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35.(卅五)溫泉


(卅五)溫泉

明天就要註冊了,天氣有點轉好,但是仍舊非常冷,阿賓和鈺慧整個早上
都躲在被窩裡互相取暖,順便打情罵俏,熱鬧得很,媽媽不忍心去打擾他們,
連早餐都沒去叫他們吃,其實他們也不覺得餓。

  快到中午的時候,姑姑和孟卉又跑來阿賓家,並且帶著熱騰騰的鴨肉麵和
小菜,媽媽連作飯都省了。姑姑說姑丈有事出國,要兩三個月才會回來,想找
媽媽下午去北投泡溫泉。

  孟卉在外頭找不到鈺慧,直接到阿賓的房門敲著,大聲說:「警察臨檢!

  媽媽和姑媽在客廳聽了都掩嘴而笑,阿賓沒好氣的將門打開,幸好已經衣
冠整齊,鈺慧出來和孟卉相互挽住,一邊竊竊私語一邊向餐廳走去,阿賓向孟
卉喊說:「喂,那是我女朋友。」

  孟卉和鈺慧同時回頭對他吐舌頭作一個鬼臉,他只好可憐兮兮的跟在屁股
後面出來,姑姑已經將麵和小菜都裝到湯碗和盤子裡,於是餐廳中味香撲鼻,
阿賓和鈺慧早上沒吃,一坐下來就狼吞虎嚥,阿賓還貪心的伸筷子到孟卉的碗
裡要夾她的魯蛋,孟卉也用筷子來擋,表兄妹倆劍法棍法齊使,媽媽和姑姑都
齊聲斥責,一頓飯吃得混亂而吵鬧。

  午餐用過,阿賓駕著媽媽的車,載著四大美女上北投去,他們找到一家日
本風味的溫泉飯店,要了一間客房,另外還請櫃檯小姐開了一間大的家庭浴室
,阿賓就在客房裡洗,她們四人放好提包等隨身物品,便一起往大浴室那裡去

  大浴室的好處是沒有狹隘感,通風也比較好,不會因為蒸汽而氣悶,她們
在服務生的帶領下進了浴室。想也想不到,這時有人從天花板上,偷偷的也踗
到這浴室的上方。

  這人是個中年男人,而且是飯店的老闆。阿賓他們進飯店的時候,他正在
櫃檯後面,服務小姐在為他們安排浴室,他則是色迷迷的盯著兩大兩小的美人
兒偷偷打量,他等阿賓他們離開櫃檯之後,問清楚服務小姐的安排,便離開大
廳到機房裡去。

  這家飯店的浴室部份都有著天花板,和真正的日式建築不一樣的是,那天
花板卻是鋼筋混凝土的頂版,原因是怕潮溼蛀損,同時天花板上在一定的距離
,便排有抽風電扇從浴室中抽風,好保持空氣流通排除煙霧,有的地方還擺有
其它機電設備,算是地盡其利,再上面才是斜坡屋頂。通往天花板有一個維修
口,就在機房之中。

  那老闆爬上維修口,小心的在黑暗中藉著微弱的光線前進,繞跨過大小設
備機械,來到其中一個抽風扇的孔邊蹲坐下來。這隻抽風扇早在他爬上天花板
之前,就被他按下一個專門的閘給關掉了,他可以透過扇葉間的空隙往浴室裡
偷窺,這裡真是安全隱密極了,完全不怕會被發現,他已經在這裡觀看過無數
環肥燕瘦的女人胴體,甚至水泥版上他都早舖著兩三層的大浴巾,坐著躺著都
可以向下舒服地欣賞免費的裸體Show,對他而言,這幽黯的小空間簡直就是天
堂。

  他首先調好自己的位置,看見到角落更衣櫃前面,那兩個年輕女孩子都將
毛巾裹著頭髮,正在脫去她們的褻衣。兩人之中,最年幼的這一個,穿著貼身
的短襯衣和白色小巧的內褲,那尼龍絲的襯衣被她輕巧的一掙,便脫掉了。她
年紀雖小,發育確十分誘人,圓隆的雙峰可不輸給成年女性,托在也是白色的
胸罩之中,她反手一解,彎腰褪除了胸罩,白皙的乳房不免隱隱的搖動在胸前
。然後她又脫去三角褲,全身上下只剩一雙深藍色的過膝高統毛襪,對映著她
薄薄淺淺的那層細毛,看得他馬上硬直了雞巴,他將長肉棍從褲檔中掏出來套
著,移了一下視線,落到另外那一個比較成熟的少女身上。

