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抱抱:096.◆ 第096章:洞房花燭夜什麼的


◆ 第096章:洞房花燭夜什麼的

  紫陽宮

  撒花生、蓮子、百合等程序被刪減掉了,只餘下交杯酒。

  宮女呈上鴛鴦杯,「陛下、王后,請飲交杯酒!」紫玄伸手取下,與他家寶寶一人一杯,合巹交杯,從此一生一世一雙人。

  禮成,紫玄便將閒雜人等全趕出去,頓時又只剩下他們兩人。

  紫洛取下頭上壓死人的鳳冠,揉了揉被壓得有些酸疼的脖子,看向紫玄,微微的嗔道,「玄,你看,都說了要……」

  話還沒說完,就發覺某人的行為異常,咳咳,也不能說是異常,因為這也是他經常幹的事。

  紫玄似笑非笑盯著她,邪魅勾人,抬手解著身上的大紅喜服,動作極其的緩慢而誘人。

  紫洛定定地看著他,平常他多穿的是紫色的錦袍,沒想到如此俗艷的大紅色他穿起來也能如此的妖孽,也能如此的攝人心魂。

  紫玄看到自家寶寶眼中毫不掩飾的迷戀,嘴角愉悅的上揚,不一會兒,身上的衣服就被他給解決完了,赤裸著身體一步一步地走向她,慢慢的,明明是赤身裸體,可是卻給人優雅的感覺,同時還充滿著誘惑。

  不如他解自己衣服般的耐心,走近了,一把撕開紫洛的喜服,布匹撕裂的清脆聲,立刻迴盪在寢宮中,接著取下她頭上的玉簪,烏黑的髮絲如瀑布般傾瀉而下,披散在她光裸的背上。

  一把將她抱起來到大床邊,紫玄將她的身體輕輕地展開在床上,看著那散發著水潤光澤的雙唇,然後俯身攫住那抹水亮的粉色,「寶寶,這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哦!」磁性的性感嗓音慵懶魅惑。

  紫洛閉了閉眼,嗚嗚,這妖孽,不要用這種嗓音跟她講話啦,平時就對他沒轍了,更不用說現在他故意的誘惑。

  紫玄吻得很耐心,卻也很熱情,他用舌尖吻遍小人兒的全身,從痕跡斑斑的脖頸吻到耳垂,再吻向兩團因為懷孕又漲大一圈的肉團團,同時手也探進小人兒的兩腿之間,小嫩嘴已經情動的吐著汁液,他摩挲著,揉搓著,人兒的臉蛋已經開始是醉人的酡紅,微瞇的水眸煥發出迷離誘人的神采……

  把玩了好一會兒,直起身將她抱進懷裡,人兒的屁股蛋兒正好被安置在他的小腹上,觸碰,火熱強硬,「唔……」那觸感讓紫玄歎息出聲,真想就這麼衝進去,但是不行,這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夜還很長,慢慢來。

  兩唇相貼,寵愛地輕咬著,抓起小手握進掌心,「寶寶,你摸摸父皇……」

  這時的紫洛已經被妖孽迷得暈頭轉向了,說啥聽啥,要是在平常,紫洛還是會顧忌到肚子裡的孩子,稍微的抗議一下、提醒一下,雖然這些抗議、提醒的效果甚微。

  小手聽話的覆上紫玄的肩頭,鎖骨,向下,嫩白的柔脂,在他胸膛流連,紫玄被她弄得胸口緊縮,兩邊的小紅點也像她一般地挺立起來,

  「嗯……」低沈性感的呻吟了聲。

  紫洛像是獎勵某人呻吟出聲一樣,食指輕點上一顆小紅點,捏了捏,額,小小的硬硬的,粉紅的指甲把暗紅小點完全蓋住,將他平常用在她身上手法全照著小紅點來一遍,扯弄、按壓、揉捏……

