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賓-37.(卅七)訂情雨


(卅七)訂情雨

憶如和甘丹離開了阿賓科上的攤位之後,左右都沒了認識的人,也樂得輕
鬆,拿著那十張園遊券東遊西逛,幾處走來就用得差不多了。倆人吃喝了一早
上,現在雖過了中午也不覺得餓,可是憶如卻嚷著說累了,甘丹便想找個地方
休息。

  「甘丹,」憶如大著膽子提議說:「陪我回家好嗎?我家只有我一個。」

  甘丹不知道憶如的家人都在國外,這才第一次聽憶如提起,他自然很樂意
,連忙沒口的同意了。這時她們剛好逛到一個賣燒酒螺的攤位,憶如高興的說
:「哇!我要吃燒酒螺。」

  這攤上的燒酒螺已經賣得快沒有了,甘丹掏出僅剩一張園遊券,那攤上的
學生乾脆也將最後的幾勺螺都舀到一隻袋子中全給了她們,憶如高興極了,和
甘丹走出學校門口,叫了計程車往她家裡回去。

  來到憶如家,她已經出門多日,冰箱裡不會有準備什麼東西,便胡亂弄了
一些飲料來給甘丹,讓他先在客廳坐著,自己去換了一襲家居的寬鬆連身裙,
讓裝扮舒服點。然後她拿出那一大袋燒酒螺,拉著甘丹上她家的天台。

  原來她家的天台還搭著一棚花架子,種著不濃不疏的九重葛,花架下藉著
棚柱,拉起一條繩網吊床,旁邊散放著幾把白色塑膠製成的靠椅和一隻小圓桌。

  憶如將圓桌搬到吊床邊,把燒酒螺的袋子攤放在上面,挪過一把椅子示意
甘丹坐,自己跳上吊床,快樂的一邊搖晃一邊撿起螺來吮著,甘丹正好坐在她
腳旁的位置,看著她俏皮迷人的模樣兒憨憨地笑。

  她們聊著天,憶如吃過就隨手將螺殼往地上丟,那燒酒螺每隻都有一片小
小的圓瓣,憶如也故意左右亂吐,甘丹覺得她的舉手投足都十分可愛,不由得
看癡了。

  憶如吃著吃著,不經意的縮起兩膝,側彎到離甘丹的一邊,她若無其事的
既續挑著桌上的螺,明知道向著甘丹的小屁股一定會因此走光,她故意不去看
他,甘丹則是小鹿亂跳不已。甘丹坐這樣的位置,憶如的大腿就已經若隱若現
,本來他還不好意思將視線停留在太不規矩的地方,多半是注視著她穿著短襪
的一雙腳,即使如此,甘丹還是認為光這雙腳就非長動人的了。

  現在憶如曲過雙腿,短短寬寬的灰白色裙子底下春意無限,他如何能視而
不見?她白幼光滑的大腿和被鵝黃色內褲托著的臀部,以美麗的角度呈現在他
眼前,而且這麼地靠近,他甚至看到了繩網在她的臀肉上陷入,造成某些地方
特別突起,他好心疼啊,多想摸摸。她那肥肥的陰阜被包在兩腿之間,啊!太
褻瀆美人了,甘丹嘴乾舌燥,心跳如搗,連忙端起憶如給他的飲料,悚悚的喝
下一口。

  憶如注意著他的反應,還是笑笑的在同他說話,假裝不曉得裙子底下的穿
梆,仍然吸著燒酒螺。

  「啊呀!」憶如突然說:「糟糕!你瞧我吃得滿衣服都是!」

  原來她吐著螺瓣,那小東西隨風亂飛,有一些沒落到地上反而黏回她的上
衣來了。她那件家居服並不太厚,幾片小小的黑點明顯的斑駁在豐滿的乳房上
,伴隨她的呼吸在起伏著。憶如撒嬌起來,她向甘丹說:「嗯,幫人家撥掉,
我手髒。」