  這女孩子的身材就更好了,雖然她一條淺粉橘色的內褲遲遲不肯脫去,但
是堅挺飽圓的乳房比剛才的那女孩是有過之無不及,她一直以側面對著他,所
以他可以看明白她乳型是漂亮的大圓弧為底,然後向上撐起乳尖,有史以來他
見過最美麗的乳房就是這一對了。女孩最後才脫去內褲,卻轉成背對著她,讓
他看不到正面的景觀,但是她那肥嫩細緻的白屁股,還能反照著浴室的燈光,
他死盯著她的臀線,手上猛猛地不停套動雞巴。

  他想起還有兩個中年美婦沒看到,他挪移了一下身體,從另外一縫扇葉間
看下去,那兩個美婦早已經脫成肉呼呼的兩隻白羊,坐到浴池邊準備好的矮凳
子上,舀起熱水淋浴起來。沒多時兩名少女也一起坐過去,開始洗淨身體。

  那老闆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其中一位美婦身上,雖然美婦的嬌軀當然不若兩
個女孩子那般青春逼人,卻仍無比的明豔嫵媚,成熟的氣息反而是少女所沒有
的。

  美婦脂粉未施,臉形俊美,略略有雙下巴,全身細嫩的肌膚,胸前軟漲漲
的新蒸饅頭不夠挺,卻晃盪得非常厲害,乳頭顏色深,乳暈很大,當她沖水讓
香皂泡沫流過的時候,彷彿瀑布中突起的石岩。她腰身曲線明朗,屁股圓而多
肉,大腿粉白性感,雙手一搓動身體,腿肉自然的輕輕搖動,差點沒有將他迷
死,他越套越用力,恨不得將雞巴皮都磨破。

  一會兒之後,其他三人都泡進大浴池裡,那美婦轉過身來背對著她們,謹
慎的洗滌著私處,正好讓老闆飽覽無遺,他看見她黑黝黝的陰戶,原來是濃密
的毛髮遮去了小穴的真面目,但是她張腿的姿態,也夠勾魂攝魄的。

  她洗好下身,也一起泡進水裡去了,溫泉不似一般自來水那樣清澈,她們
都只露出一顆頭在水上,臉上同樣安詳的享受著,偶而互相交談。所以老闆就
看不到什麼了,雞巴也慢慢的軟下,他這時才感覺到屋頂還蠻冷的,但是他依
然等下去,等待她們起浴時必然還有另一番景像。

  過了大約十五、二十分鐘,他最垂涎的那美婦不曉得小聲說了句什麼話,
惹得其他三人都嘻嘻的笑起來,她率先挺起胸部,讓兩顆雄偉的肉島浮出水面
,因為水溫的關係吧,那原來是白綿綿的皮膚已經浸成粉紅色,其他三人也紛
紛將乳房浮出來,相互笑鬧比較著。一會兒之後,她們又翻身換成高凸迷人的
屁股,真是春色無邊,老闆急忙又取出陰莖來,不浪費每一幕精彩的鏡頭。

  這時卻有人提議要起來了,其他人都同意,四個光溜溜的女人分別站出浴
池外,取來浴巾擦乾身體。老闆有點失望,忽然聽到那美婦對另一人說:「大
嫂,洗完好舒服,要不要順便一起去作個按摩?」

  「不了,我這樣可以了,妳自己去吧!」

  她又問了兩名少女,她們也都搖頭說不要。

  「那我就自己去作了哦,妳們回房間等我好了。」

  那老闆聽到這裡,忽然想起了什麼,放棄了最後觀賞的機會,匆忙的收拾
妥陽具,循著原路回到機房,開門出去了。

  姑姑想要找人來按摩按摩,媽媽今天不覺得筋骨有問題,鈺慧和孟卉則是
根本不感興趣,所以大家披上浴袍出來之後,她就向服務小姐問了要召按摩師
,並且指明要女的,服務小姐引她到按摩專用的房間,讓她躺在按摩床上等著

  幾分鐘之後,服務小姐敲門進來,說這時間剛好叫不到女師,但是飯店裡
恰巧有一位瞽盲的男按摩師剛做完,問她是不是可以。姑姑一看,果然有一位
白杖黑鏡、身材中等的男按摩師站在門外,她心想:「反正是盲人,沒關係吧
!」。並且服務小姐一直稱讚那瞽師技術純熟,姑姑就同意了。

  服務小姐牽著按摩師到定位,他擺好盲人杖和隨身的破提包,動手從頭部
雙側開始壓起,同時邊和姑姑閒聊,姑姑覺的他的手藝果真是不錯,那服務小
姐並沒亂推薦,她越來越舒服,保持著趴姿不變,閤起了雙眼,將心神都全部
放鬆。

