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痴媽媽的往事


(一)

  我的家在湖南的一個風景秀麗的小縣城。在我8歲的時侯,爸爸是火車上的

乘務員,媽媽叫王佳麗,是縣招待所的服務員。她當時才28歲,是位如花似玉

的美人。我的媽媽長得酷似影視名星——陳紅,就是演太平公主的那位。

  那天媽媽休息在家洗衣服,爸爸在上班,跑廣州了。媽媽真是勤快,一上午

就在自家的小院子裡掛滿了洗好的床單,被罩……

  我睡午覺的時候,聽到有個男人敲門,然後那男人進來了。我迷迷糊糊的聽

見他們在說笑,原來是媽媽縣城招待所的馬經理。

  “佳麗,你想我了吧??”

  “討厭,別毛手毛腳的,”

  “走,咱們進屋子裡讓我日你一通。”

  “別這樣,我兒子越來越大了,看見了不好。”

  “那我白跑來了?看你的臉紅成啥樣了,又發情了吧?快想個辦法。”

  “瞎說什麼呀……你等一下,我換件衣服就出來。”

  媽媽進了屋,打開衣櫃背對我脫光衣物,光著身子穿了件蘭花長裙子,臨出

門時,還問了問我睡著了沒有。我從小就聰明,假裝睡著了,沒回答她,媽媽才

放心地出去。

  媽媽出去一會兒,我就翻身起來趴到窗戶口偷窺個究竟。透過掛滿的床單的

空檔,我看見馬經理摟著媽媽的腰在親吻她,

  媽媽歪著頭和他接吻,很陶醉的樣子,她一只手還在摸馬經理的兩腿之間的

鼓囊地方……

  想不到平時裡高貴神聖的媽媽是那樣的輕薄。

  馬經理讓媽媽平躺倒在一條長石凳子上。撩起她的裙子推到她胸口。

  馬經理拉開自己的褲子拉鏈,掏出一根硬挺的肉棍子,爬在媽媽身上,然後

一下下的壓我媽。媽媽胸部以下都是赤裸裸的,兩條勻稱光滑的美腿,分開夾緊

馬經理的身體,兩只穿拖鞋的白嫩腳丫兒前後一擺一擺的。

  媽媽清純的臉紅了,飽滿的乳房被捏握著,下面的小穴被操著。一邊低哼,

一邊伸出香舌舔馬經理的面頰。馬經理把她兩條雪白的腿扛在肩上,她的臀部更

顯豐盈。馬經理屁股前後用力地動著,陰莖在她陰道裡不停地插去,陰莖沾滿了

她的淫水。媽媽的鼻孔發出“唔唔唔”的快活哼聲,

  我第一次見到媽媽的小穴,豐隆高凸,特別是沒有陰毛——“白虎”?!媽

媽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心潮起伏,小心肝跳動得更快了。

  馬經理滿頭大汗地操了我媽半個鐘頭,最後滿腔熱情地把他的子孫後代成液

化噴灌在媽媽平滑的腹部。

  “佳麗你的小逼真好,從頭到尾都那麼緊,爽死我了。你這小淫婦。”

  媽媽咯咯的笑著,那種嬌痴的少婦風情真讓人十分愛憐。

  幾天後,年幼無知的我干了一件錯事,把這偷情的事偷偷告訴了爸爸。

  爸爸當時臉色陰暗得嚇人,擠出一絲苦笑,“東子,這件事千萬不要和別人

說。沒關系的。”