  甘丹難以相信能有這樣的美差事,他挪位靠進憶如,舉起發顫的右手,艱
辛地伸到憶如上身前,憶如驕傲的挺起胸膛,甘丹笨手笨腳去拍那些螺瓣,完
全不知輕重,一接觸便覺得滿手均是軟綿綿的美肉,連忙退縮,再重新去撥,
但是不管如何,終究是會摸到憶如的乳房,憶如紽紅了雙頰,似笑非笑,深情
的凝望著他。

  甘丹左拍又撥,好不容易將那惱人的螺瓣都清除了,憶如又將他的手執住
,並且往她那兒拉,甘丹少說也有七十公斤,卻輕易的被憶如拖到她身邊,憶
如躺在吊床上,雙臂一勾,將甘丹壓俯到眼前,她仰著臉閉上眼睛,傻子也知
道她要什麼,甘丹覺得心臟快要從嘴巴跳出來了,憶如美麗的臉龐幾乎要讓他
窒息。

  「下雨了!」甘丹顧左右而言他。

  真的下雨了,雨點「畢剝」的打在水泥地和棚架的花葉上,憶如恨恨地將
他攬緊,移樽就教,自己吻上他的唇。

  甘丹辛苦的彎腰弓腿,怕壓到吊床上的憶如,這是她們第二次接吻,甘丹
偷偷的張著眼去看憶如,憶如淡淡的柳眉,雙眼瞇成媚人的一條線,長長的睫
毛在連連顫揚,偶而輕開啟眼簾,眼珠子卻是失神迷惘沒有焦距,甘丹這樣子
靠近地見到她迷亂的表情,心緒衝動起來,重重地將憶如抱緊,自己已無法站
立,免不了也壓倒在吊床之上,幸好那吊床結實,倆人嘴兒相親,在空中搖盪
著,靈魂彷彿漂浮在雲端一般。

  雨逐漸綿密起來,可是倆人都不願分開,甘丹抬起頭,手掌撫在憶如頰側
,仔細的觀看她的五官面貌,憶如心裡高興極了,雨珠不斷的飄落在她臉上,
甘丹便會溫柔的替她拭去,多麼Romantic的午後啊!

  「憶如,我們回屋子去。」甘丹不忍她淋雨。

  「不!我想留在這裡!」憶如喜歡現在這種感覺。

  雨又大了點,有點冷,可是倆人的身體都很熱,雨絲打濕了他們的頭髮和
衣服,憶如摟著甘丹一翻身,「小心!」,甘丹怕她摔下去,雙手扶著她的臀
側,她已經跨坐在甘丹身上。

  憶如雙手撥弄秀髮,仰臉迎著雨水,「好美啊!」,甘丹看得都傻了。

  她身上越來越溼,家居上衣開始貼肉浮形,雖然那布料並不透明,可是憶
如的身材是那樣地玲瓏健美,終究還是凹凸可見,憶如又感覺到甘丹的身體在
變化,因為她恰巧坐在那裡,忍不住她自己也感到一股股的溫暖,水份正好也
在那裡分泌。

  雨越來越大,忽然間簡直傾盆而下,天昏地暗伸手不見五指,週圍除了雨
聲再沒有別的聲音,世界上除了她們也再沒有別的人。

  甘丹的雙手沿著憶如的腰枝往上摸,扶到她的腋下,憶如就順著向前略傾
,雙手撐在他胸膛上,如此一來,她的一對肉球便吊在胸前,雖然黏著衣服,
形狀反而更加迷人,甘丹目不轉睛的看著,他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突然把右手
手掌移過來抓住她的左乳,並且抖著手抓捏起來,真好,這就是女性的乳房嗎
?肥肥軟軟還帶有彈性,實在太好了。憶如平靜的看著他,就像這是理所當然
一樣,甘丹再去摸她右乳,她甚至閉起眼睛,完全由他撫弄,她偷偷的,用下
身去磨甘丹的褲檔,她發現那裡有如鐵石一般的堅硬。

