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笑江湖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十數年。   

十年前武林中的六大高手分別為『一狂、二鳳、三門主』。「狂儒」─獨孤無我、「粉紅羅剎」─巫若夢、「彩衣仙子」─冷冰心、千毒門主「九指毒王」 ─羅於淳、莫名島主「劍無痕」─莫劍鋒、咆哮山莊「百獸山莊」─任縱橫。   某日、大雪紛飛的長白山上的草蘆忽然起了大火,而蘆邊的懸崖站著三個 面黑人,其中的一人出聲:「狂儒己被逼下懸崖,而且身受數種劇毒,我看大概活不了了」。   

另一人說:「天下任我們縱橫了」。   

說完,三人一起大笑了起來,哈哈哈﹍﹍的笑聲旋繞著白雪飄渺長白山﹍﹍

初入江湖數年前黑道已慢慢的統治江湖,正道已經落到無法對抗的局面,江湖上奸淫擄掠之輩四處縱橫目無王法。   

這日,天津城旁的樹林內突然傳出了一聲尖叫聲:「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樹林內有著一男一女,女的細長的鳳眼低垂,覆蓋在濃密的睫毛下,粉頰似梅,十足姑娘家的嬌柔模樣,男的則是一副獐頭鼠目且露出一副淫賤的笑容,而女的四肢則平躺在地。   那名男子:「想不到望月樓第一美少女『閉月羞花』°°陳思妤會落在我手上,看來我公孫羽艷福不淺。」   

思妤道:「你若敢對我做出不恥的事,我的師門絕不會放過你的。」     

公孫羽:「連少林方丈我千毒門都不放在眼裡,而況是你這個全是女門徒的望月門。」話畢,便動手撕下了思妤的上衣,頓時一對美白的雙峰蹦了出來,只見白裡透紅的雙峰上有著兩粒鮮紅挺立的蓓蕾,公孫羽道:「想不到年紀輕輕的但是乳房卻不小,想必下面的小穴必一定不錯,但和一個毫無反應的作愛是完全無樂趣,讓你先吃下本門的獨門春藥『烈女淫』,到時你便會求我和你作愛了。哈!哈!哈!﹍﹍」   

話畢便拿出一粒碧綠色的藥丸讓思妤服下,盞茶時間過後,只見思妤滿臉通紅雙眼充滿了血絲,口中發出了「噢﹍﹍啊﹍﹍嗯﹍﹍」的叫聲,雙手不停的撫摸著雙乳。   

公孫羽見狀,便興奮的脫下了思妤的褲子,只見在她的小穴旁長滿了柔軟細長的陰毛,公孫羽再把她的臀部往上抬,只見她的陰戶高凸起,長柔軟細長的陰毛、細長的陰溝,粉紅色的大陰唇正緊緊的閉合著。公孫羽用手撥開粉色的大陰唇,一粒像紅豆般大的陰核鮮紅色的陰壁肉正閃閃發出淫水的光茫。   

公孫羽吞了吞口水後便脫了下褲子,只見一根黑色的陰莖聳立,正當要將陰莖擦入之時,突然旁邊出現了一個的男子,劍眉、星目,組合成個性十足的美少年,偏偏那俊俏的面龐又堆滿了不羈和頑冥,英秀無倫、無比俊美。   只見這俊美的少年出聲道:「無恥狂徒,盡干些奸淫擄掠的事,還不快些停手!」   

公孫羽見只是一名十五、六歲的青年,心中充滿了不屑,回道:「哪來的毛頭小子,竟敢來壞本大爺的好事,莫非不想活了,看老子送你一段路。」   

話未說完,只見五指已到達少年的胸前,忽然劍光一閃,地上多出了一條手臂,少年道:「跳梁小醜也敢在本少爺面前現醜,莫非不想活了。乖乖的把解藥拿出來,我就放你一條生路,否則﹍﹍」   

公孫羽臉色慘白的道:「此及本門獨步的春藥『烈女淫』,此藥無獨可解,在中毒後必需在兩個時辰內和異性交合,否則就會欲火焚身而亡。」   

少年聽完公孫羽的話後,心想:「我是應該救她,還是任由她欲火焚身而亡呢?」      

一旁的公孫羽見少年正在低頭沉思,便發起了全身的功力奮力一擊,想一招把少年擊斃於掌下。就當公孫羽接近時,突然又彈了回去,且倒在地上,胸口噴出了血柱,當場死亡。   

當少年回頭觀看思妤時,卻發現思妤已將整個雪白身體貼近他的身前,口中不斷的發出「嗯﹍﹍我﹍﹍要﹍﹍噢﹍﹍我﹍﹍好﹍﹍難受﹍﹍救救﹍﹍我﹍﹍ 嗯﹍﹍」少年心想:「如果不救她,如此一個年青美貌的少女就會身亡,俗話說送佛送上天,我只好﹍﹍」   