  過了兩天,爸爸被公安局的人銬走了。

  爸爸在馬經理回家的路上用菜刀把他砍成了重傷,爸爸被判處了10年有期

徒刑。

  後來通過審問馬經理才知道一件驚人的事,我媽媽有病,一種罕見的病——

“性亢奮綜合症”,也就是俗語“花痴”。這大概是先天性的原因,不好治療。

她的性欲很旺盛,發做的時候如同犯毒癮一樣,連自己都很難控制,一心就是想

和異性發生關系。馬經理就是發現這秘密,把我媽誘奸了。

  性格內向文弱的爸爸當初找我我媽時,只圖她人美麗又賢惠,哪裡想到有這

事情。他太冤枉了。

  那個混蛋馬經理被爸爸砍成了終身殘疾,又被單位開除了。

  單位同情媽媽,讓她長期休病假,工資照發。

  從那時起媽媽就很少出門,我想她也許是自責吧。親朋好友漸漸都知道了這

秘密,對我媽悄然疏遠了,甚至於有些鄙視她。從那時起我了解了男歡女愛的事

情,對我的媽媽在心裡埋藏了深深的怨恨。

  半年後,我奶奶去逝了,68歲的爺爺住到我家來了,他退休前是火車站的

技術員。他說是來照顧我們,實際上是來監視我媽媽的,這點連我自己都清楚。

她每天不停地做家務,對爺爺非常尊敬,連洗腳水都給他端來。但是爺爺對她沒

好臉,經常打罵我媽。說他瞎了眼讓我爸爸娶了她,害了我爸一輩子。

  有時看見我媽穿了件漂亮的裙子,就罵她“狐狸精”,“婊子”……

  後來發展到虐待她吃剩飯……

  對此她只能默默忍受,無動於衷地干著手裡的活兒。

  在夜裡我經常聽到我媽屋子裡傳出她低低地哭泣聲。她在痛心自己的悲慘命

運。

  有一次半夜動靜大了些,和往常不大一樣。

  我忍不住去媽媽的屋子想安慰她一下,看見她的屋子開著一盞小燈,我輕輕

撩起花布門簾,屋門半掩著,留存著一寸寬的門縫,我一眼看見的情景似乎有些

不敢相信,把我嚇的睡意全無。

  媽媽嘴裡被塞了一塊白手絹,身上一絲不掛,正跪趴在屋裡的雙人床上,撅

著圓潤的肥屁股,手緊緊的抓著床單。渾身赤裸的爺爺用肉棒拼命的抽插著她濕

乎乎的小穴。肉與肉的“蔔哧!蔔哧!蔔哧!”碰撞聲,和媽媽發出的“唔……

唔……唔……”的快活喊叫聲混合在一起。

  身材高大清瘦的爺爺雞巴可真長,有多半尺長,在淫穢的說罵聲中狠狠地抽

插,一口氣就是一百多下的猛操。

  “賤女人,我搞死你,讓你再偷男人!!”

  媽媽的呻吟裡已帶上了痛楚的嚎叫,完美的面龐痛楚地扭曲。她凹凸玲瓏的

嬌軀不規則地顫抖個不停,兩只白嫩腳丫兒在兩邊使勁的蹬踩。

  “賤女人,還和我裝正經??挺不住了吧?還不是乖乖地讓我操。”爺爺一

邊猛操著媽媽,一邊伸出大手揪出她嘴裡的白手絹。

  “啊!!!嗯!!!嗯!!!嗯!!!”

  “爺爺真利害,你…是咋知道我每月這幾天性欲最高,最難控制自己的…”

  媽媽下身流出的發情淫液已經流到大腿內側了。她渾圓而飽滿的乳房向下貼

近在床上,雙手分別抓住肥臀的兩邊,向兩邊掰開。讓爺爺的肉棒順利的捅進她

的陰道裡,肥臀不停的扭動往上挺。

  “哼哼,這叫爺爺我觀察得細。每月這幾天你的神情都反常啊,像條發了情

的母狗,搖晃著屁股,讓公狗來上呀,嘻嘻。”

  媽媽發出亢奮的嬌喊聲:“啊……爺爺……我受不了了……哎呀……你……

插得我好舒服……我……我還要……求你再操我一會兒……”

  “賤女人,真他媽的賤,我都射了兩次了,你還要??想讓我早點死啊?”

爺爺亮晶晶的的濃精噴射而出,射在媽媽一張一合的兩片深紅陰唇上。

  “爺爺您別走,求你再弄我一會兒吧……我不告你強暴我了。”媽媽掙扎地

爬起來苦苦央求他。

  “你還要??想讓我早點死啊???我三兒子命苦,咋娶了你這麼厲害的賤

女人。”爺爺拎起褲子氣喘噓噓地悻悻跑了。

  

                (二)

(此處由於自己寫得不滿意刪改掉五百余字,等出全集時再看吧。)

  

王村長就是王嬸的堂兄,他聽到王嬸驚慌失措的述說後,出奇的平靜,“妹

子,這種事情,事關重大。弄不好公安要抓人的。你千萬不要出去亂講。我去了

解清楚再處理。”

  王嬸一個婦道人家自然沒主意,當然是一切聽堂兄王村長的了,臨走的時侯

她接過王村長給的十斤雞蛋,滿口答應地回去了。

  “哼!王佳麗這小婦人還真賤。送貨上門讓老子玩她……哈哈……”高大的

王村長獰笑一聲奔出屋門去了我家。

  “村長您聽我解釋……不是那樣的。”哭泣得像淚美人似的媽媽拉住村長的

手說。

  “不是那樣的??是哪樣的?!你站遠點。”鐵青著臉的王村長一擺手,進

了爺爺的屋子。

  他照搬王嬸對他述說的內容問了一遍爺爺。

  躺在床上的爺爺雖然不會說話了,但還能夠點頭——這樣一來什麼都清楚地

表明是媽媽強奸了爺爺。

  當時屋子裡還有驚愕萬分的我。

  “你准備和你老公在監獄裡作伴吧,我這就到派出所報案去。”村長幸災樂

禍地邊說邊走。

  “不!……村長求求您,我再也不敢了……您饒了我們母子吧……你可以拿

走任何想要的東西,我什麼樣的要求都能答應你。我會守信用的。”

