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31.(卅一)意外


(卅一)意外

清晨,天還沒完全亮起,繁忙的都市尚在沉睡之中,阿賓送敏妮回到家門
口,敏妮把玩著阿賓的手掌,倆人沉默不語。後來,阿賓在她的額上親了一下
,她欲言又止,倒退著進門,輕輕飛給阿賓一個吻,將家門關上。

  阿賓一部機車騎得飛快,回到自己家的Block,在巷子轉彎時,車身略一傾
斜,就帶過去了。沒想到才剛剛轉過,眼前忽然站著一個人,他急忙要閃,已
經來不及,只好乾脆把車放倒,讓機車向外滑去,整個人則仆跌在地上,狼狽
的顛跛翻滾,結果還是撞到那個人,害那人也一屁股坐倒下來,互相摔成一堆。

  那人不停的驚呼,聽聲音是個年輕女性,最後阿賓終於穩下身體,他掙扎
的爬坐起來,那人還軟綿綿的躺在地上,阿賓暗忖一聲「糟糕!」,急忙俯蹭
到她身邊,撥走貼在她臉上的頭髮,看清楚她的面容表情,卻不像是有太多的
痛苦,反而帶有七八分的迷濛,阿賓又聞到她身上散發著濃濃的酒味,他將她
扶挽起身在臂彎裡,望著她一身的打扮,不禁皺起了眉頭。

  這是位二十出頭的美麗女郎,臉蛋兒圓圓,下巴尖削可愛,閉闔著的眼皮
上一抹淺淺的眼彩,又翹又長的假睫毛不停地顫動,眉毛畫成短短淡淡的柳葉
狀,高挺的小鼻子,厚潤的嘴唇塗著粉紅的唇膏,邊緣線條畫得楚楚動人,唇
中心開啟成一凹小小的O字形,十分誘人。

  她黑瀑般的直髮垂到背上,濃厚光亮,在最末端處才燙成綣曲的髮卷。髮
叢邊處,耳下的細細長長的棒狀金屬耳環閃閃發亮。

  她身材苗條,即使是癱瘓在地上,還是看得出她高朓的體型,不過她卻又
不是弱不禁風的那種女孩,幼細的骨架上,是豐腴得恰到好處的年輕胴體,這
從緊繃的衣衫便一覽無遺。

  她那套服裝實在令人窒息,低胸短幅的細肩帶紫紅絲質上衣,除了袒出一
片雪白的胸肌,呈現粉嫩幼細的肉丘之外,在兩團半球中間,擠成可愛的乳溝
,一條配合耳環的白金項鍊舖在胸脯,益增誘惑。那絲質上衣薄如蟬翼,雖然
並不透明,可是卻懶散的貼在雙峰上,甚至還凸出小小的兩點。天氣冷成這樣
,她卻只多套了一件根本扣不攏的黑色小外套。

  她下身穿著更是緊迫得離譜的米色長窄裙,將她的纖細的腰部、結實的小
腹和圓翹的臀都裹成最誘人的形狀,那裙子還在左腿前方有一痕要命的開叉,
直裂到鼠蹊溝,裸露的左大腿套著粉白色的網格絲襪,腳底下,一雙白色的高
跟涼鞋怕不有四吋來高,天曉得她是怎麼踮著腳尖走路的,這所有的一切,莫
不充滿女性的媚惑。

  阿賓卻沒有心情來欣賞她,他該擔心的是她怎麼了。

  阿賓輕拍著那女郎的臉頰,那女郎先是毫無反應,但沒多久就「嗯嗯」兩
聲,眼皮失力的撐睜開來,神采渾濁,她縮皺起眉心,收曲著左腳,纖手掌心
壓住腳踝,難過地小聲埋怨說:「好痛!」

  阿賓試著去觸碰她的腳踝,沒見她喊痛,想來只是碰傷或扭傷,沒有骨折
也沒外皮擦損,阿賓將她再扶得正一點,問她:「對不起,小姐,很疼嗎?我
送妳去醫院看看醫生好嗎?」