沒想到少年還未有任何動作時,思妤已自動手把他的褲子脫了下來,將自己蔥白細長的小手來回不斷的撫摸著他的陰莖,火熱的溫度就傳了過來,不知不覺中的他的陰莖已有了反應。思妤慢慢捧起了他的陰莖用手套弄了一兩下,就伸出她鮮紅的舌頭,開始舔著陰莖的尖端。   

舌頭在龜頭上飛快的轉動著,接著她開始把整只陰莖往嘴裡抽送。她的頭隨著一前一後的來回的抽送,凹陷的雙頰裡發出陣陣吸吮的「滋滋」聲,陣陣的快感從他的小腹湧出,漸漸衝向不斷撞擊著他龜頭。   

思妤一陣吸吮後,把他推倒在地,起身跨坐在他身上,對准肉棒坐了下去,他只覺得肉棒被溫軟濕滑的肉洞緊緊裹住。思妤不時地上下套弄,增加磨擦的觸覺,他不停的享受著舒爽的感覺,思妤努力地上下起落著,光滑的背脊上不禁流下汗珠,堅挺白皙的雙峰不斷的上下抖動。   

望著她聳動的肩頭,飄動的秀發,他忍不住的反客為主把思妤推倒在地,這時他才清楚的看到思妤的柔潤的乳頭己經突起,平坦小腹下是一片烏黑濃密的陰毛,殷紅嬌嫩的肉片一目了然,好一處桃花源地散發著處女的媚力,般般若紅落了下來。   

他挺起了高翹的肉棒,對准了思妤的洞穴用力的插了住去,就在他插入的同時,思妤發出了充滿滿足的叫聲,雖然是未經人道的縫窄肉洞,但因春藥的原故早己泛濫成災,嬌嫩緊實且充滿彈性的肉洞,仍將他約20公分長的肉棒吞食進去,一下子全根盡沒。也因他不停的快速抽送,擠得思妤張口吐氣春聲連連。   

思妤因無盡的快感而流出了大量的淫液,也藉著思妤淫液的潤滑及不斷的叫聲,更加重了他的獸性,毫不憐香惜玉的加速肉棒的抽送,他清楚地感受到陣陣濕黏的熱流,不斷的刺激肉棒,他緊擁著她不停抖動的玉體,在緊窄的肉洞中來回不停抽送。隨著抽送的次數增加,她的嬌呼更加高亢了,又濕又緊的肉洞和肉棒激烈的不停地磨擦,帶給兩人無窮的的暢快。   

突然一股大量淫液湧向了他的龜頭,終於他忍不住將大量的精液狂噴出來,兩人不支雙雙倒地,昏昏沉睡過去。   

月上西頭,思妤因為是第一次的原故,因此陣陣的抽痛使她清醒了起來,雙眼一睜開,印眼裡的是一個一見傾心的男子。一陣風吹來,使思妤覺得有些冷,頓時才發覺自己身上未著一物,且桃花源洞流出白稠的液體及絲絲血絲﹍﹍再看見一旁的美男子也一絲不掛的躺在一旁,公孫羽的屍首也躺在血泊當中,大概的情況也了然於胸,不禁流下淚水。   

一旁的少年也因思妤的哭泣聲醒了起來,他看見思妤在一旁哭泣,不禁出聲道:「姑娘事非得已,姑娘請原我的無禮,我﹍﹍我﹍﹍」   

思妤見他已醒,拭了拭淚水,道:「多謝公子救命之恩,一切情況我了然於胸,並未有任何責怪公子的意思,一切都怪我自己不小心,著了公孫羽的毒,一切都是命啊!」   

兩人相互沉靜了一回又互相談了起來,原來男的名叫柳清風,初入江湖為了是找尋師父的仇人,討回一段當年的仇恨。兩人又談了一回,思妤提議先回望月樓,再陪同清風一同找尋仇人。   

清風的因為覺得奪去了思妤的貞操應對思妤負責,而思妤則認為已是清風的人了,所以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因此才有此提議。   

兩人整理好了衣服,又看了看這個洞房,才一同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