  甘丹的左手放回憶如的腰際,然後又往下滑,觸到她白白的大腿,並且伸
進她的裙擺裡去。

  「嗯,你要作什麼?」憶如問。

  「我要妳!」甘丹誠實的說。

  憶如心中一陣激動,伏身將甘丹抱住不停地親吻,然後又坐直起來,雙手
交錯,將那居家服緩緩的撩起。

  甘丹先看見她曲曲的腰,結實的小腹,然後鵝黃色鑲著淺藍邊的胸罩托起
一對豐滿的奶子,憶如將那居家服完全脫去了,年輕的胴體散發無比的魅力,
甘丹悶吼一聲,突然彈起身體,直接一百八十度將憶如壓倒在身下,憶如兩條
腿因而舉在空中舞了一陣才放下,幸好那吊床承受得了這番折騰,花棚上一些
累積的雨水紛紛觫觫落下,甘丹壓著她的肩膀,又說一次:「我要妳!」

  「我……」憶如小聲的說:「我是你的。」

  甘丹這時無師自通,粗魯的脫去自己的上衣,再解開長褲帶扣,憶如咬著
唇不去看他,他跪在繩網間掙扎的將褲子脫去。

  四週嘩啦的雨聲表示這雨沒那麼容易善罷干休,甘丹全身赤裸,經常運動
使他身體結實強健,清楚的腹肌比阿賓還更有勁,他一伏身在憶如身上,嘴巴
在她臉上亂吻,下體則是到處亂闖,惹得憶如「呵呵」又氣又笑,輕打了他的
肩膀一下說:「冒失鬼,我的褲子啦……」

  他才恍然大悟,起身要脫她的內褲,憶如執住褲頭,說:「你不准看!」

  他乖乖地將頭偏開,憶如雙腿舉起,將內褲脫去,放下雙腿,又反手解開
胸罩,才張臂說:「抱我!」

  甘丹馬上餓虎撲羊,他沒有經驗,不知道要事先調情,幸好憶如已經準備
就續,他的一根肉棍半天找不到門路,憶如也任他去摸索,不方便出聲指點,
終於他撞對了地方,探進了一顆頭去。

  「哦……」憶如沒叫,甘丹倒叫起來。

  憶如這時必須假意皺起眉頭,她在甘丹耳邊說:「輕點,我痛!」

  甘丹卻瘋狂了,他打娘胎起首次嚐到被女穴包圍的滋味,他受不了了,他
奮力的往下插,他要進去,全部進去。

  所幸憶如不是真的處女,否則如何承受得了,她心中暗道聲「慚愧」,還
在想甘丹的陽根不知是否和體格一樣雄偉,他已經到底了,果然又漲又滿,頂
得花心一陣一陣發麻,不過她還不能露出快樂的模樣,她輕輕的抽噎起來,躲
在甘丹懷裡說:「好痛!你好壞!」

  甘丹果然捨不得了,他愛憐的捧著她的臉,連說:「對不起!」

  憶如搖搖頭,然後抱緊他,甘丹的雞巴放在她穴裡覺得左右不妥,就慢慢
的抽送起來。甘丹的姿勢作起愛來確實辛苦,可是他初識情味,心中一把火非
得燒完不可,還是就這樣一插一插的,用力的搖擺起屁股。

  憶如其實一開始就很舒服,甘丹的本錢又那麼好,可是她不方便表示,等
甘丹插了幾下,真的忍不住了,她才「嗯……嗯……哼……哼……」的呻吟出
來,甘丹比她還承不住氣,也已經「唔……唔……」的發出痛快的喘聲。