  媽媽緊緊抓著村長的小臂,仿佛抓著的是最後一線希望,失去它她將被打入

地獄的最底層……

  村長冷酷地望著媽媽。不知為何,村長看到美麗媽媽的狼狽樣子心裡特別興

奮不已。

  “……我很想知道你守不守信用……你能告訴我,我咋能知道你守不守信用

呢??”村長臉上泛著淫邪的笑容陰森地說。

  村長走到媽媽身前,他眼裡燃燒著欲望的火焰。他突然粗暴的撕開媽媽的裙

子,扯下她的乳罩,媽媽的一對豐挺秀美的乳房顫動著暴露出來,奶頭漲大豎立

著,他又捏住媽媽粉紅色的乳頭,旋轉著。

  “哦………”媽媽忍不住發出呻吟,緊緊護住雪白的乳房,拼命搖頭哭喊:

“不!”美眸中流露出又羞又怕的神情。

  “……別……別在這兒,別讓孩子看到!東子你出院外玩去……”

  “不行,東子不能走,來看看你媽媽是個什麼樣的母親!”

  媽媽驚恐地發現村長內心世界原本是那麼的恐怖與邪惡,她死盯著村長泛著

淫邪的笑容的臉。

  “你真是個畜生!”媽媽狠狠地打了村長一記耳光。

  “他媽的賤女人!”村長惱羞成怒,一只大手緊緊抓住媽媽的一只胳膊,把

她拉過來,另一只巨拳連貫性地猛擊她的小腹。

  “啊!……啊!”嬌嫩的媽媽被他打得死去活來,不住地慘叫。

  “媽媽的賤女人!大難臨頭了你還敢裝硬!!上回看戲老子吃你回豆腐,你

就打了我一記耳光。這回我吃定你了。”變態的村長慘不忍睹地踢著被打倒在地

的媽媽。

  “村長求求您,我再也不敢反抗了……媽媽屈辱的淚水奪眶而出。

  噩夢還沒有結束。村長扒光了媽媽的裙子乳罩和內褲,直到她秀美的身體完

全赤裸。媽媽雙手緊緊捂著臉蹲在地板上,雪白細嫩的脊背上沾滿了土,勻稱光

滑的美腳上只穿著兩雙白色的短花絲襪和高跟黑布鞋。

  村長終究制服了媽媽,得意忘形地脫起褲子……

  媽媽知道要發生什麼了,她顯得很緊張,臉色很白,眼中露出哀求的目光。

  對村長說:“能到床上去做嗎?”

  “少廢話,趴在書桌上!”村長走過去,一把抱住了她,反剪起她的雙手,

不管她願意不願意,讓她趴伏在書桌沿上,媽媽一條腿筆直的站在地上,另一條

腿被村長托起架在了書桌沿上。

  這姿勢使她的下身更加清晰地露出來,原本緊閉的小花瓣也被略微的撐開了

一道小縫。這樣讓我就能非常近的清楚欣賞,他是如何干著我的母親。

  “不……不要……求求你!讓孩子到我前面來。”她凄慘地哀求著。

  “行。東子你到書桌前面去,可前面就只能欣賞你母親的淫亂表情了,哈哈

哈……”

  我從前面看見在她那細細的小腰襯托下,她扭動的豐臀很美,圓滑而豐滿,

顯得極為性感。

  村長朝我做了個鬼臉,衝掌心裡吐了口唾液,抹搽在大龜頭上。毫不留情的

把粗大的陰莖刺進了母親的生命最深處。

  “啊——天哪!”媽媽痛楚的嬌呼,美麗的面龐也有點兒扭曲,堅挺的陰莖

一次一次地用勁插送著,她上身受到攻擊而前後亂動著,烏黑的長發在臉上飛舞。

  媽媽抓緊在書桌沿上的手顫抖不已。媽媽的臉變得通紅,放棄了最後的反抗

掙扎,痛苦地閉上了美麗的眼睛,淚水不斷沿著她雪白的臉頰滾下。

  隨著村長的肉棒抽動,她的屁股也往後迎合著,並不時發出“咕唧咕唧”的

聲音。

  她感到最難以忍受的就是,她在孩子面前被奸污時會出現性快感,在不道德

的性交中她也會抑制不住的呻吟,

  “啊……啊……哦……”她會為她有性高潮而感到恥辱,在孩子眼中媽媽應

是高貴神聖的,此時屋子裡充斥著村長的喘息聲、媽媽淫靡的呻吟聲和啪啪的性

交聲對她來說簡直是讓她難堪萬分。

村長抽插地速度越來越快,媽媽的下身也越來越濕,“呱嘰、呱嘰”的不停的響。

 看著渾身亂顫,嘴裡“咿咿嗚嗚”放聲呻吟的媽媽,我那幼小的童心在流淚,對媽媽的下賤在心裡埋藏了深深的怨恨。

媽媽身體猛然哆嗦著,雙腿不住地痙攣,屁股往後挺撅著。看來她到達高潮了。

“媽的賤女人!水這麼多,你尿炕頭了?給我爬起來。”村長拔出充血漲得老大的雞巴,淫水順著大雞巴濕淋淋的流下,一巴掌打在媽媽屁股上。

(三)