  這按摩師的確功夫一流,同時,他的化粧和演技也一流,他就是飯店老闆
,藏在黑眼鏡後面炯炯有神的雙眼,正不安好心的在姑姑全身上下打量著。

  因為他真的是一位按摩師,所以當他用正規的手法替姑姑按壓著頭頸、肩
臂和腰桿的時候,無一不使筋骨舒暢,更何況他還別有用心,服務自然落力。
慢慢地,他的指掌移動到姑姑挺翹的粉臀上,他虎口張開,十指分按不同的穴
道,觀察著姑姑的反應,然後不停的改換位置,目的是要累積姑姑的感覺。

  隔著絨絨的浴袍,姑姑底下是一絲不掛的屁股肉,又軟又滑叫雙掌都滿握
不盡,他盡情的飽償手慾,雞巴早就硬生生的撐貼在褲檔口。接著他分出一手
壓在姑姑的腿根處,如果姑姑留意一點的話,就會發現這樣的按摩法有點兒奇
怪,按摩總是左右對稱施作,豈有一手在屁股一手在腿根的道理。但是姑姑戒
心已失,反正舒暢就好,也沒注意到那舒暢正在走樣。

  老闆專門尋著某一些特殊的穴位去壓,而且他很有耐心不躁進,免得引起
美人的疑慮。姑姑渾然不知,只是漸漸丹田產生一股暖流,隱隱地在蘊釀膨脹
,也越來越覺得按摩師按得很舒服,很奇怪的舒服,讓她有好幾次不自主的想
到和丈夫之間的事去,她有點害羞,臉上開始變得紅赧,臀部和大腿有一點痠
麻難當,又有一點異常的快感,突然她起了一輪寒噤,心中愧疚不已,原來她
流出了絲絲的分泌。

  姑姑這時也沒想到是按摩師搞的鬼,只是奇怪自己今天怎麼老想到那些事
情上去。按摩師繼續壓著,已經把兩手都移到姑姑大腿上,他鎮靜的將她的大
腿略略分開,專門去壓擠內側的穴道。

  因為他指頭用力磨擠的關係,姑姑感到被壓著的地方微微發痛,牽動起另
外某些地方卻產生希望被按摩的渴望,這按摩師也適時的移往她需要的位置,
於是姑姑就更覺得舒服更滿意了。

  那老闆就運用他對人體生理反應的深刻瞭解,一吋吋的在姑姑的大腿上往
臀腿之交移去,姑姑忘記了這地方應該要保持男女之別,肉體的感受不斷地更
加美好,她就恍惚的任人擺佈,同時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老闆悄悄的將浴袍下擺往上撩,配合著手上的指壓,將袍腳都掀到姑姑背
上,把她肥嘟嘟的兩片屁股都顯露出來。姑姑的嫩肉雖然已經失去了年輕的光
彩,卻有少女所缺乏的渾厚性感,老闆最喜歡這口味了。他的手指還在慢慢地
往上移,慢慢地、慢慢地,終於來到決定性的關口,老闆兩手輕輕一扶,姑姑
像被人下了藥一般的自動配合著將大腿張得更開,那紅吱吱的穴兒就也隨著完
全曝光,淺淡茶色的大陰唇又脹又凸,胭脂一樣的小陰唇居然已經張開了幼幼
的缺口,裡面是粉紅閃亮的鮮肉,陰唇外黑黑長長的毛髮隨處叢生,並且如老
闆所預料的,那兒已經濕潤無比。

  那老闆更高明的功力在此時完全發揮,他不去觸動姑姑的私處,卻抓著她
兩團屁股讓拇指反複地壓下放鬆,這樣一來姑姑的穴兒就像會說話一樣的張張
合合,這真是絕招,他讓姑姑由自己的身體產生快意,她早不知今夕何夕了,
全身只剩下小穴兒還活著,她就是想要,要有人來滿足她。

  老闆知道準備就續,進攻的號角可以吹響了。他也不急功近利,沉著的將
右手拇指一挪,按在姑姑的肛門上,在花蕾的皺褶上輕輕的畫圓,從頭到尾不
曾出聲的姑姑終於忍耐不住,「嗯……哼……」的吐出嬌柔的鼻音。

  他左手的拇指也往下一突,半埋進黏答答的陰唇裡,姑姑更哼個不停,他
拇指靈活的沿著陰唇來回磨擦,才不過劃了兩三下,姑姑的穴兒中就冒出更多
的水份來了。

  「哦……哦……」

  老闆的拇指無禮而放肆,已經有大半截挖進姑姑的肉縫裡,同時用曲直不
定的方法,讓指頭在潮濕的泥沼中不快不慢的進出,他的雙掌仍然抓著屁股的
軟肉,而且緩緩地向上用力,就在他淫穢的扣弄當中,姑姑不自覺的配合抬高
起屁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姑姑居然已經雙腿屈跪,圓臀高高翹起,腰身緊
張地低彎著,將美穴向後期待地突出,一副等待男人來肏幹的姿態。