  「丹……」她抱著他。

  「還痛嗎?」他關心的問。

  她紅著臉搖搖頭,吻住他的嘴。臉紅的原因是她根本不痛。

  倆人在大雨中的吊床上作愛,也夠刻骨銘心的了。

  「我好舒服,」甘丹說:「妳呢?」

  她還是紅著臉搖搖頭,不願表示意見。這就夠了,甘丹知道憶如和自己有
相同的感受,更奮勇向前,努力地抽送。

  甘丹的老二的確壯碩,感覺上不輸給阿賓,其實就算他弱不禁風,反正憶
如穴兒不深,胃口也不大,還是會很歡愉的,畢竟能和心愛的白馬王子肌膚相
親,她已經非常滿意了,既然他還能有旺盛的軍容,那也就再好不過了。再加
上,甘丹因為沒有經驗,特別顯得衝動,雞巴無比堅硬,肏在小嫩穴裡讓憶如
有一種被完全征服的感覺,她再也憋不住,哼唧起來。

  「唔……唔……嗯……嗯……丹……啊……」

  「怎麼了?」甘丹問。

  「唔……」憶如細聲說:「人家……舒服……啊……啊……好脹……哦…
…怎麼會這樣……唉……」

  「我也好舒服,」甘丹說:「妳……妳夾得好緊啊!妳……真好……」

  「妳什麼妳,非得要這樣叫我嗎」憶如生氣地說。

  「啊!親愛的,」甘丹馬上更正。

  「嗯……嗯……」憶如還不滿意:「還有呢?」

  甘丹不停的深入淺出,他喘著說:「我的憶如……我的愛……我的妻……

  「啊……丹……」憶如聽了高興,她將兩腿夾著他:「我愛你……啊……
啊……我愛你……哦……哦……你……你要疼我哦……哎呀……哎呀……丹…
…好舒服……我不知道會這樣舒服……啊……你真棒……啊……啊……」

  憶如戀戀的哼叫,已經不記得須不須要假矜持了,甘丹聽得蕩人的浪喚,
心火更炙,一個屁股死命搖擺,每次都深抵到憶如的花心,大雨不停地打在甘
丹的背上,倆人都狼狽不堪。

  「嗯……哥哥……啊……啊……我好奇怪……的感覺……啊……哎呀……
我像要……啊……飛起來……」憶如要高潮了,她怕萬一叫得厲害不好意思,
所以先給甘丹一點心理準備。

  其實甘丹外行,但是他倒知道這時候不能讓女孩子失望,強打起十二分精
神,一棍一棍的穿刺在嫩穴裡。憶如越叫得媚人,他就越覺得老二也過癮。

  甘丹撐起身體,看著憶如弔白了眼,小嘴兒帶著無法解釋的微笑,他忽然
發現她的一對乳房前後左右的翻盪著,淡褐色的乳暈圓圓整整,當中站立著小
肉疙瘩,他不禁責備自己,怎麼冷落了這美好的身體,他彎下頭,含住了其中
一顆,結果憶如就更哇哇的叫個不停了。

  「啊……啊……哥哥好壞……不要……啊……我會難過……啊……我好美
啊……會糟糕……啊……啊……哥啊……丹……啊……我的老公……啊……好
酸好癢哦……嗯……嗯……」

  憶如豁出去了,她挺起腰枝來和甘丹迎湊著。

  「咳……哎呀……妹妹好美啊……哥哥用力……啊……我會死……啊……
讓我去死……啊……這次……啊……一定會不好……啊……親哥哥……疼我…
…啊……啊……我……這……這……要尿尿了……啊……啊……我死了啦……
啊……啊……死了……嗯……嗯……呃……」

  憶如歡聲乍歇,高潮了。她不多水,但是小穴痙攣得直收縮,甘丹首經風
浪把持不住,他抬頭吐出一口長氣,讓風雨吹打得一臉都是水,突然沒預警的
就洩出了陽精。他抵得憶如的子宮口直蠕顫,濃精源源滾滾,射滿憶如的膣腔
,憶如來不及去思考今天是否安全,那麼熱燙的感受,一定是愛人都洩進去了
,乾脆將他攬緊,讓他泡在裡面,倆個人同時享受著彼此的溫暖。

