搖,跟著就也噴出陽精了。他的陽精還是
那麼濃那麼多,素茵將他摟得緊緊的,讓他吻她的唇。

  倆人溫存了一會兒,素茵說:「哥,……你真好,再跟我作一次。」

  「哇!小美說的是真的,」慶泉說:「難怪妳老公填不飽妳……」

  「快嘛……」素茵催他:「你說你愛我的……」

  慶泉打起精神,再次撲上她。

  後來她們足足幹了三回,他將存貨都射得半滴不剩,素茵才放他起來,慶
泉無力地坐在沙發上喘氣。

  「幸好我娶的不是妳,否則我也是搞不過妳……」他說:「說不定還會死
在妳身上……」

  素茵躺在沙發上不動,浪浪的笑著說:「你就搞得過麗香嗎?」

  他惡作劇的在她的陰戶上又撈一把,說:「最少她沒妳騷。」

  素茵暗想:「是嗎?」

  他開始穿回衣服,素茵將睡袍披回,問他:「下次來還要愛我哦……」

  他將她摟住,親她說:「我的夢中情人,妳肯給我,就算真的被妳搾光榨
死我都願意。」

  她給他一個媚極的笑,罵說:「貧嘴。」

  素茵開門送他出去,返身回到樓上,打開臥室一看,阿賓仍然光溜溜,小
美也依然服裝整齊,阿賓摟著小美在床上,一起翻著一本書。

  他們看見素茵進來,小美就說:「媽,阿賓哥哥說罰一下就可以了,不用
罰到噴那個白白的出來,他正在跟我講故事。」

  素茵笑著和他們坐到一起,問阿賓說:「真的嗎?」

  「真的,真的。」小美搶著說。

  「她這麼小,」阿賓也笑著說:「別讓她嚇壞了,將來不敢交男朋友就糟
糕。」

  「嘩,」素茵說:「這麼好心,好了,這學期的操性你及格了。」

  她又轉同對小美說:「小美,今天就原諒你了,可是今天的事都不可以跟
爸爸說哦,知道嗎?」

  「知道!」

  「好,打勾勾。」素茵伸出小指。

  「打勾勾,」小美高興的將兩隻手都伸出來:「還有阿賓哥哥。」

  阿賓也和她們勾著,然後一手抱她們一個,各親吻一下說:「我該回去了
。」

  他是該回去了,晚上和鈺慧還有約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