  那女郎只是蹙眉不語,阿賓備感為難,又問:「小姐,那……妳是不是住
在附近?我先送妳回家好嗎?」

  那女郎才點點頭,阿賓拾起她扔在腳邊的小提包遞回給她,托著她的雙腋
,讓那女郎藉力立直雙腿,她晃動著身體站都站不穩,阿賓相信她是醉酒多過
撞車,他先讓她靠巷子邊站著,再跑去將翻倒在地上的機車推起來,那機車的
把手車燈都壞了,阿賓將它往巷角裡塞,就讓它先棄在那裡,然後回來扶住那
女郎,問她住在哪一家。

  那女郎食指軟軟的往前一比,阿賓狐疑的順著瞧去,也不懂她指的是哪一
家,只好扶持著她向巷子裡走去。那女郎腳步忽輕忽重,整個人幾乎都靠在阿
賓身上,阿賓雖然軟玉溫香抱滿懷,但是自己恐怕傷得比她還重,只覺的全身
都痛,還沒時間看看手腳的傷勢,仍然是攬著她,邊走邊詢問,來到他家斜對
面的一幢雙拼公寓,那女郎從提包中尋出一串鑰匙,選了其中一把,試著要穿
進鎖孔裡去。

  阿賓看她半天打不開門,就伸手幫她一轉鑰匙,那門就「啪」的跳鬆開來
了。阿賓扶著她跨進去,面對著的是一排樓梯,只得再撐著她往上爬,阿賓每
爬一層都問她,她老是揚起手掌表示還沒到,當爬到四樓時,她才又搖著那一
串鑰匙,阿賓知道她到家了,接過她的鑰匙圈,想要找出一把匙路吻合的,忽
然那女郎「嘔」的一翻胃,哇啦哇啦的連吐了好幾口穢物,幸好她轉頭向外,
沒吐到阿賓身上,卻糟蹋了自己滿衣服都是,不免又酸又臭,令人掩鼻。

  阿賓慌亂的找對了鑰匙,大門一開,心就涼了一半,屋裡比外面破曉的天
色還暗,一盞燈都沒有,他仍然不死心的喊了聲:「有人在家嗎?」

  那女郎忽然一把將他推開,踉蹌的跑進屋裡,又撞開一扇半掩的房門,阿
賓猜那是浴室,果然馬上又聽見她在裡面嘔吐的聲音。

  阿賓找到一個燈摯,壓亮了燈,才發現這是一間大套房,除了起居室以外
,就只有一間小廚房和浴室。

  阿賓關上大門,走到浴室門口,看到她已經吐完坐在地上喘氣,馬桶裡則
是一片狼藉。阿賓伸手按水沖掉了她吐出來的東西,看她頹靡的窩在地上,直
是左右為難,不知道是要一走了之,還是再幫她安頓一番。

  他考慮了一會兒,就走過去在浴缸裡放起熱水,這時那女郎比先前更沒有
意識了,阿賓乾脆自己動手,將她一身污穢的外衣脫掉,先是她的小外套,然
後她的絲質上衣,老天,她果然沒戴胸罩,一對玉一樣的滑淨半球馬上搖著動
蕩在胸前,那幾乎沒有顏色差別的乳暈頂端,各有一粒暗紅色的小葡萄乾。

  阿賓看在眼裡,免不了生起早晨的衝動,但是他還是強作鎮定,繼續解她
的長窄裙。他費了好大功夫,才找到她裙頭隱形拉鍊的環結,他拉下拉鍊,將
裙子抽起,就看見她褲襪底下的黑色高腰三角褲。

  阿賓脫去她的高跟涼鞋,再去扯那褲襪,可惜他粗手粗腳,那件褲襪等他
脫好,已經崩線跳絲不成體統,大概不能再穿了。

  阿賓這時心頭開始狂跳,這陌生女郎已經差不多全裸,她臉上精心修飾的
五官,身體年輕誘人的曲線,阿賓如何能不小鹿亂撞。

  阿賓吞了吞口水,狠心的將她的三角褲也脫去,她的陰毛稀少,更神秘的
地方卻因為雙腿夾著不能看見。

  阿賓站起來,深呼吸幾口氣,熱水已經有七八分滿,他試了試溫度,關去
水龍頭,然後彎腰抱起那女郎,將她放進浴缸裡,那女郎大概也覺得熱水很舒
服,「嗯哼」了一下,嘴角也浮起微笑,阿賓拾起她的衣服,塞到旁邊一隻塑
膠筒中,舀了幾瓢水將它們泡著。