  那雨還不停息,她們已經從狂暴轉為柔情,相互舔舐去對方臉上的雨水,
甜蜜的說著情話。

  「我會負責的!」甘丹沒頭沒腦的說。

  憶如心中歡喜,對!正是要你負責。可是她嘴上只撒嬌地說:「你可不能
離開我喔!我不可以沒有你!」

  甘丹發起誓來了,表示他情意不渝,憶如也同樣的發了個誓,倆人鼻尖相
觸,窩心的笑起來。甘丹怕壓痛了憶如,側身滑落到她身旁,這時他展現了處
男的威力,那射完精的陽具不僅沒有軟化,他這一翻身還造成「波」的一聲,
從憶如身體裡拔出硬梆梆的肉棍,憶如有點捨不得,卻也難以開口,甘丹用手
在憶如胸脯上抹著雨水,同時到處捏揉,她嬌憨的將頭靠著他,甘丹不知道哪
裡的靈感,抓起憶如的手,去握他的雞巴。

  「哎呀!好羞人的東西。」憶如說,握住了卻不放。

  「有什麼好羞的?」甘丹說:「我們已經沒有秘密了,不是嗎?來!讓老
公看看妳。」

  說著撐起上身,要來查看憶如的身軀,憶如雙手遮不了多少地方,他又輕
易的便將她的手掌老鷹抓小雞般的執住,就只好隨便他看了。

  憶如深深的感謝這場大雨,淅瀝瀝的雨水不停的淋過他們的身體,她就不
必去解釋有沒有血跡的問題,也許甘丹並不在乎,可是誰敢確定呢?現在好了
,大雨中什麼証據都沒有,她大方的展示春意盎然、健美豐腴的體態,顯然甘
丹癡迷了,他困難的吞著口水,一下子又撲到憶如身上。

  「嗯呀……不……」憶如說:「不要,讓我起來!」

  甘丹以為他哪裡惹憶如不高興了,聽話的停下來。

  「我……我想尿尿。」憶如嘟著嘴說。

  他只得放開她,她們很滑稽,全身光溜溜都只穿著襪子,衣服散落一地,
憶如跳下來,甘丹認為一直大剌剌的挺根陽具不好看,就轉身趴著。沒想到那
吊床也只有交錯的繩網,陽具還是晃在網縫間搖來搖去。憶如一下來看見了,
忍不住噗嗤一笑,甘丹想再轉回過來,她卻彎腰一把攔住了,緊緊的抓在手上。

  「好好玩。」她說,而且真的玩起來。

  她溫柔的幫他套著,同時蹲下來,仔細的看著它。那雞巴看起來和阿賓差
不多大,不同的是它還青筋暴露,頭角崢嶸烏亮,一副兇悍的樣子,和甘丹木
訥的個性完全不同。甘丹被她捋得有些不自在,慾火又熊熊的燃燒起來,憶如
從它的硬度和溫度的變化,也知道他已經開始敲起戰鼓,她居然惡劣的傾低著
頭,伸出香舌,舔在他的馬眼上。

  甘丹馬上三軍戒備,緊張異常,沒想到憶如會吃他的龜頭,而憶如也只是
那一口,然後就放開他,若無其事的轉身打算走開。

  「如……」甘丹想要她繼續。

  「我要去尿尿嘛!」她故意說,甘丹可就沒輒了。

  憶如走開兩步到花棚之外,背對著甘丹,蹶起圓臀,兩手扶膝張開蹲站著
,回頭拋了個媚眼給甘丹,好個小騷貨,就這樣撒起尿來。老天爺也真配合,
雨居然停了,一下子萬籟俱寂,只有尿水撒在溼地上的聲音,這要甘丹如何能
再忍耐得住,他「蹭」的跳下吊床,跌走到憶如背後。

  憶如還在尿著,而且也還在看甘丹想作什麼。甘丹半蹲下來,硬雞巴自憶
如的腿間伸長到她前面去,讓憶如的熱尿淋在他的陰莖上,憶如低頭一看,吶
吶地叫了聲「老公……」,甘丹提起雞巴,輕觸著憶如的外陰,她不禁吟吟地
哼出聲來,一邊尿尿一邊被男人挑動,太令人悸動了。