一絲不掛的媽媽緩慢地爬起來,曲線優美的雪白裸體展露在村長面前,她赤裸的肉體在出汗發出艷麗的光澤,村長雞巴又翹得高高的。

村長將媽媽仰推倒在桌子上,然後將她的一只腳高舉過雙肩,給她脫下黑布高跟鞋,揉捏著她的穿白色花絲襪腳,邊說:“小淫婦,你的腳上的肉很嬌嫩,腳形整齊也秀美。比我媳婦的大腳強百倍。”

村長用舌頭反復舔著媽媽翹起的白花絲襪腳心,嗅著好聞的味道。媽媽閉起眼睛,呻吟了好幾聲。

”別看你平時一本正經,像個農村好媳婦,看看你穿的白色花絲襪,就知道你是個“狐狸精”,“婊子”……

村長把媽媽穿著絲襪的兩腳放在自己的雞巴上。媽媽心領神會的用兩腳內側夾住早以翹得高高的雞巴,上下套動著。

“舒暢啊,太光滑了,快點弄。”村長彎腰兩手各握住媽媽一只柔嫩豐滿乳房,揉搓起來,食指姆指夾捏起小巧微翹的乳頭,揉捻旋轉。

“別同時捏兩個奶頭,我癢死了,”媽媽的呼吸一下就緊張了起來,“放手呀……不要這樣捏兩個奶頭……受不了了”

.媽媽兩手急忙上來要護住自己的乳房。

村長真壞,就是不撒手,好奇地加大揉捻媽媽乳頭的速度,兩個奶頭被揪起兩寸多長。

媽媽興奮得拉出深長的一聲:“啊———!你這死鬼快點弄我,快點干我呀。癢死我了”

她一只胳膊一下抱住村長的腰,另一只手抓住村長的大雞巴使勁地上上下下來回套弄著。

“你這死鬼快點弄我,快點干我呀。癢死我了”

“媽的賤女人!還真騷,我操死你”。

村長把媽媽的雙腿扛在肩上,把肉棒猛剌入到濕淋淋的肉洞裡,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每插一下,媽媽都浪叫一下,媽媽兩腿的肌肉一下都繃緊了,兩腳尖向上翹起,腳趾張開似乎想把白花絲襪撕破似的。

“蔔滋!蔔滋!蔔滋!蔔滋!”

“唔……噢……唉喲……喲……唔唔……”

  村長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了媽媽陰道深處,每一插一下媽媽都不由渾身一顫。

媽媽發出“唔……唔……”的淫叫,喘吸變得短暫而急促。

  

媽媽全身在顫抖抽搐,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得她不停的嬌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的臉好像喝醉酒似的漲紅了,表情十分亢奮,媽媽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強烈性欲,不停的晃動著滿頭的長發,下身不斷的緊縮著,叫喊得肆無忌憚。

  

  “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我眼看著媽媽開始一陣抽搐,隨後陰道如同箍子一樣緊緊的裹住村長的陰莖,愛液從蜜穴內噴湧而出。

“啊啊!…好美了…真利害……好啊!快點射出來,我喜歡你的精液,”“

  

村長噴著熱熱的鼻息,拚命的忍著做最後衝鋒。媽媽穿著白絲襪的兩腳不斷的在他兩肩膀上亂晃著,大約又猛干了百十幾下後,忽然村長低吼一聲,也趴在媽媽的身上不動了,他混身開始冒汗。

  一會兒他把濕淋淋肉乎乎的陰莖由媽媽的陰道中抽出來時,他的白色精液和

媽媽的愛液從媽媽的小陰唇裡噴湧出來……射出二十幾公分距離。

  “怎麼樣?舒服死了吧。你忍不住就讓我給你瘋狂的舒服,不知道讓派出所的劉所長干你蜜穴是啥樣??”

***********************************

  所謂潮吹,是女性性高潮的最高境界。因為幾萬人中只產生一個左右,所以

就糜為珍貴。這種女性,性感強烈、高潮迭起、而且可連續做愛而不知疲憊。每

次高潮都有愛液從蜜穴內噴湧而出,有的可射出二十幾公分距離。同這種女人做

愛,你至少要准備十卷衛生紙,一個加厚尿布、幾“打兒”套套,否則你會很難

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