  而姑姑的神情也的確是如此。

  她眉頭苦皺著,眼簾縵垂,嬌臉仰起,小嘴張開唇肉顫動,同時浪浪的叫
著。

  「哦……哦……啊……啊……」

  老闆的指頭從拇指變成了中指,開始狠狠的抽送。

  「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姑姑說不要,可是屁股
卻快樂的搖動著。

  現在,她當然完全曉得這次的按摩有鬼,她上了人家的當了!但是她那還
能計較那麼多?穴兒裡的手指抽送得那麼舒服,那麼要命!她不要?她要!她
要!她還要!要更多!

  老闆好像看穿了她的芳心一樣,適時的再將食指加入,現在有兩根手指在
插她的穴兒了,摩擦更為痛快,更有充實的感覺。不過她的穴兒口卻也像忘了
關緊的龍頭一樣,不斷的滲噴出淫水來,所以當指頭插拔之間,都會「漬漬」
地響著。

  「喔……喔……要人命了……啊……啊……太好了……啊……啊……快…
…快一點……啊……啊……還要快……對……哦……哦……唉呦……唉呦……
啊……啊……會死的……啊……」

  老闆一面用手指頭滿足著顧客的需求,一面用另一隻手解開他的長褲,讓
它自己滑落到地上,再將內褲扯落,他那長長的雞巴便像釣桿一樣的半垂半挺
的搖著。然後他也爬上按摩床,蹲跪在姑姑後面。

  他的雞巴自然不能像年輕時候那般的雄壯威武,但也不是銀樣蠟槍頭,烏
黑的肉桿子前端,油亮的龜頭透露著依然強健的訊息。他按兵不動,仍舊用兩
根手指欺侮著姑姑。

  「哦……哦……我要完了……受不了了……你這壞人……啊……啊……快
來了……啊……啊……快……啊……咦?……你……你別走吧……啊……別丟
下我……我要……我要嘛……」

  原來老闆在姑姑要到達頂峰時將手指抽出,姑姑滿心不依,著急的要他趕
緊再插回去。

  「啊呀……快嘛……快嘛……人家要嘛……」

  姑姑撒起嬌來,並且搖動著屁股花兒,小穴嘴還自動的啟合不定,模樣浪
極了。老闆將她跪著的右腿從腿彎執住,然後往前架站起,姑姑就變成蹲出最
最淫盪的單腳高跪姿,原本小穴都已經不設防了,如今簡直是開門迎客。

  「快嘛……嗯……快嘛……嗯……啊喲……這……這是……啊……啊……
太好了……啊……啊……」

  原來老闆這回塞進姑姑陰戶裡去的,是他的長雞巴,他的雞巴雖然並不算
多堅硬,但是和同樣年紀的姑丈相比,卻也差不多,何況他比較長,他越插進
越多,姑姑舒服之餘還有些驚訝。

  「哦……哦……對……對了……啊……啊……好深……啊……你……你還
有?……哦……天哪……嗯……嗯……到……到了心口上了……啊……啊……
好舒服……啊……啊……」

  老闆將雞巴深深地插滿姑姑的小穴,和她密合得緊緊相扣。姑姑除了姑丈
之外,婚前婚後也曾有過幾個男朋友,都沒有誰能插她得這樣深、這樣緊的,
她的花心首次被大龜頭頂撞著,自顧自的嚅吮起龜頭來了,她早先本已經快要
高潮,是被老闆故意停頓下來,這一插把她的感覺完全彌補回來,而且老闆也
開始有節奏的進退屁股,讓雞巴享受起抽插小穴的快樂。

  「啊……啊……我的天……好舒服……好爽啊……哦……哦……插死我…
…幹死我……啊……我的穴……好舒服呀……我……唉……從沒這樣過……啊
……啊……我……啊……要來了……啊……啊……要來了……好人……再狠一
點……讓我去死……吧……啊……啊……」

  老闆如她所願,肏得又快又狠,也真難為他了。

  「啊……啊……完了……完了……浪壞了……啊……啊……我……洩了…
…你這賊男人……啊……賊雞巴……啊……給你插出來了……啊……啊……我
死了……啊……啊……死了……啊……啊……飛上天了喲……啊……啊……還
插?……啊……不得了了……啊……啊……浪個不停……啊……又……又死了
……又洩了……啊……啊……壞人……啊……好人……我的老公啊……啊……
洩死妹妹了……啊……啊……」

  姑姑一連高潮兩次,浪水噴得讓倆人都一灘騷溺,她的浴袍早已鬆敞開來
,只是老闆從後面幹她所以看不到前胸。他將左手從姑姑的腰際往前撈,就摸
著了累累垂垂的大奶子,他讓奶頭壓在他的掌心中,然後愛憐的揉握著。

  「這位太太,」老闆說:「後面已經按摩完了,我們開始來作前面好嗎?