  甘丹何嚐不是,他等憶如一尿完,便想乘虛而入,憶如阻止他說:「不要
!雨停了,我們到花棚裡去。」

  是的,雨停了,雖然天色仍然陰沉,但是視線變得清晰了,在天台上容易
被人看見,他們很快的躲回花棚中,憶如知道甘丹要什麼,她擺回剛才的姿勢
,雙手扶著一條棚柱,甘丹也連忙站到她身後,將龜頭觸在她的陰唇上,滑了
兩滑,這回他沒有那麼生疏,臀部和大腿一起用力,便順利的鑽插進去。

  「噢……」憶如張開嘴兒輕叫著:「嗯……嗯……噢……」

  憶如的容量不大,而且從後面來一定會插得深,不久她就有點兒吃不消了

  「啊……啊……慢點兒……哎……哎……好哥哥……疼我一些……啊……
我……哎……好深啊……」

  於是甘丹放得慢慢的,並且藉機看著雞巴在她陰戶裡進出的樣子。她的小
陰唇像雞冠花瓣一樣,當雞巴往前推時,會被塞進陰戶裡,當雞巴往外退時,
便被拖出來黏著雞巴桿子滑動,尤其當拖過龜頭周緣,甘丹簡直要美瘋了,他
看著看著,忽然性急起來,捧住憶如的細緻屁股,一股勁的抽送不已。

  「啊……啊……哥哥……你……你……啊……要命了……啊……天啊……
這……哎……美起來了……嗯……會被你……把我……啊……舒服死……唉…
…啊……每一下……都好舒服……啊……」

  憶如揚起頭,迷矇了雙眼,隨著甘丹的動作而全身前後搖動著。

  「啊……啊……好好……啊……嗯哼……哦……舒服……」

  甘丹伸手到前面去挽住她的乳房,邊托邊揉著。

  「嗯……嗯……好痠啊……哦……會浪……會浪……啊……」

  憶如並不是弱不禁風的女孩,可是現在卻兩腿直抖,顯然真的是爽極了。

  「老公……老公……輕點……哎……哎……嗚……你不疼我……啊……啊
……算了……算了……啊……插死我算了……啊……親哥啊……好美啊……穴
兒心好麻啊……哦……哦……插到心坎上了……哦……哥哥……」

  憶如根本不曉得自己在亂叫什麼,她太刺激了,甘丹也只覺得熱血沖向腦
門,要趕快的發洩、發洩、再發洩。

  「嗚……老公……妹妹要完了……我真的要完了……你饒饒我……嗯……
嗯……哥哥……我……我……完蛋了……」

  說著真的要軟癱下去,甘丹趕緊抓好她,說:「乖……好老婆……哥哥再
一下子……馬上就好……」

  既然情哥哥這樣說,憶如只得撐出最後的力氣讓他插,同時騷浪著聲音,
儘量揀好聽的叫給他聽:「嗯……嗯……老公好棒啊……妹妹太舒服了……嗯
……嗯……啊……啊……」

  甘丹涉世不深,自然被她哄得心浮氣燥,他也不懂什麼抱元守精,任憑著
情慾去動盪,越插越舒服,突然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馬眼大張,再度射精了。

  「哦……丹……」這次憶如倒是真心的喚他。

  他將憶如的上身拉直,將她抱攬在胸前,兩手交握著她的雙乳,吻著她的
耳根、頸子和肩膀,憶如回頭也吻著他,突然之間,嘩啦嘩啦聲不斷,又下起
雨來了,不過沒關係,就讓它下吧。

  甘丹抱新娘般的捧起憶如,大步的走向樓梯,回到屋裡。因為屋裡會有溫
暖的床和軟綿綿的被褥,他和憶如都有點冷了,得趕快躲進去。