  這時的紫玄覺得既難受又舒服,因為懷裡的人兒只玩一邊,剩下一邊孤單的在空氣中挺立。

  牽起小人兒的另一隻手覆上另一邊,「寶寶,還有這邊也要。」

  紫玄的雙手自主的渴望,尋找目標,同樣覆上小人兒的肉團團,凸起的粉尖尖搔撓著他的掌心。

  「嗯……」嬌吟一聲,紫玄疼惜的上去啄吻她的嘴角。

  小人兒被弄的渾身軟軟的,不肯再弄他了,罷工了,被紫玄哄了半天還是搖頭,「唔,不要,寶寶沒力了!」

  去蹭小人兒的脖頸,在耳垂上吸吮,低啞的嗓音道,「小懶娃,父皇都沒做什麼呢,你就已經沒力了!」

  聽他這麼一說,小人兒不樂意了,甩著頭鬧起來,「就是沒力了,就是沒力了……」

  兩手把蹦躂的小人兒固定住,把她從腿上抱下來躺著,「好,寶寶沒力就沒力,換父皇伺候寶寶!」紫玄吻下去,修長的手指鑽進濕熱的下面,五指張開插進小人兒的毛毛中梳理著,然後來到小珠珠上逗弄,嫌棄這時候的小珠珠還不夠突出,就兩手並用,一手把護著小珠珠的兩邊扒拉開一些,一手夾起小小珠珠,拉起、放下,拉起、放下,直到小珠珠很熱情的漲大才放過。

  小人兒被他逗弄得嬌喘出聲,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小腹在微微的抽搐,小嫩嘴也一直一直的傾吐著汁液,旋即某人的指尖一轉,將流淌而出的汁液細細抹勻在整個嬌嫩的嘴兒上,甚至還略微加重掐了一下她的小嘴瓣兒,

  「啊……」一聲細弱的吟叫,令人無限遐想。

  他分開緊緊閉合的唇瓣,麼指探進,觸及一個小小的凸點,她身體的反應便很激烈,不作停頓,用早已被汁液濕潤的手指,細細揉搓著唇瓣裡的一點。

  「唔……不要……嗯啊……」破碎的呻吟破口而出,敏感的身子哪裡經得起他

  這般的挑逗,轉眼就潰不成軍。

  逗弄到如此,聽著小人兒甜美的吟叫,紫玄感覺自己身體裡澎湃的情慾已經壓抑不住了,下身的膨脹的長物已經疼痛到不行了,手指撤離,將蓄勢待發的長物抵在小嫩嘴上,握著漲大到不行的頭部用力研磨地著濕軟不堪的小唇瓣,在小人兒顫抖的瑟縮中,抓緊時機,挺腰重重一送,又快又狠撞進緊實的小嫩嘴裡。

  「恩啊!」小人兒上面的小嘴誠實的反應著自己的感受,全身緊繃,小腹抽顫,下面的小嘴也一吸一吸地把闖進自己體內的長物絞的死緊,同時也噴射出大量的汁液迎接入侵者。

  紫玄的長物剛進去就被小嫩嘴噴射出液體迎接,這一淋,弄得他爽到不行,差一點也就交代了。

  紫洛喘著氣,剛剛在他進來的那一刻,她到了,他什麼都沒做,只是在進來的時候帶著摩擦,果然,孕婦的身子是最敏感的,禁不起挑逗的。

  抱著她,啃咬著她的耳珠,「到了?原來寶寶是那麼愛父皇的,一進去就到了呢!」說著還左手還伸手去扣弄小珠珠,右手包圍著肉團團,勾畫著粉尖尖。

  聽不得某人得瑟的聲音,屁股蛋兒一縮,夾緊。

  「唔……」本來就很緊窄了,再被她故意這麼一夾,唔,是有些疼,但是更多的是舒服。

  邪惡的笑起來,「寶寶,再緊一些!」開始動起來,窄腰前進,稍稍後退,再深深進入。

  「唔……太,太裡面了啊!會撞到孩子的!」這個不稱職的娘親,這時候才想起腹中的娃娃,屁股蛋兒往上挪。

  紫玄怎麼會同意她如此的動作,大手立馬箍住她的小腰,往下壓,長物又立刻沒入她的體內,「嗚嗚,壞蛋……父皇壞蛋……欺負人……」小人兒面色嫣紅,眸裡迷濛一片,小嘴裡嚷嚷著哭訴著身上人的罪行。

  紫玄邊狠力地抽插,邊說道,「乖,寶寶乖,父皇不壞,這怎麼是欺負寶寶呢,這是在愛寶寶啊!」

  又酸又麻的感覺令她漸漸沒了力氣計較,孩子什麼的又再次被她拋之腦外,小嘴隨著他的動作不斷吐出虛弱的嬌吟,媚入骨髓。

  忽然他再度狠狠撞上內裡的一小點,她失聲尖叫,小嫩嘴內毫無規律的劇烈收縮,強烈的擠壓著長物,一股溫暖的熱流從花心深處流淌而出,又順延炙熱的長物緩緩而下,紫玄被她這麼一弄,快感也從尾椎的神經向上,他堪堪抽插數十下也就交代了。

  紫洛還來不及緩過勁兒,隨即便察覺到身體裡的長物再度抬起頭,她瞥向他。紫玄笑得一臉邪氣,捏住她的下顎,輕輕一吻且揚言道:「寶寶,我們的洞房花燭夜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