  他取來一條毛巾,就著浴缸的熱水擰幾下,攤開來替自己擦把臉,頓時覺
得神清氣爽許多,他察看了手肘腿腳,有好多地方擦傷了,甚至右腳膝蓋連牛
仔褲都磨破了一個大洞,更何況皮肉,只是折騰到現在,傷口多半都凝血了。

  他又擰了擰毛巾,這次是替那女郎抹臉,他坐在與浴缸邊,輕輕的將她臉
上的妝擦去,回復她的真實面目,並且取下她的睫毛和耳環。即使完全素淨,
她仍然十分漂亮,鼻頭挺直的角度,與紅唇清晰的色澤,眉毛像短短的柳葉,
皮膚顏色較深,卻透出健康的感覺,兩相比較,阿賓倒還喜歡她沒化過妝的臉。

  她仰躺泡在水中,滿足著水溫的暖和,雙目依舊半開半闔,阿賓真是擔心
,如果不是他撞到她,她會不會就醉倒在巷子邊?看她的衣飾粧扮,阿賓猜也
知道她在什麼場所上班,看看手錶,這時間大概是她下班回來,不知道她昨晚
遇上什麼客人,會喝醉成這樣。

  阿賓讓她在熱水裡多泡一會兒,他先回到房間找出一條大浴巾,帶進浴室
裡去,然後將那女郎扶起,她的皮膚已經浸成誘人的粉紅色。阿賓用大浴巾包
住她,雙臂將她橫著抱起,退出浴室,把她放到起居室的床上。阿賓替她翻箱
倒櫃,找到她放內衣的格子,阿賓登時傻眼,他從沒看過種類數量那麼多,那
麼花俏而玲瑯滿目的女人內衣,他只好隨便取出一套看來最白最素淨的,想幫
她穿上。

  他先把罩杯覆倒在她的乳房上,雙手各執了背扣的一端,穿伸到她的背後
,設法要替她結好。可是一來雙手都被她的嬌軀壓著,二來眼睛看不到那兒,
所以弄了半天都扣不準,反而因為動作上好像是將她抱在懷裡一樣,看著她迷
寐的表情,不免心旌動搖,多瞧了她兩眼,忍不住熱血沖上腦門,嘴巴下壓,
輕輕印在她的唇上。

  這時候不知怎麼搞的,他居然將那胸罩扣好了,阿賓直起身來,發現罩杯
卻沒能將那兩顆肉包子收好,他只好再幫她將罩杯拉正,把擠出來的嫩肉推回
杯裡去,因為他記的鈺慧說過,要穿妥內衣睡覺,胸部才不會鬆馳變形。阿賓
的手扶在她的乳房上,自然沒有不順便吃吃豆腐的道理,他甚至用食指和中指
竄進罩杯中,在她軟軟小小的乳頭上拉拔了幾下。

  內衣算是穿好了,阿賓拎起內褲,一抖散開來,就只有半個巴掌大小,他
細心的將它套進她的雙腳,怕觸痛了她的傷處,然後慢慢的扯捋上來,到了屁
股拉不動,只好一手穿下去將腰捧起,另一手把小褲子提好,那半透明的布料
下,陰毛變得若隱若現,倒比沒穿還誘人。

  阿賓趴下頭去,聞著她那兒透露出來的女性香味,令他心猿意馬,褲子裡
的老二是已經撐了老半天了,正打算將它解放出來的時候,他突然轉念又想:
「欺負沒有意識的女人,算不得英雄好漢!」

  於是他硬生生將慾念按下,替那女郎蓋上棉被,那女郎不知是作夢還是腳
傷痛楚,順手抓住了阿賓的左掌,阿賓彎腰查看她的神情,她卻依然在睡,阿
賓便任由她執著,屁股滑下她的床沿坐到地板上,忙了半天,他也累了。