  姑姑被他連番好肏,哪裡還有主張,就任他將身體翻轉躺平,他對著姑姑
重重壓下,雞巴還是深插在穴兒裡,他又問:「太太,我服務的好嗎?」

  姑姑現在和他面對面,他的墨鏡早不知道丟向哪兒去了,姑姑已經不是小
女孩,雖然十分羞臊,卻想知道和自己作著愛的是什麼樣的人,她瞧見老闆就
是一般的中年男子,相貌普通,兩眼也正端詳著自己,卻哪裡是個瞎子。

  姑姑當然早知道上當了,不過既然被騙,就要享受回來。姑姑凝視著他,
雙臂將他一摟,抱住他的脖子,親吻他的臉頰耳根,她恨恨地說:「你這大騙
子,弄得我這麼舒服,我不會放過你的!」

  老闆假裝十分害怕,屁股卻聳動起來,他說:「哎呀,妳真兇,我好怕啊
,小鳥兒要軟了!」

  「你敢!」姑姑瞪他。

  姑姑和老闆緊密地黏接在一起,姑姑不甘受辱,也配合他挺著美臀迎湊,
倆人正面衝突,短兵相接,昏天暗地的肉搏起來。

  「唔……唔……幹得好……啊……好深……哎……又……又刺到那裡了…
…啊……啊……怎會……啊……這樣好……啊……我的親親……啊……插穿我
……哦……哦……好爽啊……天……啊……啊……」

  老闆撐起上身,低頭看著姑姑一對大乳房在胸前搖盪,真的性感無比,他
肏的越猛,她就抖得越起勁,嘴上也就越叫得好聽。

  「親哥啊……妹妹愛死妳了……啊……我……從沒這樣好過……啊……你
好厲害呀……哦……妹妹親你……妹妹疼你……啊……插我……插我……我的
好老公……啊……又要出水了……插緊一些……哎……哎……太好了……我要
你插……要你幹……啊……天天愛我……啊……啊……」

  姑姑浪得顧不得要臉了,這番淫浪話兒恐怕連她丈夫都沒聽過,現在男人
就算要她拋夫棄子或將她賣入風塵她都肯幹,只要這人肯肏她。

  老闆被姑姑的叫春聲喊得頭皮直發麻,雞巴硬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他心想
:「好個騷肉美人!」,臀部死命的為她拋動著,雞巴在穴兒中插進抽出,姑
姑的小穴也緊縮成少女一般,夾得他整根陽具都舒暢無比,每次一刺入,便深
深地全部到底,一拔出,就退到只剩半個龜頭,姑姑的穴口還會像魚嘴那般不
斷吮動,催著他趕快再來。倆人盡情縱慾,遇上了絕佳的對手。

  「唔……唔……」姑姑將雙腳自動高高地勾上他的腰:「快……再快……
好哥哥……妹妹又要來了……哦……哥哥呀……我愛你……愛死你……啊……
你好好……插死妹妹……對……對……啊……啊……我來了……啊……啊……
來了……啊……別停哦……啊……天……我的天……浪死我……美死我……啊
……啊……」

  姑姑的聲音和情緒隨著高潮不斷的激昇,浪水「噗唧!噗唧!」的洩著,
那老闆也爽到受不了了,他心滿意足,便放鬆鬥志,任隨身體去反應,沒多久
龜頭陣陣痠麻,馬眼一張,陽精滾滾而出,燙得姑姑又是「哦……哦……」地
叫,倆人於是死死的摟在一起,享受風雨後的寧靜。

  許久許久,姑姑捧起他的臉,溫柔的看著他,問:「告訴我你是誰。」

  老闆告訴她,並且讚美她的美麗,還說自從她一進大廳便對她傾心。

  「你完了,」姑姑說:「我老公出國幾個月,我天天都會來找你。」

  「求之不得。」他說。

  十餘分鐘之後,姑姑才回到客房裡,大家正在看電視,媽媽一見到她便說
:「哇!按摩真的那麼有效嗎?春風滿面的!」

  「是啊!」姑姑說:「改天妳也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