  一大清早他自然不至於想睡覺,但是休息一下卻是要的,他閉眼假寐了一
、二十分鐘,就恢復了精神。

  阿賓覺得光這樣耗著也不是辦法,想要留張紙條離開,可是又擔心如果萬
一這女郎有傷到腦子,突然間惡化了,只丟她自己一個恐怕要糟,三心二意之
下,手掌還仍然被她抓著,只好再待下來,他從旁邊散落在地板的舊女性雜誌
中撿起一本,擺在大腿上,亂翻亂看起來。

  他真的很無聊,一本看完換過一本,又過了將近一個鐘頭,他覺得實在熬
不下去了,正打算站起來,忽然發現手上的雜誌中夾著一張身份証,他取起來
一看,陳嘉珮,翻過來背面,地址在台東,照片是學生的大頭照,這是她嗎?
有點像,又有點不像,阿賓仔細的看了半天,分辨不出來,就想再看看她的臉
,比較比較,一回過頭來,卻看見那女郎睜著眼睛,默默的望著他。

  他一直沒見過那女郎張開眼睛的樣子,這時才知道原來她的雙眸,又大又
明亮,而且深邃靈透,看得阿賓都傻了。

  「像不像?」那女郎淺聲的問,顯然承認她就是証件上的人。

  阿賓明白自己作了不禮貌的事,尷尬的將身份証夾回雜誌中,問她:「妳
醒了?有沒有哪裡還不舒服?」

  其實她自始至今都並沒有完全失去知覺,受酒精影響的是失去了平衡和遲
緩了反應,從被阿賓撞到,到他帶她回家,他替她洗澡更衣,最後陪她休息,
過程她都知道,她只是懶得清醒罷了。每一天,都是她在取悅男人,曾幾何時
讓男人服侍過,她乾脆任阿賓擺布,她比較稀奇的是,阿賓偷偷吃過她一兩次
豆腐之後,竟然沒有其他繼續的行動,讓她有無比的好感。

  她還是握著阿賓的左手,一語不發,阿賓站起身來,才感覺全身痠痛,尤
其兩臂和腰部,痠得讓他咬牙切齒。她看見他吃緊的表情,覺得十分滑稽,忍
不住笑起來,阿賓也坐在床沿陪著她傻笑,她手上用力,想坐起來,阿賓幫她
一扶,她挺直了上身,那棉被滑落到腰腹,她低頭看著自己的上半身,阿賓連
忙解釋:「剛剛,妳吐髒了衣服……」

  她搖了搖頭髮,縮起雙腿,左腳腳踝的扭傷在隱隱作痛。

  「你……」她說:「你幫我到冰箱拿一點冰塊,再幫我取一條毛巾好嗎?」

  阿賓連忙去辦,動了幾動之後,他就覺的身體沒那麼痠了。

  阿賓將冰塊和毛巾用一隻小臉盆裝在一起,拿來給她說:「我叫阿賓。」

  她接過來,擺在床上,仰頭對阿賓說:「本來我該介紹自己是香香,可是
你已經看過我的身份証了,你好,我是陳嘉珮。」

  嘉珮將冰塊包裹在毛巾裡,然後綁護在腳踝關節處,將整個左腳腳盤都固
定住,當她曲腳包紮時,阿賓不免被她腿彎處被三角褲覆敷著的陰阜所吸引,
他偷偷地移動著位置好看得清楚一些。她忽然抬起頭來,阿賓連忙收回視線,
嘉珮一邊動作,一邊打量阿賓全身,說:「你擦傷得不輕哦!」

  「沒關係!」阿賓說。

  「麻煩你把那邊架子上的小藥箱拿來好嗎?」嘉珮說。

  阿賓依言取過來,嘉珮打開藥箱,用鑷子夾起綿花,打開優碘的小罐子,
擠出幾滴在棉花上。

  「過來啊!」嘉珮說。

  「唔?」阿賓呆呆的坐到她旁邊。

  嘉珮只穿著內衣褲,充其量也只腳上多包了一條毛巾,曲線畢露,方才她
睡在床上已經十分動人,現下卻生靈活現的在阿賓不到一尺的距離邊,明亮的
大眼睛注視著他,阿賓心頭急急狂跳起來。

  她抓起阿賓的右手肘,將沾了優碘的棉花在他的傷口劃著外螺旋,然後夾
起乾淨棉紗替他敷上,最後用繃帶包起。右手好了換過左手,等左手好了之後
,嘉珮說:「褲子脫掉。」

  阿賓一時沒有主張,遲疑不動,嘉珮不高興的瞪著他,又低頭看看自己袒
露的乳房,阿賓不敢怠慢,趕快將牛仔褲脫下,那膝蓋上的傷口和破掉的線邊
已經被血凝結在一起,阿賓一不小心,將血塊扯破,血絲就又滲冒出來。

  嘉珮熟練的為他處理傷口,阿賓坐在床沿,她蹲在阿賓雙腳之間,不住的
忙碌擦拭,阿賓低頭就看見她胸罩所捧托隆起的乳房,雖然不算大,卻也搖曳
曳的晃動著,她健康的膚色,上半身毫無贅餘的脂肉,阿賓看得心熱情亢,雞
巴本來就半硬著,突然又連跳了幾跳。

  嘉珮正蹲在他胯前,豈有不見之理,她用眼頂瞄了他一下,阿賓尷尬的笑
了笑,嘉珮將鑷子上的棉花扔棄,往他棒子根下輕輕一夾,說:「別妄動。」

  阿賓更是一輪悸動,反射的扶住她的肩膀,吃緊地顫抖,嘉珮笑起來,嘲
笑他說:「不中用。」

  嘉珮幫阿賓把膝蓋的傷都包好,其他處也都檢查了一下,一手架在他大腿
上問說:「好了,還有哪裡不舒服?」

  阿賓吞了吞口水,不好意思說出不舒服的地方,嘉珮這樣靠著他,乳房當
然也會壓到一點,阿賓的褲檔中的東西又蠢蠢欲動了。

  嘉珮用白眼瞧他,左手從容的往前摸,不客氣的停在他內褲的隆起處,不
禁訝異了一下,她在風塵中生活,倒還不曾遇過阿賓這種大傢伙。不過她也沒
說出來,只是淡淡的問道:「你是學生嗎?」

  阿賓只盼她多摸一會兒,點點頭表示承認。

  嘉珮問完就靜靜的在他雞巴上撫著,歪著腦袋看阿賓的表情。

  阿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好乖坐不動,讓她去摸,嘉珮因此以為阿賓不
懂男女間的情愛,覺得有趣,摸了半晌之後,忽然扒開他的褲頭,看到了他的
陽具。嘉珮這才真正的嚇一跳,阿賓滷蛋般光亮肥漲的龜頭,長而巨大的砲管
,一下子晃到她面前,正直指她的雙眼,她戰戰兢兢的用雙手捧住,遇見怪物
般的前後左右到處查看。

  嘉珮十指尖尖,指甲還塗著銀紅色的指甲油,她小心的握住阿賓,拇指沿
著細細的肉索往上滑動,直到龜頭瓣子,阿賓的馬眼也在這時沁出一滴晶瑩的
腺液。嘉珮對這大男孩清爽潔淨的陽具頗有好感,她所接觸的男人無一不骯髒
而急燥,也許是衣冠楚楚,但嘉珮厭惡他們對她只有唯一的一種目的。阿賓到
目前為止並沒有這種醜陋的嘴臉,他雖然剛才也有不規矩的行為,但是都還適
可而止,反而對她更多的是照顧和關懷,嘉珮肯幫他包紮傷口就是為了這個原
因。

  阿賓則受寵若驚,嘉珮緩慢而溫柔的在他雞巴上套著,兩眼直勾勾的像要
看穿他的意念,他不禁有點心虛,但是肉桿子一陣陣傳來愉悅的感覺,不由得
倒喘了一口大氣,可憐的揚起雙眉,嘉珮看得噗嗤一笑,將雞巴挽近她的臉蛋
兒,在腮幫子上擦著,阿賓因而更是硬得發痛。

  嘉珮將那龜頭移到唇邊啄著,阿賓開始屏氣凝神,期待她能繼續的對小弟
弟展開疼愛,嘉珮果然輕輕的張開嘴唇,她的嘴型本來就非常的誘人,這時她
慢慢的吻在龜頭頂上,然後將它一點一點的含進嘴中,阿賓感覺到幼嫩的龜頭
肉先是磨過她可愛的門牙,緊接著就受到一種騷熱的包圍,和一條滑膩膩的軟
肉在馬眼上舔動著,而且還不停止,頂端擦過顎壁,碰在她喉頭深處。

  阿賓那麼粗大,嘉珮也容不下多少,她儘量的塞滿小嘴之後,就將他逐漸
地吐出,這又是另一翻感受。她的嘴唇環箍得牢牢的,要命的夾拖過阿賓最敏
感的神經上,卻仍然把他的肉菱子叼在唇間,接著又立刻將阿賓吞回去,讓阿
賓來不及鬆馳發麻的頭皮,就再度陷入迷惘的時空。

  阿賓看著嘉珮甜蜜的吸吮自己,扶在她肩上的手掌順著光滑的脖子,手指
捏到她的耳朵,掌心也托在她的頰上,細細的撫了一會兒之後,穿進她的秀髮
裡,胡亂的撥弄著。

  嘉珮為他弄得越來越舒服,而且兩手也都來幫忙,右手上下套動,左手在
陰囊外輕輕地來回拊挲,阿賓忍無可忍,彎腰吻在她的額頭,她吐出龜頭,只
留下舌頭留戀在馬眼上,仰臉接受他的吻。阿賓兩手放到她背上,到處游動,
還在她脊椎上搔來搔去,最後停在她內衣的背帶,隨手一解,那內衣就鬆開了。

  阿賓將嘉珮扶坐上床來,嘉珮卻從他的肚臍往上吻到他扁扁的雙乳,一手
還套著他的雞巴不停。阿賓向後一躺,連帶將她也拖倒在床上,吻上了她的唇。

  嘉珮替阿賓服務是專業級的,接吻卻笨拙無比,嘴唇僵硬,舌頭呆板,阿
賓只得諄諄善誘,舌尖撬開她的牙齦,深深的伸進她的口腔,去挑逗她的回應
,不久嘉珮也靈活過來,和他纏綿在一起。

  現在是阿賓和嘉珮在搶著主控權,阿賓嘴上不放鬆,嘉珮手上加把勁,幾
個小時前還陌生沒有交集的倆人,正彼此想挑起對方的情慾。

  阿賓仗著力氣,將嘉珮壓倒在身下,一跨而上,卻立刻就翻身下馬,原來
觸痛到膝蓋的傷口,嘉珮順勢撲進他懷裡,跪在他身側,臉龐磨擦著他的胸膛
,阿賓手往前伸,握住她一側乳房,拇指食指剛好捏著她小小軟軟的乳頭,可
是阿賓略略施力幾下,那乳頭便膨漲挺立,阿賓更好捏了,另一手也如法泡製
,嘉珮可是無法招架。

  嘉珮也不願掃他的興,就掉過頭來,雙腳跨過阿賓胸前,讓下身趴在阿賓
臉前,他的雙手還可以繼續玩著她的雙峰,她回到到阿賓的雞巴上舔著。

  阿賓看見她三角褲的底布上,有一點點水痕,他縮回右手,往水痕上一按
,那水痕漫漫然的擴散開來,嘉珮也「哼」的一聲叫喚,阿賓抓住她的褲頭一
脫,這三角褲是他為她穿上的,現在還是他為她除下,嘉珮輕抬起扭傷的左腿
,阿賓連那毛巾都一起扯開,和褲子全拋到地板上。

  阿賓既然雙膝受傷,活動力大打折扣,這是最後且唯一的方法,他攬捧著
嘉珮曲度完美的屁股,將她香香的陰戶壓到嘴上,怪不得她會叫「香香」,她
的確有一種蠱惑男人的郁郁之味。阿賓伸出舌頭,在她的裂縫上舔食她那一點
點分泌。

  起初,嘉珮沒有什麼反應,她任阿賓的再怎麼多費唇舌都安靜如常,幸好
阿賓不放棄,堅持行動的決心,除了繼續吻舐嘉珮的小豆子之外,雙手都來幫
忙,右手中指淺淺的挖進她的膣內,左手食指則沾了沾她不多的騷水,塗在她
的肛門上,就在那裡游玩。果然嘉珮的身體開始蠕動起來,她和客人在一起,
只有她去滿足別人,今天阿賓努力的想要取悅她,是她不曾嚐過的感覺,每當
阿賓的指頭磨過穴裡的褶肉,她就忍不住顫慄一下,隨著溢出一些浪水,並且
哼出一聲短歎。

  阿賓得到她身體的鼓勵,知道要更加努力,舌頭和兩指動的飛快,嘉珮的
熱潮就源源不斷,阿賓差點來不及吃,有的沿著嘴角流失掉,和剛才若有似無
的小水流真判若兩人。嘉珮突然震動加劇,穴兒肉緊縮,她想抬起屁股躲閃,
阿賓的左手急忙將她抱的死緊,舌頭和右手一下都不敢停,要將她逼上梁山,
嘉珮要命的大叫,可憐的出聲哀求,阿賓恍若不聞,終於她長長的一聲「啊…
…啊……」,浪水噴滿阿賓的臉,嗆得他鼻酸涕流,他還是盡責的陪著她享受
完餘韻,才停止動作,環抱著嘉珮的屁股休息。

  嘉珮喘完了氣,轉過身來,感激的在阿賓臉上亂吻,其實吃的都是自己的
淫水,然後伏在阿賓的胸膛上,說:「謝謝你……」

  阿賓不知道她謝的是什麼,可不敢亂搭腔。他的雞巴還在底下靠著她的大
腿,朝天立正待命,嘉珮明白他的需要,她慢慢撐起身體,雙眼深情的望著阿
賓,右手抓著雞巴,屁股蹲抬起來,把龜頭對正穴兒,再輕輕的壓坐下來。這
一段嘉珮相當熟練,沒想到的是阿賓過人的規模,她一下子把他坐塞進來就有
點兒吃不消,阿賓連忙扶著她的腰,她才能繼續容納他。

  嘉珮這回合倒是才一開始,就有美好的感覺,所以幾個擺動,就將阿賓都
吞食進去,她雙手往後撐在阿賓大腿上,臀部上下的套動,從緩慢規律的挑逗
,到快步進行曲節奏,最後荒腔走板,兩人迎湊成一團,嘉珮沒有力氣再撐住
身體,秀髮雜亂飛散,阿賓拉她趴在他身上,自己向上挺動起來。嘉珮沒料到
阿賓耐力超強,她剛剛高潮過一次,馬上又被推向頂峰,而且不住的攀高。

  「唔……唔……啊……啊……」嘉珮的浪語很簡捷:「啊……啊……來了
……啊……啊……」

  果然阿賓下身一陣溫暖,想必是熱騷水又流了一床。

  阿賓要她略抬起上身,他縮短脖子,含住她的乳尖,刺激得嘉珮又來了活
力,她再度有力的夾晃著圓臀,讓大雞巴從頭到尾一次又一次的清楚受到套動
,阿賓果然也受用,雞巴更形堅硬,快感持續累積。

  嘉珮又用盡力量了,她軟軟的停下來,阿賓立刻接手,硬棍子向上襲擊著
她,倆人貼肉搏鬥,都快要不支倒地了。

  「啊……弟弟……啊……阿賓……啊……好人……我……我……又要完了
……啊……啊……我從來沒……沒有這樣過……啊……啊……來……來了……
啊……啊……啊……天……沒有停……啊……一直來……我的天……會死啦…
…啊……啊……丟死了……啊……啊……」

  嘉珮連番的經歷高潮,阿賓被她收縮得無比的敏感,終於也一陣顫抖,噴
出熱熱的精液,他們摟在一起,停滯成凍格的畫面。

  「謝謝你……」嘉珮第二次說,她依偎在阿賓的胸膛上。

  阿賓拉過棉被,將倆人一起蓋住,嘉珮帶著滿足的笑容,這次真的沉沉睡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